作者丨椰子

尊重原创,拒绝一切未经授权的转载

早在2015年,社区餐饮市场就开始得到了行业内的关注。

从此社区餐饮不再是夫妻店、家庭店、苍蝇馆子的代名词,也有越来越多的连锁餐饮品牌走出购物中心,选择在社区附近开店。

直到近年,疫情的影响让社区餐饮再一次走上风口,不少企业乘着这样的风口逆势而起,也让社区餐饮开始呈现出新的面貌。

便利性至上,预制菜介入

社区餐饮能在疫情期间率先复苏并且取得发展,最大的红利就是社区餐饮其自有的便利性,高黏性的社区渠道让其具有了很强的生存能力。

预制菜作为同样具有便利属性的赛道,率先在社区餐饮开花。

2019年以前,钱大妈还仅仅在广东布局。近几年钱大妈的门店在上海、武汉、苏州、无锡以及长沙、成都、重庆等华东华中地区迅速铺开。据了解,钱大妈在内地已有超过3000家门店,坐落在大大小小的社区附近。

钱大妈“不卖隔夜肉”的理念,开拓了社区生鲜的全新模式,“短期保鲜类预制菜”为消费者打造出全新的认知和体验,也为预制菜进入社区餐饮打下了基础。

不只是即配的净菜,其他类型的预制菜也在渗透进每一个社区。预制菜作为餐饮零售化的核心产品,能够很好地补足传统餐饮模式的不足,让消费者在堂食外多了选择性。在大趋势下,越来越多的社区餐饮店也出现了售卖预制菜的现象。

丰富品类,全时段运营

在湖南湘潭做糕点起家的万利隆,在2017年推出了“万利隆的包子铺”品牌(以下简称为万利隆),来到长沙后,3年开了15家店,全省范围内共有60多家直营店。

万利隆是“堂食+预制菜”经营方式的典型代表,以包点为主营范围也避开了消费者对预制菜的认知缺陷,能够被大多数人所接受。

仅仅是做包点,如何能做大做强?万利隆所做的事情其实还不止于此。

包点的市场需求集中在早上,因此对正餐进行补充是扩大营收的关键。万利隆不仅有粉面、盖饭套餐,还新加入了多品类的小钵菜。

事实上,其他类型的社区餐饮也在逐步扩大自己的经营范围,例如正餐类的门店补充夜宵档口,夜宵门店开设酒吧吧台。

丰富品类以实现全时段餐饮运营,已经逐渐成为社区餐饮在疫情后时代的必经之路。

社区餐饮快餐化、连锁化

无独有偶,只在北京开店的南城香,也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下。

“串+盖饭+馄饨”的另类组合,覆盖全时段,与万利隆的路子并无二致,但其做到了北京130+直营店,单店、外卖效益全国第一的成绩。

经营内容虽然不同,但快餐化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共通之处。

不可否认,社区是非常适合快餐发育的土壤。回到社区,吃上一份便餐回家休息,便是现如今大多数工作族的真实写照。

当消费者的第一选择发生了改变,不再是口味至上。在短时间内,以高性价比解决好消费者的饮食需要,就成了社区快餐的核心内容。

因此原有社区周边的非品牌店正在逐渐被品牌连锁替代,强大的供应链、中央厨房是这些新社区餐饮傍身的武器。

“24小时食堂+超市”

拥有巨大想象空间的社区餐饮,正在不停地走出新的路子,玩法越来越多。

堂食、外卖、零售,兼容多种业态,还需要满足早、中、晚三餐的需求。

不免让人想象,“24小时食堂+超市”是否就是社区餐饮的终极形态。

这样的新模式是牢牢抓住消费者需求心理的模式,也成为了现在社区餐饮的最佳模板。

在疫情时代,社区餐饮还有十分广阔的市场空间,可谓是机遇和挑战并存。一直在持续变革的社区餐饮,也将迎来它的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