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过分了!云南有这个决心彻底清楚平远的犯罪活动,中央一定会全力支持!”1992年8月9日,时任国家禁毒委员会主任的王芳特意来到云南会见了云南省公安厅厅长,

20天后,近3000名公安干警和武警官兵组成的队伍,成编制地向着平远地区开进,这块地处中越边境地带的小镇,即将展开一场“激烈的战斗”

浩浩荡荡成编制的大规模移动,意外引起了美国五角大楼的关注,他们用军事侦察卫星发现了这一情况,还以为又要发生战争紧张的不行,

其实这只是一次“缉毒行动”,为何缉毒要用到这么多人?在平远镇究竟发生了什么?

罪恶之地引关注

“没用的,这地方,管不了!”当地的老警察颇为无奈地说道,他在这里干了近5年,已经成为了整个警局里最有资历的“老警察”了,

“没办法,很多人来这里当警察干不了多久就干不下去了,要不就是牺牲,要不就是离开,不妥协是很难活下去的,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在中国的境内,竟然还有这样的“法外之地”,前来调查的云南省公安厅侦查科人员们感到无法相信,可在他们实际地走访平远镇之后,不得不相信那位“老警察”的话了,

在砚山县平远镇平远街上,俨然成为了一个“自由的毒品和枪支贩卖市场”,明码标价,当街售卖,甚至还有人在“揽客”,

由于侦查科人员们穿的便服,一到这里之后就被误以为是顾客,“纯度够高的海洛因啊,来看看吧,上等货,要的多还可以试货”正在路边摆摊的男人这样说道,

在他面前,一袋一袋的毒品就摆着那里,在他腰上还别着一把微型冲锋枪,两只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刚刚进入小镇的一行人,

为了不惹得怀疑,当天负责带队的李队长走上前去,假意地看货,却低声问道有没有枪,边问还边作出手势,

男人这才明白,这一行人不是冲着毒品来的,思忖了一会儿后,便摆了摆手“跟我来吧”,待跟随着男人进入一间平方后,摆在地上的武器震惊了侦查科所有人,

被缴获的武器

从冲锋枪、机枪到手榴弹、火箭筒,应有尽有,一箱一箱的子弹摞的一人高,相比之下,自己身上的54式手枪实在是相形见绌。

回到平远镇警局之后,刚刚的震惊还没散去,老警察又给他们讲了一件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不久前,时任砚山县县委副书记,平远镇党委书记的金寿平就倒在了毒贩的手里,

“金书记是个好人,他一直想维护好平远镇的治安”说着说着,老警察感慨道,在1992年3月30日,金寿平带领几十名公安干警出发了,

有40多名罪犯正藏在车白泥地区,在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后,金寿平决定对他们实行抓捕,“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那里情况复杂,由我先去交涉”

结果就在金寿平推门进去准备交涉的时候,一颗手榴弹就从地板上滚了过来,这些罪犯压根就不想交涉,金寿平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手榴弹爆炸当场就将金寿平和紧随其后的一名警察炸的浑身是血,“他们都是不要命的,听到你是警察也不怕”老警察又说到,

“后来我们就和对方火拼了整整2个小时,那场面快赶上打仗了,我们受伤了不少,对方也被击毙了不少,后来把这件事上报后你们才过来的”

原来在平远镇党委书记金寿平牺牲后,云南省公安厅接到这一消息,才下定决心彻底扫除这片地区的罪恶势力,

为什么之前不扫除?当问道老警察时,他也很无奈地说道“人手有限,我们也没办法啊,扫过几次,但是不彻底很快又是老样子。”

上世纪70、80年代,中越边界混乱,平远镇就被划为了战时区域,一直缺乏有效的管理,等到战争差不多快平息的时候,

平远镇已经成为了越南毒贩的“据点”,由于这里我国的管理松懈,越南毒贩就肆无忌惮,1990年全国发生的吸毒事件,有百分之80的毒品都来自这里,

毒品伴随着的,就是恶性事件的发生,随后枪支涌入,这里的居民几乎人人持枪,势力最大的几个毒贩手里自不用说,甚至还用钱收买了当地的官员,

再加上一直想用和平手段解决该地区的暴力事件和持枪事件,却意外地助长了毒贩的嚣张气焰,他们甚至还公然闯入公安局,抢走了停放在内的警车,

1992年平远镇的犯罪事件比起1991年增加了近1倍,越来越多的罪犯和越来越难以稳定的社会局势,云南省公安厅终于下定决心,要出动武警将毒贩一网打尽。

部队集结待命

这才有了云南省公安厅长刘选略前往北京请求国家禁毒委员会主任王芳的帮助,听完了刘选略汇报的平远镇状况,王芳也感到一丝震惊,

没想到平远镇的问题如此严峻,在对刘选略作出承诺以后,便上报中央,请求在该地区进行军事行动,由云南武警总队负责,

为了彻底消灭罪犯,武警总队派出了2000余名武警战士,携带冲锋枪,全副武装由卡车拉着向平远镇开进,

要知道中越边界战争才过去没多久,如此大规模的调动武装力量,很快就惊动了美国五角大楼,他们利用军事卫星确认了这个结果,

然后误以为我国要对越南行动,便向越南作出了警告“中国军队正在向中越边境集结”,越南方面也很紧张,不时地打探队伍的动向,直到确认队伍在平远镇停下来之后才松了口气。

然而这场在国际上的“暗斗”并没有影响到武警战士们的行动,其实战士们不知道自己是前来剿灭毒贩的,只知道是行动演习,

为了不走漏风声,上级领导出发前告诉他们是一场演习,在车上才说明任务,8月30日凌晨,到达平远镇的武警官兵们兵分3路开始行动,

一支队伍执行“斩首行动”,目标直指毒贩头子们,在这之前,砚山县政府已经以开会的名义,通知几大毒贩头头前往县宾馆开会,目的就是将他们和手下隔开,

这样的举动引起了毒贩头子马慧春的起疑,“莫不是有什么圈套?”这样的想法才涌现出一瞬就消失了,早桥横跋扈惯了的他觉得就算有什么也不足为惧,

寂静的宾馆走廊让马慧春越想越不对劲,刚进入房间就有点后悔,正准备扭头离开的时候,埋伏在外的武警官兵们齐刷刷地涌入,

黑压压的枪口下,毒贩头头们只得束手就擒,在抓捕毒贩头目的小队行动之时,另一支小队则悄悄地包围了平远镇每个毒贩的家,还有一路人马则在外围警戒,不放跑任何一个毒贩,

31日早上,行动开始了,千余名战士对镇上进行突袭,无数毒贩在毫无防备之下被抓获,但仍有不少人在负率顽抗,

马慧春的家里成为了最难攻破的“碉堡”,他将自己的家修建的如同“铁桶”一般,而且马慧春的手下警惕性极高,

在武警战士攻入大门时,里面的机枪就开火了,听到声响后他们一边抵抗,一边从屋子里运送武器出来,

手榴弹铺天盖地,一时间马慧春的大院里硝烟弥漫,知道自己穷途末路之后,毒贩们便发了疯一样地射击,还发射了火箭弹,

可就算火力再猛,也仍旧抵不过有组织的武警官兵,战士们以小队突击的方式,在战友的掩护下,攻入了内院,1天时间就结束了战斗,

说服教育以绝后患

随着几个较大的毒贩头子的“堡垒”被攻破,主要的作战任务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扫清残余势力,抓捕漏网之鱼了,

令战士们没想到的是,有一个人并没有被抓到,她就是“双枪”马芬,在战士们突击的时候她正在姐姐家打牌,

听到门口的动静后,她立马钻进了地道,从后面跑进了树林,原来她在树林里还藏有一个仓库,她就在里面埋伏着,

等到武警战士搜索到仓库的时候,她暴起而出,拿着两把突击步枪同时射击,在她正面的战士躲闪不及,好在有防弹衣,最后只被打伤了大腿,

战士们一边躲避一边喊话“里面的人听着,投降吧,你已经没有希望了!看看周围,你还跑的了吗?”

可回应的只有肆虐的子弹,马芬虽然不是什么大头目,但是凭借凶狠,也算是当地较为有名的毒贩,而最重要的,还是马芬的枪法非常准,而且可以单手换弹,

双手各持一把枪,还能打退战士们的数次进攻,小小的仓库竟然火力不断,战士们每次刚准备冲锋就身上挂彩,

最后无奈之下,只好对着后墙一顿扫射,直到把正面墙壁都打成了粉末状,里面的马芬也身中乱弹倒地身亡,

1个星期过后,平远镇的抵抗力量基本上已经没有,战士们开始在街道上集结,一边警戒前进,一边喊话,

“早投降,早结束,主动交代者,一律从轻处罚。”除了被击毙和抓获的,还是有一些人躲藏起来,装成普通人,希望蒙混过关,

为了彻底清除,平远镇经历了一场为时2个多月的“扫街行动”,战士们挨家挨户地宣传毒品的危害,和对主动坦白者的从轻处罚,

又揪出了700多名罪犯,而且从各家各户里缴获而来的毒品有数百千克,枪支百余支,弹药几十箱,最多的一个人上缴了几十只冲锋枪,

再加上从大头目家里搜出来的,共有千余只枪,万余发子弹,手榴弹近300枚,毒品1吨多,赃款1000多万,

历时81天的“缉毒”行动落下了帷幕,一共抓获了800多名罪犯,缠绕在平远镇数十年之久的黑恶势力被一网打尽,

临走之前,武警战士们还帮助平远镇政府共建了基础设施,还帮助许多居民办理了身份证,有百余名夫妻补领了结婚证,

平远镇逐渐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上来,1993年1月,大部分武警战士撤离了这里,只留下了2支小队,帮助维持秩序,

曾经流传在云南地区的顺口溜“吃饱饭,加足油,平远街,不停留”,如今“不停留”已经变成了“要停留”,

由于本身就具有特殊的地理位置,平远镇属于一个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每到星期天,前来这里赶集的人们就将平远街挤得水泄不通,

在街道的末尾是一所军供站,在7、80年代是赶赴前线的解放军战士们临时歇脚的地方,如今变成了武警战士的驻地,

有着设立在门口的岗哨,平远街上再没有人敢于闹事了,“过去,5、6点钟就要关门,还经常有人上门要钱,不给就拔枪,现在好了,开到凌晨2点半都没事”商铺老板高兴地说道,

“这一切都多亏了武警战士们,马上中午了,我得去给武警战士送点东西去感谢感谢”平远街如今的宁静让当地居民十分感激这些武警战士,

从破败不堪,混乱不断到如今宁静祥和,井然有序,平远镇的“缉毒”行为可谓是大获成功,

可如果要问还有人贩毒吗?答案也是肯定的,

经历过一次严打之后,再没有大宗的贩毒人员了,但是暗地里或者私下,仍有零星的贩毒现象,这就是为何禁毒之路任重而道远的原因,

中国的吸毒人数从1991年的15万人到2004年的110万人,再到今日的148万人,增长速度明显放缓,这同我国的“严抓严打”是密切分不开的,

我们能做到的,便是增加禁毒意识,对一切毒品说不,只有这样,才能不辜负充当“扫毒禁毒”先锋的我国公安干警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