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网购给差评 5天收上千条骚扰短信 商家回复太气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女子网购给差评 5天收上千条骚扰短信 商家回复太气人!

如果手机突然接到千条验证码短信,你会不会崩溃?近来,网友柳茗(化名)便遭遇了这样的“袭击”,她在小红书发帖称,月初她花费75元网购了一条裙子,因为觉得质量实在太差,所以给予了差评。不久,她的手机便收到了铺天盖地的短信轰炸。

收到骚扰信息

女子遭遇短信轰炸

5天接收千条短信

9月27日,网友柳茗告诉上游新闻(报料邮箱baoliaosy@163.com)记者,她身在广州市白云区。9月初她网购了一条牛仔裙,大约8号收到了货,看了一下觉得质量确实不是很好,料子很硬,但当时急着穿就觉得算了,所以确认收货。

资料图

之后她便将裙子洗了,洗了之后一上身便觉得前后缝合得很奇怪,裁剪有问题。对比了评论区里面的晒图和宝贝详情,发现扣子也不对:她收到的是黑色塑料的扣子,而店家展示的详情里是金属扣子,于是她就给了该商品一个差评。给差评的时间是9月9号到10号左右。

差评截图

9月15日,她接到店家的电话、短信以及平台聊天信息,均是让她删除评论,并说会给她一定的“补偿红包”。但她拒绝了店家的要求,并拒听电话。柳茗称,18号店家又打电话过来被她拒接,21号再次打电话同样被她拒接。在电话挂断大约10分钟之后,她的手机开始收到各种各样的验证信息。

店家让买家删除差评

根据她展示的截图,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大多数短信都是各个机构的短信验证码,但柳茗表示自己从未注册过这些机构,也不可能同时注册如此多的机构。她称,从21号到25号,她共收到了上千条类似的短信。这些短信会在每天集中一段时间发给她,开始是白天,最后两天是晚上,最晚时在12点左右。

柳茗称,综合自己这几天的经历,她有理由怀疑是该店家对她进行了短信轰炸。随后,她将自己的经历分享到了小红书平台,也向网购平台进行了投诉。但从21号向平台投诉至今,仍没有相应的处理或者回复。她也咨询了电信运营商,但运营商对此也表示无奈,希望其报警处理。

平台处理记录

“的确没有足够的证据。”柳茗向记者出示了她和店家随后的聊天记录,店家向她否认了此事。柳茗表示,店家刚刚给自己打了电话,发了信息,就发生这样的事,不可能这么凑巧。她也曾报警,但警方的意见是让她联系运营商处理。

店家和买家的聊天记录,店家否认此事

店家称并不知情

系同行恶意竞争

根据柳茗的描述,记者在网购平台找到了她购买的商品。该商品共有14条好评,1条差评。差评中谈及了面料和裙子上扣子的问题,和柳茗描述的评论内容符合。但该款牛仔裙已被店家下架。记者随后也查阅了柳茗在小红书上的发帖,其中展示了购买的记录,与店家的部分聊天记录以及被短信骚扰的截屏。小红书及这个网购平台的评论区均有不少网友对此进行了声讨。

也有一些网友提出疑问,一般遇到不好的东西都会选择退货,为什么要确认收货再差评,这不是亏了钱吗?柳茗则在帖子下回复,是因为已经收货,洗了之后上身穿了才发现问题,所以就没有退货,所以直接评论了。

上游新闻记者以一位普通买家的身份,联系上该店家进行了求证。店家表示:“具体的我这边不太清楚,可以问问当事人,不要被人当枪杆使了。”随后,店家表示:“同行这种恶意竞争,我们直接忽视,只是这边不能曝聊天记录,毕竟算是买家隐私。”当记者再次追问是不是同行在搞事情时,店家表示,买家曾说自己就是做网购的。

就此,记者向柳茗进行了求证,她表示,自己根本就不是网店商家,也没卖过服装。但在和店家交涉的时候,提过自己也做网购,只是为了让对方觉得自己懂行。

柳茗称,自己甚至连平台会员都不是,更别提商家。网购多年也几乎没给过差评,绝不是恶意评论。她在小红书发帖之后,也有一些网友指责她是故意抹黑店家,甚至私信过来说一些难听的话。但她认为,自己购物有给差评的权利,并且怀疑这些ID是店家找来故意针对她的。

记者和店家聊天记录

律师:用短信骚扰他人违法

如果遭遇短信轰炸,我们应当如何处理呢?

上游新闻记者随后致电运营商进行了询问,客服人员表示,如果遇到短信轰炸的情况,目前他们只能建议暂停短信业务,等骚扰停止之后再恢复。

重庆乐君律师事务所何桐雨表示,用短信骚扰他人,其行为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2条之规定,属于违法行为。造成严重后果的,甚至可能涉嫌犯罪。对于此类情况,受害人应当报警处理。

延伸阅读:

女孩网购两条剧毒银环蛇被咬伤致死 六被告赔30多万

银环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银环蛇

21岁的女孩网购银环蛇,被咬伤后不治身亡。女孩父母将卖家、网购平台和快递公司告上法院。

近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买家依依(化名)对其遭受银环蛇咬伤致死的损害后果承担主要责任,卖家、购物平台和快递公司承担次要责任,六被告共计赔偿约33.69万元。

民事判决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民事判决书

女孩依依2018年6月20日通过转转平台(二手闲置物品交易平台)与卖家邵某联系,通过平台拍下银环蛇订单,支付110元。邵某接到订单后,通过熟人杨某,向依依邮寄银环蛇。该订单由申通公司自广东省快递运输到陕西。6月24日,依依收到银环蛇。

依依与卖家的聊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依依与卖家的聊天

7月1日,依依再次通过转转平台与邵某联系,购买第二条银环蛇,7月6日收到。

7月9日,依依左手食指被银环蛇咬伤。法院查明:依依电话告知母亲自己被蛇咬伤,但没有告知妈妈蛇的种类。母亲将依依送往医院急诊,就诊时没能说明蛇的种类。因病情不清楚,院方先做了相关检查。

当天21时37分,依依出现全身皮肤青紫、发绀、发凉,自主心跳减弱、无自主呼吸等症状。医院做了心肺复苏。

直到第二天凌晨,母亲从依依的手机记录中得知女儿买过银环蛇。因陕西省内无法购得抗银环蛇血清,依依母亲立刻联系其他省市,从上海紧急空运回该抗蛇毒血清。医院两次给依依注射抗银环蛇毒血清,但依依的脑功能未见明显改善。

2018年7月15日,依靠呼吸机维持了最后两天生命,依依在家中去世。

网传疑似卖家的朋友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网传疑似卖家的朋友圈

海淀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如无则不”的判断标准:如果银环蛇未交付给依依,依依不会遭受银环蛇咬伤。卖家、网购平台和快递六被告的行为,与依依的损害后果之间,均存在事实上的因果关系。

法院在各方的过错程度方面作出认定——在订购过程中,卖家邵某多次提醒依依“这蛇很毒,先提醒你”“被咬我不负责”“它可比眼镜蛇毒得多”“注意再戴个手套更好”,向依依说明了银环蛇的危险性并提示做好相应保护措施。

依依买到的银环蛇,图据森林华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依依买到的银环蛇,图据森林华州

另外,依依在被银环蛇咬伤后,未如实告知系被银环蛇所伤的重要诊疗信息,导致救治时机贻误、损害后果扩大,其应对此承担主要责任。

法院判定,依依对其遭受的银环蛇咬伤致死损害后果承担主要责任,六被告承担次要责任,责任比例分别为80%、20%。

最终,裁判结果为:六被告共计赔偿约33.69万元。其中银环蛇卖方赔偿约25.27万元,转转公司赔偿约3.37万元,两家快递公司赔偿约5.05万元。

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吴婕律师认为:需求决定供给,女孩网购银环蛇被咬伤不幸离世这一悲剧的酿成,离不开“供给”过程中的任何一环。作为银环蛇销售方即危险源银环蛇提供者的卖家、作为网络交易服务提供者的交易平台“转转公司”,作为物流服务提供者的申通公司、百世公司,以上六个被告与买家依依进行的两组交易中,分别实施提供银环蛇网络交易服务、出售、交邮、运输、投递银环蛇的行为,均具有过失。且与买家依依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具有可归责性,均应承担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