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长深夜遇害,嫌疑人盗完枪械库后失踪

1988年11月8日这天早上,湖北省襄樊市武警某部某中队一个单独执勤排像往日一样集合准备早操,然而,站好队的武警们却迟迟不见他们的排长江波的身影。

江波向来尽职,从不会迟到,难道是生病了吗?满心疑惑的武警们决定派出几个代表去江波宿舍一探究竟。几人刚到江波房门口,神色立马就变了,隔着门他们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果然,等他们推开门后,只见江波静静地躺在床上,胸口被刀刺破,身上的衣服、周围的被褥已经被血水浸得发黑。

排长遇害的消息传出时,武警们面面相觑,谁竟然如此大胆,公然在武警的地盘杀人?值班班长立即清点了排内人员,结果发现只有邵江彬和耿学杰两人不在。

另一边,兵器库也传来消息:库内有两支可折叠式的56-1式冲锋枪和200多发子弹不翼而飞,而贼人打开兵器库所用的钥匙正是江波身上失踪的那把。

显然,邵江彬和耿学杰是此案的重大嫌疑人,联想到二人之前的作风脾性,大家毫不怀疑他们能做出杀人抢枪的事情。

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又为何要杀害江波,携枪逃跑呢?

曾因强奸罪入狱,入伍后成为部队刺头

邵江彬生于河南一个富裕家庭,其父是当地一家国有企业的副厂长。邵父在生下邵江彬之前已有三个女儿,直到五十多岁才得了这么一个小儿子,所以邵江彬从一出生便成了全家人的宝贝。

在家人的溺爱下,邵江彬逐渐养成了好逸恶劳、胆大妄为的性子,时不时就会闯出几桩祸事。不过邵家人并不在意,只觉得男孩子总是会调皮一些,出了什么事情自家帮忙摆平便是了。

直到1985年,愈发不知天高地厚的邵江彬竟侵犯了一个小女孩。事情败露后,当地警察很快便将他捉拿归案,这一次,邵家终于没能为邵江彬脱罪,邵江彬因强奸罪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经此一劫,邵父才后悔过去如此娇惯这个小儿子,而待到邵江彬出狱后,他发现儿子并没有因为牢狱生活而有所改变,依旧整日游手好闲、混迹街头。为了让儿子改改性子少给自己添麻烦,邵父决定将邵江彬送进军队去历练一番。

放在今天,大家可能认为邵父简直是异想天开,毕竟有政治污点的人是无法参军的,不过80年代的中国因军费紧张,所以在征兵的限制上放宽了不少。于是,邵父在动用自己的人脉,花钱为儿子打通关系后,邵江彬很顺利久通过了验兵,成为了一名军人。

说来可笑,邵江彬虽然作恶多端,但他心中其实也曾有过一个军人梦,加上入伍前父母对自己的连连叮嘱和期望,他在刚入部队的时候还是非常严于律己的。入伍之初,邵江彬兴许也是抱着要改过自新的心境,他不仅在集体操练时刻苦训练,还会在空余时间给自己加练。

很快,邵江彬的各方面实力都获得了巨大提升,特别是在射击上,他还展现了自己过人的天赋。部队领导见到这样一个好苗子也是大力栽培,不久后邵江彬又在湖北省武警射击比赛中勇夺亚军,一时间这个优秀的新兵在部队里可谓是风头无两。

邵江彬优秀的表现远远超过了邵父对他的期待,为此,邵父还专门写信鼓励他,希望儿子可以再接再厉。

然而,刚获得了一些成绩的邵江彬开始飘飘然,认为自己前途无量,便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过去的那些恶习逐渐又回到了他身上。

邵江彬似乎忘记了刚进部队时的豪言壮志,时常翘掉训练,肆意外出,后面更是带坏了部队里的战友,怂恿其他武警跟自己一起偷偷跑出部队去吃喝玩乐、寻花问柳,还拉帮结派,殴打自己看不惯的战友。

部队里有的干部看不下去也曾口头劝告过他,但目中无人的邵江彬哪里还听得下去,有时候心情不好甚至还会直接对上级动手。

眼见原本看好的优秀新兵竟然成了这个样子,部队领导在给过邵江彬多次机会后终于彻底失望,将他调到了湖北襄樊古泽镇的一个劳改场的武警支队。本以为被调职后的邵江彬会有所收敛,结果眼见新部队管得比旧部队还松,邵江彬反倒是变本加厉了。

结识耿学杰,两人因不满部队生活设计杀人出逃

在新地方,邵江彬继续拉帮结派,期间结识了后来剿匪案的另一个主角——耿学杰。说起来,这两人还是河南老乡,几次接触后,邵江彬觉得耿学杰看着老实好控制,耿学杰则觉得邵江彬有文化主意又多,一来二去他们很快便成了关系亲密的好友。

两个人关系好后经常聚在一起喝酒谈心,聊到部队生活时,他们惊奇地发现对方都对部队存着极深的怨念。耿学杰是不满自己被分到炊事岗位,邵江彬则认为自己和代理排长江波同批入伍,自己表现那么优异却被成绩一般的江波压了一头,心中便一直憋了一股气。

两人一合计,觉得呆在部队也没什么前途,还不如出去做土匪来得痛快,顺便还能除掉江波以消邵江彬的心头之恨。于是,一个杀人出逃的恶毒计划就这样诞生了。

案发当天晚上,江波去宿舍例行检查,发现平时最闹腾的邵江彬竟一反常态,安分地睡在自己的床位上,他虽感到有些奇怪,但也只是待了一会,见没什么异常便离开了。

没过多久,原本已经“熟睡”的邵江彬和耿学杰起身下床,偷偷往江波寝室走去。此时的江波早已睡着,两人摸进房内后举起准备好的匕首便向江波捅去。

确认江波断气后,邵江彬摸出了其身上兵器库的钥匙后离开江波房间,转而前往兵器库。在挑了两把战斗力极强的冲锋枪和一千多枚子弹后,两人趁着夜色偷偷离开了部队。

伪装成武警追逃犯,遭通缉后杀人继续逃窜

为了顺利出逃,两人是穿着武警制服出门的,沿途村庄的村民们见他们的穿着,还以为是武警出来行公事,不仅热情招待了二人,还为他们指路。

就这样,两人过了一段相当舒适的时间,直到部队发现江波遇害并全国通缉他们,这两人才换上便服拿包装好枪弹低调行事。

为了维持逃亡生活,他们一路盗窃抢劫,还连杀三人,二十多天后两人逃到了自贡市,此时他们已是衣衫褴褛,看上去和两个流浪汉无异。

1988年10月27日,两人在自贡市荣县某村的一块农田里小憩,因其穿着破烂还带着个大提包,一个出门晨跑的村民见了还以为是两个小偷,便将此事告诉了村长。

村长听说后带着几个村民去调查情况,一番询问后发现两人口音不像本地人,而且神色也不对劲,直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就要求他们跟自己回乡政府解释清楚。

邵、耿两人被眼前的情况吓住了,若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但村长带来的人不少,他们又怕把事情闹大,只得先妥协跟村长走了。到了乡政府,村长和其他干部仔细盘问两人的来历,两人称自己是到四川收购药材的。

眼看来人越来越多,两人愈发急躁,几次试图强行闯出去,村长等人见状觉得他们更加可疑了。一个眼尖的干部发现这二人一直紧紧护着手上的提包,便要求他们开包接受检查。

两人自然不肯,可乡政府这边人多势众,无奈之下,只见邵江彬朝耿学杰使了个眼色,然后就突然同意开包检查。

当所有人屏住呼吸盯着提包时,邵江彬猛地掏出一把刀向众人袭去,几秒后耿学杰也从包里拿出一把冲锋枪,随着数十声枪响,有好几人倒在了血泊中。

好在耿学杰枪术不佳,一共也就射到了四五人,其中只有门外路过的盐厂厂长吴瑞广和村民吴兴华不幸身亡。乡政府当然没有配备什么强力武器,于是在两边装备差距悬殊的情况下,邵、耿两人再次成功逃离。

两人出门后在路上随意劫持了一辆汽车,但不久后汽车出了故障,他们被迫停了下来,随后顺手打死一个路人,重新劫持了一辆越野车继续逃窜。

遭遇围追堵截,被迫做困兽之斗

经过乡政府这一遭,两人的行踪暴露,立即有大批武警出动前来追捕他们。这次出动的武警加上附近的民警一共多达一千多人,邵江彬见无法硬碰硬,被迫逃进了地形险峻的白岩沟中。

为了查出两人的确切位置,部分武警先行进入白岩沟,却不幸遭遇暗处伏击,伤亡惨重不说,恶徒的位置也没找出来。

见势不妙,指挥部决定先用手榴弹轰炸,硝烟散去后,武警们继续前进搜索,在又一次伤亡数人后,两个嫌犯的位置终于被确认。

可即便知道了位置,因着对方所在处易守难攻,武警这边都动用了火箭炮还是没能拿下两人。为了尽快结束这次“剿匪”,指挥部又提出了水淹、烟熏、爆破、火攻四种方案。

在研究过地形条件后,指挥部最终决定使用火攻。在众人的努力下,2000公斤汽油、525公斤柴油被灌入洞内,几名武警组成敢死队进入白岩沟用火焰喷射器点燃汽、柴油。

11月28日晚,武警们手持武器来到了邵、耿二人的藏身之处,找到了两具弹痕累累且被烧得炭黑的尸体。至此,这场持续了21天的剿匪行动终于宣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