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的刘思琦,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她一边吃零食,一边刷手机;

8岁的弟弟在客厅溜滑板,不小心弄出一些声响。

刘思琦立马炸毛了,吼道:“滚出去,别在这里吵吵吵”。说罢,随手拿起一个物件就往弟弟身上砸。

然后又把手机一扔,起身冲到弟弟面前,推得弟弟一个踉跄,她想把弟弟连同他的破玩具,一起扔到楼下去。

一旁的妈妈,起先以为宝贝女儿只是吓吓弟弟,没想她动真格,本想劝劝,刘思琦一个凶狠的眼神抛过来,妈妈就不吭声了。最后她只能灰溜溜地把儿子带离客厅。

看到“落荒而逃”的妈妈和弟弟,刘思琦得意地笑了。她继续瘫倒在沙发上,拿起手机,打电话给爸爸告状。

把妈和弟弟收拾了一顿,你明儿把我小弟的账号停了,别给他买玩具。

看着女儿这刁蛮劲,躲在厨房里的妈妈,偷偷流眼泪。

她很纳闷,自己拼尽全力“富养”的女儿,为何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往后,她会好吗?

2001年,刘思琦出生在辽宁省盘锦市的一个富裕之家。

父母经商,因为生意很忙,无暇亲自照顾宝贝女儿,便把家中“闲置”的亲戚,全都招来照顾刘思琦。

姑姑、小姨管生活起居,叔叔舅舅是司机+保镖,另外还请多名保姆做饭搞卫生。刘思琦呢?她啥也不用干,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天天过着“公主”般生活。

在所有人360度无死角的宠溺下,刘思琦逐渐养成了骄纵蛮横的大小姐脾气,她想要什么,都得无条件满足;她吃不得一点苦,受不得一点委屈,一言不合就发脾气、摔东西。

长到16岁了,她连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不会自己穿衣服,吃饭要人喂,花起钱来,却是很厉害。

刘思琦最爱逛街,看上眼的衣服、化妆品,从不问价格,买买买。

一个限量款包包,价值9999元,她看了一眼,觉得还可以,就爽快拿下;每次逛下来,少则花掉一万多块,多达十几万。

叔叔跟在后面,提着刘思琦拿下的战利品,刘思琦则两手空空,蹦蹦跳跳地寻找新的“猎物。”

她常挂嘴边的话就是:“有钱嘛,咱不花干嘛?”

面对女儿没有节制的消费,妈妈说:“女孩就应该富养,这样,她长大后,外面的人就别想用金钱来诱惑她了。”

妈妈的纵容,更加促使刘思琦无节制的消费。

有一次,刘思琦想剪头发做造型,妈妈帮她联系了当地最豪华的理发店,她不去。

她偏要去离家三百多公里外的大连,因为那里有家理发店,明星们常去;她想着,明星去做头发的地方,审美肯定不会差呀,本小姐就要去那里。

于是,刘思琦命令叔叔现在立刻马上出发。

妈妈想要劝阻一下,刘思琦理都懒得理。只是催促叔叔快点开车走。

还有一回,刘思琦突发奇想,想要体验一下挣钱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她便去进一些手机壳,拿到街上倒卖。

进价二十几块一个,她当2块卖出去,还有一些卖不动的,全部送给了路人。

最后此次体验一分钱没挣,还倒贴5百多。

叔叔说:“不图钱,就图让她快乐”;

妈妈说:“赔钱就赔钱吧,让她去,她要的就是那种感觉。”

摆完摊,忙活累了,去吃顿烧烤犒劳一下自己,吃了100,付款时,刘思琦硬塞给人家500。

面对刘思琦日益疯狂的行径,家人都不太在意,觉得只不过是多花了点钱而已,让孩子快乐成长才是最重要的。

直到出现开头那一幕,刘思琦一言不合,就上手打弟弟、凶妈妈。

妈妈这才幡然醒悟,是不是我误会了“富养”?

再这样下去,女儿的一生或许就要毁了。

越想越害怕,考虑良久后,妈妈狠下心,为刘思琦报名参加了《变形计》。

“变形”出发前一晚,一大家人为刘思琦准备行李,3、4个行李箱,全都装得满满当当。而刘思琦呢,却自顾自地躺在沙发在玩手机。

第二天出发时,她笑眯眯上车。她满心以为,像自己这样的大小姐,去农村体验生活,村长应该会敲锣打鼓带着全村人列队来欢迎自己吧?

她美滋滋地畅想着,可是一到现场,望着满目的大山,傻眼了。

农家乐在哪?列队欢迎在哪?

刘思琦完全蒙圈了。可更崩溃得在后面。

节目组要求现金、化妆品等物品,一律不准带上山。

钱可以不要,但对于爱美的刘思琦来说,没有化妆品,毋宁死。

她软磨硬泡,撒娇卖萌放狠话,方法用尽,节目组始终不肯让步。

这里不是你家,一切的规则都变了。僵持半天,刘思琦终于意识到这一点。最后呼呼上山。

山路崎岖,她拎着箱子,走了几步,就把箱子全扔了。好不容易爬上山,发现,山上除了几间破败的土房子外,啥也没有。

刘思琦气得不行,满腔的怒火,无处可发,只得狠狠地踹了几脚桌椅。

干等了半天,还是无人来招呼,没办法,她只得去找其他来变形的小伙伴,最后他们一同去小商店赊了点零食来过日子。

就这样撑了几天,终于等到山里的“爸爸妈妈”回来了。

“爸妈”给孩子们烧了一桌子的菜,饿了几天的刘思琦,吃得无比开心,这顿饭真的比以往任何一顿都要好吃,都要难忘。

爸爸妈妈早出晚归干活,还是悉心照顾着几位城里的孩子。

孩子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段时间后,刘思琦和小伙们觉得应该要做点什么来回报一下爸爸妈妈。

他们去工地里铺泥地,一天忙到晚,最后3个人挣到150元;拿着分到手的50元,刘思琦一阵感慨:“以前感觉50块钱毫无用处,现在能用它吃上好几顿饱饭。”

农村物资匮乏,挣一点点钱都很难,若非亲眼所见,亲身体验,刘思琦做梦都想不到这一点。孩子们拿到自己劳动换来的150元,很是开心。

他们没有去大吃大喝,而是去市场给“爸爸”买了一双皮鞋。

看到爸爸穿上新皮鞋那个高兴的劲儿,刘思琦深受触动。这之后,她更加主动去帮忙干活了。他们帮着“爸爸”修山路,跟着“妈妈”上山割草;都说劳动创造财富,其实劳动还可以“改造”人。

之前干啥啥不会的刘思琦,经过一段时间磨练,与之前骄纵的大小姐,完全判若两人。

我们常说,人不是慢慢变老的,经历一场大变故,人一夜之间就老了;其实成长也一样。刘思琦在农村,看到、听到、亲历到,以往十几年不曾体验过的生活,她内心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30天“变形”结束后,刘思琦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她不再吃喝穿衣都劳烦别人了,还会主动帮家人干活。

在她身上再也看不到,当初那股傲劲与蛮不讲理。

她常常想起,山里爸爸妈妈朴素勤劳的样子。心中感触良多。她说:“人在尝过酸甜苦辣后,就连喝白开水都会觉得是甜的。”

后来,刘思琦不再把时间浪费在买奢侈品、化妆上,她想到要好好规划自己的未来。“之前丢下太多的功课,现在补还来得及。毕竟我才16岁,人生才刚刚开始。”

心念笃定,加速行动。认真努力了几年,2017年,刘思琦考上ESMOD北京高级时装艺术学校。

毕业后,她想到法国继续深造学习。起初,家人舍不得让她一个人走那么远,担心她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刘思琦信心满满地说,放心吧,我已经不是那个16岁的刘思琦了。父母这才安心,让她出国。

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刘思琦不再像之前那样,而是独立得像个真正的大人。

学成回国后,她签约了一家工作室,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服装设计师。

如今的她,积极乐观向上,对工作,认真细致;对家人,体贴关怀;

业余空闲时,她忙健身,练马甲线,背单词,看名人演讲,偶尔也要玩玩自拍,生活过得很充实。

她还时不时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作品,以及样衣打板等幕后花絮;还会与网友互动,像所有普通女孩一样,有所热爱,有所期待。

谁会想到,这样的刘思琦,曾经是那样的蛮横、奢靡、毫无自理能力呢?

看到今天的刘思琦,最为开心的还是她的爸爸妈妈了。

妈妈说,幸好,女儿没有被自己误解的“富养”而误了终身。

透过刘思琦,也给为人父母提了个醒,所谓的“女要富养”,从来都不是物质上一味地满足。

这里的富,一定是精神上的“富”,是指父母要帮助孩子培养正确的三观、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富”发生在爱与陪伴中,而不是钱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