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宁,她曾经是林立果的未婚妻,也多多少少了解一下林家的事情,她这位“准儿媳”回忆中揭秘了林彪夫妻的真实生活。

林家的门并不是那么好进

张宁本是一位南京女孩,可由于进入了叶群的视野,也从此走上了一段极为多舛的人生。

在江苏省内的档案馆内,存放着一些对于这类事件的调查和证言,也揭示出关于林家与张宁在那个时代的很多故事。

对于婚姻这种事情,林彪没有特别上心,他说:“儿女们的事情由孩子们自由恋爱,你(指叶群)就不要去麻烦人家了。”

叶群却觉得“找对象”是一件极为关键的事情,因此还回答道:“老虎和豆豆老实害羞,这种事他们从来都不会主动,等他们自由恋爱的时候我们都老了。”

不过,她的这些行动还是收获了效果,从林立果的角度来看,他终于有了一位一见钟情的女子,那个女孩便是张宁。

两人在短暂见面后也随便聊了一些,不过张宁认为林立果的身份不同寻常,特别是她的父母更是给人一种“压迫感”,所以精神上也感觉到了一种压抑。

林立果见到张宁后还是动了真感情,两人在离别的时候,林立果还莫名其妙冒出来一句:“你以后再来北京,欢迎你来玩。”

那会的张宁还有点生气,觉得和林立果还不熟悉,于是就没当回事,回到了南京。

在她给单位的政委汇报了林彪儿女来看她的事情后,政委也表现得十分吃惊,还给她嘱咐了一些事情。

由于林立果的心里也认准了张宁,所以也赶紧想方设法将张宁弄来北京,还通过胡敏的方式,胡敏那时候是觉得林立果还是挺可怜的,好不容易遇到了喜欢的女孩,也应该大胆一点。

叶群得知了林立果和胡敏的“秘密行动”,马上对林立果说教:“张宁这个人你动不得!”

可得知林立果就是认准了张宁,二人还要自由恋爱的时候,叶群对林立果破口大骂:“你眼里面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妈妈?一个张宁就把你迷得五迷三道忘了娘,你的翅膀硬了?”

林立果被这么一骂,脸上也有些挂不住,甚至直接反驳道:“你不要对着我大喊大叫,有本事去找首长去,是首长同意的。”
这次骂战也能看出林立果的“聪明”,他口中的“首长”正是林彪。

在张宁眼里,林彪竟然在“儿子找对象”这件事上和叶群没有任何的沟通,他和叶群的区别从这件事中也能看出一二,在林彪的眼里恋爱都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可在叶群眼里想法就比较多了,甚至还能和军队其他领导人扯上关系。

林彪是元帅,叶群只是夫人,可张宁没想到,叶群在林立果搬出“首长”后,竟然去找了他。

那会林彪本在客厅里坐着闭目养神,叶群冲进来后指着林彪就喊道:“你个摘桃派!我辛辛苦苦一场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手,你现在倒好,给我讨得个现成的!”

林彪对于叶群突然发明的一些新词也有点纳闷,他想了一下还是没反应过来是什么问题,也就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叶群更生气了,还以为林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嗓门也更大了:“这就是你干的好事,你还装作不知道,你是个摘桃派,摘女人的摘桃派!”

待到林彪听明白叶群在说什么之后,叶群的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不苟言笑的林彪,出手的时机都令人难以想象。

不难看出,叶群的叫嚷也确实彻底惹毛了林彪,林彪在这次动了手后还接着说:“你无理取闹,你这个坏婆娘,我要和你离婚。”

张宁那边更是震惊,同样也不知如何是好。

毕竟,在这次和林立果的关系进展中,并不是她占有主动权,明明是被连哄带骗弄到北京的,而到了现在,林立果的父母竟然会因为她连“离婚”这样的词语都说出来了,实在是令人有些震惊。

从这个时候来看,和这件事有关联的林家一家三口中,林家父子是站在一起了,反而是叶群两面不讨好。

在叶群的愤怒下,她也指示了命人带着张宁去医院检查,还希望能从中挑出一些毛病,可张宁的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一些其他事情,张宁暂时回了南京,之后又来到北京。

这一次,她也面对面见到了林彪,一同的还有叶群和林立衡。

此时的叶群对林彪就没有争吵了,反而有一副令人奇怪的“毕恭毕敬”的模样。

林彪首先问的是林立衡的情况,结果林立衡没有开口,一旁的叶群马上接过话说:“豆豆最近不错,就是忙了些,今天胡主任和张宁来,豆豆是过来陪陪的。”

张宁估计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从实际上来看,林彪就有很大话语权的,可家庭事务中,叶群基本包揽了一切,她会代替女儿回答丈夫的问题,还帮着儿子“谈恋爱”,因为这次来北京,张宁都没怎么和林立果接触,里里外外遇到的都是叶群。

张宁甚至还在后来回忆说:“只要林立果露面了,叶群看起来就不高兴,所以林立果也失去了在家同我接触的机会。”

林彪夫妻的关系神秘而复杂

那会,林彪在北戴河也有一处住地,他们一家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在那里度过的。

张宁自然也会有疑惑,因为叶群和林彪完全不生活在一起,叶群的房间和林彪的房间还有一截子距离,此外,叶群还有一个很小的游泳池。

她后来也渐渐看出来,叶群在这个家庭才完全属于核心的地位,她对于自己的两个孩子控制得很严格,只不过,很多“控制”林彪其实都不知情,不然她也不至于挨上一巴掌。

对于林立果,叶群是极为宠爱的,这从叶群受气后反而去指责林彪的事情就能看出;可对于林立衡,叶群的脾气就没有那么好了,她可以肆意打骂,有的时候都把林立衡逼急了,这些事林彪都不知道。

在一些小事上,林立果同样得听从叶群的。

有一次,叶群叫张宁来吃饭,张宁当时就表示自己已经吃过了,可张群对于这种“违背命令”的方式很不高兴,她还让林立果把沙发搬过来让张宁吃饭,林立果在搬来了沙发之后,就站在后面不说话,显然是感觉到母亲生气了。

就算无法完全“控制”丈夫,叶群也会在所有细小的事情上找存在感。

张宁回忆起一次叶群和林彪待在一起的场景,那次林彪在吃花生,吃了剥好的之后还是想吃,叶群见状立即就说:“你喜欢吃,一次就少吃一点,吃多了容易拉肚子。”

实际上,叶群这种表现也是在展示自己的掌控力,可对于这种情况张宁是没有感受的。

她知道多吃两粒花生远远达不到拉肚子的程度,再说那时的她还觉得这么大一位首长,想要多吃两粒花生还被阻拦极为不合理,于是,她干脆就自己剥了两粒花生放到了林彪手上。

林彪看到张宁的这种举动后,也对着她笑了笑,之后就将花生吃下去了。

叶群自然非常不满意,她紧紧瞪着张宁,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

当时,张宁只觉得这种夫妻相处的模式非常奇怪,还没有想其他的那么多事。

还有一次,叶群叫上张宁一起去见林彪,叶群不停在说:“首长,你睡觉好不好?会不会冷?吃饭了没有?”

这些夫妻之间很奇怪的沟通方式让张宁更加不能理解,她也就在旁边没有说话。

林彪起初在看到张宁后还是挺高兴的,叶群这一系列动作和提问,估计也让林彪感觉到比较别扭。

可就在张宁觉得林彪要生气时,林彪却突然变了一种表情,他拍了拍叶群的后背,并对她很轻声地说:“你也要注意身体呀。”

那种甜蜜的场景,给人一种两人还是谈恋爱时的状态。

可接下来的一些事,又让张宁觉得疑惑不解。

有的时候叶群会没事前去探望林彪一下,可她去得多了,林彪心里就烦了,甚至还交代警卫不让叶群进来;另一边,林彪又得依靠着叶群。

林彪的身体有很多怪病,江湖上早有传闻,张宁也略知一二,说他怕光、怕水、怕声音等等。

叶群当林办的主任,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这样方便于照顾林彪的生活,林彪几乎什么事情都离不开叶群。

有一次林彪在北戴河,突然有工作人员跑出来找到了叶群,说首长嘴里有痰,他是吐出来还是不吐出来。

叶群大手一挥,告诉这位工作人员:“你去告诉他,让他吐出来。”

张宁在见过几次林彪到后来进入林家之后,才发现这位首长的身体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在1971年秋,叶群又带着张宁去见了林彪。

走到门口,叶群的意思是让张宁去敲门,她给出的理由是:林彪是一个非常安静的人,我们敲门会吓着他。

张宁便照做了,可里面的林彪突然问了一句:“谁呀?”

按照此前的情况,林彪是从来不会说话的,他这么一问,反而直接将张宁给吓了一跳,叶群赶紧跑到张宁前面推开了门,对林彪说:“是我们,小张想要来看看你。”

林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周围的一切灯源都被盖上了红布,他像往常一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可这一次,张宁却感觉到非常诡异,因为她发现林彪正用一种极为诡异的眼神看着叶群,似乎是在说:“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你。”

过了一会后,林彪才反应过来,突然问张宁:“你是学跳舞的,芭蕾舞和古典舞有什么区别?”

突如其来的问题确实让张宁非常诧异,她只好如实回答说:“我从小练习舞蹈,也都会跳,不过舞蹈理论真没研究过。”

林彪看出了张宁有些不好意思,于是笑了笑就低下了头,房间又陷入了沉静。

叶群见状,立即指示张宁跳舞,于是张宁就跳了民族舞。

虽说觉得有些奇怪,可张宁已经习惯了,她根本摸不透林彪夫妇的相处模式,只是还记得当时林彪看着她跳舞,也表露出了高兴的表情。

由于一些其他事情,张宁并没有嫁入林家,只是当了一段时间的“准儿媳”。

那段经历,也将张宁的人生彻底打乱了,她没法再过过去平静、幸福的生活。

孙福荣曾在林彪的专机上工作多年,也和林彪身边的一些工作人员认识,她记得张宁从南京来到北京实习,还专门在自己的宿舍里给张宁加了一张床,在八十年代,她还和张宁有过联系。

孙福荣回忆道:“八十年代,张宁和人合伙在本溪搞地产,开始生意做得不错,还有过婚姻,不过婚姻失败后,她在1989年打电话告诉我,说认识了一位同样姓林的美籍华裔商人,准备结婚了。”

由于孙福荣当时比较忙,就没有去参加婚礼。

之后,张宁也去了美国,还给孙福荣大姐寄来了全家福,此外,她还写下了一本传记,起名为《自己写给自己》。

在这部书中,她还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关于我的经历,流传得很多,这部书向关心我的读者做个交代。

可后来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在这本书写完后,她就销声匿迹了,只留给人们一段历史。

参考

林彪专机服务队长访谈 陈雷;黄建河; 党史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