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装征尘涤血痕,远游祁连几断魂。此身剩得三寸气,横戈立马闯玉门。”——《血洒祁连》西路军战士王定烈

在河西走廊这片沃土上,承载着西路军那段悲壮的历史,以及属于21800余位先辈们的共同的回忆。

在那并不遥远的过去,他们一路浴血奋战在河西走廊这片广袤地区,至1937年3月14日仅剩的3000余人兵分三路深入祁连山区,而其他人却奉献了宝贵的生命,永远的埋骨在青山之间。

然而3000余人在漫漫雪原深山中长途跋涉千余公里后,仅有437人陆续抵达星星峡,那段艰苦的历程成为了历史中的一道丰碑,而那一位位艰难前进的身影亦成为了永恒。

一、排长舍身炸碉堡——一路苦战

作为437人当中的幸存者之一,那段历史成为了开国少将周纯麟心中永远不可磨灭的沉痛,艰苦中前行的历程、一位位倒下的身影、炮火纷飞中的一颗流弹……一切的一切皆那般深刻。

周纯麟

后来周纯麟将军将昔年间历历在目的一切付诸于笔端,撰写《血战河西走廊》《周纯麟回忆录》等文,由此透过周纯麟将军字里行间的记载叩问过去,则在人们眼前铺开了一幅壮烈的历史绘卷。

1936年10月26日,由李先念担任政委、程世才担任代军长的红30军奉命整装出发,欲冲破敌人封锁线,强渡黄河向西进发。

李先念

彼时的红30军下辖88师、89师共计6个团级单位,其间88师263团担任渡河前卫团,而周纯麟将军时任该团3营教导员。

为保证渡河作战的成功,接到命令后的263团决定从团内各连级别作战单位当中,各抽调出一个班组成一个“渡河先锋连”。

对此各连队的战士积极响应,一封封请战书迅速递交,一个由一百多位战士组成的“渡河先锋连”自此成立,而周纯麟将军亦在其中担任“渡河先锋连”的指导员。

某日天色昏昏沉沉之际,“渡河先锋连”的战士们抬着木船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虎豹口,就地隐蔽起来。

虎豹口附近敌人的碉堡林立,明眼可见乃是重兵环伺,但是距离河对岸仅有2000米左右且地势平缓,因而李先念等人将渡河地点选择在此处,并决定于深夜渡河。

深夜悄然而至,11点左右随着团长熊发庆的一声“渡河”命令,战士们迅速将木船放下水,而后奋力划船冲向河对岸。

夜幕的掩护之下战士们在激浪中冲行的动静并未引起敌人的注意,“渡河先锋连”顺利登上了河对岸,后续大部队也有条不紊的开始渡河。

然而值此之际,敌人突然发现了已经登陆的先锋连,在一阵歇斯底里的惊呼声中,双方开始激烈交火。

由于敌人藏身于碉堡当中,而我方作战人员则身处于开阔平地,初一交火先锋连的战士们便损失惨重。

因此摧毁敌人的碉堡成为了摆在先锋连眼前的第一作战任务,其间不仅仅关乎着这场作战的胜利,也直接关系到大部队能否继续渡河、整个偷渡计划能否成功。

“一排长!干掉敌人的火力点!”作为“偷渡先锋连”连长的赵海丰果断下达命令。

赵海丰口中的一排长叫做李国忠,他是一位排长同时也只是一名20岁的年轻孩子。

李国忠接到命令后,当即取出了身上所有的8枚手榴弹,其间有四枚手榴弹是捆在一起的,而后只见他迅速匍匐在地或侧身挪动,向碉堡缓缓靠近。

待到距离碉堡仅有十米左右距离之时,李国忠迅速扭开一枚手榴弹抛向敌堡的射击孔。

这枚手榴弹的爆炸,令敌人密集的火力出现了明显的片刻迟缓,而抓住这一刹那的机会,李国忠一跃而起试图将捆在一起的四枚手榴弹塞进射击孔中。

然而由于射孔较小的缘故,四枚手榴弹无法同时塞进去,由此李国忠复又改变计紧贴在射击孔侧翼,并伺机将一颗手榴弹塞进了射击孔中。

一声爆炸过后,射孔内原本火星四射的步枪顿时熄了火,与此同时射击孔也被炸开了一个大窟窿。

这次的爆炸虽然有所成效,但并未将碉堡内的敌人悉数解决,因而李国忠依旧在想方设法如何将那四枚手榴弹同时投进去。

与此同时,留意到李国忠这边动静的赵海丰果断下令,全连火力集中向碉堡射击,以掩护李国忠的行动。

借着子弹射击碉堡所掀起的阵阵烟雾,在附近土坎隐蔽的李国忠迅速冲向此前炸开的大窟窿,将捆在一起的四枚手榴弹同时拉开投了进去。

然而因此前爆炸而早有防备的敌人迅速捡起了那四枚手榴弹,正欲将之从那处窟窿再塞出来。

值此千钧一发之际,李国忠毅然决然地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那处窟窿。

随着一声爆炸,敌人的碉堡瞬间分崩离析,红军渡河的阻碍亦不复存在,而这一结果却是李国忠以自己的生命以及胸膛间那片热血换来的。

这一幕永远的定格在了所有参战人员的心中,亦成为了周纯麟将军心间永远耸立的一道丰碑。

二、杀马饮血——艰难图存

“排长舍身炸碉堡”的一幕令人动容,然而在西路军作战于漫漫河西走廊的过程当中,这些也只是西路军一路征战的缩影。

在漫漫河西走廊上,战斗与别离总紧紧跟随着战士们如影随形,或许下一秒便会有战斗打响,抑或着有别离发生。

时至1937年3月14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召开之际,整个西路军仅有硕果仅存的3000余人。

这场会议当中李先念、王树声等领导作出决议,将现有3000余兵力就地分为三个支队,分散游击保存实力。

作为3000余位幸存者之一的周纯麟将军彼时被分到了左支队当中,而左支队依旧由李先念、程世才领导。

关于战争的艰难,透过此前“排长舍身炸碉堡”这一首战,以及西路军的战损状况便可窥见,然而饥寒交迫亦成为了战士们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时刻威胁着他们年轻的生命。

为了摆脱敌人的追击,左支队进入了祁连山一带游击作战,并不断向西继续进发,登上了海拔五千米的高山雪原。

最开始他们还能够遇到一些蒙古包,向牧民们购买牛羊、青稞等食物充饥,然而后来随着敌人一道又一道驱逐命令的下达,老百姓们被纷纷驱赶,以至于左支队再难取得任何援助。

风雪弥漫的寒冷高原上,战士们破旧的单衣在寒潮中猎猎作响,他们只能找来一小片一小片的破毡子裹住头脸等部位。

与此同时食物的短缺亦令他们饥肠辘辘虚弱不堪,这样一番饥寒交迫之下,不少战士长眠在了风雪之中。

有鉴于这样一番状况,迫不得已的左支队领导决定杀马、杀骆驼来为战士们解决食物问题。

此后隔三差五便会有几只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的马被瓜分,每个人能够分到拳头大小的肉,然而却是他们好几天的用量。

二十多天的时间里,本就为数不多的马匹、骆驼也被杀的一干二净,唯有左支队几位首长的马尚且存活。

这样一番状况之下,战士们粒米未进只能以冰块、雪球充饥。

如此复又在饥寒交迫当中行进三天左右之后,首长们做出决定将自己的马也一并予以战士们充饥,而送到周纯麟将军所在的三营当中的乃是一匹大白马。

随着这匹马的到来,原本精力萎靡不振的战士们瞬间打起精神围了上来,他们摩拳擦掌准备将这匹大白马分而食之。

然而却在此时,一名叫做秦小明的战士从人群当中奋力钻了进去,而后热泪盈眶地拦在战士们与白马之间。

他指着那匹白马激动地说,“这是军首长的马啊!是李主任的马!当时我昏倒在路上的时候,就是李主任让这匹马驼了我一程!”

随着秦小明这番话说出口,人群中几位神色复杂的战士亦随之开了口

“我也骑过这匹马……”

“首长的马,不能杀!为了带大家活着走出去他们本就心力交瘁身体堪忧,要是咱们吃了这马,他们还怎么办!”

“对!万一杀了这匹马,再有人昏倒的时候可就没法子了!”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开口,而大家一致的主张便是即便饿死也不能杀了这匹马。

战士们的心情作为三营指导员的周纯麟将军固然理解也深有同感,但是他也要为战士们的生命考虑、负责,因此在杀与不杀之间他左右为难。

然而值此之际战士偶然发现了一些羊粪,令开国少将周纯麟眼前一亮:部队终于有救了。

战士发现的羊粪乃是新鲜的,与此同时另外发现了两截栏杆,这些东西固然无法为部队解燃眉之急,但是这些东西的背后则代表着:在此之前有牧民于此离去不久。

由此,周纯麟将军果断下令由一名战士骑上那匹白马前去寻找牧民离去的痕迹,并设法追上去从牧民那里买一些物资。

值得庆幸的是,这位战士沿着牧民留下的痕迹追了三十里地,便找到了数位牧民并购得一群羊,由此不仅是三营整个左支队的燃眉之急皆得以解决。

而那匹险死还生的白马,当晚便被周纯麟与三营营长一同送回了支队部,得知战士们不愿意杀这匹马李先念亦满是感慨地开口道:“告诉大家,在我们共产党人面前没有无法克服的困难,我们一定想办法带领大家取得胜利!”

三、抵达星星峡——惨重的成功

小小的“羊粪”实质上代入到整个历程当中,所代表的乃是胜利的希望,而利用羊粪所取得的羊群,便是胜利的果实。

在这场漫长且艰难的西行路上,无数如那名舍身炸碉堡的排长一般的英勇战士们奉献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亦有诸多战士饥寒交迫倒在了行军路上。

即便是幸存者,也时时刻刻接受着身体与意志的双重考验,而支撑他们在艰难中前进的则是一个个如同“羊粪”一般渺小的希望,这份渺小的背后乃是一份伟大的胜利。

如1937年3月23日,青海海巡堡以北分水岭附近的左支队暂时停顿修整,而部分电台工作者却未能停歇,他们的肩膀上负担着更为重要的任务——与党中央取得联系。

由于汽油已然消耗殆尽,与电台相匹配的汽油发电机无法运作,因而摆在他们面前刻不容缓的第一任务便是将汽油发电机改装成手摇发电机。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电台工作者不断地努力之下,他们终于将发电机改造成功,并且与党中央的电台取得联络。

当消息透过电台传达过来,战士们喜极而泣地奔走相告,“毛主席一直在找我们!党中央始终关怀着我们!”

短短的一则消息,却成为了诸多战士内心无与伦比的精神支柱,一如李先念所言共产党人没有无法克服的困难,胜利亦将在并不遥远的未来到来!

1937年4月27日下午,268团团长杨秀坤、政委刘庆南、参谋长饶子健……等一行十几名抵达星星峡,他们衣衫褴褛、形同野人,头发和胡子上还有残留的斑斑血迹……而开国少将周纯麟便在其中。

此后的几天时间里,陆陆续续有战士们或多或少抵达星星峡,直至永远的停顿在了437这个数字上,其它人永远长眠在了战场。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伟大的征程,亦是一场伟大且惨重的胜利!

后来的几十年间,曾有无数人前往河西走廊切身体悟当年那场伟大的胜利,他们发现时至今日其间依旧存在270余公里的路程乃是广袤的无人区无法走通。

然而在并不遥远的从前,那些年轻的红军战士们却在那段路程之上,用脚步丈量祖国山河、用鲜血作笔墨书写了一个奇迹,用生命为基石铸就了历史中耸立的一道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