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初期,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

除了要抓经济发展之外,国内还有许多角落都潜伏着国民党余孽留下来的特务和奸细,为我国的生产发展留下了巨大隐患。

为了清除这些威胁国家和人民的不稳定因素,国家因此成立了公安部,韩邦聚便是公安战线上的一位重要领导人物。

韩邦聚,原山东省公安厅厅长,官至副部级,他的成绩就连叶剑英都曾公开表扬过他,最终活到了90岁。

在中国近代史的长河中上,还有许许多多像韩邦聚这样为国为民的杰出人物。

正是因为新中国的建设过程中一直都有这些英雄们保驾护航,百姓们才能一直如此安居乐业。

韩邦聚

韩邦聚:生逢乱世

1927年1月,韩邦聚出生于山东省日照市。

韩邦聚出生的那一年,旧中国的政局发生了剧烈的动荡——蒋介石撕毁了国共合作协议,发动了“四一二政变”,大批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被国民政府疯狂杀害。

在韩邦聚整个的童年记忆里,几乎就只有“战争”两个字,要不就是自己人打自己人,要不就是外国人打自己人,最受苦的,终究还是中国最底层的老百姓。

韩邦聚说:

“从小到大就没过过一天安稳日子,一直跟着父母四处避难,要不去投靠亲戚,要不就躲到山上。

大街上,山沟里随处都有可能见到死人。

有一段时间,国民党挨家挨户地去查共产党员,一家人都担惊受怕地躲在房里不敢出来,生怕发生什么事情牵连自己。

每天都是在不停地打仗,不知道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才可以到头。”

生逢乱世,韩邦聚也痛恨这样的社会。

那时候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渴望中国将来有一天能够世道太平。

后来,韩邦聚开始接触到共产党的先进思想,他开始崇拜伟大的领袖毛主席。

韩邦聚提及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原因时说道:

“我第一次听到毛主席和共产党的名字,是我父母跟我说起共产党人带领全国的农民百姓‘打土豪、分田地’。乡亲们都说,毛主席是好人,只有共产党才会真正地为百姓着想。那时候我就知道,有这样的领袖出现了,我们中国人民的好日子也离得不远了。”

韩邦聚亲眼目睹了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无耻行径,而对共产党和百姓之间的军民之情感到无比敬佩。

怀着对毛主席的敬仰之情,韩邦聚选择了加入共产党。

十七岁那年,韩邦聚正式投身革命。

韩邦聚先后在莒南、兖州、滋阳公安局地方工作过,历任滋阳、曲阜县委常委、县委政法委部长等重要职位。

由此可见,韩邦聚本人的实力非同一般。

话说当时中国全民参与抗日革命,日本侵略者的气焰在中国人民的打压下逐渐消灭。

抗日战争的进程正处在反攻阶段,曾经失守的城市又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国人手中,中国胜利在望。

而在此时,国民党却早已暗中谋划着如何“渔翁得利”,独吞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

外患解决了,可是共产党的“内忧”却接踵而至。

国共之间的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此时此刻,中国共产党早已不是之前那任人宰割的弱者,站在身后的,还有那千千万万的中国百姓。

国民党最后的结局以蒋介石败走台湾而宣告失败。

为了将来有机会卷土重来,国民党还在国内安插了大量的眼线和特务,时不时地在城市里搞破坏。

韩邦聚为国为民,敢打敢拼,工作表现十分出色

国共两党的战争似乎结束了,但属于韩邦聚的战争这才真正开始。

新中国成立之后,韩邦聚的工作岗位依然还是在公安部门。

韩邦聚接到的任务,就是保卫新中国的解放区,坚决不能让特务有丝毫渗透的机会。

然而在以前那个信息落后的年代,想要将那些狼子野心之人逐个拎出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敌在暗,我在明。

当时国民党留下的特务组织还有一百多个,每时每刻都在伺机搞破坏。

为了保护百姓们日常的生产活动,韩邦聚特地亲自挑选了一支一百多人的小队伍,化成便衣装扮,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日夜不停地巡逻。

这支队伍各个都是精挑细选的好手,韩邦聚还向组织上申请了经费,给他们每个人都发了一支美制左轮手枪,这种枪体积小,便于携带,一是为了消灭敌人,二是为了自保。

每个人都拿到枪以后,这支便衣队便立即开始执行任务。

一路上那些蹬三轮的、卖糖葫芦的、修皮鞋的、摆摊的,这些看起来最毫不起眼的小老百姓,其实都是韩邦聚的人。

韩邦聚说:

“那个年代做这样的工作,其实工作难度是非常高的。

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国内的形势十分混乱,各种牛鬼蛇神都有,不少特务分子潜藏在解放区里,数量众多,而且这些人都经过长时间专业的训练和培养,本身便带有绝大的危险性和破坏性。

我们公安部那时候小组刚成立,经验不足,面对这群豺狼虎豹,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和这群人斗智斗勇,坚持下去。”

那时候便衣队的队员们为了融入百姓们的日常生活,还要日常的巡逻之外,为了方便工作,还要扮演生活中各种各样的“人物角色”。

韩邦聚说起便衣队的队员们:

“第一天开始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最大的困难还是来源于我们自身。

那时候有个同志带着秤去街边卖东西,谁知道他自己连秤都不会用,这个肯定不行的,哪有小贩不会做生意的,那人家一看不就是穿帮了,特务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有问题,这反而是打草惊蛇了,让人家知道这里埋伏着国家公安部的人。”

这个教训,让便衣队的队员们清楚地认识到,学什么就得像什么,不然出洋相还是小事,最大的可能还会让人丢了性命。

于是韩邦聚开始带着队员们认真地观察、学习和模仿。

不久之后,当小贩的队员学会了做生意和算账,当车铺的工人甚至还学会了修自行车。

在韩邦聚的督促下,便衣队的队员们根据各自的工作需要,有模有样地扮成了工人、学徒和店员隐藏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

经过前后几个月的建站、学习和实地演练,韩邦聚的队伍很快便熟悉了新的工作方式,陆陆续续安排人员投入到设点、布防和侦破一系列的进程中,对一些重大案件的侦破起了关键作用。

从经验不足的毛头小子,到炉火纯青的“特务克星”,在这日积月累的时间里,韩邦聚练就了一身慧眼识人的好本事。

韩邦聚知道如何辨别一份资料的真假,他也知道如何判断一个看似普通人的善恶。

韩邦聚说:

“其实往往是那些被我们日常生活中忽略的小细节,让我们错过了事情的真相和本质。干公安部这一行的,一定要有韧性,要细心,还要有敏锐的观察力,只有具备这些优点,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好公安。在我们背后的,是千千万万的中国百姓,是万万不能大意的。”

褪去少年的青涩,韩邦聚早已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他的战场与别人有些许不同,不是枪林弹雨,而是始终充满着阴谋与黑暗。

当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新生的喜悦中时,他依旧时时刻刻绷紧神经,严守在工作岗位上。

韩邦聚说,“这一切都是党和人民给我的考验。在某些看不见的角落里,还蛰伏着那些黑暗势力,我们要时刻严阵以待,一刻都容不得半分松懈。”

后来,党中央任命韩邦聚为山东省人民检察院济宁分院副检察长。

自此开始,济宁地区便成了韩邦聚日夜牵挂的那个角落。

韩邦聚的工作重心,也逐渐开始从打击外部的势力威胁,转移到内部的建设维护。

他看惯了形形色色的歹徒,对于恶势力也从未低头过。

一直以来,韩邦聚的工作准则只有一个——坚守党的领导,维护一方和平。

在官场上混迹了十几年,他始终都没学会那副“打官腔”的敷衍作风。

韩邦聚认为,“在我工作的范围中都是非黑即白的人物,我们的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我们的,自然不能辜负他们的信任和托付。如果我们不能做到公平公正,如果连我们都开始虚与委蛇,那还有谁来保护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韩邦聚作风端正,因此在当地也深受百姓拥护。

本着如此为国为民的工作态度,韩邦聚在在济宁地区的仕途也是一帆风顺。

后来韩邦聚调回公安部,又一路从副处长升至处长、党组书记,一直做到地委副书记等重要职位。

转战河北保定,得到叶剑英同志亲自表扬

除了是一名出色的“公安”以外,在建设方面,韩邦聚也是领导军民的一把好手。

在党中央的委派下,韩邦聚再次接到了一个重要任务——前往河北保定担任地委第一书记兼军分区第一政委之职务。

自新中国成立后,保定曾两度成为河北省省会。

它同北京、天津呈“三足鼎立”之势,人们称其为“首都南大门”,在国内的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由于先前反动分子挑动“南征北战”,致使保定城内动乱不止。

那个时候,保定地区连续发生了多起抢劫部队枪支弹药的案件,性质极其恶劣,还有不少反动分子公开以抢粮、打人等武装斗争事件,一时间震惊了全国上下。

不同于以往“定国安邦”的职责,韩邦聚这次的职务可谓是军政于一体,身上的责任也比以往重了不少。

即便如此,韩邦聚依然无所畏惧。

和同事交接完手上的工作以后,韩邦聚便日夜兼程赶往保定。

韩邦聚连夜到达之后,便先组织当地的官员领导开会了解情况。

在会议上,韩邦聚严肃表示:

“我亲眼见证过战争的残酷,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就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安宁地活在这片土地上。如今保定大乱,受伤害最大的还是老百姓。我们的任务,就是还这个地方一片和平的环境。只有社会安定下来了,百姓们的心才能跟着安定下来。”

韩邦聚先是对官员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争取到大家的支持以后,他紧接着又分析了一番保定当下的形势:

“保定当下的局势之所以越来越混乱,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有反动分子在背后支持。

我建议,我们首先成立一个工作组,派一个代表人前去了解情况,日后才能方便开展工作。

当然,这个人选还要请大家一起来商定,毕竟我对当地的人事还不太熟悉。

但是,组织上派去的这个代表人物,首先一定要能融入百姓,最好是先前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就已经形成了有一定影响力的,另一方面,这个代表人的身体素质一定要好,我们作最坏的打算,如果没谈拢,也能坚持扛得住造反派的围攻。”

后来的日子里,韩邦聚也亲自向有武器的造反派做工作,甚至主动征求对方意见,把他们反映的各个关于生产、生活方面存在的困难都回来向政府作出了详细的报告。

尽管造反派很难说服,经常跟你闹事,但韩邦聚一直都很沉着。

一直以来,韩邦聚都坚持党的原则,耐心细致地做着艰苦的说服工作。

韩邦聚带领着保定的军民走过好多县区,不久之后,好多县区的形势逐渐稳定下来了,底下的群众也不再到保定闹事了,保定的风波才算是慢慢平息了下来。

韩邦聚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叶剑英元帅在得知此事后,还亲自致电保定地委,对韩邦聚的各项工作都给予了十分的肯定。

不久后,韩邦聚进入中央党校学习,毕业又重新回到了公安战线上,并先后担任了山东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厅长、武警总队第一政委等多个重要职位。

韩邦聚曾说,“不论我的职位怎么变换,我的初心都是不会变的。对我来说,我的头衔不是哪个省或者哪个市的官员,而始终都是人民的公仆。不管在哪个职位上,我都不会忘记,我生来就是为了党和人民服务的。”

那时候正值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发展到一个全新的阶段,如何紧跟时代打造一个完备的科学公安系统成为了他当下阶段的工作重点。

韩邦聚深知,“在新时代的发展阶段,我们公安系统也必须与时俱进,才能在面对新的安全隐患时及时作出反应和对策。还是那句老话,我们的背后是千千万万个中国百姓,因此万事都不能掉以轻心。”

此后,韩邦聚的岗位发生了再次变动——党中央人民韩邦聚为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官至副部级。

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韩邦聚在离休后应享受副部级待遇。

2016年9月27日,韩邦聚因病医治无效在济南逝世,享年90岁。

韩邦聚的葬礼告别仪式是在济南殡仪馆举行的。

韩邦聚在在长期的革命工作中,始终忠诚于党和人民的事业,恪尽职守,两袖清风,充分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党员的优秀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