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乐死,一个让人无比沉重的话题。

当生命走向注定不可挽回的痛苦深渊,是选择有尊严地自我了断,还是挣扎求生?这是一个无论如何选择都会陷入两难的问题。

在医疗水平高度发达的今天,仍然还有很多不治之症是无法用医疗手段治愈的,这些疾病包括生理和心理两方面,不仅让患者本人饱受苦痛,也牵扯着患者家属和亲友的心。

安乐死的根本概念其实就是一个“我们是否有权利结束自己生命”的问题,而牵涉其中的伦理学和法律问题将其延伸并复杂化。当然,这种复杂化是有其必要的,因为生死,本就是人生大事。

成绩优异的单亲家庭孩子

成绩优异的单亲家庭孩子

小岛美奈子来自日本的一个普通单亲家庭,小时候父母离异,她和两个姐姐选择了跟随母亲一起生活,虽然家境一般,但她聪明勤奋,一直以优异的成绩升学,并在高中结束后选择出国深造,前往韩国首尔大学继续读书,在毕业后从事了韩语翻译工作。

小岛身上有传统日本女性的温柔气质,在工作中待人温和礼貌,赢得一致好评。在小岛的职业生涯中,她一直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地对待每一项工作任务,直到四十五岁时,她决定暂停工作,短暂地休息一段时间,实现自己憧憬了很久的旅行计划。

突发疾病,陷入绝望

突发疾病,陷入绝望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即将开始自己期盼已久的旅行的小岛突然在家中晕倒,家人发现晕倒在地板上的她并将其送医。

醒来后,小岛被医生告知了一个令自己感到晴天霹雳的消息:她患上了一种罕见的神经变性病——多系统萎缩。多系统萎缩在世界范围内的发病率很低,大约每十万人中才会出现一个多系统萎缩病人。

这类疾病会累及锥外体系、自主神经和小脑系统,以帕金森症状或小脑性共济失调为突出表现,临床表现为行走不稳、肌强直和构音障碍等。

这种疾病病因不明,目前没有行之有效的特效疗法,当医生告知小岛美奈子这一点后,一直温柔开朗的小岛变得沮丧抑郁。但她还是打起精神来,决定接受医生的建议进行治疗,希望能延缓病情,多争取一些时间陪伴家人。

希望渺茫,小岛决定安乐死

希望渺茫,小岛决定安乐死

开始总是充满希望的,但逐渐加深的病情,还是让小岛不可避免地滑向失去信心的谷底。她开始频繁地出现小便失禁,运动迟缓的症状,她的记忆力下降,视线模糊,直到生命里最重要的家人就站在面前,而她还需要很长时间去辨析和回忆才能认出她们。她渐渐不能行走,后来甚至连简单的站立都做不到。

如果说,眼睁睁看着自己失去生命的活力,被病痛禁锢在病床上是一种莫大的悲哀,那么看着亲人的照顾自己的辛苦和心痛的泪水更会加深这种感受。小岛看着邻床病人插满各种管子昏迷不醒的样子,她不想自己生命的终点是这副模样。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心中慢慢被酝酿——安乐死!

主动要求结束自己生命的病人

主动要求结束自己生命的病人

一般来讲,安乐死分为积极安乐死和消极安乐死两种,前者是主动采取措施加速患者死亡的进程,采用注射或服用药物的手段使患者在深度麻醉的状态下迅速死亡;后者是放弃治疗手段,让患者自然死亡。在大多数国家,消极安乐死是被接受的,但对积极安乐死则持保守态度。

荷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将积极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目前接受外国人申请安乐死程序的国家只有瑞士。对于安乐死的执行标准和程序,不同的国家对此有一系列法律政策限制。

以荷兰为例,荷兰法律要求安乐死的实行对象必须在十二周岁以上,并且符合合理关怀标准。而接受外国人申请安乐死的瑞士对此也是有一套严格的申请标准。

在医院提供了医疗文件证明小岛的病情无法治愈,她的家人也表示理解和同意后,法院表示尊重小岛的意愿,通过了小岛的安乐死申请。除此之外,还需要瑞士方面的批准和全程摄像。顺利的是,在瑞士一个民间组织的帮助下,他们同意了小岛的请求。

在被病痛折磨数年后,小岛终于能遵从自己的意愿从病魔手中解放自己。她在姐姐们的陪同下踏上了瑞士的土地,微笑着奔赴死亡赋予的自由。

四分钟,从清醒到死亡

四分钟,从清醒到死亡

在负责安乐死执行医院的病床上,小岛美奈子平静地接受了自己人生即将走到终点的事实。她眼里含着泪水对两个姐姐微笑,温柔地向她们表示感谢,并诉说着自己对家人的爱意。

在她患病的几年中,姐姐们无微不至的照顾让这一天的到来得以延后,但命运无常,疾病的无情还是她们推向这一刻的离别。

时间到了,小岛向不舍的姐姐们告别,死亡来临前的宁静让小岛从容地闭上了双眼。安乐死的程序里有她要亲手打开输液管的步骤,将选择死亡的权利交予申请者本人,即使是最后一刻,申请人也可以选择终止提前结束自己生命。

这是一段长达四分钟的旅程,包含未知的感受和已知的终点——死亡。小岛没有犹豫,在打开输液管开关时,她还带着微笑,仿佛真的只是去赴一场旅行的约。她缓缓闭上双眼,以几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放松姿态沉入永眠。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罹患绝症的病人的痛苦是大部分人无法感同身受的,我们常说,有质量的生存才是生活,而在病痛中苟延残喘又是否真正尊重了患者的人格尊严,这是一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出于对安乐死可能带来的伦理危机的忧虑,我国目前的法律对于安乐死明令禁止。这虽然保护了绝症病人不“被安乐死”,不留给违法犯罪分子可趁之机,但对于渴望结束病痛折磨的人也确实是一种限制。

近年来,关于安乐死的讨论被提上议事日程,希望不久之后,有尊严的死亡不会再被避讳提起,我们可以从更加理性客观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

相关新闻

相关新闻

日本女子远赴瑞士选择安乐死 临走前跟姐姐说了2个字

人生本就是一段没有往返的旅途,一旦踏上这条远行的路,注定永远无法回头。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在为活着而苦苦的挣扎,任凭岁月多么的艰辛,都不愿意面对死亡的恐惧。

然而三年前,却有一个名叫小岛美奈子的日本女人,亲手按下了死亡的开关,在悲与喜中,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来不及的旅行

来不及的旅行

小岛美奈子成长在日本的一个单亲家庭,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因性格不合而离异,她和两个姐姐,选择了留在母亲身边。

好在家境还算殷实,生活并没有陷入到窘境当中,两个姐姐更是格外的疼她,生怕她因为缺少父爱,而感到委屈。

在妈妈和姐姐的宠爱之下,小岛美奈子度过了欢快的童年,并且养成了活泼好动的性格。上学以后的小岛美奈子,一直怀着一颗不安分的心,从小就想着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之后,小岛美奈子没有选择继续留在日本,在妈妈和姐姐的支持之下,小岛踏上了出国留学的历程,一个人背着行囊,去往了韩国的首尔大学学习韩语,几年以后,再次以优异的成绩,拿到首尔大学的学位证书。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老天赐予了青春洋溢的小岛美奈子,一副精致的容貌和一语甜美的声音。

学成归国之后,小岛美奈子凭借着自己的学识和知性柔美的感官,获得了一份不错的日韩翻译工作,因为表现突出,深得上级的器重和喜欢。

如果说事业上蒸蒸日上的小岛,在并不长的人生路上,有着哪些遗憾,大概莫过于她一直没有遇到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

小岛一辈子没有谈过恋爱,即便是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不过,这在日本也并不意外。

日本有着太多的精英女性,最终都选择了孤独终老,小岛比她们更幸运的是,在她生命弥留之际,一直有着姐姐的陪伴。

就在小岛45岁那年,她逐渐地放下了自己的事业,开启了属于自己的另一段旅程,把更多的心思,放到了日本的儿童福利事业上,一有时间,小岛就会去往福利院,照顾那些失去父母的孤儿,给孩子们带来些许的欢乐。

生活并没有太多的波澜,一切都在平稳地往前推进,小岛也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晚年生活。

她常对两个姐姐说,再过两年就提前退休,趁着还能走动,带着两个姐姐一起周游世界,享受属于自己的世界,挥洒剩余的人生。

然而,就在小岛准备退休的那一年,老天却和她开起了玩笑,刚刚48岁的小岛,在一次体检中,意外地查出自己患上了多系统萎缩症。

这是一种在亚洲人群中,只有百万分之一的罕见疾病,现代医学依旧无法解释这种疾病的成因,更是对它束手无策。

一旦有人得了这种病,医生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患者,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地变得僵硬,直到瘫软在床上,逐渐的失去呼吸。

从渴到绝望

从渴到绝望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物种,可以坦然地面对死亡,即便是死神来了,也总要与其挣扎一番,对于生性活泼的小岛也是如此的。

她才48岁,还没有体验过肆意挥洒的人生,怎么甘心屈服在病痛的折磨之下。

在刚刚得知自己患有这种不治之症的时候,小岛和绝大多数人一样,选择了积极的面对,准备用自己强大的内心,去抵御绝症的侵蚀,她始终非常配合医生的治疗,并让自己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

小岛辞掉了从事多年的翻译工作,在两个姐姐的邀请之下,回到了姐姐们所在的城市,生活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

“这个世界很大,我怕来不及看到她的美”,小岛提前开启了她周游世界的计划,在两个姐姐的陪同之下,去到了许许多多她曾向往着,却又从未去过的地方。

姐姐们看着妹妹,始终保持着一颗愉悦畅快的心,也是非常的欣慰,希望病魔的侵袭,能就此停下脚步,还给小岛一个健康的身体。

小岛也越来越坚信,她可以战胜病魔,重新回到自己规划好的人生旅途当中。

直到有一天,在平坦的大路上走着走着的小岛,突然双脚一软,重重地摔在地上,她才逐渐的意识到病魔从未停下脚步,她能做的就是更加积极的面对。

身体的状况急转而下,吃饭的时候,筷子会在某一瞬间不被自己掌控,双腿时不时地会出现抖动,摔跤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如同针刺一般的疼痛,开始散落在身体里的每一个角落,此时的小岛,只能靠着各种止痛药缓解这种症状,尝试着让自己好转起来。

即便是病魔越来越近,她还是极力地让自己保持着往日的风采,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给自己一副精致的容妆,尽力的不让人看出来,她已经是一个身患绝症的人。毕竟,谁都想可以更加积极地面对生活。

时间来到2017年,小岛美奈子迎来了自己50岁的生日,就在这年的三月,双腿已经不受控制的她,坐在轮椅上,在姐姐的陪同下,去往了当地的一家医院。

此时的小岛,不得不为自己为数不多的日子打算,找到一处属于自己的归宿,直到自己彻底地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还有人照顾一息尚存的她。

然而,就是在这一次的考察中,希望彻底地在小岛的心中破灭,绝望的情绪冲进了小岛的脑海,正如丹麦的哲学家祁克果所说的:绝望是走向死亡的疾病。

医院的医生带着小岛查看了病房,在病房里,小岛看到了一位和她一样患病的患者,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那是一位多系统萎缩症重症患者,已经完全失去了自理的能力,就像植物人一般静静地躺在那里,靠着呼吸机维持着一丝生息。

医生还在一旁侃侃而谈,唾沫星子飞溅。在介绍着他们医院的设施有多好,医护人员有多么的尽职尽责,一再地向小岛和她的姐姐强调,如果小岛最终选择了这里,作为自己的归宿,将会得到无微不至的照顾。

小岛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了,至于医生到底说了什么,她一句都没有记住。

回到家后,小岛的情绪非常的低落,脑海里灌满了那位患者躺在那里的样子,她始终不敢相信,这就是她未来所剩无几的人生旅途。

对于一辈子都保持着精致的小岛来说,这一切都变得难以接受。

姐姐们安顿好小岛之后,又开导了小岛几句后,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中。小岛一个人孤零零地望着天色黯淡下来的窗外,陷入到了愁绪中,不知何处而来的难以忍受的疼痛,刺激着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缝隙。

她在问自己,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难道,人这一辈子只能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像死尸一样,维持着最后的一丝呼吸吗?

她做不到,也接受不了。已经无法行走的小岛,艰难地移动着自己的身体,找到了一条白色的围巾。

她把围巾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缠了一圈又一圈,使尽浑身的力气拉动着围巾的两头,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她真正的感受到了生无可恋的滋味。

可是,在病魔的摧残之下,她的双臂就连自我了结的力量都使不出来,一番挣扎之后,筋疲力尽的小岛倒在了家里。

第二天一早,姐姐们来看她,看到围巾缠绕住脖颈的小岛,沉睡在地上,一直以来疼爱着小岛的姐姐们不免有一阵心酸,她们强忍着泪水,安慰着小岛:“生命只有一次,每一个人都应该爱惜自己的生命,也许人生有些不如意,但也不能走上极端”。

小岛美奈子一开始还想着为自己掩盖些什么,在姐姐不耐其烦的劝导声中,小岛的情绪彻底崩溃了。

她对两个姐姐说:“我不想有一天,也毫无尊严的活着,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喂我吃饭,给我换尿布,我连一声谢谢都说不出来的时候,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小岛的一句话,让姐姐们也陷入到了沉思当中,她们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自己疼爱了一辈子的妹妹,病魔在妹妹的身上,但却也疼在姐姐们的心头。

姐姐们还能为她做些什么,她们也不知道。知道的只是,她们不想看着妹妹活得如此痛苦,也不愿意接受她就这样离开。

在往后的日子里,小岛多次尝试着结束自己的生命,曾经用刀划破过自己的手腕,吞食安眠药,甚至是试图把自己勒死,但每一次都失败了。

要么是被姐姐们发现了,要么就是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将自己结束,直到她看到了关于“安乐死”的资料。

按下生命的开关

按下生命的开关

一次偶然的机会,小岛在上网的时候,查到了关于“安乐死”的资料。

她想到了让自己有尊严地离开这个,还没有看够的世间的方法,那就是在自己还可以决定以什么方式离开的时候,结束自己的生命。

姐姐们曾经试图阻止过小岛的这种想法,但小岛一再地说:“我想有尊严地离开”。这一句话,让姐姐们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

“安乐死”不仅是在日本不被认可的,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不认可这种自我了解的方式。

如果医生默许患者,或者协助患者以自我了结的方式结束生命,势必会被戴上谋杀的帽子,这是对于生命的不尊重,就像我们每个人,不能决定以何种方式来,更无法选择以何种方式离开一样。

终,小岛在网上找到了瑞士一家可以提供“安乐死”的机构,并且注册为会员,在对小岛的情况进行了调查之后,这家机构判定小岛符合“安乐死”所具备的条件,并且答应为她提供服务。

瑞士是极少数准许“安乐死”的国家,他们认为这是对人权的尊重,也是对自由的尊重。

但是选择“安乐死”的人,必须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其中有一条就是身患绝症,并且对患者的身心带来极大的痛苦,这也就是小岛能够被准许的原因。

2018年11月,在姐姐的陪同之下,小岛来到了瑞士的这家机构,走完所有的流程之后,小岛被放到了病床上。负责执行的人将输液的针,扎在了小岛的手背上,并且在药瓶里放进了药物。

整个过程都有实时录影,而这段影片最终,会发往日本的相关部门。

在镜头前,小岛显得非常的轻松,脸庞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或许此时的她心中有着无数的感慨,但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也是她最后的遗愿,至少可以有尊严的走完自己的一生。

输液管的开关要由她自己打开,在打开输液开关之前,小岛带着笑容一再向两位姐姐表示感谢,而姐姐们则揪心不已,流下了伤心的泪水,小岛对姐姐们充满真情的说了“谢谢”两个字。

姐姐们被请出了门外,她们站在外面焦虑地等待着结果,不知道这样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她们非常的自责,因为没有照顾好最爱的妹妹。

小岛则亲手滑动了输液管上的开关,闭上了眼睛,静静地躺在了病床上。

四分钟以后,负责监督的人,给小岛的姐姐们带来了消息,小岛美奈子已经静静地离开了,这个曾经让她无限留恋的人世,她走的很安详,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

两个姐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流下了悲伤的眼泪,默默地站在那里,没有再说一句话。

太史令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小岛美奈子的自我了解,我们没有办法去评断这是对,或者还是错,只能说是,她带着她想要的尊严离开了。

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没办法说清楚的事,在绝望面前,人总是显得那么渺小,是沧海中的一粟,宇宙中的一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