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桥湾村的村民李阿大以砍柴为生。他将砍来的柴卖给镇上的大户人家,所得铜钱就是他们一家大部分的经济来源。日子虽过得紧紧巴巴,但架不住他们一家上慈下孝、夫妻和睦,倒也乐在其中。

有一天,李阿大向往常一样,清早吃了几个妻子早起做的野菜饼子和一碗稀得见底的白粥后,就独自上山去了。

今早他打开米缸瞧了,那不足一把的稻米让他犯了愁,就想着这段时间一定要多砍些柴去卖,好多换点银子去买米。

他身强力壮的倒没什么,可年迈多病的父母和妻儿却不能每天跟着他吃野菜的,想着妻子总是偷偷的把自己的那一份也神给他和父母孩子吃,他就觉得鼻子发酸。

正低头想着心事呢,天边忽然“轰隆隆”地传来几声雷响,一道闪电划过,一个炸雷打了下来,震得山体都好像跟着摇了摇。

李阿大看了看天色,马上就要下一场大雨。

这夏日的天,说变就变,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犹豫了一下,他放弃了往家跑,还是选择了上山。

他记得不远处有一个小山洞,可以勉强避个雨什么的,他加快了脚步,刚猫进洞里,雨就倾盆而至。

大雨来得快去得却慢了些,待天空放晴,山上好多地方都开始不停的跑水,有些地方甚至发生了小小的塌方。

李阿大叹了口气,也不管树枝擦湿了他的破旧衣服,就手握砍柴刀开始砍柴。

那些柴经他一晃动,残留的雨水就劈头盖脸的打下,不消片刻,他就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汤鸡。

经过一番努力,他倒是很快就砍好了一担柴。身上的雨水夹杂着汗水,黏黏糊糊的,他也不在意,发现有一边财多,他就走了过去。

这一去不打紧,脚下却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险些就摔倒在地。

好在他常年劳作,反应倒挺快,堪堪站住脚,低头一看,脸色顿时吓得惨白!

只见一个人的头骨夹着黄泥,正是方才险些绊倒他的东西。

李阿大胆量算大的,片刻之后他就镇定下来,随即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原来是一座年代久远的孤坟,被大雨给冲刷得整个塌下来,骨头撒了一地,而头骨则顺着水流和斜坡被冲了下来,躺在了这个小山窝里。

李阿大动了恻隐之心,也不砍柴了,双手合十地冲着那头骨说道:“你也是个可怜人,先前就见这处塌了不少地方,我还替你修补过一回,哪想一场大雨还是让你无家可归,唉,既然被我遇到了,那我就给你再找个地方掩埋尸骨吧,你以后一定要保佑我砍柴顺利啊。”

最后一句是李阿大为了壮胆随口说的一句玩笑话,说完他也没放在心上。他不懂风水,凭感觉在这野坟附近找了处较平坦的地方,这里的地势倒是一处不容易被冲垮的,所以李阿大就用手里的砍柴刀刨了老半天,终于刨出了一个不大但较深的土坑来。

见没有东西包尸骨,他索性脱下了自己的破布衫,将尸骨小心翼翼地包好,埋入了那新挖的土坑中……

回到家里,他有些着凉,妻子给他炖了姜水,屋里没有糖,辛辣的味道让他发了一身大汗,皱着眉头换了身衣服,昏昏沉沉的倒头就睡。

没多久,他就作了个梦,梦里一青衣老头笑嘻嘻的来向他道谢,还说若不是他,自己就无家可归还要深受日晒雨淋之苦。

为了感谢李阿大,他说,让他明日上山时,去他原来住的那个破房子处向下深挖,那里有一个坛子,里面的东西就是他给李阿大的报酬。

次日,李阿大起来,觉得那梦太过真实,于是在吃饭时,他便把此事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家人。

他母亲一听,当即让他带了香烛纸钱,然后一家人都去了昨日李阿大发现尸骨的地方。

他们先去祭拜了一下那孤坟主人,之后,两老就叫李阿大去那塌方的野坟地挖,不多时,果真挖出一个小坛子来。

李阿大打开坛封一看,嗬!只见里面静静地躺着好几块银元宝。

后来,李阿大用这些银子其中的一部分开了一家豆腐店,他再也不用去给大户人家砍柴换微薄的报酬了。

两口子凭借着诚信不欺愣是将豆腐店经营得红红火火,没多久就开了两家分店。

之后一家人的日子自不必说,而为了感谢那老头,他雇人将他的坟地又修葺了一番,起了坟头,立了石碑,上刻“李家恩人之墓”几个鎏金大字,每年都会前去焚香祭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