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来,疫情是驱动医药板块行情走势的核心因素之一,疫情相关的投资主题基本都是热点中的热点,因此也涌现了不少因疫情而暴涨的大牛股,典型的如2020年的道恩股份、振德医疗——代表口罩防护;2021年的“妖股”九安医疗——代表核酸检测,科兴生物、康希诺——代表新冠疫苗;以及今年的精华制药、拓新药业——代表新冠原料药等等。

在相关的众多投资主题中,新冠疫苗产业表现尤为突出。不少疫苗企业的市值在一年多时间里迅速膨胀,A股中多家疫苗企业市值普遍超过1000亿元。

实际上,在疫情出现之前,疫苗行业投资需要漫长的陪跑,同时回报情况存在种种不确定性,常常令资本望而却步。而伴随新冠疫苗的出现,资本市场逐渐开始颠覆对于疫苗行业“不敢陪跑”的投资逻辑,一有利多消息释放,市场几乎都是给出正向反馈。

不过,随着新冠疫情大流行进入第三个年头,各国新冠疫苗研发成功并广泛接种,全球基础免疫加速形成,新冠疫苗接种率增长开始放缓,整个疫苗市场显露疲态。根据牛津大学Our World in Data统计,截至9月16日,全球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12672907687剂次,接种率67.89%。

虽然目前,疫情没有终结的迹象,但就各家新冠疫苗企业上半年的营收可以看出,疫苗需求逐渐收窄,高速增长的态势已经不在,增速放缓回落是必然趋势。

后劲不足的新冠疫苗市场将何去何从?除了新冠疫苗外,疫苗产业未来的需求点又在哪里?

被新冠疫苗改写的全球疫苗市场竞争格局

疫苗是指用各类病原微生物制作的,用于预防接种的生物制品。疫苗一般分为两类:预防性疫苗和治疗性疫苗。预防性疫苗主要用于疾病的预防,接受者为健康个体或新生儿;治疗性疫苗主要用于患病的个体,接受者为患者。

在近年新冠疫情反复持续的情况下,疫苗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全球疫苗市场规模呈快速增长态势。按销售收入计,全球疫苗产业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438亿美元增至2021年的640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9.95%。

新冠疫苗市场的巨大潜能,让全球疫苗厂商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这条新赛道。其中,英国葛兰素史克、美国默沙东、美国辉瑞和法国赛诺菲四家全球人用疫苗龙头企业,更是积极投身新冠疫苗的研发,试图在市场上抢先分得一杯羹。

2020年,辉瑞与BioNTech合作,率先研发出了新冠疫苗Comirnaty,成功抢占新冠疫苗市场,一跃成为全球新冠疫苗生产厂商首席。直到2021年8月,Comirnaty成为了首个、也是唯一获得FDA紧急使用授权的疫苗,四家厂商中的其余三家仍在对新冠疫苗进行临床试验,没有任何疫苗或者特效药产出。

从四大巨头的疫苗业务营业收入可以看出,2018年至新冠疫情开始之前,按照疫苗营业收入排名,第一至第四名分别为葛兰素史克、默沙东、辉瑞和赛诺菲。直至2021年辉瑞疫苗业务达到141.27亿美元,比葛兰素史克2020年全年的疫苗营收仍要高出接近50亿美元。全球疫苗行业竞争格局被新冠疫苗彻底改写,辉瑞跃居第一。

同样,在我国疫苗市场中,新冠疫苗的表现也是一路向上。

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由于全球疫苗市场经过多年整合,已形成了寡头垄断的市场格局,行业集中度颇高,中国疫苗企业并没有多少竞争力。此外,疫苗研发周期更长、投入成本更大、政策监管更严格、大规模生产更难等现实难题,也让中国疫苗产业已在低谷逡巡许久,成为生物医药领域里常年冷清的一条赛道。十年前,《国际生物制品》杂志里就曾有一篇刊文提及:疫苗产品的研发,平均需要13年,研发的直接投入过亿。

但伴随着疫情,我国疫苗赛道迎来了价值数千亿的“转机”。2020年,国内疫苗企业被投44家、交易数量53起;2021年被投56家、交易数量70起。根据企查查上已被披露的投资,2015年以来的七年间,疫苗赛道的融资总额超过503.5亿,其中,发生在2021年的就有276.4亿,超过前面6年的融资总和。

奔涌而来的资金面前,部分疫苗厂商的营收和利润实现了惊人的倍增。

从国内几家疫苗巨头过去的财报来看,2021年智飞收入306.5亿,恰好翻了一倍;康希诺收入43个亿,而去年同期不到2500万;康泰营收36.5亿,同比增长64%;就更不用提“疫苗之王”科兴,2021年营收1280亿元,增长了37倍,净利润956亿元,增长了78倍,相当于平均每天赚2.6亿元。

红利渐散,疫苗厂商于变化中寻求新增长点

据7月23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介绍,截至会议召开,我国累计报告新冠疫苗第一剂次接种覆盖率为92.1%,全程接种率为89.7%,加强免疫接种率为71.7%。

随着接种率不断提升,我国新冠疫苗市场增长趋缓。2022年1月1日,我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28.4亿剂次;截至2022年6月30日,我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34.0亿剂次。6个月,仅仅增长了不到20%。

多家药企上半年业绩增长放缓,也有力地证明了新冠疫苗市场增速的乏力。

根据陆续披露的A股疫苗龙头股2022年半年报,康希诺、康泰生物、智飞生物等今年上半年净利同比均呈现较大幅度下滑。对比2021年,主打新冠疫苗的康希诺归母净利润同比降幅高达98.69%;智飞生物32.08%;康泰生物64.19%。

这些成绩单显然也没能让二级市场满意。以康希诺为例,自8月28日晚间披露上半年业绩报告后,8月29日开盘便迅速杀跌,一度跌逾15%。截至8月30日,康希诺晚间收报128.7元/股,相较于798元/股的高点,已跌去八成。

全球范围内,新冠疫苗企业营收情况也不怎么乐观。阿斯利康、BioNTech等企业的业绩都出现了下滑趋势,特别是疫苗巨头BioNTech,第二季度公司营收为31.96亿欧元,与第一季度64亿欧元的营收相比下降了近50%。

不过也有例外,在一片惨淡的业绩中,辉瑞和Moderna上半年的疫苗业务营收依旧表现亮眼。辉瑞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收的增长,主要得益于和BioNTech合作开发的mRNA疫苗Comirnaty销售收入达到220.75亿美元。据公开资料,辉瑞近日宣布启动mRNA四价流感疫苗Ⅲ期研究,首批参与者已完成给药。此外,辉瑞和BioNTech还开发了针对新冠奥密克戎变异株BA.1和BA.4/BA.5的二价候选疫苗,以不断增强抗击变异株的能力。

2010年才成立的Moderna,其上半年财报显示,公司收入主要得益于COVID-19疫苗Spikevax(mRNA-1273)商业化后的强劲增速。同时,公司还在不断开发各类以mRNA技术为基础的创新疗法。

可以发现,mRNA疫苗和变异株是当前疫苗市场的两大新关键词。究其原因,一方面,mRNA疫苗研发速度快、周期短,突破了国外技术路线和耗材等的限制,已成为各大药企和生物技术公司积极布局的重要赛道;另一方面,由于新冠疫苗变异速度非常快,目前新冠疫苗研发的核心已经转移到了应对新变种适应症的扩展上。对于国内疫苗厂商来说,谁能够更快地开发出能够应对不同变异株的疫苗,满足不断变化的防控需求,谁就能抢占市场。

目前,我国共有7款新冠疫苗获得附条件上市或紧急使用批准,涉及灭活、腺病毒载体、重组蛋白疫苗等技术路线。其中,灭活疫苗5款,来自国药中生北京公司、国药中生武汉公司、科兴中维、康泰生物、医科院生物所;腺病毒载体疫苗1款,来自康希诺生物;重组蛋白亚单位疫苗1款,来自智飞生物。

另外,还有多款在研的新冠疫苗,主要集中在mRNA、重组蛋白和病毒载体这三条技术路径。据公开报道,中国生物研发的奥密克戎变异株灭活疫苗、第二代重组蛋白新冠疫苗均获得临床批件,奥密克戎变异株mRNA疫苗也已提交临床申请。此外,斯微生物自主研发的新冠mRNA疫苗(SW—BIC—213)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一期临床试验日前入组完毕。

很显然,国内外头部疫苗企业的新一轮竞争已经在路上。

中国疫苗行业下一个十年

除了新冠疫苗的竞争外,如何在其他研发管线上实现重磅品种的放量,也是中国疫苗生产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目前,我国共有45家疫苗生产企业(只有6家上市公司),生产的疫苗种类超过60种,可预防34种传染病,年产能超过10亿剂次,其中国产疫苗占实际接种量的95%以上,进口疫苗占比小。但我国仍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疫苗企业,产品方面也缺乏重磅产品。多数疫苗企业只有一到两个品种,拥有多个优势品种的企业并不多。

再加上中国的疫苗产业,一直有两大技术瓶颈难以攻克,一个是以“基于抗原结构的蛋白设计”为代表的前端结构设计技术,另一个是以“mRNA递送系统”为代表的疫苗CMC工艺,这两块都是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累积。而中国因为疫苗产业起步时间短,和国际四大疫苗巨头近90%的市场份额相比,产业规模还远远不够。

不过,虽然目前国内疫苗产业依然存在短板,但在新冠疫苗研发进程中,中国疫苗企业仍展示出了巨大的发展潜力。面对即将到来的新一轮市场竞争,此次新冠疫苗竞争中脱颖而出的选手,并未止步不前,而是不断往创新深水区进发拓展,以迎接下一阶段的挑战。

以科兴为例,虽然上半年净利润大幅下跌,但科兴专注于研发管线的拓展,目前已经建立了灭活疫苗、病毒载体疫苗、减毒活疫苗、基因工程疫苗、细菌多糖结合疫苗、联合疫苗、mRNA疫苗在内的多种研发技术平台。在扩充疫苗管线布局的同时,科兴还在加速生物医药创新领域的“深探”,预备未来五年研发投入100亿元。

过去两年,科兴借新冠灭活疫苗克尔来福在全球超过60个国家和地区及国际组织获批使用的优势,陆续帮助非洲、亚洲、拉美洲等多个国家的合作伙伴实现新冠疫苗的本地化生产,并且在智利等地投建工厂,开展全球化布局。4月,科兴在埃及建立非洲地区最大的疫苗仓储中心,存储能力1.5亿剂,将辐射整个非洲地区。其中自动化疫苗冷库于日前竣工交付,可实现从入库到出库的自动化管理,通过提升仓储系统运行效率,降低冷库运营成本,保证疫苗存储安全性。

“代理+自研”双轮驱动的智飞,凭借对默沙东4价、9价疫苗HPV疫苗的独家代理权,历史最高市值曾达到 3668 亿元。在上半年疫苗营收普遍惨淡的现状下,智飞通过代理产品的高速增长,依旧实现了营收183.5亿元的逆势增长,同比增长39.34%,营业收入净增加51.8亿元。截至2022年6月底,智飞与默沙东携手,已通过四价HPV疫苗及九价HPV疫苗惠及超过2500万我国适龄女性,已通过五价轮状病毒疫苗保护了超过900万我国婴幼,牢牢在国内疫苗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除了智飞,康泰也凭借13价肺炎疫苗等常规产品的销售,保障了营收的增速。不过与智飞的代理进口业务不同,康泰瞄准海外业务,以拓展海外销售渠道,积累品牌和产业化优势,迈出国际化的关键一步。9月,康泰与印尼头部制药企业签署独家代理协议,双方就共同推动康泰13价肺炎疫苗在当地的注册申报、进口、推广、分销、营销和销售事宜达成合作。目前注册工作已在菲律宾启动。

而在技术研发方面,加大研发投入仍然是绝大多数疫苗企业的最优选择。研发创新和技术突破是疫苗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头部企业如智飞,虽然手握默沙东五款代理疫苗,上半年仍投入5.18亿元用于提速自研管线进展,并持续在细菌类、病毒类、肺结核类产品上推陈出新。康泰生物上半年研发费用也达到4127.45万元,较2021同期的2892.22万元,增幅高达42.71%。

国产疫苗后起之秀的研发占比也都不低。万泰生物的研发占比从 2018 年至今都保持11%以上,沃森生物的研发占比在2021年后甚至超过了17%,研发投入足以见得公司对未来市场的重视。

此外,科兴还聚焦于研发人才的培养。今年1月,科兴无偿援建沈阳药科大学生命科学与生物制药学院细胞试验中心实验室,这一实验室将承担起培养针对蛋白药物、疫苗、抗体等专业生物医药人才的重任。2月,科兴又一次宣布同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疫苗和药物研发等领域展开合作。

再来看一些细分领域的“小而美”企业。疫情加速了一批小型“Vaccine technology”型公司的落地,比如研究佐剂的瑞科生物,做三聚体的三叶草生物,研究mRNA技术的斯微和艾美,以及,2021年以“全年融资超过10亿美元”,一度刷新一级市场融资规模的艾博生物。

其中,艾美疫苗收购了主研mRNA药物研发的丽凡达生物,加速了mRNA新冠疫苗技术的产业化进程,对推动国产mRNA新冠疫苗投产上市起到推动作用。艾博生物与沃森生物通过合作形式共同研发的新冠mRNA疫苗(ARCoV),是实现中国mRNA疫苗“零”突破的代表性产品,同时也是国内所有mRNA疫苗研发最为领先的产品,目前正处于临床三期。

另外在政策方面,疫苗需求的增加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和更新。为进一步落实《疫苗管理法》项下对于疫苗生产和流通环节的监管要求,《疫苗生产流通管理规定》经2020年和2021年两次公开征求意见后,于今年7月8日正式发布并生效,为我国构建科学、有效的疫苗生产流通监督管理体系,以及进一步推动疫苗产业发展提供强大助力。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疫情终将过去,但这些疫苗企业的前景并不会随之黯淡。不管是自主研发,还是收购兼并,亦或者二者并行,在新冠疫苗研发中积累的经验优势,已足以帮助众多打好基础的疫苗企业,开始蓄力新一轮的竞赛。

谁能抢先抓住机遇,全面布局、扩张,谁就能跑在前面。虽然他们未来走向何方还没有统一答案,但有一个明确的答案是:中国疫苗行业的下一个十年,必然会是充满机遇的“黄金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