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法国国家队仅仅出场21次的奥利维尔·达科特并不是大咖级的球员,但能在利兹联队、罗马和国米转一圈的他又绝非等闲之辈。

要知道卡佩罗执教罗马时,达科特就是他点名要的人,意大利教头对法国人的评价记忆犹新:“他是技术更好的戴维斯。”

达科特的职业生涯是从斯特拉斯堡起步,虽然斯特拉斯堡这支百年球队历史上只斩获过一次法甲冠军,但在达科特效力的6年时间中却是一支不可小觑的黑马,借助1995年国际托托杯的冠军效应,达科特逐渐占据了主力位置,出场时间翻了一倍只是表象反映,他以法国国奥球员的身份参加了1996年的奥运会。

虽然还不至于形容成「村里的唯一的希望」,且无缘98年本土世界杯,但达科特的职业前景却被普遍看好,攻守兼备的属性之中最被人铭记的是他有一脚漂亮的传球,事实上达科特曾追随过高卢雄鸡参加过2001年的联合会杯以及2004年的欧洲杯,而在此之前的1998年夏天,他第一次尝试「留洋」——加盟了埃弗顿。

初来乍到的达科特在英超显得格格不入,很快就被标签成水货,但他也制造了属于自己的独家记忆——1999年4月,他在开场第1分钟就敲开了利物浦的城池,这是默西塞德德比历史上最快进球。

值得一提的是,福勒在这场焦点战中作出了臭名昭著的庆祝动作。虽然在埃弗顿「到此一游」,但达科特并不记恨老东家,以至于回到法国朗斯效力的他还大力推荐自己的队友加盟埃弗顿。

乐观派的达科特自始自终将失败归结为自己没有准备好,于是他在1999年夏天回国深造,在朗斯虽然由于伤病一个赛季只出场了26次,但发光的属性却有目共睹。最经典的是联盟杯上朗斯对阵马竞时,梅开二度的达科特让人眼前一亮,其中第二个进球是一粒优雅的弧线球,风头一点不落于马竞前锋哈塞尔巴因克。

当然,为人作嫁衣也是达科特的「业务范围」,在朗斯历史性打进联盟杯四强后,就遭遇了法国帮为主的阿森纳,法甲球队的出局并不意味,但达科特也曾用角球助攻队友破门的方式赢得了温格的注意,甚至有球迷将他比作「维埃拉二世」,防守硬朗的球风可见一斑。

2000年的夏天高卢雄鸡笑傲欧锦赛,作为国家队边缘人的达科特也在悄然间迎来了职业生涯的蜕变,他以720万英镑加盟了利兹联队,这一转会费创造了「白玫瑰」历史上的最贵引援,由此可见,在法国国家队不受重用的达科特并不缺少自己的欣赏者。

重回英超的达科特早就淡化了埃弗顿往事,甚至标榜了自己的价值:“利兹联队不需要买其他大牌巨星。”

印象最深的是,2001年4月对阵阿森纳时,为队友出头的达科特不惜对同胞维埃拉下黑脚,虽然这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但达科特确实给「白玫瑰」注入了活力,而在经历了2000-01赛季欧冠四强的奇迹后,风生水起的达科特一度与巴萨走得很近,以至于利兹联队主帅奥莱利出面:“达科特是我们的非卖品。”

续约、涨薪都是连锁反应,只是达科特在继任者维纳布尔斯麾下过得并不如意,其实并不是因为达科特的状态下滑导致的矛盾,而是法国人说了一句实话引火烧身,他说:“以利兹联的实力,应该稳定在联赛前4位。虽然我们有一些伤病,但这不能解释目前所发生的一切。”

遗憾的是维纳布尔斯认为这是一种挑衅行为,直接回怼:”他随时可以离开,我的阵容里没有多余空位。“

其实性情中人的达科特出发点总是好的,就像第一次参加联合会杯时,当时为法国国家队出场次数还不到两位数的他却带头向球迷道歉:”我们之间相互不熟悉,这个替补阵容不合格。”

言多必失,自然无意中又冒犯了主帅勒梅尔,这也导致了达科特的国家队生涯一直不如意。

不过达科特离开利兹联队的直接原因并不是两年只打进三球,而是俱乐部财政赤字严重,瘦身计划在所难免,原本对法国人有意的拉齐奥和尤文图斯突然趁机压缩价格,导致了交易流产,但罗马却以先租后买的形式幸运得到了达科特。

加盟罗马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双向选择,在利兹联队的达科特一度被发配到预备队效力,而罗马视他为替代瓜迪奥拉的合适人选。只不过平时喜欢看书的达科特在谈及这个话题时,当了一回文艺青年:”作为虔诚的教徒,特别为雄伟的梵蒂冈博物馆痴迷。”

不过话说回来,对《角斗士》这部电影情有独钟的达科特希望在永恒之城烙印个人印记,事实上他做到了这一点——他将托马西挤到替补席上,瓜迪奥拉更是因此重回布雷西亚,他和埃默森在中场交相辉映过,当然最「热血」的要属达科特和当时效力尤文的伊布大打出手过。

“为什么要将达科特换下。”

刚加盟意甲时,罗马球迷对达科特的喜欢藏不住。但频繁换帅以及囊中羞涩的窘境让达科特渐渐失去了与罗马一起变好耐心,为此他拒绝了续约。

2006年夏天32岁的达科特以自由身转会国米,在维埃拉和坎比亚索受伤的日子里,他扮演了及时雨的角色,是蓝黑军团称霸意甲的功勋人物,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他的赛季抢断数字仅次于AC米兰的加图索。

圆了冠军梦的法国人甚至对老东家罗马挑衅,声称「托蒂是看了自己在法甲的录像才学会了勺子点球」,于是重回奋战四年的奥林匹克球场,他的黄牌是情绪使然,对他的嘘声也是罗马球迷的合理反击。

世事无常,效力国米第二个赛季的达科特就被伤病限制到只有9次出场,而当野兽派的蒙塔里到来时,意味着法国人的生存空间更为狭小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后悔接受曼奇尼的邀请。唯一意外的是穆里尼奥的到来彻底将他变成了将走之人,半个赛季只捞到了12分钟的出场时间,加盟富勒姆是他最后的避风港。

时至今日法国人一直对穆尼里奥耿耿于怀:“我能适应穆里尼奥的训练方式,我也很努力的训练,但他始终没有给我出场比赛的机会,这实在是一个耻辱。我为国际米兰付出了全部,但始终被忽略在外!”

爱而不得的遗憾?从另一个角度说,当时已经34岁且小伤不断的达科特根本不是穆里尼奥的菜,不然收留失业他的球队不会是英超过得并不如意的富勒姆,不然他不会在重回英超后只踢了9场球就泯然众矣。

不过国米生涯依然是属于达科特的光辉岁月,拿冠军和交朋友,不亦乐乎,尤其是效力罗马时曾与他大打出手过的伊布居然以兄弟相称,以至于退役后的达科特不忘为瑞典神塔打call:“他是我们的领袖,他天生就是个领导者。”

但也有些事情,达科特没有办法做到既往不咎。

当他屡屡被法国国家队抛弃时,他炮轰过多梅尼克的用人,而在被轻视和放弃之前,达科特主动退出了高卢雄鸡,这是身为性情中人的他给自己设置的体面——“我坐在了替补席上,我感觉我理应出场。这就是我更愿意不再为国家队效力的原因。”

当然,最轰动的一件事是他曾和特朗普打官司。达科特曾在曼哈顿区的「特朗普SoHo」豪华酒店投资了约46万美元,结果血本无归,于是在2010年达科特一气之下将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告上了法庭。

值得一提的是,法院判决特朗普败诉,并将达科特投资的大部分钱进行了偿还,很多人重新认识了达科特不止是攻守兼备的球员,也是头脑冷静的商人。

这就是达科特,球员时期曾被认为是实力大于名气的代表,退役后以名宿、评论员和商人的身份制造各类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