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末年,上海开埠,临近上海的江苏、浙江等地的大批经商者和无地农民流入上海,其中就有来自江苏镇江的一家,男主人姓黄,黄家流入上海后,以做工为生,成为下层劳动者。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后来家里会出了一个在上海滩呼风唤雨的人物,此人名叫黄金海,是王洪文“五虎将”之一,曾任上海市革委会常委,十年特殊时期犯下严重错误,做了许多坏事。

1935年,黄金海出生于上海,出生不久,他的母亲就去世了,父亲比较懒惰,又有不良嗜好,养不活儿子,就把黄金海送给了镇江的胡姓人家,就这样,黄金海又回到了老家镇江。

令人没想到的是,在黄金海七八岁时,养父也去世了,养母靠着给别人洗衣服维持生计,生活非常艰难,13岁那一年,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养母就带着黄金海来到上海寻找他的生父,黄金海的生父看到儿子长大成人,竟然把儿子要了回来。

据说,黄金海的生父还是供他读了几年书的,后来学业中断,黄金海来到一家服装店当学徒,这段时期,黄金海受到了老板的欺辱,1955年,黄金海告发老板偷税漏税,老板的生意被迫停止,同时意味着黄金海也失业了。

不过,虽然黄金海年纪不大,脑子却很灵活,他来到杨浦区失业工人学习班学习了半年多,速成到初中毕业,毕业后分到申新五厂,这个工厂后来与其他几个合并在一起,组成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棉纺织厂,即国棉三十一厂。

客观来说,这段时期,黄金海表现还是不错的,被分到车床间的他工作积极,努力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被评为七级车床技工,要知道车床工最高也不过八级,看到自己升得太快,黄金海主动要求降级。

三年困难时期,降为六级车床技工,再加上,黄金海很会处理与同事的关系,时间长了,他的人缘还不错。

有人曾评价过这段时期的黄金海:“表现不错,没什么大缺点,就是穿着打扮在当时比较醒目而已。”

除了积极学习《毛泽东选集》之外,黄金海还努力进行技术革新,发明车床“双头刀架”,被评为“上海市五好工人”,还进了厂部的光荣榜。

令人没想到的是,十年特殊时期开始后,一切都变了。

其实,最开始黄金海也遭到一些人的批判,被大字报围攻,迷茫之际,黄金海听到一个人物,他叫王洪文,是国棉十七厂的“干将”,曾经去北京告过状,于是黄金海特意“拜访”了王洪文,没想到同年出生的他们竟然一拍即合,走到了一起。

不久,黄金海便与王洪文一起,还有国棉三十厂的王秀珍等人,成立了“工总司”,在王洪文的帮助下,黄金海竟然进入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成为革委会常委。就这样,当初国棉三十一厂的一名普通工人,摇身一变,成了上海市的高层领导,成为王洪文的“五虎将”之一。

这段时期,黄金海等人对原上海市市委的领导进行大肆迫害,做了许多坏事,犯下了严重错误,加剧了上海地区的混乱。但正义始终都会到来,1976年,我党中央一举将“四人帮”粉碎,身为“四人帮”余党的黄金海自然难逃法律的制裁。

“四人帮”被粉碎后,黄金海被逮捕,随即进行隔离审查,1982年,黄金海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曾经在上海滩呼风唤雨,犯下严重错误的黄金海,终究还是尝到了恶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