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丁刚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人民日报》高级编辑,本文刊于2022年9月26日丁刚看世界公众号 。

有欧洲学者将意大利称作是“欧洲政治的实验室”,如果真是这样,那最近意大利的选举“实验”就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变天”。

上周末,意大利举行议会选举,由兄弟党、联盟党和力量党组成的中右翼联盟获胜。

意大利迎来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兄弟党党魁乔治娅·梅洛尼(Giorgia Meloni),她同时也被称作是“自墨索里尼之后的最右翼总理”。

从法国大选的右翼险些变天,到瑞典大选的右翼险胜变天,再到这次意大利极右翼变天成功,欧洲真的要向右转了吗?

政治学家们提醒人们注意,在接二连三的“变”与“不变”的选战中,有三个热门话题最具共同性:一是移民,二是经济,三是俄乌之战。

围绕这三大话题的激烈争辩,反映了当下欧洲社会和政治的严重分裂。

但这场看上去像是“白左”与“极右”的尖锐路线之争,其实又是民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分层化与碎片化之中,各种思潮汇入民粹主义的热流。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右翼思潮很可能会以压倒性的优势蔓延开来。意大利《新闻报》的文章甚至这样描述,“一股黑浪正在冲击欧洲,瑞典的水坝已被大浪推倒,这是一个政治神话的瓦解。”

其实,远比这三个话题更为严峻的挑战,是冲着这个政治神话中的“神灵”而来的,它比变不变天更重要,即欧洲国家,特别是老欧洲国家的政治决策和执行能力。

你可以说,意大利就是这么频繁地换着政府一直走到今天的,凭什么就说它就走不下去了。

意大利当然可以继续走下去,但这恰恰是欧洲精英们的担忧所在。

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意大利占全球GDP的份额从2013年的2.38%,下降到了2020年的1.96%,至今仍看不到止降的可能。

2018年,罗马曾爆发万人示威,抗议“城市的衰落”。有抗议者说:“我们如今被垃圾淹没,动弹不得。”还有抗议者称:“这是一个无序的城市,没有规矩,没有社会凝聚力。”

是意大利没钱吗?不全是,市政缺钱只是一个原因,而政府的治理才是更大的问题。

人们没有怀疑老欧洲的实力,只是它的政治能力越来越让人担心。

2016年,意大利搞了一次有关宪法改革的公投。

当时的意大利总理伦齐之所以下决心要搞公投,是因为他这一代年轻的政治家痛感政治体制的痼疾已到了必须“动手术”的地步。其中一个问题是,政府受议会牵制太大,根本丧失了决策力和执行力。

但是,民众对公投的支持又是三心二意,很多人担心权力会由于改革而变得过于集中。有学者甚至威胁说,“意大利要重新回到过去的集权主义体制了。”

结果这场公投以失败告终,右翼政党风头更加强劲。

欧洲政治学者蒂博·米泽尔格说,意大利是“政治领域的一个欧洲实验室。许多新形式在出口前都在这里进行测试”。

问题是, 人们只看到了不断的实验,却没有看到落地的成果。

今天的“天”变得“右”了,明天的“天”可能又会变得“左”起来。

当政治家变成“选民的绵羊”,实际上就会加剧社会的分裂。反过来,社会的分裂又不断削弱政府的执政力。各党派组成的政府像走马灯一样,“你方唱罢我登场”,形成了体制性的恶性循环。

最终,还是没有一个有治理能力、有执行力,并且能够将民心凝聚在一起的政府。

这些选举的一个共同的结果是,部分选民胜利了,国家的前景却更加迷茫。

没有哪个政府能让民众相信,他们有能力来推动问题的解决。

一方面,所有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法都摆在了桌面上,欧洲的政治工程师们也大体知道毛病出在什么地方,但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之中,却难以实施改革,谁的奶酪都动不得。

另一方面,不少欧洲精英们仍坚信,他们的政治系统相对来说最好的。即使这个系统发生了严重故障,它仍然是最优越的,不需要刮骨疗伤。

现在的欧洲,就在这样的政治怪圈中急速地旋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