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6日,央行发布消息称,为稳定外汇市场预期,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2年9月28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至20%。

在业内看来,央行此举进一步释放“稳汇率”的信号,通过提高银行的远期售汇成本,将降低企业远期购汇需求,进而减少即期市场购汇需求,有助于抑制市场对人民币贬值预期。

受此消息影响,9月26日,离岸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瞬间跌破7.16,一度跌至7.14以下,但随后市场情绪有所恢复,汇率逐渐回升至7.16关口以上。

“重启”调整外汇准备金率

时隔两年,央行再次“重启”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更进一步加强对外汇市场逆周期调节。

今年以来,受美联储持续加息影响,美元指数不断走强,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元货币均出现不同程度贬值。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23日,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上涨超18%。9月23日,美元指数突破113关口,创下2002年1月份以来新高。

为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央行针对性地推出多项举措进行调节。此前,央行宣布自9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增强市场美元流动性。

据某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尽管当前政策面上释放的“稳汇率”信号明确,但随着美元指数持续走强,结汇企业的观望情绪日渐浓重,机构也有较强的做多美元意愿。

整体来看,这种对人民币贬值的普遍预期,也会促使参与远期购汇的企业形成“羊群效应”,从而加大对人民币做空情绪,不利于人民币汇率尽快恢复至合理均衡水平下的双向波动。

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央行此举将提高银行远期售汇的成本,降低企业远期购汇需求,进而减少即期市场购汇需求,有助于外汇市场供需平衡。”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考虑到当前人民币汇价并未出现脱离美元走势的快速贬值,提高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具有未雨绸缪性质,旨在进一步稳定汇市预期。

回顾历史,2018年,为防止人民币出现较大幅度贬值,央行也曾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2020年10月,在人民币大幅升值的压力下,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下调至0。

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基础

在多位专家看来,当前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基础,外向型企业仍要树立汇率风险中性理念。

温彬指出,从我国经济基本面看,预计三季度GDP增速较二季度有明显回升,通胀水平温和可控,国际收支状况良好,特别是经常项目和直接投资等国际收支基础性项目保持较高顺差,为人民币汇率稳定和外汇市场的平稳运行奠定了基础,“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从刚公布的8月银行结售汇数据看,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71%,较今年以来月均值提升3个百分点,在当前人民币汇率点位下,市场主体结汇意愿较强,将成为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市场支撑力量。”温彬称,8月衡量售汇意愿的售汇率为67%,与今年以来月均值基本持平,反映市场主体呈现“逢高结汇、逢低购汇”的交易模式,外汇市场交易秩序总体良好。

王青认为,下一步若出现人民币汇率脱离美元指数走势的异常波动,央行除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外,还可采取宣布重启逆周期因子、加大离岸市场央票发行规模、强化跨境资金流动性管理等措施。“除以上具体政策措施外,监管层还可进一步强化市场沟通,引导市场预期,防范外汇市场顺周期行为引发‘羊群效应’”。

“短期内受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以及地缘政治因素带动避险需求等影响,美元还将强势运行一段时间。”王青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人民币处于实质性弱势,或汇率风险升温,“其中一个标志就是三大人民币汇率指数将保持基本稳定。这也意味着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不会对国内宏观政策灵活调整形成重要掣肘,稳增长措施还会适时出台。”

记者 | 马嘉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