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份,家住湖南湘潭77岁老人邓云端找到媒体调解员,称相伴53年的老伴卷走了他的钱去了儿子家。

他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生活富足,也对他不管不顾,邻居帮他雇的保姆也要被儿子辞退,现在他独自生活艰难,希望儿女能够尽孝。

邓云端

看着老人颤巍的身体,迷茫无助的表情,确实让调解员产生了一阵同情,但同情的同时也有一些疑问。

相伴半生的妻子为何会离他而去?生活富足的子女为何既不照顾他的晚年生活,还坚持赶走照顾他的保姆

儿子眼中的父亲

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帮助邓云端老人,让他晚年生活有所保障,调查员跟随老人一起找到了他的大儿子邓宪。

老人的这个大儿子自己经营一个名烟名酒店,平时店里生意不错,收入颇丰。

并且大儿子邓宪的这个店距离老人的住处也不远,不到两公里的路程,邓云端老人每天出门买菜基本都会路过大儿子店门口。

当天老人带着调解员来到大儿子门店前,刚好遇到了在店门口的大儿子邓宪。

邓云端儿子

让人意外的是,邓宪见到父亲邓云端之后没有任何表示,直接选择无视。

调解员告诉邓宪,现在他的父亲孤独无助,没有人照顾他的晚年生活,过得非常凄惨,希望他这个做儿子的能够赡养父亲邓云端。

听了调解员的话,邓宪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半年给他换了4个保姆,都不满意,我能怎么办?”

“是不是请的保姆对父亲照顾不周,所以他不满意?”调解员追问道。

邓宪摆手否定称:“他让保姆陪睡,比我体力都好!”

邓宪的话直接惊住了调解员,不过这毕竟是邓宪的一面之词,到底是真是假还有待证实。

调解员又问道:“你妈妈跟你父亲结婚50多年,为什么突然离开父亲不跟他一起生活?”

说到这里邓宪面露尴尬之情说:“我妈妈77岁了,父亲长期提无理要求,我妈妈怕死了他。”

邓云端儿子

据邓宪讲,从下到大,父亲的性格就比较强势霸道,而母亲是个胆小老实之人。

小时候父亲到广州打工,母亲在湖南老家照顾他们兄妹三人每天非常辛苦。

父亲不但不体谅母亲的不易,还在广州那边跟别的女人鬼混,后来父亲回到长沙还是劣迹不改,经常勾三搭四。

父亲的这些行为母亲为了他们兄妹三个都忍了,但最近3年开始,父亲“作”出了新高度。

让母亲24小时守在他身边,就连母亲外出买菜稍微晚回去几分钟就要被他破口大骂甚至挥拳相向。

母亲担心长期下去,会被父亲折磨死,所以坚决离开父亲,现在跟着弟弟一家生活。

邓宪

调查员又问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父亲跟着你们儿女一起居住生活?”

邓宪则无奈地表示,父亲不愿意跟着他们子女一起生活,坚持要独居,条件是子女给他找个女保姆

对于父亲提出的这个要求,刚开始他们三个子女都同意,也按照父亲的意思办了,并且花费不菲。

三个子女除了每月付给保姆工资之外,父亲邓云端更是隔三差五到他店里向他要钱。

为了让调解员相信,邓宪拿出了账本,上面清楚地记下了父亲在他这拿钱的次数和金额。

调解员大致看了一下,短短半年时间邓宪记录父亲在他这里拿了几万块钱,其中最多一次过年时在他这拿了1万6千元。

邓宪的账本

邓宪边向调解员展示边无奈地说:“不是我们做子女的不孝顺,只是他一月上万的开支实在过大,我们承担不起。”

按照邓宪的说法,父亲邓云端要求保姆陪床,并且每月开支上万,这些都是真实的吗?

调解员向邓云端老人求证了大儿子的说法,老人一口否定了要求保姆陪床的要求。

但承认了大儿子记得这些钱确实是他向大儿子要的,不过老人表示他向儿子要的这些钱一部分是他的退休金,一部分是他用于日常生活开支。

儿子和父亲各执一词,到底谁真谁假?

邻居眼中的老人

都说旁观者清,为了证明谁说的话更为可信,调查员走访了邓云端老人的邻居,准备从侧面了解下真实情况。

可是,调查员跟着邓云端老人一起走访邻居时,周围的邻居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随后调查员单独走访,终于遇到一个跟老人相处20多年的邻居,她也说出了实情。

邻居

据这名邻居称,她和老人夫妇相处20多年了,对他家的事情基本知根知底,关于老人子女不愿赡养的原因,多半是老人自身有问题。

老人现在的这个保姆李翠娥就是邻居帮忙找的,邓云端当时告诉邻居她老婆跑了,他要找个能做老婆的保姆。

说起邓云端的老婆唐群华,周围邻居纷纷称赞,都夸她是个好人,平时脾气很好,她之所以决心离开丈夫一定是发生了难以忍受的事情。

为了进一步验证邻居的说法,调查员准备找到邓云端的妻子唐群华当面求证。

随后,邓云端带着调查员来到了一个中高档宾馆前,到地方之后邓云端指了指大楼说:“这就是我小儿子开的宾馆,妻子唐群华可能就住在这里。”

调查员带着邓云端一起找到了酒店前台,接待人员见到邓云端都很客气,可以看出他们之间彼此熟悉。

工作人员

了解了调查员前来的目的后,前台人员通知了宾馆经理赵海,据赵海称,他相当于老人的半个儿子,老人的小儿子是他合伙老板不在本地。

调查员询问:“你们开这么大的宾馆,事业有成,为什么却不愿意承担老父亲的保姆费用?”

赵海听完只呼委屈,原来老人之前的三个保姆都是赵海帮忙找的。

现在老人半年换4个保姆都不满意,主要原因是老人坚持要第一任保姆照顾他的生活。

他们这些做子女的坚决不同意第一任保姆再照顾老人,原因就是他们怀疑老人每月高额的开支都是私下给了那个保姆。

在赵海看来,他们差的不是钱,而是这钱不能花的不明不白,一个77岁的老人每月纯开支上万,这钱花的不明不白。

据赵海讲,老人的第一任保姆叫秦素梅,是他从网上找的,并不知根知底,但自从这个保姆照顾老人之后,老人的开支暴增。

赵海

并且子女们从侧面了解到,秦素梅和老人的关系不一般,两人甚至同床而睡。

对于赵海的这个说法,老人邓云端又是什么看法?

邓云端直接否定了赵海的说法,坚持称他的钱都用到日常生活开支上和看病上了,没有私下给保姆。

老人还称,保姆秦素梅是有到过自己床上,但是那时他心脏病发作,保姆帮他按压心脏,并不是外人想象的那样。

那么,对于赵海和老人邓云端的说法,当事人秦素梅又是什么样的说法?

调查员经过多次联系之后,见到了老人的第一任保姆秦素梅。

保姆秦素梅

见面之后秦素梅就诉苦,指责老人的儿女都那么有钱,却不愿意赡养老人晚年。

秦素梅表示,平时帮老人洗澡这属于分内的事情事实存在,但是再无其它关系。

至于老人子女认为两人同睡一张床,秦素梅和老人的口径一致,老人邓云端有间歇性心脏病。

发病的时候有人能够帮忙按压胸口就会好很多,所以她帮老人做心脏按压的时候就引起了他子女们的误会。

为了证明清白,邓云端和秦素梅还躺在床上向调查员示范了一番。

听了秦素梅的解释,似乎她和邓云端确实是清白的只是被人误会了。

资料图

可是,当调解员见到老人原配妻子唐群华后,她的一番话让调解员对老人邓云端和秦素梅的关系又产生了质疑。

妻子眼中的丈夫

当调解员见到唐群华后,她直接说明丈夫邓云端根本没有任何病,他的病都是装出来的。

原来,三个子女每年都会带她们两个到医院做全面检查,根本没有发现邓云端有任何疾病,说完唐群华拿出了近两年她和丈夫的体检报告。

唐群华很不留情地说,丈夫的一切可怜都是装出来的,他从年轻时候就拈花惹草,还会装可怜求同情。

她以及子女和邓云端朝夕相处,早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才对他不管不顾。

听说外界有人质疑儿女不孝,唐群华反问一句:“儿子女儿为何都孝敬我,而不孝敬他?”

邓云端妻子

说完唐群华向调解员展示儿子女儿给她买的金戒指、玉手镯,确实调查员从唐群华的面色也可以看出,她跟着小儿子生活的幸福、富足。

通过周围邻居以及妻子的话调查员也感觉出了,老人邓云端确实生活不太检点,善于博同情,两儿一女不愿意赡养有他们的苦衷。

儿女有苦衷不假,但子女赡养老人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子女任何时候都要承担起赡养父母的责任,秉着这个原则,调解员带着老人邓云端再次找到了他的大儿子邓宪,商量解决老人养老问题。

老人邓云端的要求很简单,让第一个保姆秦素梅再回来照顾他,但大儿子邓宪坚持,找谁都行就秦素梅不行,让父亲换个保姆。

最终在调解员的帮助下,老人邓云端做出了妥协,同意儿子帮他换个保姆,但他要求儿子和女儿以后每周回家一次看望他一次,别让他活的太过孤单。

邓宪搀着父亲邓云端离开

老人邓云端之所以把晚年的幸福寄托在保姆身上,并非完全是为老不尊,或许跟家人对他的冷漠也有关系。

人到晚年,最怕的就是身边的亲人对自己不够重视,当突然出现一个关心自己的人时,有时候老人明知道对方是有所图,但还是会迎合对方,出现这种情况时,子女其实也有责任。

希望每一个老人在晚年都会被子女善待,安心地享受晚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