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界有不少实力与名气不对等的演员,这要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是有能耐没名气,天津好多优秀演员就埋在剧场之中,无出头之日;另一方面就是有名气没能耐,凭借一个作品吃一辈子、或因为其他事情引关注。

这种发展的畸形倒是符合常理,人生长路也不是如此,正如《时运赋》中的描述:“楚王虽雄,难免乌江自刎;汉王虽弱,却有万里江山。满腹经纶,白发不第;才疏学浅,少年登科。”

既然如此,且就谈一下几位名气大能耐不足的相声演员,此处的名不副实是相对而言的,并非肯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杨少华

杨少华的观众缘不错,而且曾经相当火爆,但杨少华确实是被严重的高估了,甚至是最被高估的一个。所谓的“蔫派”,往好了说是艺术手段,往坏了说是艺术水平不高的表现。

曾经给马三立量活的时候,侯宝林嘱咐道:“上去少说话!”这可不是什么善意的提醒,根本原因就在于杨少华在台上抢戏、撒狗血。

没有固定的搭档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故事情节进行得好好的,你非拉着剧情往外面跑,逗哏还得盯着给拽回来,任谁也有栽跟头的时候,所以只能各玩各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少华是老来红,这离不开相声鬼才赵伟洲的帮助。杨少华的早年受尽了排挤和挖苦,看惯了冷眼和偏见,最终终于走出来了。

赵伟洲艺德不错,在相声界算是顶尖。他将作品中的亮点都放到了杨少华身上,一段《枯木逢春》的开花打造了商业化的舞台范儿,这种改变和相声水平关系不大。

后来又与儿子杨议合作,彻底走上了商业化的路线,特别是对郭德纲的支持之后,所谓“大师”之类的头衔也纷至沓来。但充其量,就是二流的相声演员。

  • 常宝华

常家的四公子常宝华也是被高估的代表人物之一,常家九人除去早逝的常宝堃之外,艺术水平最高的当属常宝霆,但后者也只有非遗传承人的身份亮眼,常宝华的头衔可不少。

常家的荣耀是用常宝堃的离开换来的,常宝华自然也成为了受益者,但相声演员自身的局限性也暴露得极其鲜明。海政文工团被常家叔侄把持,几十年没进过新演员。

回到相声水平之上,常宝华和常贵田有一段《帽子工厂》堪为代表作,但除此之外没什么优秀作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孙少林

也许有很多观众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外号大来子的孙少林早年间就离开北京、天津,到济南打拼,并且创制了晨光茶社。这对济南曲艺的发展来说,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在相声界有两种说法,一是“北侯南张中少林”,将孙少林、张永熙和侯宝林并列在一起,但前两位的成就加在一块,都不如侯宝林的一半。

另一个是“北有启明,南有晨光”,将常家的启明茶社和孙少林的晨光茶社并列在一起,但很遗憾,启明茶社拉开晨光茶社一条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什么说被严重高估了呢?首先,孙少林这人有些怪癖,一生不录音不录像,留下的影像资料极少,只能从其后人的描述中了解一些,这些描述的真实性……

另外孙少林是个利益分配的穴头,比较擅长的是经营和管理,相声能力倒是其次。只要是能让演员赚到钱,就能被孝子贤孙们吹上天。这就和运动会上,校长总是跑第一是一个道理。

当时与刘宝瑞打擂台,差点被这个外来户给干倒闭,也能看出能耐得高低了。孙少林的成就,是建立在晨光茶社一枝独秀的基础上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高晓攀

高晓攀算是年轻演员中的佼佼者,以其为代表的嘻哈包袱铺也不断地扩张,但剧场拓展的规模与高晓攀自身的实力并不相衬,如今还得靠金霏陈曦充门面。

高晓攀的创作能力不错,但表演方面实在尴尬,甚至比不上一些高级票友。高晓攀的表演不自然成为硬伤,这就招致台风僵硬,对观众的吸引力不高。

这既是机遇,也是一种挑战,高开低走的现状也应当引起高晓攀的反思。不要到最后留给观众的只有黑料,而非作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 李寅飞

李寅飞的大逗相声社发展得不错,但李寅飞的相声水平真不敢恭维。在德云社学艺时,被多次劝退也可见一斑,如今的成就给了高峰一巴掌?

那倒不是,当时就因为口齿不清被劝退,如今没有字幕也有好多人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基本功都没练会,反而学会了一身臭毛病,在台上摔手机挺熟练。

李寅飞已经上过好几次春晚,但对于观众来说,还是个新人。虽说现在的春晚造星能力不如之前,但也没削弱到这种地步,着实是没观众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