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亭原创作品,“英亭讲故事”微信号与网易号全文连载,未经作者授权,请勿转载;本故事纯属虚构,茶余饭后博君一笑,请勿对号入座。】

市委常委会如期召开了,会议由市委书记黎平主持。在研究了几项事项以后,最后一项是人事安排问题。黎平说:“卫生局局长到龄退二线,现在需要重新任命一位卫生局长。大家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黎平说完,看了看大家,等着常委们发言。按照惯例,这种情况下应该是先由分管领导发言,但是分管文教卫生工作的副市长吴水平不是市委常委,不能参加会议。只要牵扯干部安排问题,事先市委书记都会向组织部作出交待。当牵扯到的干部的分管领导不是常委的情况,在会议前,组织部部长马其虎就要与分管领导做好沟通,把分管领导的意图向常委们转达。所以,在黎平说完后,马其虎抬眼看了看黎平和钱伟振,然后说:“在会议前,我征求了吴水平副市长的意见,他提出的人选是第二医院院长杨志奎。杨志奎多年来一直在卫生系统工作,五年前任第二医院党委书记,正县级待遇,三年前任第二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由他接任卫生局长,依然是正县级。”

黎平看了看大家,问:“其他同志还有合适的人选吗?”

市委副书记许志刚看了看大家,见没有人说话,他说:“我觉得杨青春同志也挺合适。杨青春同志原本在市直机关工作,大家对他的工作能力和人品也都是比较了解的。我就不多说了。后来根据工作需要到蒲安县挂职副书记,在假日山庄事件之后,县长王卫青接任县委书记,杨青春同志任代理县长、县长。这个同志既有市直机关工作经验,也有基层工作经验,我建议组织部可以对该同志与杨志奎同志一并进行考察,然后交由常委会讨论。”

许志刚是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只要牵扯到人事安排,在上常委会之前,组织部部长马其虎必须先与他沟通。他完全可以把自己中意的人选告诉马其虎,由马其虎在常委会上一并提出来。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自己在常委会上亲自提出来。他这是告诉常委们,他对杨青春这个人是极力举荐的。他虽然说由组织部对杨青春和杨志奎这两个人一并作出考察,然后提交常委会讨论。但是,这么做虽然符合程序却不符合惯例。因为,按照惯例,都是常委会上确定出等额人选,然后对合适的人选进行考察。一般不会进行差额考察,因为考察需要到人选所在单位进行民主评议,那样一来,必然有一人经过考察却不能得到任用,那么就会弄的这个人很难堪,甚至影响这个人今后的工作。

许志刚那么说,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希望那么做。他知道,黎平一定会说话的。果然,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黎平说话了。他说:“许志刚同志与吴水平同志都提出了合适的人选,按照程序,应该是先由组织部对这两位同志进行考察,然后提交常委会讨论。但是,由于时间比较紧迫,再说组织部应该有每年对县级干部的考察结果,我看我们就先休会,休息一会儿,由组织部根据年度工作考核结果,对两位同志作出鉴定,然后大家讨论。”说到这儿,他扭头看着钱伟振说:“伟振同志,你看如何?”

钱伟振点了点头,说:“嗯,这件事宜速不宜迟,还是今天定下来好。”

黎平看着大家说:“那就这样吧。大家先休息一会儿,半个小时以后再回来接着开会。”

常委们走出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马其虎回到办公室,坐下来,慢慢地喝着茶。他一点也不着急。因为在他向许志刚汇报的时候,许志刚就提出了杨青春。马其虎问是不是由他来向常委会一并提出?许志刚说不用,他自己在会上直接提出来就行。那个时候,马其虎就知道最终结果是什么了,他更知道该怎么做。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工作。但是,他也得做出样子,不能立刻拿出去。他喝着茶,闭目沉思着。等到了开会时间,才拿起桌子上的材料,走进会议室。

会议重新开始,首先由马其虎向大家读组织部对杨志奎和杨青春作出的鉴定。常委们都做出认真倾听的样子,其实,并没有人在认真听。因为组织部的那个鉴定结果其实是大同小异的,他们表决也根本不是依据组织部的鉴定来做出的。杨青春和杨志奎,谁当这个卫生局局长,对他们来说都差不多。在这种会议上,每个人关心的是自己的人。只要不是自己的人,那就看他是谁的人。表决的依据就是这个人背后的人的地位。今天这两个人,他们的后台悬殊太大,根本就没必要犯难。常委们谁也不傻,吴水平虽然是副市长,可他却不是常委,连今天的会议都没有资格参加。可许志刚呢?是市委副书记,并且主管组织工作。他的地位是仅次于黎平和钱伟振的,是整个湖城市真正的三把手。谁都很清楚,今天的表决只是一个程序而已,连一点悬念也不会有。

只有钱伟振两眼定定地看着窗子,好像窗户玻璃上有什么值得他注意的东西。其实,窗户玻璃上什么也没有,他是在思考。在常委会上,只有他和黎平是可以超然于外的,他们俩的地位决定了他们不必做什么样子。他们完全可以凭着自己的思绪做出该有的样子。

许志刚好似不经意地瞟了钱伟振一眼,他的心里有点儿担心。他担心钱伟振会对他提出的杨青春提出反对意见。在来开会之前,他先到黎平的办公室走一趟,把自己的想法向黎平作了汇报。他知道,黎平不会反对的。可他并没有事先与钱伟振沟通。在党政班子中,他与钱伟振的关系很微妙,两个人虽然并没有什么瓜葛,但是他们始终像是隔着点什么,始终走不到一起。刚才他提出杨青春的时候,他就怕钱伟振反对,可是,钱伟振什么也没说。他长舒了一口气。现在他见钱伟振坐在那儿沉思,深怕他在表决之前说出反对的话。如果钱伟振反对,与钱伟振走得近的常委们就会跟着反对,即便是那些原本中立的常委也有可能转而支持钱伟振,自己的提议就有被否决的可能。一旦被否决,杨青春当不上卫生局局长倒成了小事,他的威信就会大打折扣,这才是大事。这时,他的心里有点打鼓。

等马其虎汇报完毕,黎平说:“大家都听取了组织部对杨青春和杨志奎两位同志的鉴定,下面进行表决。”

黎平话音一落,许志刚又瞟了钱伟振一眼。钱伟振面无表情,很平静地坐在那儿。

黎平扫视了会场一周,又说:“同意杨青春同志担任卫生局局长的请举手。”

常委们的目光都向四处扫去,那些目光在空中像探照灯似的扫来扫去。但是每个人都好像是不经意地抬了一下眼皮,没有一个人是刻意地看着别人。然后,大家就都慢慢地举起了手。钱伟振也举了手。这让许志刚有点意外,不过他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黎平看着大家说:“虽然杨青春同志获得了满票,但是按照程序我还得问一问,同意杨志奎同志担任卫生局局长的请举手。”没有一个人举手,就这样,杨青春获得了满票,杨志奎竟然是0票。对这个结果,没有一个常委感到意外。

黎平看了看马其虎说:“按照程序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