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上的爆炸式发展在军事领域的体现会有个滞后期,你现在看到的这一波军事实力飞跃,实际上就是2000年到2010年这十年经济飞跃的滞后体现。

军工项目立项、研发、测试、定型需要一个周期,普遍都在5-10年左右,大型项目甚至在20年以上,这是其滞后性的根本。而我国是经历了计划经济时代、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双轨制时代、加入WTO正式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这三个阶段分别经历了三次性质不同的经济飞跃,滞后个10来年体现到军事领域,可不就是感觉有飞跃么?

我们的很多军迷朋友谈到军事就是飞机大炮航母坦克这些大型作战平台,泛泛而论的谈一些性能数据玩儿“斗兽棋”,然而现实里的军事实力跟这些有多大联系?这些数据仅仅是作为一个“指标”存在,要不怎么会有“性能指标”这个名词存在呢?玩过数据统计的都知道,指标数据跟真实的数据是两码事,最多算一个实验室里出来的理论数字,在现实里实现的可能性很小。

同时这些大型平台跟现实生活离得太远了,基本上没有参考对照的民用产品,你没法对照比较。日常生活中你那什么去对比坦克?拖拉机还是挖掘机装载机?这是两码事。同样,货轮跟航母没法比,民航客机和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没法比。

如果眼光局限于这种斗兽棋思维就会觉得中国的军事实力有个“飞跃”,而看不到这中间的连续发展,民用产品研发助力、倒逼军工产业发展的这个连续性过程,导致了很多误区。

歼-20、运-20、福建舰、075、新轻坦,这些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2000年开始,尤其是加入WTO以后,国民经济发展水平飞跃式进步,有钱了才谈得上军事投入,很多过去注定停留在图纸上的军工工程最终才有呱呱坠地的机会;同时中国的全产业链优势又导致某个方向只要获得突破,立马就是满地开花打成白菜价,这就造成了你以为有个什么“飞跃”,其实不过都是钱多了、人多了、产业链起来了以后的规模效应而已。

与我们日常生活联系最紧密的就是通信与指挥控制、电子对抗、雷达等电子工业相关武器装备,刚好也是我最熟悉的领域。

曾经有长达30年左右的时间,我国存在非常奇葩的“军用通信装备落后民用1.5代”的现象。就是当民用通信系统基本完成3G化的时候,军用通信系统才到“普及1代、偶有2代”的状态。民用开始有程控交换,军用还是人工交换和莫尔斯码;民用开始有GSM,军用才开始玩儿程控;民用进入第二代,军用才开始有移动通信这个概念。

我是实在没找到改八路通信车的图,这里就不放了,那玩意儿的微波天线用的是八木天线,八木天线信号增益挺不错的,但是用在军用上实在是一言难尽……

雷达也是一样,民用机场普遍装备三坐标的时候,军用的瞄-5都算是先进稀罕装备。外军普遍相控阵了,我军摇702摇得不亦乐乎。

电子对抗方面,我亲眼见过某型号的电抗装备,用来录音的是那种家用磁带机,对的,就是80年代小年轻拎着街上热舞的那种。

这可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了!

这东西看起来有多么的不靠谱呢?

改八路微波中继通信车,顾名思义就是能够提供8路电话,过了交换机之后上信道机,通过微波跟远处另一台同型号的车建立一个简单的固定电话网。按照信令不同,一路电话换算成数据带宽大概在16k到32k之间,这玩意儿的理论总带宽是256k(小写k,千bit每秒)。实际上你用调制解调器拨号走数据流的话,能到12k就烧高香了,稍微信号差一点,每一路都会掉到8k以下去,甚至在2k左右徘徊。

同时代的GSM网理论上没法走数据,GPRS是后来的事情了,那是1.5代的东西。我试过用特殊的调制解调器走数据,稳定在118k是可以的。固话方面,家用猫一般都是至少56.6k,最早的ADSL起步就128k。

军用集群通信、移动通信,那时候干脆就没有,是一丁点都没有,一切“动中通”都是靠最简单的电台,点对点,组网就别想了,所谓的“组网”实际上都是靠人肉交换。

这个时期“华强北”才开始脑洞大开做山寨机,华为还在鼓捣程控交换机,“中华巨唐“四大家都一个德性。民用通信系统的超前发展实质上是建立在全套进口设备基础上的,当时我们的训练场山顶上刚好就是一个电信的骨干网微波中继塔,塔顶上支着明晃晃、白色的微波天线,Cisco的。

我们在鼓捣改八路的时候电信的人刚好过来维护机器,其实都是同行,干的都是一回事:程控电话过了交换机上微波信道。我们只有8路,他们是196路,实际允许带宽上限(双工)是1.2Gbps,只不过交换机达不到那么大而已。

图片是网上随便找的,去过甘露山的大兄弟可以看看那个塔还在不在,那玩意儿深深地刺痛了我的自尊心,我们天天鼓捣的这东西,在人家面前连电子垃圾都不算。

这个时期中国的军事装备实际上是断代的,立足基础是计划经济时代的军工发展计划,“先进装备”依靠的是双轨制时期的一点辐射效应,华强北能山寨难道714厂不能山寨?

这个断代很夸张。

都知道南海撞机事件,坊间传闻拆了EP-3C“使我国电子技术进步30年”,这个肯定是假的,就个把月事件你就随便看也不可能什么“进步30年”,你查清楚每个芯片是干嘛用的时间都不够。

但是拆解EP-3C确实给了我们思路上的巨大帮助。

我有个老师是跑去拆EP-3C的一员,回来之后就在全军第一个提出“综合射频管理”的概念,我听过他几次讲座。我建议本科生在本科阶段一定要找一切机会去听这些大佬的讲座,哪怕你听不懂呢,搞懂他思路大概都是受益匪浅的,顺着这个思路下去,你读到博士写论文都有用。他刚开始的主张实际上没有受到多大的重视,否则也不可能给本科生讲课,当然现在这个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

当时他讲到:EP-3C一共有多达240台用频设备,安装在一架飞机上,他们解决自扰、互扰问题的方法让我感到绝望,我已经老了,在我手里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了,就拜托在座的各位了。

说完给我们这帮本科、硕士生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记得当场我的眼泪就夺眶而出,那一代人的坚守、不屈与无奈,就此深深刻在我心里。

所以不管华为、中兴怎么样,你造谣也好、诋毁也罢,实锤也行,骂他是没问题的,打他都可以,我有时候也跟着骂,但是你要杀了他那是肯定不行的,我会跟你拼命。这就是自己家的孩子,自家孩子你打也打得骂也骂得,外人想要弄死他,你就会拼命。

通信系统国产化,从模仿到跟随,从跟随到反超,也就是这20年的事情。从华强北的脑洞大开,到三星退出中国,再到华为跟Cisco、苹果分庭抗礼,军用通信系统也终于结束了“落后1.5代”的魔咒。

为什么?我们不用进口了,我们自己能做而且做得跟国外一样好了,Cisco市场都被华为吃了,2000年那种“民用靠进口先进军用1.5代”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华为可不是靠做手机起家的,他基本盘在通信设备、骨干网设备。

这就是你觉得中国的军事实力有一个“飞跃”的原因,你不知道这背后的原委,割裂开看确实有个飞跃,就跟“波导手机”跟华为P40一样,看起来有飞跃,实际上是连续发展的一个赶超过程。

大型武器平台跟通信和指挥控制系统是一回事,都有个模仿、跟随、反超的过程,割裂开看是飞跃,真的待在这个行业里你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劳什子“飞跃”,都是一步一步赶上来的。

辽宁舰是模仿;

山东舰是跟随;

福建舰是反超——就算没反超美国,至少反超了辽宁舰的娘家人。

2000年以后中国经济起飞,虽然也有大风大浪但是都走过来了,投入到军工领域的资金自然就雄厚了很多很多,研发经费也好、工资待遇也罢,研发条件好了很多很多,人才才愿意进来。同时民用领域进步明显,虽然还谈不上世界第一,至少是能够“问鼎中原”了,整体水平当然就明显不一样。

这里面这个断代的时间段,也就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滞后了10来年反映在军工领域有一个“阵痛期”,就是我站在Cisco微波天线下面、我老师站在EP-3C上面的时候,给人的印象确实太深刻了,关心国家军队建设的朋友自然而然有一种“终于扬眉吐气”的感觉,这是难免的。

我这个老师后来兼任过一段时间我们系主任,我毕业那会儿他是系主任,干干瘦瘦的一个老头儿。毕业拿到学位证的时候我问了我这辈子可能是最愚蠢的一个问题:

军事学学位算理科还是文科

确实很纳闷,本科4年天天都在鼓捣技术上的玩意儿,又学指挥,还学马列、毛泽东思想,我这到底是文科还是理科还是工科?

老师气得脸色铁青,眼睛瞪溜圆看着我半天不说话,末了看我好歹是去西藏算支援边远艰苦地区才费劲搭理我:

“你别管文科理科工科,好好做事情就行!”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他推着一个老凤凰28大杠自行车,以40年代出生的人经典的那种滑两步分腿上车的姿势飘然而去了,消失在人海里。后来得知他没多久就因为肝癌去世,难过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就埋头去做自己的事情,只是觉得自己问他最后一个问题确实挺蠢的。

好在今天我可以坦率的面对他说,你交待的事情我们办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