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要命的是,威马汽车在新势力中掉队了(欢迎关注杠杆游戏)

撰文|张银银&编辑|欣欣然

一家年亏损82亿元的企业,其董事长竟然“拿着超12亿元年薪”?近日,威马汽车及其创始人、董事长沈晖备受关注。

事情真的如此吗?

真相得从威马汽车的招股书说起。

现在时间接近2022年10月,其实小4个月前的6月1日,港交所披露了威马汽车的递表申请资料。

而更早之前,威马汽车曾谋求A股科创板上市。发现不合适后,选择了港交所。杠杆游戏认真看了一下这份小4个月前披露的招股书,把我的发现和杆友分享。

1、超12亿元的薪酬暂时还没到手

一家尚未上市,且这2年在造车新势力中明显掉队的企业,董事长年薪超12亿元——理论上说是不太可能的。

招股书其实有详细说明,杠杆游戏做一下搬运工。

我们看,按照开支性质,威马汽车2019年开支为54亿元多,2020年为小75亿元,2021年超113亿元。

其中,雇员福利开支,2019年为8.20亿元,2020年为超16.75亿元,2021年更是高达27.37亿元。

我们接着看雇员福利开支细节,如下图。

2019、2020、2021年单纯的工资、薪金、花红好像挺稳定的,都是小6亿元、7亿多元,哪怕2021年也没到8亿元。

然后退休金成本,住房公积金、医疗社保等支出也不算很夸张,2020年甚至比2019年还少。

特别退休金成本,2020、2021年都比2019年少。

但是注意上图,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开支吓人:2019年564.2万元,2020年一下子高达8.27亿元,到了2021年继续飙升至17.32亿元。

招股书特别说明:

须于报告期末起计十二个月后支付的福利会折现至现值。

接着看,5名最高薪酬人士2019、2020、2021年的薪酬分别为317.9万元、2.41亿元、342.4万元。

在招股书的会计师报告中,杠杆游戏看到威马汽车的解释:

贵集团可能会修改已授出的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计划的条款及条件。倘修改增加了已授出的权益工具的公允价值,则已授出的增量公允价值纳入剩余归属期内收到的服务确认的数量的计量中。

招股书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分别向若干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雇员授出1,750,000

份、2,050,000份及1,750,000份购股权,作为对全职奉献及专业技能的服务回报。

该等购股权的归属时间表通常为三年或四年(由计划的管理人厘定)。

根据计划,购股权的四分之一(1/4)或三分之一(1/3)在规定的归属开始日期一周年届满时归属,其余购股权在未来36或24个月内按比例相应归属。

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开支,自满足服务条件的授出日期起,根据归属时间表计入综合全面亏损表。

计入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综合全面亏损表的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开支总额为人民币5,642,000元。

接着上文高管具体的薪酬说,威马汽车董事长沈晖2021年的总薪酬虽然高达约12.62亿元。

不过具体看,雇员限制股份或购股权开支12.60亿元,薪金及花红201.1万元。2019年为145.6万元、2020年161.8万元。

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开支,并不是意味着已经全部以股份方式奖励出去了,而是要建立在业绩之上。

此前小米上市我们也看到,雷军所谓“近100亿元年薪”,其实和威马汽车的创始人、董事长沈晖坊间传言的“12亿元年薪”差不多的道理。

沈晖以及其他董事等,到底能不能拿到超高的股份回报薪酬,我们拭目以待。

2、跑得有点慢,毛利率长期为负改善不显著

招股书披露,2019、2020、2021年,威马汽车实现营收17.62亿元、26.72亿元、47.43亿元。

应该说,增长其实还行。

同期归母净亏损分别是41.45亿元、50.84亿元、82.06亿元,3年累计亏损高达174.35亿元。

这亏钱的速度、金额,杠杆游戏要说,也够可以。

当然,我还是那句话,一开始谁都这样,没什么。

真正要命的是,威马汽车在新势力中掉队了。

2019年的时候,威马汽车在新势力中排名、绝对销量都还可以。如下图。

然后到了2021年,杠杆游戏看到,绝对销量当然还是有提升,但是排名显著下滑了。

招股书说,销售由2019年的12799辆增至2020年的21937辆、2021年的44152辆。

这说明上图市场机构统计的2019年数据,高估了一丢丢,其实没这么多。

自2018年9月推出首款车型以來,截至20221年末,累计售出83495辆车。

对了,刚杠杆游戏说到营收增长似乎还可以,但是要横向比呢?

比如和“蔚小理”比,它们的2021年营收都两三百亿元了,销量前2年也都是真的高速增长,而威马汽车这2、3年则是有那么点……

同时,主流新势力的毛利率其实开始回正了,而威马汽车的毛利率改善好像不够明显。比如2019、2029、2021年,威马汽车的毛利率分别为-58.3%、-43.5%、-41.1%。

销售增速不够快的同时,大幅亏损则因为销售成本、行政成本、财务成本全线大幅上升。

上图有,杠杆游戏就不一一多说。

3、研发好像不太给力,非常需要钱

威马招股书披露,2019、2020、2021年,其研发费用分别为8.93亿元、9.92亿元、9.81亿元。

和营收的增长、销量的增长比起来,

研发开始好像不咋增长,同比显然在下降。

而对比起来,其他方面的开支明显快多了。

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研发假设不够,没有好产品、新产品是不行的,其他搞再热闹,也没用。对了,威马的车好像出过几次事,当然其他公司也都有。

你还别说,杠杆游戏注意到,威马汽车搞销售还真是独辟蹊径。

新势力一般都是自己搞销售、展示中心之类。

威马汽车还是相信传统模式,多数的网点都是来自于合作伙伴。

沈晖老板从传统企业出来的,思维好像就是和新势力不同。

近三年,威马汽车共向经销网点合作伙伴提供返利及补贴3.48亿元、7.75亿元和16.21亿元,是不是有点吓人。

背后钱到底怎么花出去的?如果自己建渠道不香吗?自己搞这些钱会回来多少网点和回报?这个问题,杠杆游戏回答不了,威马汽车自己有自己的计算吧。

这个我就不多说,最让我惊讶的是,威马汽车欠债增长和绝对数据惊人。

2019、2020、2021年末,威马汽车负债总额分别高达190.02亿元、122.97亿元、406.00亿元。

对应的,其现金及等价物,2019、2020、2021年末分别为4.36亿元、18.44亿元、41.55亿元,还有部分为受限制。

在风险因素里,威马汽车也直言:我们的运营需要大量资金。

其还说:

如果未能按可接受条款获得充足融资,则可能对我们的业务及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而额外融资或会摊薄阁下于我们的权益或提高我们的杠杆或引入限制我们运营的契约。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威马汽车至少名义也融资两三百亿元了。

这个行业花钱就是这么猛,没钱玩不转。

所以上市融资太迫切了。

零跑汽车即将登陆港交所,威马汽车不能落伍,要真落下了,以后该咋办?

本文未标注出处的财务图表,均源自威马汽车招股书,特此说明并致谢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文系杠杆游戏创作,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获取授权。另,授权转载时还请在文初注明出处和作者,谢谢!杠杆游戏任何文章之观点,皆为学习交流探讨用,非投资建议。用户据此进行的一切投资,请自负责任。文章如有疏漏、错误欢迎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