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10月解放战争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辽南军区部署了密集的警戒线,两名解放军战士正在全神贯注的警戒站岗。突然二人视线中出现了一位身穿国军少校军服的男人,只见男人步履维艰,一瘸一拐地往营地中走去,两名战士迅速前去将男人捕获,男人却没有丝毫反抗意图,犹如待宰的羔羊一般温顺。

为了确保男人身上没有危险物品,战士们对他进行了全身搜捕,男人此时嘴角露出了微笑,有气无力地说道“同志,是自己人。”战士以为男人还亡徒通过欺骗手段蒙混过关,于是嗤之以鼻的说道“还笑得出来,一会就把你送到改造所。”

男人顿时惊慌了起来,他大声喊到“你把首长喊来,我的代号是902,他一定会证明的!”结果此人真的受到了陈云和肖劲光的亲自接见,他的名字叫赵炜。

从军报国

1919年11月16日赵炜出生在河北省文安县,出生家庭家境贫寒,赵炜因此没有接受到什么学仕教育,早早地就去背井离乡,走南闯北务工维持生活。正逢日寇侵略中华,国土被肆意践踏,百姓被随意欺凌,抗日战争全面打响,一众爱国青年纷纷踊跃参军,立志将日寇清于国门之外。

赵炜也身在其中,他打算报考军校学习军事来抗日,赵炜来到桂林并成功考入了中央军校第六分校,也就是同期黄埔十六期。

黄埔军校学生毕业,校长蒋介石会出席致辞,赐予每人一把银光闪闪的中正剑,实则也是为了笼络人心,便于日后关系网的拓展。毕业典礼那天,赵炜看到了蒋介石,也领到了梦寐以求的中正剑,银光闪闪的剑鞘亦如他璀璨夺目的人生。

可没想到之后赵炜竟然被分配到了李宗仁麾下担任见实排长,负责训练新兵,这与他浴血杀敌的初衷可是大相径庭。无处说理的赵炜最终找到了昔日的军校总队长,他现在在陕西担任师长,可没想到陕西军区将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指责他军人首重服从,怎么能够违抗军令呢?

此时的赵炜已经无法回到李宗仁手下了,他找到了自己昔日的同学朱建国希望能帮自己出谋划策,在朱建国的安排下,赵炜来到了第五战区绥靖组工作。这个工作部门主要就是负责对抗共产党,国共双方虽然屡次走向合作,但国民党对共产党的戒备却一直未曾松懈,只不过随着彼此关系忽明忽暗而已。

无巧不成书,赵炜也是在这个部门中偶尔接触到了中共的理论书籍,在阅读中赵炜对于共产主义思想有了透彻的认知,在这里他找到了自己的内心所属,他的思想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

投身共产

但赵炜此时经历的一切,都是朱建国的谋划而已,作为从这个岗位上退休的工作者,朱建国当年的思想也历经了同样的变化,他此时的真实身份是中共地下党员。朱建国把赵炜调到这个部门工作,也只是在期许他的思想能向共产主义方向靠拢。

抗日战争结束后,赵炜调到东北担任保安司令部少校参谋,临走前他前去拜访了朱建国一面。彼此的交谈中,朱建国在深入浅出的了解下不断打探着赵炜对共产党的心思,最终在有了十足的把握后,朱建国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赵炜听后微微一笑说道“我等待这天许久了。”

刚开始赵炜提出想直接前往延安加入共产党,但负责接头的情报员王石坚告诉他,此时在国军当中担任特务提供的情报将会更有战略价值。之后王石坚向他交代了组织上的纪律,二人最后一次碰面时,王石坚掀起了自己身上的伤痕,语重心长地告诉他这是敌人逼供时留下的。赵炜感慨万千,随即发誓绝不会背叛组织。

王石坚之后将赵炜的情况上报给了李克农,李克农命名赵炜的代号为902。1947年3月赵炜担任国军东北保安司令部机密室主管少校参谋,掌握着东北军区国军部署的一手情报。对于这些重要情报,赵炜通过联络员上报组织,为解放征程作出了巨大贡献。后来我党又安排沈秉权夫妇在赵炜住所旁设立电台,专门辅佐赵炜的情报联络。

回到组织

1947年5月国共双方在四平爆发战斗,赵炜冒着巨大风险想把国军的战略部署传给沈秉权上报给党中央,但赵炜来到二人约定好的联络地点时,却发现了不对。赵炜发现房屋的床帘全都密不透风地被拉上,这是当初二人的暗语,赵炜立刻心知肚明沈秉权出事了。

赵炜决定静观其变,不久后他被派往北平与朱建国议事,这也正合赵炜的心意。但当到了北平之后,赵炜惊讶地发现朱建国也已经暴露,如今被国军逮捕。赵炜有所不知的是王坚石也已经暴露,这一切都是因为国军使用了更为先进的信号检测,使我党的众多联络电台都被发现。

赵炜立刻想到了自己尚未过门的未婚妻,他尝试着拨通对方的电话,却发现接电话的是一名男子,交谈中三番五次的打探着赵炜的位置信息。

赵炜立刻挂断了电话,孤立无援的他此时无路可退,只好选择回归到党组织,因为对敌人的军事部署颇为熟悉,所以赵炜一路走来全避开了敌人的封锁,一路抵达了辽南解放区。

小结:

暗地里的特务要比前线浴血奋战的战士还要艰辛,他们背负着精神与身体上的双重压力,稍有不慎就会暴露身份,一个疏忽甚至还会牵连出大量同志,为党组织造成无法估量的伤害。所以特务要求的不仅是有胆识与勇气,还要拥有强硬的心理素质与出类拔萃的个人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