瑙鲁,一个在鸟粪上崛起的暴发户国家,巅峰时期把美国都甩了美国好几条大街,政府包揽吃喝拉撒一条龙,住宅、医疗、教育、通讯、水电几乎全免费,疯狂挖矿疯狂买,疯狂消费疯狂拽,这就是70年代有个国家的缩影——瑙鲁

瑙鲁

瑙鲁最高海拔61米,岛上没有河流,唯一的湖泊也是咸水湖,岛上几乎没有淡水,饮用水需要进口,农产品很有限,主要经济靠磷酸盐出口,他们没有军队,唯一的武装力量是100人的警察,防务由澳大利亚协助。

瑙鲁本是一座寂寂无名的原始小岛,除了土著人和满天飞舞的鸟粪以外,这里啥也没有。鸟粪多是因为在它周边14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内,几乎没有任何其他陆地,这里成为了海鸟们唯一落脚的地,也是唯一的露天厕所,海鸟们拉完就走,经过数千年的积累,这座岛上留下了漫天遍野的鸟粪。

瑙鲁鸟瞰图

英国人1798年最先发现了这座岛,但英国人嫌弃什么也没有不要,后来德国人不嫌弃,占领了这座岛,1901年一位地质学家偶然发现这座岛上80%的区域都覆盖着富含磷酸盐的优质磷矿,磷是一种很重要的化工材料,是化肥的主要原料,自然界的磷开采难度大,但在瑙鲁这个地方却几乎唾手可得。

瑙鲁风景

这些磷矿的来源就是鸟屎,在赤道地区高温环境和充足降雨量下,海鸟的粪便发生了化学反应,逐渐形成了海量的磷矿盐,一时间无人问津的蛮荒小岛变成了人人觊觎的香饽饽,德国人欣喜若狂,白捡一座金山,十年间在这挖走了60多万吨的磷酸盐,后来一战爆发,德国战败,瑙鲁岛成为了国际联盟的托管地,由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共同管制,到了二战期间,日本又占领了这里,他们大量掠夺资源,狂杀土著人。二战结束后,这里又被澳大利亚接管,在这里赚得盆满钵满。

瑙鲁国际机场

几个世纪以来,瑙鲁先后被德、英、日、澳几大强国轮流占领,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反殖民独立浪潮兴起,瑙鲁土著人也搞起了独立运动,在1968年,当时只有6000多的土著的瑙鲁独立建国,收回了本属于自己的磷矿开采权。

瑙鲁独立的第一年,就挖了德国占领30的开采总量,连殖民者都知道要控制开采,可持续发展,可穷够了的瑙鲁人却不管这些,自己挖起矿来比殖民者更加疯狂。

从暴富到赤贫,他们仅仅用了三十年,除了买鸟粪磷矿,瑙鲁几乎没有布局过任何其他产业的发展,磷矿和二手飞机都卖完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劳动是不可能劳动的,瑙鲁政府便向美国政府借了2亿美元的高利贷,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国家从此走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磷矿开采

他们想发展农业,但常年累月的磷矿开采 ,整个瑙鲁的土地都不再具备农作物生长的条件,而作为一个岛国的立身之本,渔业,也早已荒废了半个世纪,出海打鱼的本领居然在一个岛国失传了,堂堂太平洋岛国,想吃点海鲜,还得从澳大利亚进口,后来跟美国借来的高利贷也花完了,还不上钱,早些年在世界各地置办的地产也通通被收走抵债,包括那座曾经被寄托了瑙鲁人未来的瑙鲁大厦。

国家虽然没有希望,但人还得活下来,于是从暴富进入赤贫的瑙鲁开始走上了歪门邪道,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办法就是“讹”,他们首先想到了老地主澳大利亚,说澳大利亚以前在这里挖磷矿,破坏了这里的环境,得赔钱,最终澳大利亚觉得在“殖民”这件事上确实理亏,便赔了他们1亿澳元。

瑙鲁政府

随后他们又“变卖外交权”,帮别人在国际社会上承认一些没人承认的政权,比如,2008年收了美国和欧盟的钱,瑙鲁率先承认科索沃独立,再比如在全世界都在反对日本以“科研”名义大量捕鲸时,瑙鲁却在收钱后和全世界舆论作对,公开支持日本的行为。

后又为澳大利亚在瑙鲁境内建立收容所,澳大利亚政府给瑙鲁每年3000万美元,但收容所却因经常有人饿死引发暴乱,引起社会人权组织的谴责,大量记者入境采访,瑙鲁政府又趁机大涨签证费,涨幅达到40倍。

瑙鲁人

短短三十年,过度的磷矿开采,导致全岛土地松散,再加上全球海平面的上升,瑙鲁的平均海拔下降了10米,陆地面积在急剧下降,按这速度下去,瑙鲁可能在百年内会消失。把大自然的馈赠当作理所当然,违背自然规律的无度索取,最终只会是葬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