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被日本遗忘的军官,日本投降前,他被丢在深山打了30年游击,这期间,他射杀菲律宾无辜百姓130人,最后却被奉为大英雄,他就是日本士兵小野田宽郎,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1974年,距离日本战败投降已经过去了29年,在卢邦岛菲律宾基地却举行着一场日本人的受降仪式,前来投降之人将自己的军刀递给了前来受降的菲军司令,以示投降,并且做好了接受一切惩罚的准备,眼前这个瘦的跟个竹竿子似的人,正是最后一个投降的鬼子兵小野田宽郎。至于他为什么在日本投降29年后才投降,还要从1942年说起。

1942年,随着小日子将战场越扩越大,兵力越来越匮乏,日本开始降低征兵标准,而此时,小野田迫不及待的报名参军,他已经将入伍参军,誓死效忠他家天皇作为“毕生梦想”,为此早早就跑到武汉“田岛洋行”工作,精通汉语,就是为了搜集情报,因为他父亲是个没落的武士,母亲又是德川幕府家臣的后代,所以小野田从小脑子里就只有打打打,将军国主义吸收的非常完美。

本来小野田因为身体原因是不能参军的,这让他的参军梦难以实现,不得已跑去当了个间谍,现在终于有机会上战场了,他和他家人都十分开心,为了庆祝他成功参军,他的老母亲特意将祖传的佩刀送给他,并嘱咐他“儿啊,在战场好好加油,大天皇会为你骄傲的,但是如果你被抓了,就用这把刀切腹吧”。瞧瞧这慈母情深,多感人~

小野田也是谨记老母亲的嘱托,入伍后就发扬了“家族荣耀”,到处烧杀抢掠,很快就成了一名十分合格的“小鬼子”,在江西南昌还参加了数次扫荡行动,牺牲在他枪口下的新四军多不胜数,两年时间,他就做尽了丧尽天良之事,因为在扫荡行动中的表现,他不仅受到嘉奖,还在1944年进入了久留米第一种陆军预备士官学校学习,毕业后就成了一名见习士官,紧接着又进入陆军中野学校学习怎么当好一名间谍,毕业之后就被丢到了菲律宾。

此时的太平洋战场上,日本已经无力回天,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但是小野田却并没有这种觉悟,在他心里,他家天皇还是那个牛叉闪闪的天皇,因此当他接到去菲律宾卢邦岛作战的任务时,还兴奋的表军心,小野田的上司谷口命令他和美军在卢邦岛上周旋,打游击,并且表示自己就先撤了,你们好好打,天皇为你们骄傲,但是有一点,不能投降,也不能自杀,过个两三年,我一定会回来的。然后,谷口就带着大部队撤了,只留下被双重PUA的小野田和几千小鬼子,兴奋的原地打转。

1945年2月,美军登上了卢邦岛,对这里展开了最后的攻击,留在这里的小鬼子自然“为皇捐躯”,很快,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的队伍,现在人更少了,小野田想着自己上司说两三年回来找他们,这不能上司刚走就在这被美军一窝端了吧,所以小野田将剩下的人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因为这里面只有小野田一个士官,所以他担任了作战总指挥,将剩下的人分成小组,每4-5个人为一组,然后各自散开,找地方隐蔽。

小野田和岛田、小冢、赤津分成了一组,4人转身钻进了丛林,东钻西钻的,让美军很难发现他们,美军也在搜查一遍无果后就撤了,毕竟这时候小日子投降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不需要为了这几人大费周章,但小野田几人却开始养精蓄锐,还准备和美军大干一场。

1945年3月,小野田和另外3人一起藏进丛林深处,预备给美军来个出其不意的偷袭,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人家早就拍拍屁股走人,回去准备日本的受降仪式了,结果几人以为美军是回去酝酿阴谋,准备对付他们,结果,这几人赶紧找地方挖了个洞,然后在洞里商量对策,并绷紧神经等待美军的到来,结果等到了10月份,他们依然没有等到美军的袭击,反而等来了一大堆宣传单,上面写着日本早在8月就投降了,看到宣传单的小野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皇怎么会败呢?

正在震惊时,远处突然传来了枪声,小野田听到枪声后,立马认清了现在的局势,这破传单就是美军搞出来的阴谋,就是为了骗他们出去,日本绝对没有败,这么一想,心头瞬间很舒坦,然后他带着同组的3人往更深处溜去。

当然,小野田也没忘记自己的“游击任务”,他以菲律宾警察和士兵为自己要对付的首要目标,美军的雷达站、仓库成了他主攻的几处地方,时不时就在附近埋几颗地雷,朝驻守的士兵放个冷枪,虽然每次也造成不了多少伤害,但伤害性不大,侮辱性却极强啊,因为小野田在周围各种捣乱,但是菲律宾这边却始终抓不到人。

小野田很聪明,他们在一个地方待上几天后,就立马换地方,去寻找下一个据点,所以每次等菲军到他们的位置赶去时,他们早就跑的没影了,小野田每天最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利用自己得到的晶体管做了个信号接收器,每天都要在这旁边守着,听着传来的各种声音判断当前的形势。然后再躲在小岛周边,悄悄观察美军的飞机和军舰的动向,将信息全都搜集起来,等待着日军的反击。

那你可能会问了,每天搞这搞那的,怎么生存的?咱们可别忘了,他现在是一名合格的“小鬼子”,烧杀抢掠哪样不干,所以,他们经常在晚上溜下山,然后将当地百姓养的牛,鸡什么的偷走,有时还会偷些粮食、被褥、衣物什么的,他们自己也会捉一些野兔,摘一些野果来吃,还将香蕉晒干来补充能量。但是毕竟在丛林深处,蛇鼠虫蚁不在少数,几人中,一个名叫赤津的身体最为虚弱,经常被虫蚁咬的下不了床,梅雨季节更是高烧不断。

在这样绝望的环境中,赤津终于受不了了,他在一天早晨,趁着几人不注意的时候溜下山去,向菲律宾警方投降,这时候的赤津才知道,原来日本真的早就投降了,想着山里还有3个人,他主动加入了劝降队伍,但是小野田看到赤津的留言条时,却认为赤津背叛了他们,背叛了天皇,于是带着剩下的2人,躲进更深处。

又过了2年,小野田的家人得知他还活着的消息,也开始写信留言,劝他投降,甚至他的哥哥亲自来山上找他,向他喊话投降,他也觉得这是美国人的阴谋,为了瓦解他们的意志,结果,他顽抗到底的心更坚定了,找不到人的搜查队,宣布了小野田几人的死讯。

1954年,三人对当地的渔民发起进攻,结果岛田因为之前大腿受伤,行动不便,在混乱中阵亡,但是小野田和剩下的小冢却安然无恙的活了下来,这时候又有人来劝降,但是两人始终坚信,这就是美国的诱降手段,绝对不能上当投降,藏得更严实了。于是,搜查队又没找到人,小野田再次被宣布了死讯。

就这样,剩下的两人相依为命,偷袭次数也越来越多,1972年,两人趁着秋收农忙,直接将正在田间劳作的农民开枪射杀,并且将旁边的稻谷全部点燃,他们觉得这样不仅可以告诉美军日本没有投降,还能让天皇知道他们一直在战斗。结果就是,小冢在这次行动中也领了盒饭,而小野田也不知道是命大还是怎么样,再一次逃过了一劫。

现在,当时的四人组已经只剩下小野田一人,他独自躲在山间,看着地上新来的劝降单,依然不买账,还下定决心,等到他60岁,就和美军雷达基地同归于尽。

直到1974年,岛上来了一个日本探险家,这才改变了小野田的想法。

1974年2月,小野田在卢邦岛上独自侦查,他至今依然不相信日本已经投降,他一边琢磨着如何实行他攻破雷达基地的计划,一边小心着周围的环境,突然看到一个营帐在不远处,他迅速进入警戒状态,以为遇到了美军,就在他扛着枪准备将营帐里的人射杀时,他发现账内好像是个日本人,小心翼翼靠近后,他尝试和账内的人交谈。

交谈之中,小野田知道了来人是日本的冒险家,叫铃木纪夫,是专门来找他的,并且铃木纪夫拿出了大量的报纸书刊,告诉小野田外面的世界,但是小野田还是那两个字,不信,不降,除非他的上司亲口对他说,不然谁说都不好使。

铃木纪夫很无奈,只能提出和他和张影,然后承诺会帮他找到他的上司谷口,然后就拿着小野田的照片走了,铃木纪夫还挺尽心尽力,几经辗转后终于找到了谷口,此时的谷口已经是个糟老头子了,也幸亏他还活着,铃木纪夫拿出小野田的照片,并讲述了还在山沟沟里打游击的小野田的事儿,谷口这才想起,当年是有这么个人被留下掩护队伍撤离,他以为人应该早就没了,没想到过了30年,还在坚持。于是,谷口决定亲自前去告诉小野田。

同年3月,小野田发现了铃木纪夫的字条,上面说他的上司谷口已经到岛上了,并且还有一份撤退命令的影印本,于是,小野田连夜翻过两座山头,到达了约定地点,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老上司,谷口此时神情肃穆的站在一棵树旁边,小野田以最标准的军礼接受了谷口的指挥和投降命令。

第二天,小野田就在菲律宾军事基地将自己的军刀上交,表示投降,也做好了受罚准备,但是,菲律宾却将军刀还给了小野田,并且直夸他是优秀军人,理应受到礼待。按理说,小野田在菲律宾30年,双手已经沾满血腥了,130人命丧他手,怎么也要惩罚的,但是菲律宾不但没有处罚小野田,甚至还笑嘻嘻将小野田送回了日本,在机场,还安排了众多群众为他送行,这个举动让卢邦岛上深受其害的居民很不理解,但由于日本给的实在太多,没办法。

当小野田乘坐飞机到达日本时,他的父母也早就在机场等待,母亲不再是那个给他佩刀,让他剖腹的“慈母”了,此时的她就是个满头白发,渴望儿子回来的老太太,机场迎接他的是大家崇敬的目光,他成了日本的“英雄象征”。

归国后,他参加了许多活动,当有人问起他是否后悔自己的恶行时,他坚定地表示自己不后悔,并且认为自己并没有错,也不需要为那些家庭和逝去的人负责,然后还写了一本书《绝不投降,我的三十年战争》,一出版就被抢购一空。同时,日本也给了他100万日元的慰问金,但是他却坚持不要,并且将这笔慰问金捐给了神厕。

回归生活的小野田显然很不适应,他还活在1944年,对于家里的电视机,他十分害怕,洗衣机也会把他吓得不敢靠近,他完全适应不了新的生活,之后,他去了一趟巴西,看到地上的牛,他想起了在卢邦岛上偷牛的日子,仿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于是在巴西森林里,买了一个牧场,养了1800多头牛,定居在那里。

1996年,他再次回到了卢邦岛,看到了曾被他打伤的农民,此时的他还是坚持认为自己没有任何错,也没有任何责任,不过,他又拿出了1万美金,作为奖学金捐给了当地一所学校。

一直到2014年,这个“最后的鬼子兵”小野田宽郎,因为肺炎,在东京一家医院去世,终年91岁。

小野田是个矛盾的人,毫无疑问,他是个合格的军人,三十年如一日守军令,但同样的,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刽子手,自认为身处战场,但这也不是他杀害无辜平民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