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大美四川,美在川西”,5月的《行摄》我们到了川西,在那里我们体验了特色藏文化,领略莫斯卡的旖旎风光,还遇到一群可爱的土拨鼠……

用中画幅拍土拨鼠,数毛是最爽的

这次外拍原本打算去西藏,但临时改道川西,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这次外拍原本打算去西藏,但临时改道川西,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狗哥:本次外拍主角是哈苏和大疆,我们很早就针对产品特性,对西藏行程做了非常细致的规划,包括当地对接、日程、拍摄题材等都安排好了。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那天我们的航班已经到了拉萨,没想到在贡嘎机场上空盘旋几圈后,因天气原因无法降落,机长只能返航重庆,次日重飞。

结果第二天又因天气原因直接取消了航班。再加上当时重庆出现几例确诊,西藏对重庆管控收紧。综合考虑后,我们当即退票,改为租车前往川西。

在活动中,备好B方案是非常重要的,否则突发情况出现后,根本无法应对。

我们后来也了解到,部分和我们同航班的旅客,坚持去西藏后一下飞机就集中隔离了一周。如果当时我们非要硬着头皮去,会耽误相当多的时间,造成的损失巨大。

机场工作人员正在说明情况

编辑小马:选择川西作为B方案其实有几个原因。首先距离重庆较近,行程好规划,不确定因素少。其次CMG视频大赛曾前往川西外拍,当时因为天气原因,拍摄留有一些遗憾,本次正好去补上。

最后,丹巴的甘丹吉萨民宿老板黄总是我们的旧友,他常年在川西、西藏等地居住生活、旅行探险,对当地情况颇为了解,有黄总做向导,也能让我们更快进入拍摄状态

甲居藏寨与云雾中的卡帕玛群峰

临时变更行程后,最需要注意什么?

临时变更行程后,最需要注意什么?

狗哥:变更行程,最优先考虑的是安全问题。安全是一切外拍活动的核心,没有安全一切都是白谈。

决定变更行程后,我立马把团队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负责租车,另一部分回办公室更换拍摄设备及行李。虽然川西海拔相对高,但和西藏的天气还是非常不同,所以携带的衣物得相应改变。既然是开车去,我也带上了Homer

另外,拍摄的设备也需要调整,虽然我们此前确定了主要拍摄设备,但对于配件和辅助设备,以及携带的镜头焦段都要进行二次调整。

川西那几天时常大雾和阴雨,我们还遭遇了地震,所以安全很重要

编辑小高:因为这次行摄的主题是围绕哈苏、大疆及其周边设备进行的,因此我们构建了以哈苏X2D 100C为核心的器材体系,也带上了X1D II-50C,以及三支中画幅定焦镜头,焦段分别为38mm、55mm、90mm。

还有当时同样未发布的大疆RS 3稳定器,并为它配备了视频功能不错的相机,来体验稳定器性能和拍摄花絮。此外,大疆Air 2s、Action 2也为一路上特殊题材拍摄提供了帮助。

遭遇突发情况后,该如何有效应对?

遭遇突发情况后,该如何有效应对?

狗哥:虽然我们当晚就开车抵达了甘丹吉萨民宿,但因为毕竟是B方案,之前的准备相对较少,所以无论是当地的天气,还是拍摄环境等,我们知之甚少。不过我也一点不担心,因为黄总是我们的王牌!

好好休息一晚,次日清晨我们才开始规划行程等事项。果然黄总迅速的针对我们需求,给出详细的建议,从而保证了我们之后的拍摄。

黄总每天都会为我们手绘次日的拍摄地图

这里也给大家提个醒,在外拍规划时,一定要在当地有地接或熟悉当地情况的人。这样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具体拍摄中,关键是安全和工作效率会很高。

比如4月《行摄》内蒙为我们提供巨大帮助的安博特影音的阿木木导演,本次《行摄》川西的后勤保障黄总,以及6月份去江西时中肖戈老师,8月《行摄》贵州的张扬的小强,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支持,我们的拍摄才能顺利完成!

你们如何规划这次川西外拍的拍摄题材?

你们如何规划这次川西外拍的拍摄题材?

狗哥:此次川西拍摄事出突然,因此整个拍摄过程中有不少临时规划的项目,也必然收获很多意料之外的素材。

我一直期待去莫斯卡拍土拨鼠,但前往莫斯卡的路途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例如我们在川西的那几天,雅安发生了小地震,有可能震断上莫斯卡的路,同时高原降雨雪也可能导致封山。

在路途中清理因前一天地震而落下的石块

之前有两次去川西拍摄,我都在莫斯卡的路上无功而返,好在这一次如愿到达莫斯卡,我们得以拍摄这座隐秘村落及当地的土拨鼠。

有一点遗憾的是,原本非常期待拍些其他人文,但因季节原因本地居民已大量下山,整个村庄较为冷清。村里的庙宇也比我们预想的小得多,里边非常黑,需要大量布光才能拍出好的效果,于是我只好放弃。
这样看来,虽然前期规划了很多,但实际根本没办法落实。

莫斯卡村全景

但拍摄就是要随机应变,当时我注意到去莫斯卡的路上的原始森林,没有人工雕琢的风景异常秀丽,于是我决定将拍摄重点之一移到它!

我马上调整了行程,当天在莫斯卡全力拍摄土拨鼠,结果土拨鼠的素材非常充足。第二天再重新开车上去一趟,用一整天拍摄沿途的森林,最终的效果同样惊艳。

所以在旅拍过程中,不要过度执着于规划,而应该随机应变。

这口牙,真好!

在拍摄过程中还有什么突发状况?

在拍摄过程中还有什么突发状况?

狗哥:拍摄莫斯卡森林的那天,我们在拍摄河流时,需要扛着器材走到比较靠近水的位置,或者爬上一些比较陡的山坡,当时雨天路滑,同事们有几次不慎摔倒,但好在人和器材安然无恙。

这里再次给大家提个醒,外拍过程中首先要保障人的安全,即使是为了获得非常精美的画面,也一定是在人身安全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去拍。同事多次摔倒,主要是因为其缺乏经验,穿着的鞋不适合高原雨天,同时其衣物的保暖也较一般。

另外我们在塔公草原时,正好碰到非常漂亮的落日。于是我们就使劲往山上跑。当地的海拔有3700多米,虽然也不算很高,但在卯足了劲往上跑的时候,还是感觉上气不接下气的,体力消耗很大,再加上山顶风大,如果是没有经常去高原的朋友,有可能出现高原反应。

从塔公寺拍摄木雅大寺与雅拉雪山

后来,我们在返程途中还遇到几个不错的拍摄点,为了等待最佳光线,最终花的时间比计划晚很多,所以我们原本的行程又被临时调整。

当晚我们一路开车杀到康定,在这个过程中过新都桥,还有翻折多山,路上大卡车非常多,还是比较危险的。

夜翻折多山

还有一个突发状况,就是Homer很久没有出去嗨了,所以出去以后不管看见牦牛、马匹还是土拨鼠,都非常激动,显出了比格犬的贱,一路骂骂咧咧,实在让人紧张。

见了单独栓住的牛马也就罢了,在木雅大寺拍摄时,我本来准备拍摄草原,但因为Homer太激动,结果当地牦牛群起围之,我只好快速撤离,拍摄也就不了了之。所以这种情况下,还是把它留在车上比较保险。

不管多犯贱,Homer都是一表狗才,长得帅的熊孩子都会被人护着

你们在拍摄过程中,对设备有什么感触?

你们在拍摄过程中,对设备有什么感触?

编辑小高:因为我们是在出发时才收到哈苏X2D,并没有提前熟悉机器,再加上我们手头上只有三只定焦镜头,而川西又有地阔天高的特点,所以当时还是很忐忑的,尤其是长焦较短的情况下,怕很多场景没法拍到。

不过,在实际拍摄中,我们发现可以利用哈苏X2D的1亿像素进行裁切,即使90mm镜头拍摄的画面经过裁切后,也有很好的质感,这可能就是画幅和像素的优势,所以在实际拍摄中,反而没有感到任何的镜头焦段的不足。

要拉近就裁剪一下嘛

而且,这台机器和前代相比有了很大的进步。它在低对比环境中,比如雾气中也能较好地合焦,防抖让高像素有了安全保障,翻转屏在拍摄也更加方便。

使用下来,我觉得就像拿着一台全画幅的套机,没有感到任何额外的携带负担,整体体验较好。此外,在雨天拍摄时我们对哈苏没有任何遮挡,但它没有出问题,说明其具有一定的防护能力。

狗哥:以前拍流水可能需要减光镜,但这次事出突然,这三支镜头没能配到相应口径的减光镜或偏振镜,在实际拍摄中我利用它的ISO 64和F32的小光圈,可以在白天拍出流水的雾化效果,这个也是一个意外惊喜。

编辑小马:我这次主要负责拍摄稳定器素材及现场花絮。带的设备有大疆RS 3,松下GH5M2, 烈龙的螃蟹魔术手,云雀三脚架及至誉存储卡。

就我的实际使用体验来看,可以把大疆RS 3理解为迭代版的RSC 2。

虽然它没有提壶设计,但新增了一个提壶手柄,在拍土拨鼠的时候,我就利用这个手柄低拍。此外因为稳定器本身足够小巧,并且采用的是模块化设计,它能轻松放进背包里。

值得一提的是大疆RS 3的一键锁紧锁定功能真的非常方便。因为以前稳定器都是要每个轴单独去锁定,有时候甚至会夹到手,而现在只需要开关机,它就会自动归位,收纳携带非常方便,只需一键关机,卸掉电池就可以直接放在包里继续前行了。

另外,这次拍摄中脚架起了关键作用。因为我有大量的长曝需求,所以除了烈龙LTS3摄影/摄像脚架外,像云雀LTS0这种小脚架非常有用,而且拍土拨鼠这种低机位时也非常好用。

当然它收起来还可以做一个很好的相机手柄,用来拍摄Vlog非常好,配合台小巧的松下G100,简直就是花絮和延时神器。

还有这次我们带的至誉存储卡容量很大。所以不用像以前一样经常导卡,而且安全防护性很好,让我比较放心。

既然去川西是想弥补之前外拍的遗憾,那这次外拍达到比较完美的状态吗?

既然去川西是想弥补之前外拍的遗憾,那这次外拍达到比较完美的状态吗?

编辑小高:要说十全十美是不可能的,弥补了某个遗憾后,好像永远还有下一个遗憾出现。比如,我们本来计划在莫斯卡拍寺庙,拍更多人文,但由于季节等实际情况,我们最后拍的远低于预期。

不过幸运的是,在那里我拍到了不少有关土拨鼠的画面,这些是出乎意料的收获。再加上哈苏这次对焦提升了很多,土拨鼠跑动时,我也还能抓拍到一些合焦的画面。所以收获和遗憾永远并存吧。

还有一大遗憾是哈苏没有配备视频功能。而中画幅的视频有其独特的空间感,再搭配上哈苏独特的色彩和宽容度,理论上可以拍出非常震撼的画面。希望哈苏以后会在机器中添加视频功能吧。

狗哥:其实谈不上遗憾。

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一次拍摄都必然有巨大遗憾。我觉得在拍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随机应变,尽可能拍到想要的画面,有些无法改变的情况就留到下一次。

就像我前两次去莫斯卡拍土拨鼠,都没有成行,但这次不就完成了!同样地,这次我们没能仔细拍摄莫斯卡的藏胞,但下次还可以去嘛。

本来这次就是一个临时变更的拍摄计划,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拍到想要的素材,完成哈苏的拍摄任务,其他的就以后再说吧。

在拍摄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可以和大家分享吗?

在拍摄过程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可以和大家分享吗?

编辑小马:莫斯卡森林拍摄那天,无人机因为紧急避障不慎挂到了树上,之后我们用石头把它砸了下来,但它掉到了湍急的河里。

当时,我们以为这个机器废掉了,但我突然发现它在水里亮着灯,就赶紧把它从急流中捞出来,立马卸掉电池,弄干以后意外发现它居然还能用,真的是非常惊喜。

狗哥:因为哈苏X2D本身有1TB存储,所以我们在拍摄过程中大量使用内置存储。结果没想到,我们在备份素材时发现,使用A-C数据线传输图片或资料的时候,它会有电力消耗。在还没有把数据传输完之前,它的电量就耗尽了,从而导致我第1天备份失败,直到第2天充好电才完成了备份,这个设计确实要改。

烈龙的云雀脚架以前都用来架全画幅,这次架中画幅的时候开始有点担心,但后来发现哈苏的镜间快门震动非常小,快门本身也很轻,在使用定时拍摄时,长时间曝光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这也是比较惊喜的一点。

编辑小高:有一个意外和惊喜是回来后进行后期处理时发现的。

我们在拍摄过程中使用的是Raw格式,回来后就按传统的方式用PS解压,出来的画面确实很精美,但总觉得有些怪,尤其是细节上比较毛糙。

我当时对哈苏产生了一定疑问,后来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我们用了phocus软件,发现画质有了巨大提升,甚至可以说是天壤之别,画面纯净、宽容度高,同时色彩也能很好的纠正。

但因为当时对此软件不熟,所以我就采用了一种取巧的方式,先用原厂软件简单调节,修正白平衡等,输出一个高精度的TIFF文件,然后再用PS对TIFF文件进行细微修正调节。最后输出的JPG依然比直接用PS输出JPG好很多。

在器材受限的情况下应该如何解决?

在器材受限的情况下应该如何解决?

编辑小马:我们可以尽量选择贴近现有器材的拍摄题材,而放弃掉一部分不适合我们设备展现的题材。比如我没有主要拍摄马群、牦牛等需要长焦和运动的主体,而是选择了土拨鼠。因为土拨鼠容易靠近,用广角就可以拍出更震撼的画面,这就是所谓的扬长避短。

狗哥:我在摄影媒体的同事,曾经接触过一位玛格南的摄影师,在拍摄某个画面的时候他缺超广镜头,当时我同事问他,碰到这种问题他怎么解决?那位大师回答:不能拍就不拍!

其实这一次拍摄也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有时候简单的设备也可以高效发挥优势,比如我们带了三支定焦,但我最常用的仅是广角和长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