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把这个文件送到楼上让主任签个字!”张袁正在拖地,办公室的副主任杨科让张袁拿着一份文件到二楼找主人签字,这是张袁经常被指派干的事。

张袁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拿着文件跑到二楼。

主任的办公室是虚掩着的,张袁敲了敲门,过了好一阵子门才被打开,张晓燕小屁股一扭一扭的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

说起张晓燕,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在狼多肉少的明湖市分区办公室凭着一张漂亮的小脸蛋儿和一张抹了蜜的嘴儿讨得办公区上下的领导、干事无不欢喜。

张袁的双眼停在张晓燕直挺丰满的双峰上,半边的肩带歪歪斜斜地挂在乳旁,黑色蕾丝内衣一目了然,白皙的兔儿呼之欲出。

“有什么事么。”张晓燕理了理不整的衣衫,轻咳了一声,语气有些一反常态的生硬冰冷。

张袁这才恋恋不舍的把目光移向张晓燕的脸,张晓燕的脸上此刻白里透着红晕,就像怀春的少女“我来找主任签字。”

“进来吧”里面响起主任的声音

听到声音,张晓燕似乎松了口气,柔软的腰肢无意识的扭动了一下,潮红的脸蛋泌出滴滴香汗

张晓燕冲着张袁微微一笑,“主任叫你进去呢,我下楼拿些文件。”张晓燕脸上又带起了甜甜的笑容,声音酥得让张袁浑身发麻。说罢,径直下楼去了。

今天的张晓燕似乎格外妩媚动人,不大待见她的张袁也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张袁居然看到张晓燕那超短裙都露出了半边屁股,隐隐约约都能看见里面那黑色的毛发了!这下傻子都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果然是妇人!”看着张晓燕扭动的腰肢,张袁不禁暗自啐了一口。

“主任,副主任让您签个字”张袁的语气有些忐忑,自己这算是坏了主任的好事儿,一个弄不好,自己就麻烦大发了。

“小张。”主任轻轻敲了敲桌沿,不满地看着张袁。

张袁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慌乱下竟把文件给放反了,连忙重新方正恭恭谨谨地重新递到主任面前。

张袁偷偷打量了一下主任,主任低着头脸色相当难看,沉默地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张袁头一次觉得主任的名字是那么长,签了这么久也没签好,他现在只想主任赶紧签完名字逃出主任办公室。

“谁居然敢在主任的办公室里乱丢东西!主任回头我一定好好处置”

义愤填膺的话到了嘴边硬生生被吞了回去。张袁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上拿着的一条丁字裤,嘴巴渐渐变成了O字形,再也讲不出一句话来。

粉色丝质的丁字裤配着感性的花边,中间鹰了一大片,全湿了,还隐隐可以看到粘着一些乳白的液体,发出一阵腥味儿。

被张袁拎在半空中的粉色丁字裤,显得那么刺眼。张袁脑海里浮现出张晓燕张开双腿,衣衫尽褪的模样,想到一双厚而有力的手掌轻轻抚摸在粉色丁字裤鹰湿的花园处,然后重重扯落的场景。空气里的氛围顿时变得无比诡异。

主任的脸整个的垮了下来,迅速绿了又白,白了又绿,最后全都凝聚成一团浓浓的鹰云,一场暴风雨就要刮来。

张袁不是傻子,他知道这时候不是他完了,就是主任完了。可是,主任怎么可能会完蛋!谁不知道市委里那个打个喷嚏,明湖市也得抖三抖的高龄老头儿就是主任的老爹。

还没等主任发作,张袁立马抬头挺胸肃然立正,大声检讨道:“主任,我将深刻检讨自己的生活作风问题,请组织给予惩罚和教导!”

主任笔头重重敲了敲昂贵的红木桌面,脸因为激动和愤慨竟也憋得通红,好一阵才平复下来缓缓说道“你以第一的成绩进到区办公室里也不容易,做事也还算勤勉,下去写个检讨交给我,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吧。”

挺得笔直的张袁偷偷打量着主任的神色,冷汗浸湿了整条背!听到事情有转机立马大声应道:“主任,我一定会好好检讨,绝不再犯!请组织监督!”说罢急急忙忙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这段时间准备一下,梁河乡那边上头决定派你去接手。”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让刚踏出办公室的张袁如遭雷击,脑袋嗡的一下瞬间一片空白。

什么?梁河乡?!

虽然张袁的机灵救了自己一命,没有被直接拉下马或是被暗里捅一刀。但是他非常清楚,一旦被调到梁河乡,他的生涯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梁河乡,这是明湖市最穷的一个乡,全市的职员都知道的,没有一个人愿意到那里去。

先不说那里穷乡僻壤,没什么油水可捞。关键的是,若是那里没什么业绩,上面怎么可能调动你?说不定就要老死在那个地方了!这是要被发配边疆啊。

前年还有一个领导在梁河乡视察工作的时候从悬崖上摔死了,上级派人去调查了一番,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其中的真相又有几个人知道?

还有人说那里民风彪悍,去年新调去的乡长是被当地的居民拿着锄头赶跑了。所以到现在那边的乡长位置都还是一个空缺,这可让明湖市市委头疼。

主任现在让自己到这里去,那不是让自己送死么?就算是乡长,也是死路一条啊!

“主任,我”

“不用多说了,我先打个电话,明天早上来听结果!”主任挥挥手,把张袁赶出了办公室。

虽然主任说是要向市委那边打个招呼,但是谁都知道,主任在市委人事部那边是有人的,调动一个小小的科员,那不是一句话的事?

下午下班之后,张袁直接到了明湖市边上。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张袁都会到这里来转悠一圈。虽然不是游泳,但是在这里看看美女风景,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特别是夏天,美女们都是肉隐肉现,可是让男人们大饱眼福。

夕阳西下,血红的太阳照射在湖面,正映照了那句半江瑟瑟半江红。因为已经傍晚了,到湖泊中游泳的人并不多了。张袁也准备回家了,今天观察了一下午,到这里来的女人,一个个都是水桶腰,麻子脸,实在让张袁本来就烦躁的心情更加烦劳。

不过张袁刚刚转身,却是发现从岸边款款走来一个少女。莲步轻移,周围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这个姑娘是穿着蓝色的比基尼格外的显眼。

在白色的沙滩上,那蓝白相间的比基尼,将那姑娘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余。虽然相隔还有几十米,但是那好身材张袁还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胸前两团饱满,随着那姑娘扭动着屁股左右晃动着。

那姑娘在湖边上戏耍了一会,便开始在湖水中畅游起来。像一条美人鱼一样,欢快的在湖水中游动着,张袁的目光顺着那女孩的轨迹在湖水中不断的移动着。

周围的人已经不多了,但是先前那个女孩到来的时候。张袁就发现在那个女孩后面跟来了三个男人,但是他们并没有下水游泳,而是悄悄的转到了湖边那一丛灌木后面。

张袁不经意的目光注意到灌木丛后面的那几个家伙,他们正鬼鬼祟祟的身影向那女孩的地方张望着。而且几人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因为距离比较远,张袁听不清楚。

张袁装作散步,慢悠悠地朝着灌木丛那边走去。那几个人的谈话渐渐的清晰了,“大哥,我们这距离是不是太远了点?”

“远个屁,再近人家就发现了,再说,这种mi'yao威力足够了,就算没打中,只要在人附近就足够了”另外一个有些深沉的话语道。

“但是,大哥,那个小子老是在这里晃荡,要紧不要紧?”

“别管他,我看到过他好几次了,赶紧的,再墨迹人家就要上岸了!”

“好了,已经装弹完毕,老大!”

“马上开枪,然后我们就撤!这种迷 药,无色无味,可惜了这个美人,被淹死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这是一起谋杀

张袁身上惊起了一身冷汗,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人做s人的勾当?

张袁看了看那边的女孩,准备上前阻止这些人,但是想到自己只有一个人,而对方至少是三个人,自己再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就在张袁犹豫的瞬间,灌木丛响起了哧溜一声。然后呼啦啦,几人迅速从灌木丛中撤退了,隐约的张袁还听到模糊的声音,“小兰说了五分钟快撤”

张袁转头朝着湖面上看去,那女孩突然开始疯狂的扑打着水面。而且不到几秒钟,女孩竟然开始向着水下面沉下水最终呜咽的呼喊着什么

想到刚才听到几人的谈话,张袁顾不得脱衣服,迅速将自己那老掉牙的诺基亚和工作证丢在沙滩上,一个纵身就扎进水池中,迅速朝着那女孩游过去。

张袁在大学的时候,也是学校游泳冠军,在水中,张袁就是小白龙。

很快,张袁就将那女孩从水中提了起来,迅速朝着岸边游来。因为张袁动作迅速,所以这女孩只是呛了几口水,并没有昏迷。

这女孩名叫林雨婷,第一次到明湖市来,早就听说明湖的水好,所以到达明湖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这里游泳。

但是刚才游着游着,突然全身无力,身体朝着湖面下面沉下去。现在好不容易呼吸到新鲜空气,林雨婷咳嗽了几声,狠命的呼吸了几口。

张袁搂着林雨婷柔软的腰肢,脚下划水,快速向着岸边靠近。手中的那种柔软,张袁不禁有些心神荡漾,下面的小兄弟,不由的开始抬头。硬的像钢筋一样,不偏不倚,正好顶在林雨婷的小花园的那道缝隙上。

那种摩擦和紧凑的感觉,让张袁暗暗心神荡漾。

林雨婷呼吸了几口,慢慢地缓过神来了,突然感觉到胸前一阵凉意,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比基尼经过刚才的一阵动作,完全滑落了。

两团白花花的馒头像是得胜的女将军一样,傲然挺立,又像是新剥的鸡头一般,完全显露在张袁面前,“啊不许看”女孩娇嗔一声,双手连忙想要将两个馒头捂住。

但是36D的尺寸,不是那一双纤纤细手能够包裹的。

林雨婷的叫唤声成功吸引了张袁的目光,张袁抬头一看,原来这边还有这样的大好风景啊,自己只顾下面了,却忘记了上面!

“你还看”

“我”刚才林雨婷没有叫唤的时候,张袁真还没注意到这点,现在盯着这两个高峰,张袁感觉双眼像是被吸铁石吸引住了一样,恁是移动不开来。而且,双手硬是有一种想要攀登的**。

“你什么你,还不赶紧转过头去”林雨婷脸都红到脖子了。一边伸手将比基尼重新系好,一边对着张袁娇嗔道。自己长这么大,还没哪个男人敢这样盯着自己看!

张袁倒是听话的转过头去了,但是下面的小兄弟却是一点都不安分。在这样香艳的刺激下,都是变得如同钢铁一样,顶在女孩子的小花园上,将两人之间都是撑开了一点距离。

林雨婷就这样双腿盘在张袁的腰身上,双手将比基尼系好之后,下身终于是感觉到了小花园上的不对劲。

“大s狼!”林雨婷伸手想要敲打张袁,但是这才想起来,刚才若不是张袁救了自己,现在自己只怕都去见阎王去了。

“姑奶奶,若不是我这只狼,你这只小羊只怕被阎王给抓去了!”张袁将林雨婷放在岸沙滩上,但搂着女孩的腰肢的大手还不安分的在少女的腰上活动着。

林雨婷脸色一阵羞红,“都到岸边了,还不放开我?”

张袁依言松开,林雨婷扭动着腰肢在前面走动着,那圆润的屁股在张袁面前不断晃动,几乎是亮瞎了张袁的狗眼。

蓝色的比基尼几乎包裹不住那黑色的毛发,有那么几根露出来,格外的挑逗。林雨婷从自己的衣服旁边拿了一块毛巾,朝着张袁这边走来。

张袁将T恤脱下来正站在泳池边上拧着水,那强健的肌肉,一块一块的,林雨婷看着有些脸红。优雅地理了一下额头上有些凌乱的头发,将毛巾递给张袁,“来,给!”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一种高贵的优雅。

“谢谢!”张袁将毛巾拿在鼻子前面闻了一下,有点淡淡的清香。= 三味书屋=

“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少女想想着自己刚才的胸前的大好风景被张袁看了个精光,心头就忍不住微微颤抖。

少女扭动着屁股朝着沙滩上简易的换衣间里走去,张袁却并没有因为英雄救美的事情而有丝毫的兴奋。

明天若是明天真被主任派到梁河乡去的话,那自己什么时候熬得到头?

张袁不是没想过要走后门,但是东西给主任塞了不少,人家东西也是接收了,但是现在,因为一条丁字裤,一棍子就将张袁打死。

TMD,早知道这样,那些东西还不如喂狗。

张袁想着这些的时候,那少女已经换好衣服从换衣间里出来了。包臀的红色短裙,上面一件黑色小西服,那西服的口子都要被那两座山峰撑爆了。张袁刚才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就已经见识到了那山峰的宏伟规模。

下面是黑色袜子,勾勒出那完美的长腿

“你好,我叫林雨婷,谢谢你救了我!”林雨婷优雅的向张袁伸出手来,虽然刚才那白藕般的手臂还被张袁握在手里,但是现在再次和林雨婷面对,张袁感觉有点不真实。

因为气质,这两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刚才那个游泳的少女就像是一个小家碧玉一样,婉约,清纯。但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却是优雅,感性,十足的御姐。

“你好,我叫张袁!”张袁伸手和林雨婷握在一起,那柔若无骨的感觉,让张袁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多在林雨婷的身上多揉捏几下?

“嗯,我看你身上的衣服也都湿透了,要不我带你去买一套衣服吧!”林雨婷有些期待的看着张袁,似乎不希望张袁拒绝。

但是张袁却是摇摇头,将T恤迅速套上,“不了,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就此别过吧,林小姐!”刚才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对付眼前的这个美女,虽然张袁很好奇,但这一切都与张袁关系不大了。

因为明天张袁就要离开这里了,眼前的女人很迷人,但是张袁知道,这人是不可能和自己有什么交集的。醒掌天子剑,醉卧美人膝,这是张袁之前的梦想。

但是现在

“你是体制中人?”张袁脑袋还被自己的T恤蒙着,却是突然听到林雨婷发声道。

“你怎么知道?”张袁将衣服穿上之后,才发现原来林雨婷正蹲在地上查看着自己的工作证。

说实在话,林雨婷看到张袁那油漆都被磨光了的手机的时候,是有些震惊了。现在爱疯五都出来了,但是这人却实还能保持这样的淡定。

“是的,不过,估计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张袁将证件拿过来,有些怅然的扫视了一眼周围。

“离开?为什么?”林雨婷眨巴着大眼睛,向张袁询问道。

“哎,这其中的缘由,太多了,因为得罪了小人被发配边疆呗!”张袁不愿吐露心事,林雨婷是个聪明的女孩。听到这里,将工作证递给张袁,沉思了一阵子。

然后才有些犹豫的向张袁询问道,“刚才,附近有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自己刚才在湖中陡然无力,林雨婷始终觉得这件事蹊跷,但是自己在湖水中又没看到什么。这个小伙救了自己,或许只能从他身上找到些什么线索。

张袁听到林雨婷的话语,心中忍不住一凛,这个林雨婷,不简单!

张袁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将自己刚才所看到的告诉林雨婷的时候,一个有些急促的声音打断了张袁,“小姐,我刚才上了个厕所,你没事吧?”

另外一个女人急匆匆的从岸边跑过来,黑色西装,职业短裙,也还有几分姿色。

看到林雨婷和张袁两人站在一起,那女孩脸上有些吃惊,不过这种神色马上就被那女孩巧妙掩饰了。但是在官场混了一年半载的张袁,却是捕捉到了这种神色。

联想到刚才灌木丛中那几个人的谈话,忍不住多打量了这个女孩几眼。

“小兰,我没事,我和这位先生有点事要谈,你先去安排宾馆吧,车子留给我!”林雨婷淡淡的看了一眼这个小兰道。

“小姐”小兰看着张袁浑身湿漉漉的,她不相信刚才没发生什么事,小姐这是明显要支开自己啊。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是,小姐!”小兰点点头,临走的时候,还盯了一眼张袁。那眼神,很复杂,张袁从中间读出了威胁的意思。

林雨婷从小兰手里拿过车钥匙,转头对张袁道,“张先生,我先送你回家吧!”

张袁本来想要拒绝的,但是林雨婷却是对着张袁使了个眼色。张袁稍微思考了一下,反正自己无事,不妨听听这个林雨婷究竟想要说什么。

林雨婷将奥迪车从公园车库里开出来,邀请张袁坐了进去。林雨婷将车子从公园里开出来,根本没问张袁住在哪里,而是慢悠悠的在马路上行走着。

“其实我知有人想要对付我,你肯定看到了什么,是吗?”林雨婷通过后视镜看着张袁,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张袁不可置否的耸耸肩膀,“林小姐,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你就不要试探我了!反正我明天就要从这里离开了,这里的事情跟我关系都不大了!”

林雨婷脸色微微一笑,心中暗暗道,果然是有人,这个小子应该是知道些什么。

“哼,那些人,就这样想要对付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对了,你家住哪里?”林雨婷冷哼了一声,马上温柔的向张袁询问道。

“天堂小区!”

“天堂小区?”林雨婷心中一凛,不会这么巧吧。

“有什么问题吗?”张袁听到林雨婷的惊异声,反问了一句。

“没有,没有”

张袁在明湖市租的房子离这里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不多一会,张袁就已经到家了。临走之前,张袁想了想,还是对林雨婷说了句,“小心身边的人!”

“身边的人?”林雨婷若有所思的沉思了一会儿。看着张袁挥挥手向着小区走去的身影,林雨婷在车里还在发愣。这个身影,有几分熟悉的味道

“小李,马上帮我查一个人”林雨婷拨通了一个号码,对着电话吩咐了一声。

“是,小姐!”

张袁住天堂小区,也有一年多了。其实这里的环境很不错的,按理说,房价都很贵,但是幸运的是,张袁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心好的房东。每月只收两百大洋,这倒是替张袁省了不少。

这房东还是个美女房东,准确点说,是少妇房东。

大学毕业被分到明湖市的时候,因为在商场帮助少妇从小偷手里抢回了包,少妇后来得知张袁在找房子,二话不说,就让张袁住在了家里。

在三楼的门口,张袁刚刚准备掏出钥匙开门,门已经吱呀一声打开了。穿着一件黑色吊带的唐韵出现在门口,“我的好弟弟,回来了?”

黑色的吊带,还是那种镂空的,胸前两颗紫葡萄高高突起,周围还有一圈迷人的印圈,透过吊带能够清楚的看到,让人浮现连篇。

虽然唐韵已经三十出头了,但是那身材,那皮肤,就和十**岁一样白白皙嫩的。皮肤轻轻一弹,就会破了一样。

“唐姐,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在家里不要这样穿,你还不清楚你自己的魅力吧,哪天我若是把持不住了,你可就要吃亏了哦!”张袁反身将房门掩上,看着唐韵那裙摆,几乎都挡不住下面的美好风景了。

“咯咯,你敢么?”唐韵挑衅的看着张袁,身子再次向前靠近了一点。小花园都和张袁的下身紧紧靠在一起了。

张袁不禁想到了上个月,不知道唐韵是故意还是有意,卧室的房门没关,床上那玉体横陈。椒乳高高耸立,高低起伏,白白皙嫩,曲线玲珑,张袁差点都把持不住了。

晚上回到自己的卧室,好久才入睡。又比如,上个星期,唐韵的浴袍在客厅滑落了,张袁甚至夸张的流了鼻血

唐韵靠近张袁,故意扭动着翘臀,张袁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想到这里,张袁感觉自己脑袋有些发热。其实唐韵之前的那些行为,张袁当然只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张袁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住在唐韵这里这么长时间了,虽然张袁知道唐韵是在一家大公司上班,但是唐韵究竟在做什么,张袁并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张袁明白,唐韵肯定是很有地位的那种,这不是自己能够拥有的。

“好了,唐姐,不要说那些了”张袁开口再次说话的时候,唐韵突然发现了张袁的衣服全部湿了。

“衣服是怎么回事?”唐韵的身子都快要融入到张袁的怀里了但是张袁最终还是把持住了,往后退后了一步,“先前有人落水了,我下水救人了!”

张袁双手撑在后面桌子的边缘,故作淡定的道。

但是唐韵却是不依不饶,再次上前探近一步,白花花的大腿都快缠绕到了张袁的腿上。让唐韵的脸色都有些羞红了,“是美女吧?”

张袁脸色像猪肝一样,“嗯!”

“我就知道,赶紧洗澡换衣服去,今天我们来好好庆祝一下!”张袁快把持不住,将要伸手将唐韵搂住的时候,唐韵突然从张袁面前离开,扭动着屁股朝着厨房走去。

张袁在后面看着唐韵那柔软的腰肢,心中暗骂一声,这个唐姐真是妖精!

在洗澡间中,张袁打开水龙头,从头冲到脚,小腹的那股邪火这才稍微冷却一点。但是眼前不由的想到了先前在公园见到的那个美妞,那一片白花花的,张袁心中忍不住有些着迷。

“好弟弟啊,你洗澡忘了什么吧?”张袁刚刚用毛巾擦干身体,就听到了洗澡间外唐韵那极具诱惑的声音。

“我忘什么了?”本来经过刚才冷水的冷却,那兄弟已经是缩小了,但是被外面这声音一诱惑,下面立马像是旗杆一样竖立起来。

“咯咯,你忘了拿内裤吧!”唐韵说话的声音已经靠得很近了。

张袁正在想着唐韵不会真的推开门闯进来吧?下一刻,门已经吱呀一声打开了,“诺,你的内裤,上次你没洗的,我已经帮你洗了!”

“唐姐,你”张袁有些羞红的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兄弟,男女有别啊。虽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但是这样还是不好吧。

唐韵用手指头勾着张袁黑色的内裤,扔给张袁,连带的还有大裤衩和T恤,做完这些,唐韵的俏脸也是通红,“怕什么,姐又不是没看到过?不过,你那规模还是不小的”

说完这句话,唐韵扭着皮肤,再次进入到客厅忙活去了。

张袁一个人在洗澡间,有些不知所措。这房东,之前对张袁也是极尽挑逗的意思,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暴露啊,这唐姐究竟是怎么了?

张袁穿好衣服,来到客厅的时候。这才发现客厅的灯光已经暗淡下来了,倒不是因为别的,那是因为唐韵刻意关掉了灯光,在餐桌上点燃了两根蜡烛。

满桌的好菜,还有两瓶红酒,张袁都看得呆了。

烛光晚餐?

“好弟弟,赶紧过来,姐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唐韵看见张袁出来了,一边招呼着张袁,一边打开了一瓶红酒。

看着唐韵那优雅的样子,脸上洋溢着兴奋。“唐姐,究竟是什么好事啊,让你这么高兴?”张袁在唐韵的对面坐下来,两人都没有提刚才内裤的事情。

“来,先干一杯!”唐韵给张袁递过来一杯红酒,两人碰了一个,唐韵一口而尽。唐韵似乎不是很能喝酒,刚刚喝了一点,脸上立马浮现了几点红晕,在烛光的映照下,格外的诱人。

“姐,慢点喝!”张袁举着酒杯慢慢品尝着,但是唐韵已经接连喝了三四杯了。听到张袁的话语,这才抬起头来,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张袁,“我高兴,好弟弟,你知道么?我离婚了,那个王八蛋和我离婚了!”

唐韵那种痴迷的眼神看得张袁有些不自在,一年多了,张袁从来都没见到过唐韵的老公,之前张袁还以为唐韵的老公是去世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但是张袁一直都没有多问,今天才知道,唐韵的老公原来还健在。

“嗯,离婚好,唐姐这么有魅力的一个女人,那个家伙不知道珍惜,活该离婚!”反正自己明天就要走了,就顺着唐姐的意思说吧。

“对,你说得对,我今天就彻底和过去的生活告别,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来,再干一杯!”唐韵再次举起了酒杯。

张袁刚才尝了一下,这红酒的度数比较高,看唐韵现在的样子,已经有些醉意了。

“唐姐,差不多了,明天还要上班了!”张袁伸手准备拿掉唐韵的杯子。但是唐韵却是反手一把抓住了张袁的手臂,一脸媚笑道,“我明天不用上班我要你喂我”

唐韵说着从桌子的另外一边转了过来,柔软的身子一下就撞进张袁的怀里,一只手臂拿着酒杯,另外一只手臂勾着张袁的脖子。

大腿刚刚撩起来,张袁不经意朝下面看了一眼,这一次,是货真价实的看到了一丛森林还有一天缝隙。

为了防止唐韵掉到地上,张袁无奈的伸手搂住了唐韵的腰肢,柔弱无骨,没有一点赘肉,比十七八岁的小姑娘的小蛮腰还要纤细。

“唐姐,这样不好,你是我的干姐姐,这样被人看见了多不好?”张袁老家是从农村来的,大学的时候谈过对象,但是观念上还是有些传统的。

“不好?有什么不好,你不是说了么,我只是你的干姐姐!”唐韵杏口微张,幽幽兰气吐在张袁的面颊上,微微有点酒精的味道,无比的迷人。

“之前我还没离婚,但是现在我是自由人了,难道姐姐的身材不如那些小姑娘?”唐韵娇嗔的从张袁的怀里站起来,端着酒杯在房间中转了好几圈。

那吊带黑裙的下摆完全飞起来了,露出下面两半圆润的翘臀,还有大腿根部的芳草萋萋。果然是空挡啊,张袁心中不由的感叹道。

虽然心中一直告诫自己不能这样,但是双眼却就是不受控制。

“唐姐说笑了,其实唐姐对于男人的诱惑,就好比是火对于飞蛾一样,明知道那是死,都想往上扑去”张袁欣赏着唐韵那完美的身材,嘴巴倒是很甜。

“那你为什么不扑上来?姐姐可舍不得烧死你啊!”唐韵笑眯眯的转身扑到张袁的怀里,不过这次,唐韵已经是骑在张袁的身上了,两条白花花的**在两边晃荡着,格外的诱惑。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独有的气息

“你在躲避我对吗?”唐韵仰头准备再次喝酒,张袁却是将唐韵的酒杯夺过来,一口而尽。

“我躲避你什么?”或许是因为酒精的刺激,张袁的胆子稍微大了一点,双手有些不老实的将唐韵搂住,这样让两人结合的更紧密一点。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当时我就说过,不要混体制了,跟着姐下海,现在指不定你就是个小富翁了!”唐韵眼睛有些迷离,腰身不停的在张袁的身上晃动着。

私处和张袁的宝贝产生的那种摩擦,让唐韵时不时的神隐出来,那种**,让张袁大手都是情不自禁的从唐韵的腰身往上移动,双手在唐韵光滑的脊背上摩挲着。

“唐姐说的也是,不过我明天或许就要从这里离开了,说这些也没用了!”张袁接连喝了好几杯红酒,说话的时候,舌头有些打转。

“姐不许你走!”唐韵现在是双手搂着张袁的脖子,张袁稍微一低头,就看到了唐韵傲然挺立的双峰,雪白雪白的,散发着一种幽香。

唐韵的话语像夏日里的一汪清泉,从张袁的心头流过。

张袁的思想深处,还有点挣扎,这样不好。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