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跑车猛然间停了下来,美女摘下了墨镜:“出来了,跟了一路,你不累呀!”

美女的话音刚落,一团黑影闪动,副驾驶上一个帅气的男人坐在了车上,手里还多了一捧鲜花:“宋欢,送给你!”

宋欢,原来美女姐姐叫宋欢呀!叶田雨看了那个帅气男人一样,虚惊一场,还以为是赵家人来寻仇了,原来是宋欢的追求者。宋欢没有回头看,却知道这个男人在附近,莫非宋欢也是个高手,可是,他丝毫感觉不到她身上气息呀!难道她跟自己一样在压制着体内的气息不为人察觉吗?

宋欢看了男人一眼,接过了男人手中的鲜花,男人脸上涌过一抹惊喜,可是,很快,他脸上的喜悦就消散了,宋欢接过了鲜花,顺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拜托,曾强,请你不要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了好不好?我不喜欢你,你做多少事情都不可能打动我的!”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曾强厚着脸皮说道。

“没用的,你做什么都没用!”宋欢似乎被烦得不行了,看到曾强就头痛。

“为什么呀!”

“我有男朋友了!”宋欢随口说道。

“是谁?我要跟他单挑!”

宋欢突然想起了后座上的家伙,这家伙吹牛说是舅舅的师叔,索性把曾强踢给他算了:“就是他,我的男朋友,年轻,帅气,多金!”宋欢也就是随口乱说,叶田雨哪里知道宋欢想害他呀!还得意的理理衣服,点头道:“没错,我是她男朋友!”

曾强看了叶田雨一眼,不由得摇头道:“你别骗我了,他才多大呀!”

“我就喜欢小鲜肉,怎么了?”

曾强无语了,从车上跳下来,看着叶田雨说道:“小子,下车!”

“干嘛呀!”

“单挑!”

“白*!”叶田雨坐在车上一动不动。

“你骂谁白*!”曾强一下子怒了,挥拳就朝着叶田雨打去,曾强以为叶田雨也就是一般的年轻人,他可不想一拳就把叶田雨给打死了,所以,出拳的时候,没怎么用力,却不想,这一拳眼看着就要打到叶田雨,他也没有怎么看到叶田雨身体动,这一拳头却打空了,曾强一惊:“好小子,有两下子,这下,我可不留手了!”

“下车打去!”宋欢伸手朝着叶田雨抓来,这一下,快狠准,如果放在一般人,恐怕一下子就被扔出去了,叶田雨虽然被宋欢给抓住了,却坐着纹丝不动。宋欢一愣,看到叶田雨正朝着她微笑着。

宋欢松开了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那意思是你们下去打去,叶田雨这才明白过来,这个宋欢是有意害他的,她觉得曾强太烦,所以才想借着他摆脱曾强,既然如此,我才不做这冤大头呢?

“我不跟你打了,其实,她没有男朋友,你可以继续追求他了。”叶田雨虽然有护花的心思,却也不想被人耍得团团转。

曾强一愣,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刚才还说是她男朋友,现在又说不是,你们搞什么呀!

宋欢气得瞪了叶田雨一眼,没想到这家伙还挺聪明的,知道自己拿他当挡箭牌。

曾强看到宋欢的表情,这下子才算反应过来了,跳上了车,死皮赖脸的看着宋欢:“我就说嘛,谁跟跟我曾强争呀!宋欢,你这辈子注定了是我的女人。”

宋欢真有一种想一脚把曾强从车上踢下去的冲动,这家伙缠了她快半年了,就好像狗皮膏药一样,怎么都甩不掉。好不容易想找个挡箭牌吧!叶田雨这家伙又精得跟猴子一样。

“公安局是吧!”

“是的!你把我放门口就!”叶田雨话音刚落,跑车的发动机一阵咆哮,噌的一下子就窜出去了,一个九十度的急转弯,要不是叶田雨反应快,一下子就被甩出去了。

曾强看到叶田雨的狼狈样,大笑了起来,看来叶田雨是头一次坐宋欢的车子,记得他第一次坐宋欢的车子,一下子被从车上给甩了出去,好在他身手好,要不然肯定会被后面开过来的汽车撞飞的。

靠,太暴虐了,她故意的吧!不就是没让你当枪使嘛,至于这样吗?看起来,这个小妞的脾气不太好。

从秉承中学到市公安局,本来二十分钟的车程,暴力妞只用了八分钟,这也太逆天了,从一开车,到停车,简直就在上演生死时速,这小妞急着去投胎呀!

跑车停了下来,叶田雨一下车就站在路边翻江倒海了,这是第二次了,上次是被冷倩给欺负的,叶田雨从小长在鸟语花香的山里,却没想到自己一个超级高手,居然会晕车。

“小欢,是你吗?”一个熟悉的声音飘然入耳,叶田雨扶着树,看到龙瑶瑶从里面走了出来,眼睛里泛着泪花,朝着宋欢的车子慢慢的走去。

宋欢摘下了墨镜,那张妖媚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激动的神情,她从车上下来,看着不远处的龙瑶瑶,快步的跑过去,紧紧的把龙瑶瑶给抱住了:“瑶瑶,我想死你了!”

“小欢,我也想你,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我们都以为你已经!太好了,你还活着,实在是太好了!”龙瑶瑶哭得好像个小女孩一样,晶欢的泪水从白嫩的脸上滑落。

叶田雨终于缓过劲来了,什么情况呀!这两个人如此亲密的样子,认识呀!

他刚想开口说话,有人抢先开口了:“瑶瑶,你,你认识宋欢呀!”

龙瑶瑶松开了宋欢,轻轻的擦干了眼泪,破涕为笑:“表哥,你也在呀!我跟宋欢,我们!”

龙瑶瑶刚想说什么,被宋欢伸出玉手给捂住了嘴巴!

表哥?曾强是龙瑶瑶的表哥?叶田雨有些应接不暇了,他正在理清这些人的关系的时候,看到宋欢在龙瑶瑶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再次紧紧地抱住了龙瑶瑶:“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想你呀!”

叶田雨惊得目瞪口呆,当街亲嘴,这个宋欢,太彪悍了。曾强也是一愣,对他好像个冰美人一般,对表妹却是如此的热情,还亲嘴了,难不成,不可能,他跟表妹一起长大,从来没有听说过表妹有这爱好呀!

龙瑶瑶的脸贴着宋欢的脸,完全把叶田雨跟顾城当作空气了,她们两个沉浸在她们的世界里。

“去我办公室坐坐吧!”龙瑶瑶牵着宋欢的手,朝着里面走去了。

叶田雨看着曾强,耸耸肩膀:“你没戏了,被自己表妹抢了女人,你总不能找她单挑吧!”

曾强也是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如果是别人跟她抢,他玩命也要跟那个人单挑,但是现在,那个人可是他最为疼爱的表妹呀!

尽管如此,曾强还是把宋欢的跑车停停好,拔了车钥匙,和叶田雨一起朝着里面走去,既然不是情敌了,那就可以做朋友了,这是曾强的处事法则,简单而实用。

跟曾强聊了几句才知道这家伙一点也不简单,秉承四大富豪之一顾城的大公子,前段时间被绑架的顾鹏就是他的亲弟弟。

曾强这个人为人豪爽,喜欢结交朋友,好勇斗狠,所以,从小就习武,身手很不错,唯独对家族生意不感兴趣,本来铁定作为家族继承人,却让爸爸顾城失去了信心,顾城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小儿子顾鹏的身上,谁知道,顾鹏被人绑架之后,一直神情恍惚,痴痴傻傻,曾经那么聪明伶俐的一个孩子,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着实让顾城心疼呀!曾强又不管家里的事情,除了上学之外,就是到处拜师学艺,这么多年下来,在秉城,还真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田雨,我看你身手也不错,要不,哪天我们切磋一下吧!”

“就现在吧!”叶田雨最烦的就是别人找自己切磋,话音刚落,一拳打出,曾强也是个高手,自然不会被这突然袭击给震慑住,赶忙挥拳迎接,两股强劲的气息波动碰撞在一起,嘭的一声响,曾强跌跌撞撞的朝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脚下的水泥地,竟然被他踩住了一个深坑,而叶田雨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尽管如此,他脚下也被踩出了一个浅浅的脚印。

“强呀!”曾强最崇拜的就是强者,一交手,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叶田雨的对手,也不知道叶田雨有没有留手,要是他没出全力,那这个人就太强了,要知道,刚才那一下,他可是使出了十成的力道去迎接的。

叶田雨淡淡一笑:“你也不差呀!”

“过奖!”曾强俨然已经把叶田雨当成了朋友,勾肩搭背的跟叶田雨到了里面。

叶田雨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宋欢和龙瑶瑶面对面坐着,两个人眼里只有对方,她们好像在说以前的事情,说一会儿,笑一会儿,两个人说得兴奋不已,手一直拉在一起,就没有分开过。

曾强耷拉着脑袋看着这两个人,他必须得搞清楚这件事情,要是宋欢真的有那方面的爱好,那他就彻底完蛋了。

这个时候,有个警察走了进来,拿了一份文件给龙瑶瑶看,龙瑶瑶看了一眼,直接甩给了叶田雨看,叶田雨接了过来,一看是有关金山审讯的记录,这个金山,说的跟之前的没多大区别,至于那个手机号码的主人,查过了,是个卖咸菜的手机卡,警察也去问过那个人了,说有人出了一千跟他买了手机卡,让卖咸菜的做拼图,图倒是拼出来了,他*的拼的跟金城武一模一样。

叶田雨随手把文件扔在了一边,那边的叙旧还没有结束,曾强已经坐在那里打瞌睡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警察突然冲了进来:“报告龙队,国际商场的金店发生了抢劫案,六个匪徒已经被特警队包围在了金店里,劫匪手里有十几个人质,他们身上都有枪,周局让我们刑警队马上赶赴现场!”

“好,通知大家,马上出发!”龙瑶瑶说着,跟宋欢说声不好意思,快步朝着外面跑去了。这在秉城可是大案呀!抢劫金店,还劫持人质,龙瑶瑶当了警察这么久,还是头一次遇到。

“两位帅哥,要不要去看看呀!”宋欢看了一眼叶田雨和曾强。

“抢劫有什么好看的!”曾强兴趣不大。

“你就不怕你表妹出事呀!劫匪有枪,这个傻妞虎虎的冲进去有危险怎么办?”

傻妞,哈,没想到龙瑶瑶还有这么一个外号。

“我去!”叶田雨最喜欢看热闹了,这种抢劫金店的事情,他只在电视上看到过,现实中还真没见过。

“跟我来!”宋欢说着,快步朝着外面跑去。

他们赶到国际商场金店的时候,龙瑶瑶他们过了两分钟才到,看到宋欢他们来了,很是惊讶,好像是她先出发的吧!跟宋欢比快,那你肯定就输了。

龙瑶瑶带着手下到了金店外面,金店门已经关上了,窗帘也拉了下来,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如果强攻,肯定会有人质受到伤害的。

“狙击手到位了吗?”龙瑶瑶问旁边的手下。

“到位了,可是几个点都看不到劫匪!”

龙瑶瑶跟特警队的队长一起商量着对策,叶田雨溜溜达达地到了金店的后面,这里也有警察把守着,无法靠近。

现在对于警方来说,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就这样一直僵持了半个小时,劫匪在里面打电话说要让龙瑶瑶他们准备一辆押钞车送他们离开秉城,他们安全离开之后,就会把人质给放了。

目前情况下,只能照办了,劫匪跑了事小,要是人质伤了或者死了就麻烦了。

龙瑶瑶让人叫来了押钞车,停在了金店的门口,劫匪非常的聪明,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知道警察有狙击手,他们索性跟人质一起,两个人一组,用袋子把头和上半身蒙起来,朝着押钞车走去。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贸然出手,肯定会误伤人质的。

匪徒和人质上了押钞车,押钞车开了出去,劫匪明确表示,不能跟踪他们,如果被他们看到警察跟踪,就会枪杀人质。

龙瑶瑶没办法,只得跟上级汇报,上级的答复很明确,要保证人质的安全,同时,也不能让劫匪跑了。

龙瑶瑶接完电话,马上按照事先的部署,让提前换好便装的警员,上了汽车,分散追踪,借助天眼的辅助,隔着两条街道追踪那辆运钞车。

宋欢跳上了跑车,让曾强他们上车,曾强上了车,却没有看到叶田雨:“他人呢?”

“咦,刚才还在我旁边呢。”曾强一脸纳闷的说道。

曾强在人群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叶田雨,这家伙去哪里了?

押钞车上,司机开着车,看了一眼旁边的叶田雨,一脸疑惑的低声问道:“你是哪里的,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叶田雨说了龙瑶瑶以前的派出所,那个人这才恍然:“原来你以前是跟龙队的呀!”

“没错!”叶田雨点点头。

他听说劫匪要一辆押钞车,他就猜到可能龙瑶瑶会安排警察,这个小妞,脑袋太简单了,你这么安排,不是让两个警察去送死吗?你能想到,劫匪可能也会想到。

果然,开到了市郊,劫匪命令他们停车,那个警察一脸紧张的摸向了腰间的手枪,可能他也已经做好了奋力一搏的准备了。

劫匪一下车,分左右朝着车子前面走来,一个劫匪走到了叶田雨的跟前,举枪刚要射向叶田雨,猛然间觉得手里一滑,枪脱手了,另外一边的那个劫匪刚想打死了那个警察,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朝着他砸来,正好砸在了他的面门上,手枪可是铁做的呀!砸在脸上谁受得了呀!那家伙一声惨叫,被一下砸晕了过去,叶田雨旁边的警察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叶田雨却一个纵身从车窗里跳了出去,不等那个想开枪打自己的劫匪跑远,抬脚一下子就把那个劫匪踢晕了。

车里人听到了动静,押着人质从车上走了下来:“都,都不许动,我知道你们是警察,你们要是敢动,我就打死人质!”

叶田雨走到了那些人的跟前,还有四名劫匪,六名人质,都站在车后面,劫匪把人质押在前面,他们龟缩在后面,就算叶田雨他们想要突袭也不大可能。

车上的警察也下来了,手里拿着枪,有些紧张的站在叶田雨的旁边,刚才叶田雨的身手,他可都是看到了,都说龙瑶瑶是警队之花,身手好,枪法好,没想到这个跟着龙瑶瑶的小警察也这么牛叉。

叶田雨微微朝着那个警察笑笑:“兄弟,有烟吗?”

“有!”警察从兜里掏出了香烟和打火机,递给了叶田雨,叶田雨掏出香烟,点燃了,叼在嘴里,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劫匪:“几位大哥,我们谈笔买卖怎么样?”

“谈什么买卖?”劫匪里面一个胖子大声说道。

“我们放你们走,你们放了人质,你们只为求财,也不想伤人命,是不是?”

胖子听了大笑了起来,他旁边的手下也跟着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一样:“谈判,我们为什么要跟你谈判?我们现在手里有人质,你觉得就凭你们两个,能打得过我们吗?”

叶田雨叼着香烟,叹口气,看了身旁的警察一眼:“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别他*的废话,快把枪放下,要不然,老子一枪崩了这个人质!”胖子大声的喊道。

那个警察看了叶田雨一眼,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警察一般都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为了人质安全,只能选择放下枪。

警察拿枪的手慢慢的举起,伸手把枪往地上扔,枪眼看着就要落在地上了,一只脚探了出来,轻轻的一跳,手枪飞了起来,到了叶田雨的手里,紧接着,就听了四声枪响。

啊!惨叫声此起彼伏,劫匪手上的枪都落地了,他们放开了人质,用力的甩动着手,叶田雨刚才开了四枪,全部都打在了劫匪的枪上,枪被震落了,他们的手酸痛得厉害,那种感觉比用开水烫伤还难受。

叶田雨旁边的警察惊得目瞪口呆,张大着嘴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这太不可思议了,他知道特警队最牛叉的狙击手,也只能做到一枪毙命,而眼前的这个小警察,居然枪枪都打在了劫匪的枪上。

人质赶忙都跑到了叶田雨的背后,一脸感激的看着叶田雨,胖子为首的四个劫匪吓得浑身直哆嗦,要是这子弹打在脑门上,恐怕就死翘翘了。

叶田雨把枪扔给了旁边的警察,朝着他调皮的眨巴一下眼睛:“等下你们的人到了,就说是你开的枪!”

“啊!我!”警察一脸惊愕的看着叶田雨,这个小警察还真是奇怪,这么大的功劳他也不揽上身。

胖子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求饶道:“大哥,我错了,千万别杀我!”

叶田雨看了胖子一眼,抬脚把胖子给踢晕了,旁边三个家伙,也全被叶田雨踢晕在地了。

这个时候,大批的警察赶到了,叶田雨混入了人质里面,那个警察,拿着枪,对着躺在地上的劫匪,很帅的装了一个样子。龙瑶瑶带着人快步走了过来,看着地上躺着的六个劫匪,一脸疑惑的看着那个警察:“我不是安排你们两个人吗?怎么现在只有你一个人?”

“啊,他当时尿急,没来得及上车,就我一个!”那个警察说着,看向了叶田雨。

龙瑶瑶也看到了叶田雨,不是六个人质吗?叶田雨怎么也变成了人质?

龙瑶瑶来不及多想,马上让人把晕倒的劫匪都给铐起来,然后问那个警察具体的情况,那个警察按照叶田雨吩咐的说了一遍,龙瑶瑶听了,一脸疑惑的看着那个警察,没听说过他们警队里还隐藏着这个么个神枪手呀!

龙瑶瑶一脸狐疑的在叶田雨脸上扫了一眼,叶田雨优哉游哉的抽着香烟,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她记得分明是安排了两个警察穿了便装上了押钞车的呀!怎么会突然变成一个呢?

龙瑶瑶看到那个警察还在摆着那个帅帅的姿势,不由得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这下你大功了,上车吧!”

“谢谢龙队!”那个警察高兴的朝着龙瑶瑶敬了一个礼,转身朝着汽车走去,经过叶田雨身边的时候,朝他微微点头笑笑,叶田雨叼着烟,微眯着眼睛朝着那个警察眨巴了一下。

龙瑶瑶一把把叶田雨给拽了出来,拉到了自己的车上,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的语气的对叶田雨说道:“谢谢你!”

“什么?”

“我说谢谢你!”龙瑶瑶再次提高了声调说道。她是个警察,一看完现场,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两个劫匪,分明已经知道她已经安排了警察,准备过去要杀了在押钞车上的警察,如果不是叶田雨混上了车,恐怕,今天他们非但抓不到劫匪,还会有两名警察殉职,那她的责任可就大了,因为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