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七次人口普查公报第二号中公布,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2.62人,比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3.10人减少0.48人。第六次人口普查公报第一号是这样公布的,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3.10人,比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3.44人减少0.34人。

时隔20年,家庭人口的规模从3.44人减少至2.62人,减少了0.82人。有朋友开玩笑说,数千年来以家庭为主体的社会基本经济单元正在瓦解,以个人为基本单元的新时代正在形成。听到这个论点后。我大吃一惊,其实他只是比较夸张的表达了这种变化趋势。仔细一想,如果夫妻俩又不想生孩子,又各自经济独立,那算不算经济上是以个人为最小社会单元呢?这真的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何况那些压根就想着单身的人,更是这样了。

为了活跃一下气氛,避免我们的话题太过沉重,我们先说一个有趣的发现,有没有四代人,每代都只有一个人?也就是由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和一个孩子组成的家庭呢?当然有,2000年时,这样的家庭全国有4.4万户,2020年时有1.31万户。

看来这真不稀奇,那么五代呢?也真有,只是我在生活中从未见过,2000年时全国有70户,2020年时有154户。我们可以想象一下,这样的家庭还是挺有趣的,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四世同堂和五世同堂,因为四世同堂可不是每一代只有一个人。

还是转过头来说20年来家庭户规模的变化情况吧。

2000年时,一人户和二人户的家庭还只占25.3%,刚过四分之一;2020年时已经超过50%,达到了55.1%,显然这是20年来家庭规模变化最大的地方。三人户的占比小降了0.2个百分点,后面的大家庭数量全是下降,大家庭的结构正在瓦解,我们正走上和西方一样的小家庭模式。

产生这样变化的原因主要并不是文化,城市化和经济独立等才是这些变化的主要原因,人口的大幅流动加剧了这些变化,靠传统文化的复兴是无法扭转这种趋势的。但是也不用太过担心,实际上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也会逐步稳定下来的,只是现在可能还没有到趋于稳定的时候。

显然,从户数增长来看,一人户20年增长3.4倍是最快的,比二人户的增长速度快出一倍多,9722户家庭只有一个人,这已经要占总人口的很大比例了,未成年人的一人户应该是不多的,虽然老年人的占比不小,,但一人户要新生育子女的比例确实是相当低的。

二人户的情况就要展开看一下,其中二代户中占比约四分之一的3600万户,要么是单亲父母带着孩子,要么都是成年人,再生育的比例也是比较低的。重点就在于占比75.5%的1.1亿二人一代户,扣除已经在生理上不太可能生育的情况后,应该是生育的主力军。怎么来让他们愿意生育就是未来生育率高低的关键。

总有人给我说,小县城生二胎和三胎的很多,其实从四人户、五人户之类的下降情况来看,显然他们看到的情况虽然是真实的,但并不代表整个社会的主流。虽然四人户、五人户并不代表就一定是二胎或三胎家庭。

这么多的一人户,不见得这些不愿意结婚的人就不喜欢小孩,上次有专家建议让非婚生育合法化,并消除道德上对他们的歧视,被大家骂惨了。从这里看,这位专家的说法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确实和我们的传统道德不太吻合。

是不是避免家庭的小型化,还是用传统的大家庭就可以避免生育率下降的问题?当然不行,韩国人试图以大家庭的传统模式来解决这类问题,刚开始还有效,但部分新时代的知识女性用拒绝结婚来抵制以后,导致全社会的女性结婚意愿极低。不加入你们的家庭,你就给我套不上那些枷锁,所以韩国就很快就超过日本成为生育率最低的国家。

问题就是这个问题,情况就是这个情况,怎么办?某专家说印数万亿钞票,通过补贴来解决,结果被禁言了好久,也有专家说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必定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我认为再加一个和平奖也可以,只是能找到这样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