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5日,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原苍山)县公安局,突然有两辆黑色轿车开进院内。

车上下来五个身穿假军装的男人,两个负责看守,另外三个直接闯进了接待室,其中一个人气势汹汹地对民警说:“让你们局长半个小时之内过来见我。”

这五个人是谁?他们假冒军人来公安局干什么?是谁给他们的底气,让他们竟然敢这么嚣张地在公安局里招摇撞骗?

手持中央密令,声称要见局长办事

民警询问说话的这个男人的身份和来找局长的目的,但是这个男人根本没有自报家门,还说:“你们不用管我们是谁,叫你们局长来就行了。我们有绝密文件要当面交给局长,让他立刻、马上过来见我。”

民警赶紧拨通了局长蔡纯良的手机,蔡纯良说:“上面传达文件是有严格程序的,那些人是什么部队的?”

民警说:“只能看出穿的是军装,但是看不出是哪个部队的,也看不出军衔。”局长听闻后,就让值班民警找郭长青接待他们。

民警赶紧通知了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郭长青,郭长青来到接待室问那几个男人:“解放军同志,你们来公安局有什么事情吗?”

面对郭长青的询问,之前那个人依旧态度嚣张地回答道:“你是局长吗?如果不是,请你把局长叫来,我的军衔是大校,我们有绝密文件要当面交给局长,其他不该问的别问。”

郭长青赶紧拨打了蔡局长的手机,说:“蔡局长,有三个穿着军装的人说要见你,还说有绝密文件。”

蔡局长问道,“弄清楚他们的身份了吗?”

郭长青回答:“从军装上看不出是哪个部队的,有一个人自称是大校。”

蔡局长说:“上级传达命令都是有程序的,不会直接找过来,这里面有问题,你先接待他们,我去查查他们的底细。”

郭长青电话还没挂,这些人就离开了接待室,闯进周振政委的办公室,命令周政委找局长过来。

这一下动静闹大了,局里的其他领导都知道有几个当兵的找局长,周围的民警互相递眼色,好像在说:谁家递送绝密文件这么大张旗鼓的,生怕别人不知道。

局长不露面,这几个人又到处横冲直撞,于是警员赶紧通知了武装部副部长杨文元。杨文元立马来到政委办公室:“你们好,我是武装部的杨文元,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说。”

“大校”说:“我只见公安局长,别人一概不见,无关人员赶紧离开。”

周政委解释说:“杨文元是局里的部长,局长不在的时候他负责接待。”

这时,“大校”的语气又升高了一些,说:“今天我除了局长谁也不见,对了,你们的工作证呢?拿出来我看看。”

在场的警员和干事都笑了,跑到公安局里检查警员的证件这还是头一遭,民警掏出自己的工作证给“大校”,说到:“是真的吧,请你们也出示一下证件。”

“大校”从兜里掏出证件,鄙夷地说:“看看上面的章,认识吗?”

民警看到上面的章赫然写着中共中央办公厅,其他信息都是手写的。派出所民警的证件都是机打的,大校的工作证怎么可能是手写的?而且字迹还歪歪扭扭,非常潦草。再说,军人也不会有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印章。

这个工作证给了“大校”不少勇气,他继续说到:“中央警备局知道吗?保密法知道吗?这种工作证你们见过吗?”说着,他又赶紧把工作证塞回了兜里。

民警们在心里嘀咕:没见过,没见过,没见过手写的工作证。

周政委已经不打算跟他们耗了,他手头上还有很多工作,于是对“大校”说:“局长非常忙,就是立刻赶回来也还需要一些时间,请你们到接待室等候吧。”

然而,这三个人就赖在政委办公室,说什么也不走,忽然一个人拍拍随身携带的文件袋,神秘地说:“这是中央一号首长的绝密要件,必须亲自交给局长。”

周政委说:“那我赶紧给局长打个电话再汇报一下,你们等等啊。”

神秘首长来电

周振再次拨通了蔡局长的手机:“局长,那三个人又说有中央一号首长的文件,您看怎么办?”

蔡局长疑惑道:“不对啊,中央一号首长的文件怎么可能这样下达呢?应该按照程序逐级下达,这些人要干什么?我继续查他们的底细,暂时就不回去了,你可得把他们看住,别让人跑了,等到合适的时机,就把他们抓了好好审审。“

”好的局长,那院子里的那两辆车怎么处理?“周振继续问道。

”你安排几个人搜查一下车,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证据,我找找技术人员,尽快查清他们的信息。“蔡局长继续部署道。

打完这通电话,周振吃了定心丸,回到办公室对这三个人说:“局长已经往回赶了,你们再等一下。”

然后转身对身后的警员小方小声说:“我有事出去一下,你看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之后,便安排了几个警员直奔那两辆车。

这两辆车竟然没有车牌,一个同样身穿军装的男人在驾驶座上睡觉。警员看到这个男人衣服上还有中校的徽章,就把他叫醒:“同志,我们需要检查一下车辆,麻烦你配合一下。”

对方很强硬地说:“不行,你们凭什么检查我的车。”

警员说;“我警告你啊,你这样是妨碍公务,赶紧下车!”

对方不情不愿地下了车,警员说:“打开后备箱。”于是,对方很配合地打开了后备箱,在场的所有警员都被后备箱里的东西惊呆了,满满的假军装和假徽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服装厂送货来了,警员还搜到了7把刀。

警员把假军装和假徽章一摞一摞地拿了出来,打算彻彻底底地搜个干净,果然,他们还搜到了一副车牌和高速公路的收费凭证。

而那个“中校”已经抱头蹲在了地上,民警赶紧打电话汇报了情况,周政委说:“我知道了,你们把车扣走,把人带到审讯室,其他的我来处理。”

此时,在政委办公室的三个人还不知道他们已经露馅了,过了一会,“大校”接到了“首长”的电话,立刻点头哈腰地做起了汇报。

之后,又把电话交给了周政委,周振跟“首长”聊了一会,电话又回到了“大校”手中,“首长”让三个人去接待室等候。

走出政委办公室,三个人的神色有些慌张,不约而同地往门口走去,但是警员挡住了去路,把他们拉回接待室,就连门口的两个守卫也被拽进了接待室。之后,“大校”紧张地说:“我再给首长打个电话。”

几分钟后,这几个人一改之前的态度,用缓和的语气说:“首长说,如果局长真的赶不回来,绝密文件可以交给周政委,麻烦同志帮忙转交给他。我们的事情办完了,就先走了。”说着,就把那个神秘的文件袋递给警员。

但是警员没有接,笑着说:“你还是亲自交给周政委吧,毕竟这是中央一号首长的绝密文件。”

这时候,“大校”突然喊着肚子疼,要上厕所,警员说:“来,我带你去。”这时,“大校”又说:“不用了,我还能再忍忍。”

虽然,警员们已经确定这些人就是骗子,但是蔡局长那里还没有明确的指示,他们也只能等待。不久,蔡局长给周振打电话说:“北京那边有消息了,这些人是假的,现在抓紧派武警逮捕他们。”

之后,接待室内突然闯进来三十五个带着武器的武警战士,五个人自知跑不了就束手就擒了。之后,民警对这五个人进行审讯,这些人倒也配合,肚子里的东西倒得一干二净。

重拳出击,冒牌军人锒铛入狱

据供述,这六人都是诈骗团伙的成员,其中“大校”名叫刘典爱,原来是山东青岛的普通农民,后来不种地了就成了无业游民,三年前认识了“首长”就被吸纳到诈骗团伙。

刘典爱供述,“首长”名叫周长胜,周长胜见刘典爱没什么心眼,就把他吸纳了进来,周长胜专门捏造一些不存在的部门,名字起得非常唬人,甚至以能够当兵为由,把两个小伙子骗进了诈骗团伙。

为了方便管理,周长胜还捏造了不少虚拟头衔,甚至还有人当上了连长,而周长胜自己就是首长,不得不说他真是有妄想症。

不过,刘典爱等人也不知道机密文件的内容,甚至不知道他们闯公安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刘典爱供述,这个诈骗团伙主要在江西梧州一带活动,他们策划作案计划的地点是江西梧州中山公园。

公安局立刻赶赴梧州实施抓捕,但是等民警赶到窝点时,这些人已经提前得到风声逃跑了,民警在现场搜查到了大量假军装、假锦旗和假证件。

民警继续展开调查,有群众向他们举报说看到一伙人跑到当地的一家饭店,民警直接赶到这家饭店并抓获了4名犯罪嫌疑人。但是犯罪头目周长胜依然在逃,刘典爱在闯公安局时曾经给周长胜打过两次电话,周长胜也预感到事情败露,所以提前逃走了。

周长胜公然藐视我国公安的威严,警察自然不会让他逍遥法外,于是继续根据目击证人和监控搜捕周长胜,发现周长胜于11月6日逃亡武汉,兰陵县警方立刻请求武汉警方对周长胜实施定位。

11月7日上午,周长胜在一家隐蔽宾馆内被捕,指挥“大校”闯公安局的“首长”被抓时,竟然吓得小便失禁。

被抓后,周长胜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的犯罪团伙捏造了“中华慈善总会”,在全国范围实施诈骗,为了从轻处罚,周长胜主动招出了诈骗所得金额,还供出了其他诈骗团伙的相关信息。

根据周长胜提供的线索,警方立刻动身,一连捣毁了其他几个诈骗团伙,警方还在北京某个窝点内查获假军装、假徽章、还有他们自己捏造的虚假职务证明,甚至发现了“亿元美金大钞”和“马关条约文件”......

既然周长胜团伙主要是在梧州活动,为什么会突然“造访”山东省兰陵县公安局呢?

周长胜供述,他们闯公安局找局长,是为了营救一个叫做张勇启的人。张勇启是山东省兰陵县人,因为捏造采砂证诈骗200万,被抓后在兰陵县监狱服刑。

张勇启是诈骗团伙的核心成员,专门负责伪造各种假证,对他们的团伙贡献很大。如今他被抓了,团伙里没人能做假证,没有假证也无法实施诈骗了,于是,周长胜就想把他弄出来。

周长胜不敢自己来要人,就想了这么一出,这还是他们开了三次秘密会议,做了详细周密安排的。原想刘典爱五人深入虎穴,周长胜坐镇指挥,救出身陷囹圄的兄弟,没成想兄弟没救出来,连老窝都让人给端了。

之后,警方立刻赶到兰陵县监狱,审问张勇启是否知晓周长胜等人的计划,张勇启得知他们的行为后也是哭笑不得。

2014年12月18日,兰陵县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周长胜有期徒刑7年零6个月,其他犯罪嫌疑人也受到了相应的惩罚,至此,这出闹剧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妄图用这么拙劣的手段欺骗公安干警,足见骗人骗久了,连自己都骗。

如果有人向你自称来自于一个听起来很厉害,但又是你不知道的什么机构时,不要慌张,先查查这个机构是否存在。

涉及到金钱时,一定要留神,捂紧自己的钱袋子,不要妄想馅饼砸在自己身上。一般砸过来的不是馅饼,而都是陷阱,遇到诈骗行为,我们有所防范,应该马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