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五千年,出现的稀世珍宝数不胜数,这些文物有的代代相传,有的则深埋地下。前者归个人所有,后者归国家所有,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然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却发生了一件两者混淆的离奇案件。

一河北农妇自称宝物是家族世代相传,文物局却一口咬定这就是一件“出土文物”。这场纠纷持续了二十年,最终农妇无奈只得选择对簿公堂。

那么这是件什么宝物,农妇与文物局之间孰是孰非,法院最终又会如何判定呢?

当然了,要想弄清此事的前因后果,我们就需要从1983年的那个冬天开始说起了。

刘翠钗

一、村妇拿宝鉴定

1983年11月11日,此时的河北石家庄已入冬季天气格外寒冷,农村的街道上行人不多,即便偶尔有两三个外出的,也纷纷被凛冽的寒风吹的止不住打颤。

可就在下午五点左右,一位农村妇女却异于常人,她满头大汗一边慢跑一边微笑,像是急切也像是兴奋,丝毫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

此人就是今天故事的主角刘翠钗,而她的目的地正是当地的文物管理所。

刘翠钗

半晌后,刘翠钗终于来到了文管所内,看到这个一路小跑赶来的妇女,工作人员们都很惊讶,其中一位管事的领导先是为其递来了一杯热水,随后又亲切的问道:

“这位大姐,您是找人还是办事?”

听到被询问来意,刘翠钗水都没来得及喝,拍了拍鼓鼓囊囊的衣物便回答道:

“我是来鉴定宝物的,能帮我找一位厉害一点的专家吗?”
“专家?哈哈大姐我们这的专家都很厉害,您跟这位同志走就行了。”

高英民

说罢,领导就让一位值班人员将刘翠钗带去了楼上,找到了一位名叫高英民的文物专家。看到二人推门进屋,正在喝茶的高英民感到十分惊讶,他觉得已经这个时间了,自己马上就要下班,怎么还会有人上门。不过转念一想,能够卡这个时间前来,必然是想躲着旁人,那么这件找自己鉴定的宝物很有可能不是俗物。

想到此处,高英民赶忙上前搬来了桌椅,又借口倒水将值班人员支了出去,待到屋内只剩他们两个,这才向刘翠钗询问起了宝物的事情。作为一个农村妇女,刘翠钗没见过世面也不知道该怎样介绍,于是她便只得一手从怀里拿出宝贝,一边唯唯诺诺地说道:

“高专家,您给看看,我这祖上传下来的两件宝物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能值多少钱啊...”

石制药碾

天啊!刘翠钗话音未落,高英民看着对方手中拿出的两个物件就发出了惊呼。顺着高英民的目光看去,一个石制药碾,一个黑色的陶钵映入眼帘,这两件文物根本不用细看,只要是行家一打眼就能看出其珍贵程度。

而另一边的刘翠钗一看专家发出了惊呼,也是顿感惊喜,可还没等她开口询问呢,高英民的一番话却打断了她:

“这两件东西应该是真的,但单凭肉眼我也不敢确定,至于价值一时半会也估算不出来,这样吧我给你打一个收条,你先回家等我消息....”

拿着收条刘翠钗并未多想,赶忙回家赶上了晚饭,但此时的她哪里知道,她与传家宝的这一别就是整整二十多年。

二、文物被充公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明明宝物是真的,高英民为何要将刘翠钗支走,他又是以什么理由拿走了宝物呢?

原来这其实是源自一场误会。当时高英民确实看出了两件文物并非赝品,可偶然间的一瞥却让他看到了一处疑点,那就是宝物上存在一抹泥土的痕迹。传家宝上有泥土也并非是什么稀罕事,高英民也无法确定些什么,但如果联想到一天前发现的一处墓穴,那疑点可就大了。

就在刘翠钗前来鉴宝的一天前,刘翠钗所在的村庄刚刚发现了一座唐代中期的墓葬,在墓葬中考古学家们发现了诸多精美的文物,例如瓷器、铜器、玉器等等。这些文物的历史价值巨大,因而对于发现这座墓葬的第一发现人,当地政府也是毫不吝啬的奖励了对方600元奖金。

八十年代的600块钱是什么概念?说是现在的六万都毫不为过,所以当得知此事后,别说是当地的村民了,就算是不谙世事只会低头鉴宝的高英民都被惊动了,而好巧不巧的是,高英民正好知道这位获得奖金、率先发现古墓的发现者正是刘翠钗的家属!

前脚刚刚发现古墓,后脚就拿来“传家宝”进行鉴定,说实在的这当真不怪高英民多想,换做任何人都定会如此。因此最终出于多方面考虑,高英民这才会将刘翠钗一家当做“盗墓贼”,这才会将那两件文物当做“出土文物”交给了上级文物管理局。

完事后高英民还特地给刘翠钗打了一通电话,准备让其第二天前来面谈此事。接到电话后,刘翠钗的心情是复杂的,有紧张也有期待,因而当天晚上她是一夜未眠,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赶到了文管所。

来到文管所见到了高英民,刘翠钗赶忙问道:

“高专家,那两件宝物鉴定得怎么样了?值钱吗?”

而看到刘翠钗这副“财迷心窍”的样子,高英民也是误会成了她这是想急于销赃,于是他便没好气地回答道:

“恩,你这两件文物的确是真的,根据我判断,那个药碾应该是唐代的,那个黑色陶钵大致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产物,都价值不菲,不过很可惜我已经将它们上交到文物局了...”

听到此处,刘翠钗瞬间懵了,她愤怒却又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什么?高专家,您是不是在开玩笑啊,我是拿宝物前来鉴定的,可不是来上交的,您怎么不经过我允许就直接交上去了啊。”

而反观高英民,听到刘翠钗的质问后表现得却很平静,不知是想给刘翠钗“留点面子”,还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他只是淡淡的回应道:

“当初你来鉴定的时候,并没有说是要将其拿回,还是要上交文物,鉴于你们家之前主动向当地政府汇报发现古墓的事情,我自然认为你是要无私上交宝物,现在宝物已经交到晋州市文物局了,要是有疑问你可以去找他们。”

刘翠钗自然不知道高英民对自己产生的“误会”,所以她就将此事也当成了一场误会,顾不得和高英民生气,当即启程赶到了晋州市文物局,向工作人员索要起了那两件宝物。

可让刘翠钗万万没想到的是,对于这两件本属于自己的宝物,晋州市文物局和文管所竟然相互推诿,一个说文物不是从刘翠钗手中上交的,一个则表示刘翠钗是自愿上交,折腾了几个月刘翠钗连宝物都没见到不说,还受到了不少的“白眼”。

三、二十年后对簿公堂

这可让刘翠钗气愤不已,她既心疼又恼怒,毕竟这可是价值上百万的宝贝啊,是自己的祖辈一代代传下来的,她还等着将其变卖过上好日子呢。故而为了要回“传家宝”,从1983年开始,刘翠钗便在文物局文管所两头跑,每隔几天就去一次,一直折腾到了2003年。

高英民

此时距离文物被高英民上交已然过去了整整二十年,刘翠钗实在奔波不动了,于是在逼不得已下,她这才只好选择用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将高英民以及晋州市文物局告上了法庭。

不过说到这里,相信很多人都会产生一个疑问,那就是刘翠钗为何不在当时就选择打官司,而是要拖了整整二十年呢?

这一点其实也是法院为之困惑的,并且就连刘翠钗本人都解释不清,但从刘翠钗的种种做法来看,原因应该大体有二。其一,刘翠钗不懂法,没有学历也没有文化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别说是打官司了,她这辈子都没见过几个警察,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自然是不会也不敢打官司的。

其二,面子可能也是刘翠钗不上诉的原因之一,因为将文物上交给国家这本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可一旦刘翠钗选择上诉,那么她或许就会遭到这样的非议:

“文物捐给国家怎么了?这不是很好吗,刘家怎么如此贪财。”
“捐给国家的东西还想要回来,这刘家真的是财迷心窍了。”

这样的道德绑架是刘翠钗承受不起的,所以基于这两个原因她才拖了整整二十年,直到即将绝望之际,这才拿起了法律的武器。

2003年10月26日,晋州市初级法院接到了刘翠钗的诉状,诉状中刘翠钗写到:

“1983年11月11日,我拿着我的白石药具一件和黑色陶钵一件委托高英民鉴定,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鉴定一直未果。待到我向高英民索要时,他却说被晋州市文体局要走了,而该局也是一样,以各种理由搪塞我,拒不归还。”

所以,刘翠钗希望第一被告高英民能够支付自己三千元的补偿金,第二被告晋州市文物局能够及时归还两件文物。

基于以上诉状,法院方面也是大致了解到了案件的基本情况,不过由于晋州市文物局和初级法院属于平级,他们不好对平级且同市的单位进行审理,于是他们只得将情况汇报给石家庄中级法院,希望上级能够判定。

石家庄中级法院得知此情况后十分重视,当即将此案交给了辛集市初级法院,并于2004年正式开庭审理。

辛集法院

四、案情跌宕起伏

开庭当天,原告被告皆出席现场,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高英民的一席话却直接将原本一边倒的舆论反转了。高英民表示,一切和刘翠钗说的不同,在他看来那两件文物根本不是刘家的传家宝,而是当年北张里村唐代古墓中的出土文物!所以说,刘翠钗不仅没有任何权利申诉,追究下来她才应该成为被告。

说罢随即高英民又拿出了自己的证据,他表示据文管所的文件显示,就在1983年11月10日下午,北张里村刚刚发现一座唐代古墓,而根据来访登记表可见,刘翠钗前往文管所鉴定的时间是在11日下午,仅仅相隔一天。

唐代古墓

这么短的时间,刘翠钗家就出现了两件传家宝,这未免太过巧合了吧?

不仅如此,接下来高英民还表示,据他当时观察这两件文物上还依稀存有泥土,像极了刚刚从古墓中盗掘出来的。

听闻高英民的话后,在场之人无不发出了“原来如此”的叹息,因为如果真的像高英民所说,那刘翠钗一家的性质就十分恶劣了,可情况真的如此吗?

这个尚未可知,刘翠钗吃了没文化的亏只知道喊冤,因此这起案件也只好暂时休庭,直到2005年1月26日才再度开庭审理。

这次在法庭上,由于做出了充足的准备,刘翠钗就显得没那么被动了,正在双方律师针对文物究竟是传家宝还是出土文物争论不休之际,她直接就拿出了一个关键的证据,那就是当年自己爷爷购买这两件文物的协议。

这张民国二十七年的字据虽然已经泛黄,但上面的内容却十分清晰,所以法院方面最终也是采纳了刘翠钗的说法,认定了这是刘家的传家宝。

石制药碾

不过即便文物来源能够确定,可这两件文物究竟是高英民“抢”来的,还是刘翠钗自愿上交却依旧没有定论。

对此,高英民直接拿出了一系列证据,他表示就是刘翠钗自愿上交的,这里有她当时捐献的档案,以及相关单位对她的奖励凭证。

听到此处,刘翠钗疑惑极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签署档案了,但是那些奖励她还是记得的。刘翠钗称当年确实有一笔奖金给到了自己,可她知道那是“封口费”,所以直接就当众捐给了大队团支部一分钱都没拿。

这种情况显然是有利于刘翠钗的,毕竟东西是她的,只要她一口咬定没捐过,那法院就必然会判她胜诉。然而就在这时,高英民方辩护律师的一番话却再度扭转了局势,他表示1983年刘翠钗“捐献文物”,直到2003年才选择上诉,这期间隔了二十年,早就超过了国家规定的两年诉讼期限,所以就算有什么证据,她的主张也是无效的。

该律师说得的确属实,一旦超过了诉讼期限,那么这类纠纷就会无效。所以在得知这一情况后,辛集市初级法院于2005年2月2日,做出了判刘翠钗败诉的决定。

这样的判罚刘翠钗自然无法接受,毕竟这是祖辈传下来的传家宝,更是价值数百万的一笔财富。于是就在当年6月28日,刘翠钗便再度提出了上诉,要求晋州市文物局归还文物。

刘翠钗的再度上诉当即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这起“民告官”的离奇案件也让百姓们众说纷纭。因此为了确保能够既公正判决,又能安抚民意,在历经多次判决后,在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决议下,正定县人民法院当即成立了一个专案小组。

专案小组经过长达一年的调查取证,走访了多个单位,采取了多位证人的证词后这才终于做出了判决。判决结果如下:

要求高英民以及晋州市文物局在六十日内归还两件文物,且必须承担所有官司的诉讼费用。

对此高英民等人自然不会认同,在这之后他们也是接二连三地提出了上诉,但最终结果依旧是一样,因为这文物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法律不会因为你不服进行更改。而这起绵延了近三十年的案件,也就这样随着法院维持原判,以刘翠钗最终胜诉随之落下了帷幕。

整起案件的前因后果已然明了,无非就是一件家传宝物因误会被专家认定是盗窃的出土文物,不过这其中高英民等人固然有错,可他们的初心却是好的,但是却用错了地方。

因为从近代开始,中国已经有无数奇珍异宝或损坏或被盗或流落海外,作为文物专家,他们为了保护文物不被违规贩卖,这其实也是不得已之举。所以最后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这些人的良苦用心,毕竟拿到文物后他们没有贩卖,而是留在了博物馆内,不是吗?

大家不妨在评论区,说说你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