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安徽萧县吴集子村村民赵连新,在一个暴雨倾盆的午夜,遭到雷击后“气绝身亡”,这件事在当时可谓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当地百姓们对此是众说纷纭。

有说他是做了坏事遭到了上天的报应,也有人说他命不该绝,不过“逝者已矣”赵连新还是要入土为安的,这件事也伴随着他的下葬而暂时平息了。

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当着众人的面下葬了两年之后,这个被雷劈死的男人竟然“死而复生”了!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果赵连新没有死,两年前被安葬的那人又是谁呢?当然了,要想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我们还是要从2003年的那场雨夜说起。

当时是2003年8月24日,赵连新的妻子刘玉侠刚刚带着儿子拜访完远在江苏的姐姐,辗转多日回到了家中,由于没带钥匙,母子俩便敲起了大门呼唤可能已经睡着了的丈夫。

但奇怪的是,原本睡眠很浅的丈夫半天都没有“睡醒”的意思,无奈之下刘玉侠就只得让年龄尚小的儿子钻进后门的小洞之中,绕回前面打开了大门。

下着大雨,丈夫还不开门,刘玉侠自然是有些恼怒的,于是进门之后她便让儿子去给身在西屋的父亲叫醒,准备好好出出气,可正是这一去却险些将年幼的儿子魂都吓了出来。

因为当推开房门,他的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具上半身已然烧焦了的男尸,并且根据尸体上的服装、配饰,以及尸体身高、身形,这显然就是父亲赵连新!

孩子哪里见过这阵势,当即就吓得尿了裤子,嘴里还大喊着:“妈妈妈妈,爸爸死掉了爸爸死掉了!”

听闻这一消息,刘玉侠赶忙冲了过来,看着眼前的尸体,和尸体上那个她亲手送给丈夫的钥匙扣,她知道这很有可能就是赵连新,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因为前两天外出之前,丈夫还好端端的,只是这两天怎么就天人两隔了呢? 因此精神崩溃了的刘玉侠抱着儿子嚎啕大哭,而她的哭声也瞬间惊醒了周遭的邻居。

邻居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他们只得找来了村支书,村支书看到眼前的一幕就显得镇定了许多。

他当即让围观群众散开,不要破坏了案发现场,之后便快速地拨通了报警电话,将此处发生命案一事悉数告知了公安机关。

很快一众公安干警和法医便赶到了现场,通过一系列的比对、尸检,以及遇害人妻子刘玉侠的描述,警方也很快得出了赵连新是意外遭受雷击身亡的结论。

当得知这一消息村里的百姓是众说纷纭,当然了,在这般的“嚼舌头”下,刘玉霞很快也因受不了流言蜚语,变卖了房产带着儿子回到了娘家。

事情发展到这里,无论是警方的结论,还是刘玉侠本人的供词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村里的百姓也确确实实是看到一具,外形很像赵连新的男性尸体被安葬了。

那么既然如此为何在两年之后,赵连新竟然能够死而复生呢?

原来,其实这一切都是赵连新本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在赵连新的家人为其办完葬礼之后的第二天,他便悄悄回到了家中找到了妻子,告知了对方自己其实没有死。

死的那个人只是和自己身形相近的一个呆呆傻傻的流浪汉而已,而他这么做的原因有两个,其一是因为此前他购买了一份意外保险,他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到巨额的赔偿金,其二就是因为他的身世了。

赵连新其实并不是其父亲的亲生儿子,而是当年母亲在外务工之际,和一个名叫武明汉的男人偷偷生下的儿子,但后来这个武明汉便抛弃了他的母亲回到了老家。

走投无路的母亲这才再度回到了原本的丈夫也就是赵连新的养父身边,养父由于家里穷,也实在是没有能力再娶一个媳妇,这才答应了抚养赵连新。

后来,一家人也再也没提过这件事,赵连新也始终将养父认作亲生父亲,但到了2003年一切就都发生了改变,那一年赵家可谓是极其不顺。

赵连新的两个弟弟接连出事,妹妹也跟着一个有妇之夫私奔到了外省,这可让赵连新的养父是气的险些没背过气去,可三个不争气的儿女都跑了,他也就只得将气都撒在了赵连新的母亲身上。

每天酗酒过后对母亲是非打即骂,有几次险些都将其打死,而赵连新由于心疼母亲,在一次父亲殴打母亲的过程中,便给拦了下来。

这一拦可让父亲气坏了,他一顺嘴就将赵连新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事情说了出来,并且由于旁边还有几个劝架的邻居,这件事就迅速的传遍了整个村子。

大家都背地里叫赵连新是“私生子”、“杂种”,反正就是什么难听说什么,对此自尊心极强的赵连新顿时就崩溃了。

他一度想到过死,但转念一想自己死了,老婆孩子该怎么办呢?于是乎他就想着带着妻儿离开村子远走高飞。

下定决心的赵连新当天就找到了几个朋友,想着过两天赶快搬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过正当他刚走出家门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呆呆傻傻的流浪汉

仔细一看这人无论是身高体型和自己十分相似,因此刚买了一份意外保险的他,便萌生了让流浪汉代替自己死,骗保潜逃的想法。

当时的赵连新已经疯魔,全然不顾后果的就将流浪汉带回了家中,他先是请流浪汉吃了顿好的,随后就为其换上了自己的衣物。

他本来是想用自家产的食用油将流浪汉烧死,可好巧不巧外面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所以赵连新便将流浪汉击晕。

放在了屋子最中间的一根铁柱周遭,将一根电线塞到了他的手中,随即开启了电闸,这才将流浪汉的死伪造成了雷击身亡的假象。

那么既然一切进展得都很顺利,后来赵连新也带着妻儿离开了村中,为何最终事情还是暴露了呢?原来,在拿到了保险公司的赔偿金之后,赵连新便带着妻儿投奔到了亲生父亲武明汉的家中。

武明汉此时的生活也很落魄,老婆老婆去世了,孩子孩子外出务工好几年都没有回来,因此他便接受了赵连新,并且还亲自去派出所为其改名为武忠进,一家四口也算是过了两年安稳日子。

不过这般安稳的生活,也逐渐让赵连新忘记了曾经犯下了罪行,于是想着风头已过的他便回到了老家,希望看望看望家人,可正是这一去却正好被一位赵连新曾经的好友马六斤看见了。

当时的马六斤还以为自己是见了鬼呢,顿时吓得瘫坐在了地上,不忍心见童年伙伴瞒在鼓里的赵连新便告知了对方实情。

马六斤一开始也确实很仗义,这件事是谁也没说,直到他因盗窃罪被抓捕入狱后,为了减刑立功这才出卖了赵连新。

当然了,一开始在得知赵连新没死之后,不光是警察就连村里的百姓都不相信,因为他们可是亲眼看着赵连新下葬的。

可通过马六斤的指控,当他们真的在武明汉的家中看到赵连新本人的时候,也不得不相信了。

在这之后,警方当即就将赵连新给抓了起来,开始审问他那名死者究竟是谁,可没想到这个赵连新竟然避重就轻,只承认自己骗保的罪行。

将流浪汉的死都归结到了他自己的身上,称流浪汉当时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家中,拿着刀想杀死自己,他这才失手用电线勒晕了对方,至于遭受到雷击只能说是他运气不好罢了。

对此警方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于是又根据赵连新供词的漏洞详细地展开了调查,而当警察将更新更全面的证据放到了赵连新面前的时候,他竟然再度翻供了。

称此前的供词是警方的刑讯逼供,而实际情况其实是,当时流浪汉只不过是他看着可怜,想拉到家中做活的,是他自己遭到了雷击身亡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一番的突然翻供,可将警方是气得够呛,不过由于当时的技术手段有限,警方就算是猜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根本无法在已经烧焦了的尸体上找到证据。

也就无法证明赵连新是否杀害了这个流浪汉,只能是将赵连新和他的妻子刘玉侠以诈骗罪起诉,而最终这桩案件也就这样沦为了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