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被边缘化,现在很多人求之不得。

单位有两个领导,都是66年的,按照57岁退二线惯例,明年他们都将退出实职。按很多体制外的人的想法,马上就要不当领导了,此时还不抓紧机会摆摆架子、拿拿实权,为自己谋点福利,要不然以后想拿桥都没人理。不,他们可不这么想。事实上现在他们恨不得早点把权力交出去,每当主要领导交代他们任务,他们几乎都会来一句,我快退休了,还是交给年轻人吧。三言两语噎得主要领导气不打一出来,可又拿他们没办法。

两个领导因此时常摸鱼,对单位的事能少管就少管,能少问则少问,活得相当洒脱。单位主要领导不得不把活压在另外两个相对年轻的班子成员身上,后者颇有微词,但因为彼此都还有想法,于是都忍着接受了。

单位类似的干部不在少数。但凡看不到太大希望,一个个能躺平则躺平,巴不得领导看不见自己,还能偷着去干点自己喜欢的事。特别是一些年龄大点、资格老点的,又有了一定职级,领导根本管不住、也不想管他们。有人可能会说,要是这样,现在不是有绩效奖励吗,少发点他们,看他们不急?

对不起,他们真不急。到他们这个年龄,孩子该成家的成家,生活已经相当稳定,工资少不了,绩效高点低点影响不到他们的生活,他们根本无所谓。再说,你也不敢少他们太多啊,要不然他们闹起来,可有你好受的。

说这么多。无非想表达一个意思,人近退休应该什么事都看开了,被边缘化又怎么样,不是照样该上班上班,该生活生活,平常心看待即可,有什么好失落、焦虑的。再说了,急能急出个四级调研员吗?

现在的大环境,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当领导、职位高未必是好事,说不定哪天被处分了,晚节不保,拍大腿都来不及。与其辛辛苦苦扛木头,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还不如早点退下来,躲在边缘角落安安稳稳等退休,临了还能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岂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