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直播银川抖音号转发了两个视频,内容是来自宁夏吴忠的自媒体人莎莎教一位外国小姐姐说宁夏话。她教了我们非常熟悉的“你zua啥捏?”“mia气咋了”等颇具代表性的本地方言,外国小姐姐也学得饶有兴致,视频相当有趣,让人莞尔。

 深℃丨无聊的“地域黑” 莫名的“优越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深℃丨无聊的“地域黑” 莫名的“优越感”

没想到,一些网友不干了,有的说,这是西海固话,不是宁夏话;有的说,这是中卫话,不是宁夏话;更有一些人说,这是山狼的话,不是宁夏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样的言论让人惊讶,固原是不是宁夏的一部分?固原话凭什么不是宁夏话?中卫是不是宁夏的一部分,中卫话凭什么不是宁夏话?哪里的话才能算是宁夏话?银川吴忠话吗?可视频里教的就是吴忠话啊,你们连哪里话都分不清听不懂,哪来的勇气去下定义——哪里话才是宁夏话?

除了惊讶,更让人发笑的是这些言论当中莫名透着的优越感,超滑稽。

其实所有本地媒体人都遇到过,只要视频里有人操着西海固方言,下面就有人留言说山狼,你都能想象这些人写下山狼那一刻,脸上的优越感……

而这优越感是否因为自己来自平原?难道平原狼比山狼高级吗?可这种言行,一点都不像狼,倒像是互相撕咬的狗啊,因为狗仗了人势,才会生出一种优越感。

我无意替谁说话,也不想替谁反击。我也来自平原,在吴忠成长,长大后在银川工作,石嘴山、中卫、固原都去过。我讲普通话,也会讲所谓宁夏话,还会讲晋西北方言。虽然在银川待了22年后,小时候的吴忠口音已经不再地道,但我觉得这就是宁夏话啊~

西海固方言算不算宁夏话?其实,在《山海情》热播的时候,已经掀起过一轮讨论,当时也有许多专家进行了科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实上,宁夏话只是一种口头上的约定俗成,并非语言上的学术概念。若要认真细究,银川、吴忠、石嘴山、中卫地区的方言,在汉语方言体系里属于兰银官话里的银吴片区,所以给外界感觉这几地方言相差不远,而西海固地区地理上属于黄土高原,方言更则属于中原官话中的关中话中的秦陇片方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些人觉得那方言土,可要在古代,银川、吴忠、石嘴山、中卫地区都算塞外,而固原更靠近关中、靠近中原,哪有谁比谁更山、谁比谁更土?

有些人这种莫名的优越感来自哪里?受到了更好的教育吗?真没有看出来!很没有教养啊!有更深厚的文化底蕴吗?也没有看出来!宁夏最有文化底蕴的地方恰是位于西海固地区的隆德!那么是因为自己所处的地区经济更发达吗?可即便是北京、上海这些地方的地域歧视心理,也依然让人反感。

北京大妈在公交车上骂“臭外地的,我正黄旗的!”上海大爷骂外地游客“看到外地人就烦……”

看,哪怕是北京、上海的当地人地域歧视,也依然受到鄙视和谴责,谁说身处一个经济落后地区里的经济稍稍发达一点的城市,就有优越感,居高临下地骂别人山狼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诚然,每个地区的人,都有较为相同的文化心理、思维方式、性格特点,但这种各地人的不同,在网络时代已经大大模糊,一个在北京国贸CBD的人和一个在西吉山沟种地的人,可能在看同一个短视频,一个在上海外滩跑步的人和一个在盐池放羊的人,也可能在看同一篇文章,这个年头,谁还有没见过点世面?

即便性格不同,长相不同、思维方式不同,也不能以地域来判断人的好坏,每个地方的人,都有好人和坏人,都有善良的人和刻薄的人,都有质朴的人和圆滑的人,怎么能按地域,去给人身上贴标签呢?

更何况,银川自古以来还是一个移民城市,哪怕是过去几十年,因为支援宁夏建设和三线建设,也迁来了天南海北的人,包括吴忠、石嘴山,也都有许许多多的外地人。我记得小时候看班里的花名册,还有父亲单位的花名册,每个人的籍贯几乎都不同,我父亲是河北人,母亲是山西人,岳父是江苏人,岳母是河北人,但都是在宁夏出生长大。

按说移民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海纳百川的包容,包容各种文化,包容各种风俗,包容各种饮食,当然也应该包容各种方言。

银川话、吴忠话、中卫话、固原话,各有特点,都是乡音,在日常生活中,把哪一种话称为宁夏话,也都正常。

银川人,吴忠人,石嘴山人,固原人,中卫人,也都是正经八百的宁夏人,谁都是为了自己梦想奋斗的人,没有谁是狼。

收起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吧,内心深处自卑的人,才需要这东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