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来自四川达州的普通铁路工人,因为工作原因远赴埃塞俄比亚,在这里恶劣的自然条件下辛苦赚钱。

她是来自提格雷的一个黑人女孩,大学毕业之后进入当地的建筑单位工作,却意外被安排进了铁路工程做帮厨。

他对这个黑人姑娘一见钟情,异国他乡的乏味生活突然变得鲜活起来,工程竣工之日便是俩人喜结连理之时,然而他娶媳妇却是一分彩礼都没给,至今都没有见过岳父母。

他就是中铁十一局电务公司的技术人员李进春,他的黑人媳妇叫莱特尔。

李进春的老家在四川达州的农村,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祖祖辈辈过的都是“锄禾日当午”的辛劳日子。

父母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却深知时代已经变了,孩子只有读书才有出息,于是当很多同龄孩子都是以务农为主抽空学习的时候,李进春便已经被父母教导要以学业为重,知识是可以改变命运的。

他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待,顺利考上了大学。然而在选专业的时候他听从老师的建议选了一个很枯燥的学科,电气工程,这个专业当时并不热门,但是就业前景非常好。李进春深知,父母把自己培养出来不容易,读大学也不能仅仅为了拿个文凭,还是要学一些实用的东西才行。

大学期间李进春的成绩也是班里出类拔萃的,即便是面对枯燥的公式定律,李进春也能牢记于心,课余时间也经常泡在图书馆里很少跟同学们出去逛街玩乐。

凭借在校期间的优异成绩和表现,毕业之后他顺利通过层层选拔进入中铁十一局。作为一家国企控股企业,中铁十一局在行业内的分量和地位有目共睹,能进入到这样的单位可谓是非常不易。

但是这里跟大众印象中的央企国企都不一样,没有任何摸鱼的机会,几乎没有周末,就连下班时间都要随叫随到,遇到工程项目扎进工地大半年出不来都是常事儿。

而且即便李进春这样的大学生入职之后也要从基层做起,除了不用搬水泥扛沙袋,基本上跟工地上的工人没什么两样。面对这样的工作条件,仅仅一个月不到同期入职的其他四个新人全都辞职不干,只有李进春留了下来。

不仅如此,他工作的时候非常认真勤快,不管是不是自己分内的工作,只要领导有指派他就会认认真真完成,通过深入工地实践,他很快将大学期间课本上的理论与实际工作有效融合,工作能力也是快速提高。

2015年,中铁十一局接到埃塞俄比亚铁路修建任务,李进春成为了项目工程队中的一位技术员,主要负责“四电”,也就是电力、电气化、通信信息和信号专业。

这是爱埃塞俄比亚第一条电气化铁路,也是中国在境外修建的第一条全部由中方负责的铁路工程,名为亚吉铁路,全长752.7公里。

从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出发,途径阿达玛、德雷达瓦,最终到达吉布提首都吉布提市。

这项工程时间紧任务重,而且其中有很长一段距离要穿越气候恶劣的沙漠无人区,再加上跨国沟通的困难,当时公司选了很多人但是大家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而李进春则是非常痛快地答应下来,首先他意识到这项工程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更何况境外工程工资翻倍。

来到埃塞俄比亚后,李进春他们几乎没有在安排好的驻地待上几天就进入到了沙漠区域,那时候他跟同事们都是背着帐篷、食物、清水住在沙漠里,要算计好一段时间的补给,再算好时间回驻地补充。

出于工程需要除了技术人员之外,其他工人几乎都是在当地雇佣的,其中也包括负责基本食宿的后勤人员。

在这些黑人小伙儿中,一个漂亮的黑人姑娘引起了李进春的注意,她就是工地的帮厨莱特尔,当时她刚刚大学毕业,在当地的建筑公司找了份工作,之后就被派到了这个项目中。

作为工地上为数不多的女孩,莱特尔每天脚不沾地地照顾着大家的衣食起居,将后勤保障工作完成得非常好。

莱特尔的家在埃塞俄比亚北部的提格雷,那里不是一夫一妻制,莱特尔的父亲娶了好几个妻子,家里兄弟姐妹7人,而莱特尔是最小的一个,所以在家里很受宠。正因如此她才能有机会读书上大学,并且早早走出提格雷。

因为读过书的关系,莱特尔言谈举止都很大方得体,而且人也勤快,最关键的是埃塞俄比亚本来就盛产美人,莱特尔更是如此。

她的皮肤不是特别黑,眼睛很大,鼻梁高挺,嘴角自然上扬,两条大长腿,腰身纤细,酷似超模一般。

李进春第一眼看见她就被这个非洲姑娘深深吸引住了,于是他便在休息时找机会跟莱特尔聊天,还主动教莱特尔中文,给她讲了很多的中国趣事。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其实还比自己大一岁,俩人熟络起来之后莱特尔还经常有这件事调侃他。

2016年初,李进春好不容易获得了一个月的假期回家看望父母,但是回家待了不到半个月他就开始有些心焦,因为他发现自己开始想念莱特尔。

于是假期还没结束,他就买了很多四川特产,美食、还买了不少女孩的化妆品和衣服,大包小包地赶回了埃塞俄比亚。

他把特产分给同事之后,把一大包东西塞给了莱特尔,之后大胆地跟她表明了心意。

其实莱特尔早就对这个中国小伙印象不错,以前在食堂的时候就经常有意无意地多给他几勺菜,但是考虑到俩人相差甚远的文化背景和成长环境,一直没敢有过多的奢望。

李进春主动捅破了这层窗户纸,莱特尔自然是心生欢喜,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俩人随后便在荒芜的沙漠里过起了神仙眷侣的日子,这段跨国的姐弟恋着实让身边的同事羡慕不已。

2016年10月,亚吉铁路竣工通车,同一年李进春跟莱特尔在埃塞俄比亚登记结婚,起初父母对于李进春娶了个黑人媳妇有些不能接受,但是既然儿子坚持老两口也没再多说什么。

另一边莱特尔的两个哥哥赶来见了李进春一面,对于这个中国妹夫他们倒是很满意。而且李进春当时一年有五十万左右的收入,这在埃塞俄比亚都可以算是高富帅呢。

因为工程需要,李进春需要继续留在埃塞俄比亚继续做好铁路运营的电路保障工作,此项工作的合约一直到2023年。

但是不同于其他同事的是,他们的家人都还在中国,而李进春的媳妇就在身边,莱特尔的存在让他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有了家的感觉。

2019年,莱特尔怀孕生下一个漂亮的混血男孩,李进春乐开了花,孩子遗传了父亲的黄皮肤,却有着跟母亲一样的大眼睛和可爱的天然卷发,非常可爱。

但是莱特尔生产医院的环境却让李进春忧心不已,当时莱特尔难产受了不少罪,这里的医疗水平照国内差距很大,接生的医生看上去也不够专业,李进春当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于是在儿子一岁那年,李进春跟莱特尔商量,把她跟儿子送回了中国老家,父母初见这个黑人儿媳妇还是有些别扭,但是慢慢接触下来他们发现莱特尔勤快能干,聪明伶俐,为人也非常和善,渐渐的打心眼里接受了这个黑人儿媳妇。

因为工作需要,李进春把媳妇儿子送回老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埃塞俄比亚,等到儿子快要上幼儿园的时候,李进春又在汕尾买了一套房子,让莱特尔和儿子搬了过去。

虽然莱特尔的中文已经很不错,日常生活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却不知道如何教孩子,太复杂的情况也处理不了,于是过了农忙的时节,李进春的父母也会搬来汕尾跟他们共同生活,等到幼儿园休息的时候一家四口也会回到四川达州小住,莱特尔跟公婆相处得也非常融洽。

直到2022年6月,李进春才终于有时间回到四川老家,跟莱特尔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接受亲戚朋友们的衷心祝福。

然而在这场婚礼上莱特尔的父母却并未出席,不仅如此,结婚多年李进春也没有见过岳父母,只因提格雷时局不稳,武装冲突也时常发生,需要等形势有所好转才能入境。

至于彩礼,李进春跟莱特尔的两个哥哥提过,但是他们表示完全不需要,还转达了莱特尔父母对他们的衷心祝福。

因为疫情的影响出国回国的过程变得异常艰难,但是因为工作原因李进春也不得不在假期结束后立即返回埃塞俄比亚,他还需要按照合约跟同事们一起保障亚吉铁路的正常运行,而妻子莱特尔则带着儿子生活在中国。

李进春开玩笑地说他们这段异国婚姻有些不一样,外国媳妇在国内,中国丈夫却在国外。他们的小儿子已经习惯了幼儿园的生活,因为混血的原因老师和小朋友们都很喜欢他,中文水平进步也非常大。

因为有了李进春和同事们的勤苦付出,亚吉铁路从建成通车之后运行一切正常,为当地的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的交通、物流保障。

与此同时,李进春他们在工作中也实现了技术输出,他们手把手地教授当地工人铁路维修养护技能,让很多原本靠着出苦力挣钱的埃塞俄比亚年轻人,如今也能进入铁道部门吃上了技术饭,再也不用在烈日下赤膊扛沙袋赚取微薄的薪水。

亚吉铁路为当地解决了将近400个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埃塞俄比亚政府对李进春他们的工作给与了高度的赞扬和感谢,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还专门给他们写了表扬信,甚至连当地的警察都对他们尊敬有加,会特别关注他们驻地周围的安保状况。

今年“五一”前夕,李进春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工人先锋号”荣誉称号,而这已经是李进春在埃塞俄比亚工作的第七个年头。

获奖之后李进春也曾打趣地说,自己这算不算是事业爱情双丰收,如今距离合约期满已经不足一年,李进春和同事们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这各项交接工作,确保亚吉铁路在全面交接之后依旧能平安运营,而功成身退的李进春也终于能回家跟妻子儿子还有父母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