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前,江苏盐城建湖县某小学二年级的一位老师,将收礼账本误发到了家长群。

账本上,一共写有15个人的名字。

收礼的金额,在500到1000元不等,额外还有蛋糕卡。

资料图

一开始,以为是假新闻。

毕竟,手写、挨个记录得清清楚楚,又发在家长群让所有人都看见,一切都太顺理成章。

后来,调查结果出来了。

官方通报,“图片属实,当事人已被停职并接受调查”。

太打脸了,竟然是真的。

不出所料,很多这样的声音冒了出来:

“江面上百舸争流,这艘船只是意外翻了而已。”
“一个老师都腐败成这样了,难怪那么多人考教师,不光稳定油水还多!”
教师节,本来就是约定俗成心知肚明老师收礼节,呵。”

资料图

想起一个月前,湘雅二院臭名昭著的黑医刘翔峰。

从小作文到诊疗记录,都细节翔实地记录下他的严重失德行为。

在他眼里,患者就是“金融产品”。

“机器人做不完全性肠梗阻,开进去找不到梗阻段,就把正常肠管切下来给家属看。”
“只要找他看病,稍微有点异物倾向,管你是不是肿瘤,一律按照肿瘤处理。”
“术前和家属谈止血药,家属拒绝。手术中途跑去产科拿剖宫产的血袋子擦身上,再和家属说大出血要用止血药。”

资料图

事情一经曝光,全网关注,民愤汹涌。

很快,官方下场调查,证实刘翔峰“在医疗过程中存在不规范行为,涉嫌严重违法”。

舆论哗然,一向有“北协和,南湘雅”美誉的二院被打下神坛。

“当你看到一只蟑螂的时候,家里已经有成千上万只蟑螂了。”
“蛇鼠一窝!湘雅有好医生吗?”
“医疗圈,都很乱。”

资料图

再说三个月前,那段4分10秒的烧烤摊监控视频,让全国愤慨,叫唐山无眠。

以陈某志为头的九名黑恶势力团伙,性骚扰不成,无端对四名女孩拳打脚踢,并残暴地使用椅子、酒瓶持续虐打受害者。

满地的玻璃碎渣和倒地的桌椅,成了当事人不敢回想的噩梦。

镜头外不绝的叫骂和凄厉的哭号,让所有人在闷热的夏夜徒生一股寒气。

还记得有个高赞评论说,我们看恐怖片,只是会害怕,因为知道那是假的。

但是看完唐山打人的原视频,恐惧却从心底渗到四肢百骸。

因为那几个被围殴的女孩的遭遇,是切实发生的,它不是局限于女性,是所有人的噩梦。

资料图

于是唐山烧烤摊事件后,网上总结了一个规律:远离这类穿搭人群。

因为穿成这样的人,“都是有点闲钱,喜欢穿金带银,以显摆的财富画出一副势利相;

常常混迹各种消费场所,比如KTV、酒吧、大排档,常在夜晚出动;

多半也相貌凶狠,因为常年戾气顶着肺,总是一副猪肝脸或者猪油脸;不能正常说话,出口必动粗或说脏话。”

评论区里,全都是附和的人。

“真的!这样的人一看就不是啥好人!”
“躲得远远的!”
“快跑!”

资料图

因为一个老师的失德,让整个教师行业背锅。

因为一个毒医的黑操作,否定一家百年名院里的其他所有医生,抹黑整个医疗环境。

因为一个恃强凌弱的混混,让所有和他体型类似、穿着类似的普通人跟着连坐。

就这样,在这些人眼里,天是灰的,水是脏的,人心是假的,社会是黑暗的。

每一个行业,每一种职业,每一种关系,信任的建立都用了漫长的时间。

但套入想当然的偏见,摧毁它,只需要一两步。

不可否认,一个行业里总会有部分人,缺乏职业操守,让人厌恶。

人性不管放到哪都是如此,有美好,也有丑陋。

但我一直坚信,世界上好人的比例,高于坏人。

我们太容易把对个体的批评,演变成对群体的攻击。

教师之列,有无数像张桂梅一样,脚踏实地教书育人的老师。

他们兢兢业业担负起为人师者的责任,殚精竭虑的照顾着自己的学生。

前段时间四川雅安地震,一所幼儿园里收到预警,监控里的老师们弹起就冲向正午睡的孩子们。

叫醒了的,叮嘱他们护着头下楼。

叫不醒的,卷起被子直接抱走。

1分57秒,127个孩子全部安全撤离。

甘孜一所小学,老师指挥学生撤离教室,只用了10秒,而她是最后一个走的。

她说:“汶川大地震时,老师保护了我,现在我要保护我的学生。”

资料图

有句话说,才是否近仙,部分取决于勤学,部分取决于天赋。

但德是否近佛,全凭一颗良心。

医生之列,有漩涡里的刘翔峰,但更多的是陶勇、张定宇这样善良的白衣侠士。

很多正直的医生躺枪,被逼得在朋友圈刷屏自证清白。

一位在三甲医院工作的麻醉科医生 @凌楚眠,言辞恳切又委屈:

中国有300万医护工作者,共用一个“医生”的称谓,并不能代表他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
同样是医生,有的凌晨三点佝着腰守着病人上手术,有的凌晨三点搂着小五小六觥筹交错;
有的坐拥豪宅豪车子女移民全家栖身上流,有的寒窗苦读年近三十养不活自己结不起婚。
我们曾经是一样的,但渐渐的,他们背叛了我们,背叛了他们的心。
他们,为了一己之私坑害病人剥削下级,搞乱了学科声誉抹黑了全体形象……

多少医者,穿起白大褂,他们便不分昼夜,不计得失,不问回报,肩负起“生死两忘,冷暖不休”的人生。

可偏偏,要因为那极少数的害虫,被迫戴上罪人一样的脚镣?

资料图

在唐山打人事件上热搜的第二天,浙江也有5个吃烧烤的男子上了热搜。

一个是“劳改发型”,一个是手臂纹身,两个是圆头圆脑圆身子,还有两个撩着上衣挺着肚子。

差不多的场景,差不多的“唐山陈某志穿搭”,不像个“好人”。

不同的是,他们有五百万赞。

这5个人上热搜是因为什么呢?

他们去吃烧烤,快9点钟到的,但烧烤摊一般10点就关门了。

他们怕耽误老板娘下班,菜上齐之后就跟她说,让她先下班,他们吃完自己打扫。

老板娘一开始说没事,但等到11点真熬不住了,就先回家了。

第二天点开监控一看,这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酒后把餐桌、地面打扫得干干净净。

再看那张图,仿佛是个笑话。

发型、身材、穿着、纹身,怎么就成了定义一个人好坏的标准?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不能说这锅粥就有问题。

那些极少数人犯下的错,不代表整个群体就要与之同罪。

《认知突围》里说,当你的头脑中已经形成某个预设立场,或者你倾向于得到某个结果时,你就更容易在搜寻证据的途中不知不觉偏离公平。

换成大白话,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而不在乎真相。

这种偏见,比无知更可怕。

因为无知的人知道自己的无知,所以不会轻易地进行论断。

但是偏见的人自以为是、自以为知,所以很容易做出断言。

比如:

河南马路上没有井盖,浙江老板都有小姨子。

东北人必备大金链子小手表,上海人最看不起臭外地的。

新疆到处是悍匪,广东人最爱吃胡建人。

逛贴吧的都是屌丝,玩豆瓣的最爱无病呻吟。

女人看韩剧都是恋爱脑,男人追英剧必定是基佬。

朋友圈里一天发二十条动态的电商微商,没实体店就是坑蒙拐骗。

坐在咖啡馆里的小皮沙发上,花上百八十块钱喝一小杯苦咖啡的人,就是装逼。

想起一个很古早的故事。

一位老师拿出一张白纸,在白纸的中间涂了个黑点,然后问学生:

“孩子们,你们看见了什么?”

学生们异口同声:

“一个黑点!”

老师很诅丧:

“黑点就这么一小块,周围那么多白色的区域,你们为什么没看到呢?”

资料图

有段话,一直印象深刻:

“我见过满臂纹身的人在公交上让座,也见过人民教师进酒吧摇得比谁都社会;
有些拿刀砍人的人时为了生存,有些穿制服的欺强凌弱;
我见到过农民工盖楼冻烂了双手,KTV的女孩被老板一个劲儿地灌酒,可她们的钱全都寄给了老家的爹娘。
这个时代,穿得靓丽帅气的不一定就是绅士,打扮得非常暴露的不一定就是不良女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你可以不理解,但请你闭嘴。”

虽然看着一粒老鼠屎弄臭一锅白粥很难受,但再怎么样也不能把老鼠的错怪在米粒的头上。

那些害群之马,有一个,必须得严惩一个。

但除此之外,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也要记得:

不要只看到自己想象中的世界。

不要用自己看到的世界去想象别人。

不要妄下结论,不要急于站队。

不要被别人的想法左右,不要随便说什么感同身受。

比守身如玉更重要的,是“守脑如玉”,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