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就病历鉴定和一位网友做了探讨,他认为是否鉴定病历应由法律说了算,当事人的意见不能左右此事。

理论上确实如此,但28案作为医患纠纷至今未公示病历原件,未对病历笔迹进行司法鉴定,问题出在哪?

代表法律的叔叔没有给出正面解释,据网传消息,在民事阶段不能采取强制措施,鉴定病历应征得当事人同意。为了排除鉴定病历的障碍,我们有必要再做进一步分析。

在涉事的三方中,许敏多次申请鉴定病历,并表示愿意承担相关费用,因此,许敏不可能成为鉴定病历的障碍。再来看大药房,作为涉事管理单位,它有义务查清错换的责任人,找到错换的具体环节,因此它也不应该阻止鉴定病历。事实上,大药房在与老杜的诉讼中提出了鉴定病历的诉求,老杜以时间来不及等米治病为由拒绝。

最后看老杜,策策去世后,等米治病的理由不能成立,她又提出了担心个人隐私被曝光而拒绝鉴定病历。在网友的频频质问下,老杜不得不表态,鉴定病历是叔叔的事,自己没有意见。

综上可以理清脉络,表面看,鉴定病历的障碍不是当事的三方,只能是代表法律的叔叔。明明知道病历中有问题,为什么不鉴定以解除网友的疑惑呢?

何专家给出的意见是,即使病历做了涂改也不能证明偷换。网友认为,如果不存在偷换,正好可以通过鉴定病历来排除这种怀疑,如果病历中出现了当事人的笔迹,就应另当别论了。

总之,鉴定病历是正常的法律程序,没有必要把它神秘化、妖魔化,只要存在阻碍鉴历的客观事实就能说明28案并不是简单的错换。

除了病历,网友还认为威威92年的户口更能说明问题,按照法律规定,上户口必须要提供出生证,95年假户口用了假出生证,大家想知道92年户口依据的是哪个出生证。

据央媒展示的资料显示,威威92年户口已被注销,相关底档的完整性令人担忧,从反方的强势态度来看,这种担忧并不多余。

如果多个证据都被做了手脚,只能靠大数据来破案了,这也刚好符合28案的剧情特征,许家寻亲正是高科技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也许故事的开头就已经决定了结尾。

#错换人生2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