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大会召开,人民英雄韦昌进跟随众人再次登上了天安门城楼,看着眼前四海升平、海晏河清的盛景,他心中不禁思绪翻涌,热泪盈眶。

这时,他的左眼似乎感受到他的激荡情绪也闹了些“小情绪”,韦昌进急忙遮掩了一下,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他的左眼是一只义眼。

在1985年7月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英雄韦昌进为了阻挡敌人猛烈的进攻,左眼被打了出来,身上多处负伤后仍坚守阵地,协助部队远程打退敌人进犯。

最终在打退敌人11次进攻后,韦昌进筋疲力尽,察觉敌人再一次进犯后,冲对讲机另一头的排长大喊:“向我开炮!”

韦昌进究竟经历了怎样的险境才捡回一条命?他的军旅生涯又是何种轨迹呢?

初入战场,恪尽职守

1979年,中越边境爆发了军事冲突,2月17日,遵照中央军委命令,中国边防部队对侵犯中国领土的越南军队进行自卫还击作战。此后的10年间, 中越边境一直冲突不断。

1984年,中央军委开始着手收复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一带。1985年,进入部队已经2年的韦昌进跟随部队来到了中越边境,驻守在老山附近的一处高地上。

这处高地是一个长约40米、宽约30米的小山包,我军称其为“6号哨位”。此处阵地最外侧距离敌方区域仅有8米远,是位于最前方的一道防御屏障,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韦昌进和战友们深知“6号哨位”的重要性。

因为“6号哨位”一旦被敌人突破,对整个前线或许都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影响,所以韦昌进和战友们对坚守“6号哨位”的任务丝毫不敢大意,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凌厉的双眼。

一次韦昌进和队友苗挺荣在夜间巡逻时,他余光中突然瞥见不远处有一处黑影,便拉着苗挺荣迅速卧倒、架起手中的枪对着那处黑影,只要黑影轻举妄动,韦昌进二人的子弹便会顷刻而出。

本以为是敌人的偷袭部队,谁知那黑影居然一动不动,韦昌进和苗挺荣也趴在那里警戒了几个小时。直到天色亮了起来,二人才发现那黑影不过是一段树木。

虽然闹了个乌龙,但是韦昌进对警戒工作的恪尽职守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赞扬和钦佩,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敌人对“6号哨位”进攻的频繁。

“6号哨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越南军时不时就会派出一队人前来“骚扰”,但无论他们耍什么花招,韦昌进和战友们都坚定的固守在阵地上,如同一根定海神针。

他们还在阵地上挖了“猫耳洞”,因为敌人只要带队来攻夺阵地失败,紧接着便会对“6号哨位”来一次狂风暴雨般的轰炸,每到此时,我方战士就会躲进“猫耳洞”内,不给敌人露出一丝破绽。

就这样靠着韦昌进和战友们的坚守,地理位置至关重要的“6号哨位”被打造得如同铁桶一般,抵挡着一次又一次猛烈的炮火进攻。

经过长达两个月的坚守后,韦昌进他们应对敌人的进攻可以说是驾轻就熟,而久攻不下此处关键高地的越军也开始急躁了起来,决定对“6号哨位”发动一场前所未有的猛攻,务必一举将其攻占。

7月19日,拂晓时分,韦昌进和战友们迎来的不仅仅是东升的旭日,还有来自敌人猛烈的炮火……

身受重伤,九死一生

早在这一天的凌晨,驻守“6号哨位”的战士们就接到了来自上级的通知:敌人将于今日拂晓时分发动一次猛攻,6号哨位或为重点突破口,请该地战士务必守住。

众人立刻开始部署战地的防御,对即将到来的战斗严阵以待。东边的天际开始泛起鱼肚白时,第一声炮火声在众人耳边骤然炸响,宣告着这场战役正式打响。

这次进攻的敌军足足有两个营外加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可见敌军这次也是真的急了,毕竟拿不下“6号哨位”这个最前面的高地,后续的一系列军事行动都难以开展。

在“6号哨位”这个面积不大的小山包上,韦昌进和战友们迎来了驻守此地以来最为猛烈的一次炮击,躲在“猫耳洞”里的韦昌进感觉大地都在震颤,整个山头都快要在炮火中削平。

炮火持续了没多久,阵地外围就传来了敌人发动攻击的声音,韦昌进和战友们迅速爬出去,朝着敌人就开始疯狂地阻击。

子弹和手雷被拼命地发射出去,韦昌进和战友们奋力牵制敌人的脚步。面对我方疯狂的反击,敌军眼看讨不找好,便先暂时退去。

抵御住了第一波进攻,战友们还没来得及松弛紧绷的神经,便听到韦昌进大喊:“大家快进洞!注意隐——”话音未落,一颗炮弹便已经落在了“6号哨位”的阵地中。

大家急忙进洞躲避,然而不幸的是,一颗炮弹正巧落在了韦昌进的周围,巨大的冲击力携着焦土碎石狠狠拍在韦昌进的身上,他自己也被爆炸的冲击波掀飞了几米远。

韦昌进趴在原地头晕目眩,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清醒过来。这时他感觉自己的左脸上似乎垂坠着什么东西,左眼眼眶此时也传来剧痛。

韦昌进猛然反应过来,那个东西是自己的眼球!虽然眼球脱出了眼眶,但是后面仍黏连着一部分面部组织。于是他只好强忍着内心的惊惶与害怕,又将自己的眼球推回了眼眶里,不过此时他的左眼已经完全看不见东西了。

而随着身上那阵麻劲儿过去,韦昌进也感受到了自己全身传来的疼痛,胸口处伤得最深,被爆炸的弹片直接击穿,右边臀部也被炸得不轻,其他地方也有被弹片击中的大小伤口。

他拼着全力爬向附近的洞里,失血过多让他昏昏沉沉,身上的剧痛却又折磨着他的神经,恰在此时,韦昌进身旁的报话机中传来了排长的命令:由于敌人的封锁,部队暂时难以增援“6号哨位”,但是可以对敌军进行远程打击,务必坚守至天黑。

为了配合总部,韦昌进强撑着精神爬到一处较为安全而且视野不错的位置,观察着前方敌军的位置,随时向总部进行汇报。

因为有韦昌进的实时定位,敌方遭到了精准的炮火打击。无论他们躲在何处,我方的炮弹都会落在他们周围不足两米的地方,渐渐地他们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对面就像是有一双“天眼”一样能够观测他们的动向。

我们没有“天眼”,有的只是韦昌进仅剩下的一颗右眼和他坚守驻地的不屈信念。就这样足足坚持到了下午3点,韦昌进在重伤的情况下,一直协助着总部对前线的敌军进行炮弹打击,阻击了11次敌人的进攻。

作战讲究一鼓作气,一天时间很快过去,越军耗费大量兵力仍是攻不下“6号哨位”,终于感到了挫败,进攻也不再那么猛烈。而韦昌进此时也已经到了身体极限,他的思绪开始模糊。

但将头垂在地面的他,依旧察觉到了在连天的炮火中越来越逼近的脚步声,敌军还是没有放弃攻占此处。但是此时,韦昌进已经没有力气再抬头准确地报出方位了。

他用嘴对着手边的报话机,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小时候自己在电影中敬仰的大英雄王成的身影,他扯了扯嘴角,也和王成一样喊出了那句宛如惊雷一般的口号:

“敌人马上上来了!排长!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韦昌进的视死如归深深震撼了总部里的所有人,排长面对这个要求,却迟迟难以抉择。难道真的要眼睁睁地葬送一名保家卫国的战士吗?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手中的报话机被一旁的政治部主任夺了过去:“韦昌进同志,你还有什么愿望吗?”此时他的声音也已经哽咽了起来。

“愿望……”韦昌进听到这句话,思绪有些发散,最终他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说道:“我牺牲之后,能不能追认我成为党员……”

听到这句话,总部控制室里已经有人泣不成声,另一端再也没有半点声音传来。军情紧急,排长迅速下达了开炮的命令。

爆炸的烟尘轰天而起,再一次阻断了敌人的进攻,但同时也淹没了这个小小的“6号哨位”……

大难不死,英雄传承

1964年,我国上映了一部影片《英雄儿女》,其中一位名叫王成的志愿军战士就曾在执行任务时,对另一头的战友们喊道:“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1965年,韦昌进出生于江苏溧水,小小年纪的他在看过《英雄儿女》后十分敬佩里面为国捐躯的人民英雄王成,那句口号和坚定的眼神也深深地烙印在了韦昌进的脑海中。

在他18岁这一年,怀着对军队的向往和对解放军的敬仰,韦昌进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战士。在部队中,再苦再累的训练和枯燥无味的生活都无法浇灭韦昌进心中那想要为祖国奉献的热血与信念。

此时的他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入伍两年后,在祖国的西南方喊出那句他小时候曾无数次模仿过的口号:“为了胜利!向我开炮!”话语中深藏着的对祖国的爱也跨越了几十年和数千里与当年王成的呼喊合成了共鸣。

唯一不同的一点就是,韦昌进幸存了下来。在当晚八点时,昏迷中的韦昌进被呼唤声喊醒,凭借着仅剩的右眼,他看到了自己的战友张元祥和李书水,韦昌进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以为这两位战友也和自己一样牺牲了。

迷糊了好大一会,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获救,但是韦昌进却指着自己不远处的苗挺荣,告诉战友苗挺荣受的伤更重,自己还能撑一会,要他们先救苗挺荣。

战友拗不过他,只好先将苗挺荣带了出去,幸而不久后又有三名战友赶来,韦昌进方能获救。他和其他受伤的战友一起先在军医那里进行了简单的包扎,随后便被转移进了后方的医院中。

而韦昌进早在被战友们抬下山之时就已经陷入了昏迷,整整八天,他才在医院的病床上悠悠转醒,而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则是关心阵地是否守住、队友是否安全?

经过大大小小十几场手术,医生从韦昌进的身上取出十几块弹片,但仍有4块因为嵌入的位置过于巧合,至今存留在他的身体里。而且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韦昌进的左眼也没有保住,医生最后给他装上了一只义眼。

在医院养伤期间,韦昌进当时在最后向上级提出的愿望也得到了实现,他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虽然失去了一只眼睛,但是韦昌进依旧坚持留在部队中,继续为国家做贡献。

1986年,因为韦昌进在此次老山保卫战中战功卓越,被中央军委授予了“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他在战场上的光荣事迹,也被画成了一本连环画,叫做《“王成”式的英雄韦昌进》,同时也被编进了当时的小学思想品德课本中。

后来,韦昌进也曾多次被评为英雄模范代表。在部队几十年的军旅生涯中,韦昌进一直恪尽职守,将自己毕生的精力和心血都投入在了国家军队建设之中。

因为当年的伤势过重,即使后来恢复大半,韦昌进也不再适合留在前线。退居后方的他开始致力于军队思想建设方面的研究。

他在军队中曾经担任过连队的指导员,带出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战士,他手下的队伍不止一次地荣获整个军区的“标兵连队”,当时队里的兵们都以自己的指导员是韦昌进而自豪。

影响广泛的“革命传统宣讲团”也是韦昌进组织创办的,他在各类国防教育活动上分享自己当年的战争故事,以此来激励广大群众们的爱国热情。

后来他被任命为山东省泰安军区副政治委员,这份工作正中他心意,于是在国防教育与宣传方面,韦昌进更是下足了苦功夫。

有付出就会有回报。这些年来,韦昌进获得的荣誉亦是数不胜数。当初因为坚守阵地而荣获了一等功,后来还被评为“全国自强模范”、“100位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2020年7月,韦昌进被授予了少将军衔。现如今他在上海警备区出任副政委一职,继续在自己所热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

结语

在2017年的7月28日,韦昌进被正式授予了“八一勋章”。他双手捧着象征着战功和荣誉的勋章和证书,激动地湿润了眼眶。

在韦昌进的心目中,这份莫大的荣誉属于当初坚守在“6号哨位”的整支队伍。战争结束之后,幸存下来的韦昌进每年都会前去牺牲的战友们的家中探望,并拿出自己微薄的工资给予他们最大程度上的照顾。

当初和他一同死里逃生的战友苗挺荣,失去了自己的两只眼睛,韦昌进每年都会和他互相问好,叙旧畅谈。两人还将自己的生日改成了“7月19日,不仅是纪念自己在这一天获得了第二次生命,更满怀着对牺牲战友们的怀念。

他表示会继承战友们的遗志,继续为所共同热爱的祖国鞠躬尽瘁,奉献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