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把美国人打服的,不只有李小龙,还有韩国人。1992年洛杉矶黑人暴动,韩国人屋顶架枪扫射,打伤打死黑人无数。从此一战成名,至今“屋顶上的韩国人”这几个字,都是美国黑人的噩梦。那么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三点,在美国洛杉矶中南部的文图拉县,到处都是黑人打砸车辆,破坏公共设施的场景,到处都充斥着黑人无情的拳头和残酷的咒骂,过往的路人遭到无端的殴打,周边的商店遭到暴力的抢劫。下午六点时分,暴乱持续升级,参与人数上升至十万人,拉丁裔,白人趁机落井下石,疯狂零元购。

破坏的手段,暴力的行径,一次比一次残忍,一次比一次恶毒,纵火,抢劫,枪击,比比皆是。整座城市燃起滔天大火,彻底沦为修罗地狱。而这样的惨状,全都因一个名叫罗德尼·金的美国黑人而起。

一九九一年三月三日,刚从狱中保释出来的罗德尼·金,为了庆祝自己的“得胜归来”。在家里和几位狐朋狗友,一边尽情的看着棒球比赛,一边肆意的举杯开怀畅饮,玩的不亦乐乎。在喝完三大瓶杜松子酒后,三人不顾自己已经泛红的面孔和轻飘飘的脚步,竟不知死活提议开车出去兜风。

也不知怎的,三人一路狂奔,竟然将车开往了高速公路。借着微醺的酒意,原本限速八十五千米的时速,都快要被她们开到了一百八十五千米。所以一点也不出人意料的是,他们的身后没过多久,就响起一阵阵刺耳的警笛声。但三人着实是喝大了,居然目空一切的和警官玩起了飙车。

对于这样的顽劣之徒,美国警察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当即通知沿途的其它执勤人员,合力将这辆嚣张的汽车堵在了补给站,准备将他们一举逮捕归案。当看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之后,车上除了罗德尼·金之外的两人,当即选择蹲下抱头,接受自己应有的惩罚。

而罗德尼·金不知是被酒精冲昏了头脑,还是被药物迷惑了心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警察要过来上他的时候,没想到却被他一个反手打倒在地。这下子这些个警察可忍不了了,当即四人一哄而上,誓要将恶徒按倒在地。

但罗德尼·金一米九的大个,二百三十斤重的体格,可不是摆设,在加上酒精的刺激,四名警官非但没有制伏他,反而自己的身上,不多时就都挂了重彩。面对如此难缠的对手,他们掏出了电棒,警棍,疯狂的朝着罗德尼·金的腿上,背上,脑袋上猛砸过来。罗德尼·金足足挨了他们五十六棍,最后实在忍受不住,开始倒地求饶,而警官也非常顺利的将他押上了警车。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会这样结束,但令人没想到的是,这起警官残忍殴打劣徒的画面,竟被附近的居民乔治·哈勒帝完整了拍了下来,并被他以五百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当地的电视台。电视台为了增加收视率和曝光度,自作主张的将原本,八十一秒的视频剪成了五十六秒,罗德尼·金拒捕的画面完全被删掉了。

当修改过后的视频流出后,给美国早已极端对立的种族矛盾,又添上了一把大火。无数黑人走上街头,堵在法院门头,抗议示威,为警方的过度执法,为黑人同胞所受到的伤害,讨要说法。而当时的洛杉矶市长汤姆·布拉德利,一位美国黑人。一边安抚民众,一边也在发言中表示了,对警方滥用权力的强烈谴责。

迫于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官方最终做出了,对涉事的四名警员,进行起诉的决定。而作为受害方的罗德尼·金,事后经过检查,伤势并不严重,但他踩着舆论的漩涡,竟然狮子大开口,要出了五千六百万美元的赔偿。现在起诉的结果和赔偿的是否到位,似乎成为了平息民众愤怒的关键所在。但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本该好转的事态变得复杂化,就连韩国人也被卷入到了这起冲突之中。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六日,美国洛杉矶平静祥和的韩国城里,正在酝酿着一场更大的危机。一家便利店的老板娘斗顺子,在这天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个名叫娜塔莎的黑人少女,无意中走入店内,拿起一罐橙汁夹到衣服里,想要把它偷偷带走。

但这一幕全被老板娘斗顺子看在了眼里,他大声呵斥偷东西的女人,要她把东西放下,或者拿钱过来。可是这个黑人少女好像是嚣张跋扈惯了,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羞愧,有的只是对自己可耻行为被发现的愤怒。直接一记重拳打到了,老板娘斗顺子的眼眶上,将她打的晕头转向。并且还对她疯狂吼叫,说的都是些粗鄙下流的句子。

正当娜塔莎发泄完怒火,正要走开的时候,倒下的斗顺子,捂着隐隐作痛的眼睛,已经站了起来,并且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手枪,狂吼着要她站住。娜塔莎刚一转头,直接被斗顺子扣动扳机,射过来的子弹打到了脑门上,当场丧命。可能她到死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一罐橙汁而丧命。

事发之后,斗顺子也知道事情闹大了,但她没有任何的害怕,也没有任何想要逃走的举动。而是非常镇定的走向了警局自首,非常坦诚的向警官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在法庭审判上,陪审团认定斗顺子防卫过当,理应判处六年监禁。但是主审法官却从突发状况时人的反应入手,认为斗顺子属于正当防卫,最终改判为五百美金的罚款,和三百小时的社区服务。

这样的判决按照美国法律来说,应该是非常合理的。但是在那些没有多少文化,不懂法律,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美国黑人看来,这分明是偏袒了亚裔韩国人。于是他们纷纷围堵在法院门口,抗议示威。有的还极为歹毒的,跑到了老板娘,斗顺子的店门口搞破坏,还十分嚣张的威胁她的人身安全。看到这群黑人歹徒如此的罔顾法律,美国警方当即逮捕了闹事人员。

这件事毕竟是黑人理亏,所以后续的他们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但是仇恨的种子却在悄悄的萌芽。此计不成,他们就在别的事情上做文章。于是一年前快要沉寂的罗德尼案,又再次引起了所有洛杉矶黑人的持续关注。这两次事件恰如两把大火,将压抑已久的种族矛盾,一下子全都点燃起来了。

对于罗德尼案,美国警方自知没有做错,但当完整的视频被放出来的时候,他们早已失去了舆论的导向和道德的制高点,变得完全受制于人。如果不能很好的处理涉事的四名警员,现在两件事加起来,那么事态的发展将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于是为了公正透明的原则,美国官方特意采用了异地审理的方法。将这起案件的审判地点,选在了洛杉矶中南部的文图拉县。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特意为之的缘故,总之这个地点对黑人非常不利。文图拉县邻近的区域,是以白人为主,且极端保守的西米谷,并且极为过分的是,十二名陪审团成员中,竟没有一位黑人,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一九九二四月二十九日,审判结果出炉,四名涉事警员全部无罪释放。这场拉锯了一年多的案件,最后却以这样的一个结果收场,任谁也是无法接受的。洛杉矶的黑人市长汤姆·布拉德利,极为愤怒的吼道,我的朋友们,我只想对这样的陪审团说不,我们的眼睛不会欺骗我们,我们看到了我们看到的一切。

这样的话语掷地有声,但是却说错了场合,那些早已被仇恨冲昏头脑的美国黑人,仿佛是得到了尚方宝剑,可以无所顾忌的大闹一场.

一九九二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六点,无数美国人聚集到洛杉矶中南部的,佛罗伦萨和诺曼底街口。对于美国法院不公正的判决,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只见他们拿起匕首,棒球棍,撬棍,手枪等武器,逼停了一辆辆过往的汽车。只要里面坐着的不是黑人,就直接拉出来暴打一顿,将钱财全部抢光,将汽车砸成稀烂。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有八人被打死,十几人被打成重伤。

到了深夜,这起闹剧非但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反而趁着夜色的掩护,再次滋生出了许多邪恶,最后演变为多达十万人的疯狂暴动。而且他们的报复行为,也不再是之前的小打小闹,而是纵火,抢劫和枪击。路边栽种的棕榈树,被他们一个个的点燃,燃烧的火焰,将整个街道映照的亮如白昼。

周边的商店,此时好像都变成了他们的游乐场。尽情的在里面零元购,而不用担心会受到什么限制。阻拦他们的店主或工作人员,不是被他们打死打伤,就是被他们吓得躲了起来,不敢露头。

甚至一帮由几十名黑人组成的小团伙,还企图冲进警察局夺取枪支。但美国警察可不会惯着他们,在击毙几名歹徒之后,余下的众人瞬间就跑的没影了。眼看硬骨头肯不了,他们就将邪恶的爪牙伸向了居民区,尤以韩国城受损最严重。

当韩国城的居民,向美国警方求援的时候,等到的却永远是“正在赶往的路上”。此时的美国警方连一般的白人都顾不了,哪还有闲心去管这些域外之民呢。他们所有的警力全都用在了比利弗山庄的富人区,因为那里居住着大人物。

于是迟迟得不到救援的韩裔美国人展开了自救,他们的持枪率本就高达百分之七十,在加上从别处紧急购买的枪支弹药,完全可以打一场小型战役。在这种危急时刻,无数年轻人自发组织成了临时自卫队,两人守候一间店铺。只要那些闹事的黑人一露头,将立即开枪射击。

当那些早已疯狂的黑人,耍的正欢的时候,在偌大的韩国城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组织起了一支支小分队,在悄无声息中将他们一个个彻底击毙。但不甘示弱的黑人,拿起武器又杀了回来。不过这群松散而无组织的小喽啰,又怎么会是那群熟悉地形,训练有素的韩裔美国人的对手呢。

要知道,在韩国可是全民服兵役,每个人对枪支弹药的掌握,可以说是早已烂熟于心,拿在手里比一支玩具枪还要轻松。他们埋伏在屋顶,架起钢枪,黑人来一个倒一个。最终击毙黑人四十四人,而韩国城这边只损失了一人。

这起恶劣的事件引起了美国高层的重视,在暴乱发生的第三天,一支由联邦自卫队,美国警部,FBI探员,组成的一万五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洛杉矶。而那群闹事的黑人,此刻就像被老鹰捉住的小鸡一样,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嚣张劲。随着美联邦的出手,这起事件被轻易的摆平。逮捕了超过一万名涉事人员,其中黑人占33%,拉丁裔占56%,白人占11%,看来从中浑水摸鱼的人不在少数。

造成的影响极为恶劣,共产生三千六百次纵火事件,一千多栋建筑被烧毁,损失多达十亿美元。而韩国城那边,除了开始时烧毁的上百架建筑,组织反抗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其它大的损失了。他们行为无不在告诉我们,尊严是打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