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

其实就是说有父母在的地方才是家。

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好多父母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不得不离乡背井到陌生的城市打拼,他们和孩子之间的相处时间少之又少。

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孩子长大成人了,父母也已由壮年走到了暮年,此时的父母多半想的是回归家乡,陪伴亲人和孩子,享受一家团圆的幸福。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父母都能圆梦,因为有的孩子对父母积怨已久,甚至怀恨在心。

事件回顾:

刘春兰(化名)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她和前夫共同育有两个儿子,当年离婚的时候刘春刘春兰的家人考虑到如果她带着两个儿子一起生活的话,后半辈子的生活肯定会被影响,于是他们都劝刘春兰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心地善良的刘春兰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她告诉家人儿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如果连她都不管的话又能指得上谁呢。

于是刘春兰毅然决然地带着两个儿子回了娘家,但是没有工作也没有存款的她根本没法养活儿子。

无奈之下刘春兰将两个儿子交给了自己的母亲照顾,她则到南方的大城市去打工。

凭借着超乎常人的努力付出,刘春兰很快在外地稳定了下来,她每个月发工资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钱寄回家。

为了省钱,刘春兰省吃俭用的同时也很少回老家,一晃三十年过去了,刘春兰的大儿子已经成家立业,小儿子也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一直紧绷神经的刘春兰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收拾行装回到了老家,并决定在老家养老。

起初刘春兰的大儿子熊军(化名)对于母亲的归来表现得非常高兴,他贴心地帮母亲准备生活用品。

可是好景不长,刘春兰就发现她和大儿子熊军相处的时候矛盾频发,有的时候她不经意的一句话,都有可能让熊军大发雷霆,最严重的一次熊军把家里的东西都砸了。

刘春兰多次询问熊军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可是熊军却避而不答,为了解决母子俩之间的矛盾,也为了解开熊军的心结,刘春兰向调解员寻求了帮助。

在调解现场,刘春兰告诉调解员,她之所以跟前夫离婚是因为前夫的背叛,他们离婚的时候前夫嫌两个儿子负担重,坚决不让儿子跟着他。

作为母亲,刘春兰咬牙带着儿子回了娘家,之后她一直没有再婚,而是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打工挣钱上,可以说她为儿子付出了一切,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换来的却是儿子的怨恨。

说到这里刘春兰委屈的眼泪刷刷直流,一旁的熊军却一脸轻松,他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对母亲没有怨恨。

刘春兰说,咱们都到这里来了,我希望你能说实话。

接着刘春兰告诉调解员,就在前不久,儿子熊军莫名其妙地指着她骂了一通,并把她的额头伤得流血不止,到医院缝了十几针。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刘春兰掀开了自己的刘海,指着额头的伤疤给调解员看。

刘春兰额头的伤疤触目惊心,调解员不禁惊讶地问熊军:“你和你母亲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

熊军说,她管我管得太宽了,我忍无可忍才爆发的。

刘春兰听了儿子的话很生气,她说,你连班都不上,还不让我说你啊?

熊军并不理会刘春兰,他告诉调解员,自己现在在收集古董,但是他母亲不但不支持他,还总是说一些很难听的话来打击他。

调解员说:“你是怎么把你母亲弄伤的?”

熊军说,那天我姨来我家吃饭,我送给了她一个我淘到的手链,我姨就说做古董将来会有大发展,我妈就阴阳怪气地说他什么都不懂,就瞎搞,能有什么发展,还不如找个工作,好好挣钱来得实在。

熊军听到母亲的话后就沉下了脸,他和母亲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愤怒之余他一把推倒了餐桌旁的架子,架子倒后直接砸到了刘春兰的额头。

按照熊军的描述,他的无心之举才导致母亲受伤的。

可是刘春兰并不认同熊军的说法,她说,我兰当时流血不止,我妹妹见状就赶紧让他,谁知熊军却说:“不用管她,让她去死。”

刘春兰说,儿子的这句话让她心生恐惧,她不明白儿子为什么会这么恨他。

调解员问熊军,难道是因为你母亲不让你搞古董你就对她这么大意见吗?

熊军说,他和母亲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只是他因为这件事情爆发了而已。

原来在熊军八岁那年,他就和弟弟跟着姥姥一起生活,熊军说父母的缺位让他变得敏感而且自卑。

不过她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依然两三年才回来一次,每次回来还待不了几天。

对此刘春兰生气地说:“我也是迫不得已啊,我要是不去打工挣钱养家的话,你们吃什么喝什么?你们怎么读大学?”

熊军说,你出去打工挣钱我能理解,但是我被冤枉被欺负的时候,你为什么哭替我出头?

原来一次刘春兰的弟弟喝醉酒后弄丢了钱,他酒醒后就说是熊军偷的,被冤枉的熊军忍不住争辩了几句,就被舅舅一顿暴打。

熊军委屈地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刘春兰,可是刘春兰只是说他是你舅舅,他打你两下很正常。

熊军说,这件事情虽然是小事,但是却刺痛了他的内心,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得不到母亲的爱和维护?

更让熊军难过的是,他在学校里被人欺负的时候,他的母亲也是轻描淡写地说男孩子打架很正常,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在熊军看来,他的母亲只知道挣钱,其他的根本都不想。

调解员说,童年的经历确实对一个人的影响很大,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长大了,难道还放不下吗?

熊军说,新仇和旧怨加在一起让我不得不恨她。

熊军说,他失败的婚姻都是拜母亲所赐。

原来熊军在读大学的时候谈了一个女朋友,两个人毕业的时候感情非常好,不过熊军觉得自己还年轻,事业也一事无成,所以就想先不结婚。

谁知却遭到了母亲的强烈反对,为了说服熊军结婚,刘春兰承诺只要熊军结婚,她就会给他100万。

于是熊军就在母亲的安排下结了婚,婚礼的当天晚上,熊军对刘春兰说:“我已经按你说的结婚了,你答应我的100万可以兑现了吧。”

谁知刘春兰却说:“我没钱。”

刘春兰还说:“我生你养你,供你读大学,我花了都不止100万,你应该给我钱才对。”

说到这里,熊军气愤地说:“她忽悠我结婚,还让我给她50万,你们说有这样的母亲吗?”

对于儿子的婚事,刘春兰说她并没有忽悠儿子,而是儿子的女友主动打电话给她要求结婚的,她考虑到先成家后立业,才赶回老家帮儿子张罗婚事的。

对于那100万,刘春兰说她确实承诺过要给儿子做创业基金,只是因为她能力有限,后来就给了儿子20万。

刘春兰的话音刚落,熊军说20万和100万差多少呢?你还有脸说。

接着熊军告诉调解员,要不是母亲非要让他结婚,他也不至于进去了。

熊军说,他刚毕业挣钱能力有限,他的妻子婚后生了孩子之后就没再上过班,不仅如此,妻子还特别虚荣,经常会买一些名牌的包包和衣服,就连手机也更换的特别频繁。

起初他因为这个事情跟妻子争吵过,但是妻子根本不听他的,依然我行我素的,没钱的时候就刷信用卡。

除此之外,母亲刘春兰还要求他每个月给读大学的弟弟寄生活费,还要负担人情往来。

熊军说,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一个月才挣几千块钱,根本无法负这么多的压力,走投无路的他只好向母亲寻求帮助,谁知母亲不仅不帮他还还骂他败家。

儿子的说法并不被刘春兰认同,她说,我没有不管你,我只是说让你先找个工作,上班挣钱,你欠的几万块我分几年的时间帮你还清。

刘春兰还说,已经工作的小儿子也承诺了会帮哥哥还债,大儿子选择进去是自己的心态问题。

熊军根本不理会母亲的话,他自顾自地告诉调解员,他喊天不应叫地不灵,只好承担了所有的债务,自己把自己送了进去。

熊军说,他进去以后,他的妻子就跟他分道扬镳了,现在的他是一个婚姻失败的人。

按照熊军的说法,如果不是母亲忽悠他结婚的话,他也不会毫无经济基础地跟妻子结婚,更不会无法满足妻子的消费需求,以至于无力偿还贷款后有了牢狱之灾。

调解员不解地问,你当时没有跟你的亲戚借钱吗?

熊军苦笑了一下说,我跟他们都说了,但是他们都说没钱。

熊军还说,我妈以前没少帮他们,要不是我妈他们拿什么做生意,如今我有事了,他们躲得远远的,真是让我伤透了心,以后就尽量远离吧。

一提到自己的兄弟姐妹,刘春兰的情绪十分激动,她大声地斥责儿子:“你从小是被你舅舅照顾大的,你要感恩他们。”

母亲的话似乎触动了熊军的敏感神经,他告诉调解员,母亲就是这样,一心帮扶她的娘家人,根本不管他的死活。

熊军说,母亲早年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他和弟弟一个房间,他的两个舅舅一人一个房间,如今他的弟弟大学毕业到外地工作了,就变成了他和女儿一个房间,而他的两个舅舅各自成家后依然霸占着各自的房间不出去。

在熊军看来,舅舅结婚后就应该搬出去,但是他们之所以敢如此都是因为母亲的懦弱和纵容导致的。

刘春兰却说,如果她把他们撵出去的话就撕破了脸,这样的事情她做不出来。

刘春兰还说,当年她独自一人到外地打工,两个儿子全靠家里人帮忙照顾,所以她要感恩。

刘春兰的话让熊军嗤之以鼻,他说,我读大学的时候我妈给我的账号里存了二十万,说是我和我弟弟的生活费、学费以及结婚用的钱。我大舅知道后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账号里少了十万,我二舅知道后又一个电话账号里又少了四万,我跟我弟就剩下六万块钱,我都不知道我们应该怎么活?

对此,刘春兰说,他们借的钱后来都还给我了,亲戚之间互相帮助很正常。

熊军却说,你帮他们的时候挺痛快,轮到我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他们都见死不救,这就是你说的亲戚。

熊军还说,我曾经怀疑过自己不是亲生的,后来也只能认命了,算了,自己靠自己吧。

儿子的话让刘春兰非常难受,她说,这些年我陆陆续续地给了你几十万,你为什么就感觉不到我对你的好呢?

接着刘春兰告诉调解员,她回到家乡一方面是为了养老,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帮儿子创业。

刘春兰说,她可以拿出来一部分钱给儿子投资开店,之后她也可以尽其所能地帮儿子分担。

对于母亲的提议,熊军直接拒绝了,他说他现在做的事情不仅是自己的爱好,更是自己一生的事业。

调解员说,你现在收集的古董是专项还是广泛性的?另外你收集完古董会出手吗?

熊军说自己收集的古董是广泛性的,也在出售,只是交易都在网上。

熊军还说,早在几年前他就开始学习古董方面的知识,他并不是像母亲说的什么都不懂。

调解员说,古董这个东西很多人都不了解,你母亲有她的担心很正常。

刘春兰对调解员说,我刚帮他把债务还清,他要是再刷信用卡买那些破烂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熊军一听破烂两个字脸色立即变了,他说,我做这个,不仅仅是为了挣钱,还是为了传承,最起码以后我能留一些物件给我女儿。

熊军的想法得到了调解员的认可,调解员一边劝熊军放下过去的事情,对自己的母亲多一些感恩和认可,一边劝刘春兰对儿子多一些尊重和理解,尤其是在儿子的事业上多一些支持。

后来在调解员的劝说下,熊军表示他愿意淡忘过去,以后也会对母亲多一些关怀和照顾,刘春兰则说她以前忽略了太多儿子的感受,以后她会尽可能的多理解和帮助儿子。

最后,母子俩拥抱在了一起。

结语:

父母是孩子的依靠,更是孩子的天。

每一个孩子都希望在父母的关怀和陪伴下快乐成长,不过现实生活中,有的夫妻因为各种原因离婚后,好好的一个家就散了。

就如故事中的刘春兰,她的丈夫婚内出轨,不仅背叛和伤害了她,还让她的孩子失去了父爱和完整的家。

坚强的刘春兰无怨无悔地承担起了养育两个孩子的责任,为了挣钱她离乡背井到南方打拼,虽然表面上她挣了很多钱,但是个中的辛酸苦辣只有她自己知道。

而寄居在姥姥家的熊军兄弟俩,从小不仅失去了父爱更失去了母亲的陪伴,他们寄人篱下,看人脸色过日子的那种小心翼翼,没有经历过的人很难想象。

尤其是熊军被舅舅诬陷偷钱后,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的母亲得知后并没有为他出头,而是选择了沉默,并站在了舅舅的那一边。

这给幼小的熊军心里造成了不可磨灭的阴影,直到多年后,他依然耿耿于怀。

其实如果当时刘春兰能够对熊军说:“儿子,舅舅他说你偷钱是不对的,回头妈妈一定说他。”的话,相信熊军不至于一直怀恨在心。

当熊军在学校被同学欺负的时候,母亲刘春兰依然没有为他撑腰和打抱不平,这让他的内心没有得到温暖和慰藉,他甚至觉得自己不是亲生的。

而刘春兰则认为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自己付出了一辈子的辛苦,竟然被儿子怀恨在心,她自然是无法理解和接受的。

不过婚姻却是熊军自己的选择,婚姻失败的他却将这一切归咎于母亲的忽悠和食言,可见他的自私自利和推卸责任。

熊军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比较习惯向他的母亲求助,但是他并没有自己拿出实际行动去解决问题,当他无力偿还债务时,他的做法是极端的也是不理智的,也正是他的这种做法导致他和妻子分崩离析。

作为男人,不仅要承担家庭的责任,更要懂得规避风险,而不是遇到挫折,丧失理智,极端行事。

作为母亲,刘春兰尽其所能地去满足儿子的要求,但是在娘家人面前,她显得有点懦弱无能,如果她能大胆地维护儿子,也许她和儿子熊军之间的关系不会变成这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原则,熊军也不例外,作为母亲,刘春兰可以给儿子建议,但是不能替儿子做决定,她能做的则是支持他鼓励他,并做他强大的后盾。

落叶归根是每个人的梦想,在外漂泊三十年的刘春兰也不例外,但是儿子的反应却让她痛不欲生。

“你养我小,我养你老”是人们的美好愿景,刘春兰回归家乡后,希望陪伴家人,更希望安享天伦之乐的想法是无可厚非的。

乌鸦反哺,羊羔跪乳,作为儿子,熊军应该心怀感恩之心,放下过去的不开心,对母亲多一些孝顺和关怀。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每个人都有老去的一天,多一些宽容豁达,少一些斤斤计较,多一些爱护和陪伴,少一些睚眦必报,生活才会更加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