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刘澜昌

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不再需要“联华制苏”,事实上中国即上升为美国的头号战略对手。只是,天佑中华。在小布什要动手时,“文明冲突”导致911事件,美国被迫将反恐列为头号任务。中国和俄罗斯都加入国际反恐战线。

2021年8月,拜登撤军喀布尔,结束二十年的侵入阿富汗战争,也被视为美国结束反恐的标志。然后,实际在2018年,美国就打出了对“头号竞争者”的第一枪,特朗普突然发难展开对华贸易战。至此,这场仗胜负已分,但是由于拜登政府受“中国为头号敌手”的美国右派精英设计的战略思想荼毒已深,至今仍不敢断然取消“高关税”。

2021年2月4日,拜登发表就职后的首次外交政策讲话,正式称中国为“最严峻的竞争者”。

今年2月,俄罗斯发动对乌“特别军事行动”, 3月28日美五角大楼向美国国会递交了机密版的“2022年国防战略”,虽然认为,“俄罗斯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它对乌克兰的无端野蛮入侵说明了这一点”,但是仍然宣称,“中国是美国最具有后果的战略竞争对手”(most consequential strategic competitor),也是美国国防部面临的“进展最快的挑战”(pacing challenge)。

在俄乌战争半年多以来,美国舆论占上风的论调还是:鉴于俄罗斯在乌克兰战场的糟糕“表现,俄罗斯已非美国”同级对手,中国才是美国的头号对手。

然而,拜登近日在联大会上的发言,一开始就对俄罗斯火力全开,甚至用到“无耻”的字眼,直白批“一个人”选择发动残酷的、无谓的战争,公开对欧洲进行“核威胁”,肆无忌惮地漠视核不扩散机制。并在招募更多士兵,组织“假公投”,试图吞并乌克兰部分领土,云云。

拜登的讲话,用了一半以上的篇幅批俄罗斯。还自我表扬为提供军火和经济支持。

之后,拜登还提到捍卫《联合国宪章》,反对战争,反对恐惧和胁迫,捍卫小国与大国平等的主权权利。联系到“美国想打谁就打谁”,联系到CIA2019年在香港策划黑暴、佩洛西前段时间背信弃义窜台,笔者对拜登的虚伪感到呕心。

好了,之后他还谈到什么?

联合国安理会改革成员;

气候问题;

抗疫和全球卫生健康安全;

世界粮食供应;

供应链和经济生态;

差不多要收尾了,拜登才说到“和中国之间的竞争”。这回,他没有用“头号”、“最严峻”这些定语,而是又来一个“三不”:不寻求冲突,不寻求冷战,不要求任何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这“三不”在联合国大会上讲,尤其是对第三国不要求选边站的承诺,笔者很怀疑美国是否落实。拜登的话音刚落,美国会又在推一个新的涉台法案:《加速军备转让台湾法》,这与拜登大会上重申“一个中国”政策和寻求台海和平,背道而驰。

笔者相信,美国不会改变遏制中国的政策,也不会改变打台湾牌。

但是,再次天佑中华!

中国的好运来了,谁想挡也挡不住。

这回,拜登的发言表明,美国当下不得不将战略重点放在欧洲。而对华则是降了调,降了级。也许,在公开的文字层面,美国不会正正式式说,“中国不再是我们头号的战略对手”,但是,在实际操作层面,白宫必须首先应付西线。

之前,有美国佬还说,美国有能力同时在“两个战场作战”,其实这不过表明之前一度登峰造极的“单一霸权”,使美国的决策者多了很多愚蠢的自大狂。

事实上,普京当下绝对够拜登喝一壶。俄罗斯只要能够稳定当前的乌东阵线,即使哈尔科夫不再控制,也不再进军敖德萨,就可以利用寒冬复制拿破仑和希特勒的败局。加上,乌东四个州的公投,也必将成为普京的筹码。普京既可接受公投的结果,让这四个州“入俄”,也可以以此作为交换条件,逼泽连斯基下台。值得一提的是,欧洲的制裁反噬欧洲,欧洲的绥靖思潮上升,一直表明没有“与俄罗斯处于交战状态”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不断斡旋俄乌重返谈判桌。

笔者坚信,拜登政府实际对俄乌战事不断“拱火”的策略,是极其短视和愚蠢的。这也是天佑中华之意。你美国既然认定这个是头号战略对手,那么你就应该稳住欧洲,稳住俄乌,甚至争取俄罗斯,可是你拜登以为“拱火”,出钱出枪不出兵,就可以渔人得利而身上不沾腥。可是,打起来就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美国不出兵也只能越陷越深。

俄乌持久战,对乌克兰不利,对俄罗斯也不利;对欧洲不利,对美国也不利。美国必然要将俄乌战事放在第一位,拜登的联大发言已经清楚表明。

笔者还有一个判断,这也形成中国新的机遇期。也许,沙利文的美国“护栏派”会抬头。

俄乌战事打成持久战,持久多长时间?笔者相信,即使停火了,和约也签不了,因为涉及领土的核心利益。至少,五年之后,2027还在乱。

2027,解放军建军百年!等着吧。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