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觉得河南大学的这名教授是一个学阀……

真是非常可笑,这样的人怎么称得上是学阀呢,这么认为的人一定是没有见过学阀长什么样的。

这样的人非但不是学霸,还是一个比较可怜的科研民工,甚至是一个内心充满了正义感的科研工作者。

真正的学阀不用说一句话,舔狗们会以拿到学阀女儿基金项目的评审权为荣,并以此作为投名状去邀功。

甚至学阀还会说,不要看在我的面上,公事公办即可。

就好像局长跟底下的站长说,我女儿要到你们站面试,你一定要秉承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不要有一点点偏私。

这不都是笑面虎的作风吗?你收到这样的指示之后,还敢公证吗?

反而是底层的科研民工才会发出这样无奈的呐喊,只有纸样正值的科研工作者才会通过把自己送到风口浪尖之上这种极端的方式来换取真正的公平对待,因为只有成为了热点,大家才不敢埋没一个好的项目。

圈子文化在古今中外都有,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要人都是有私欲的呢,什么时候资源无限大,人们或许能变得高尚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