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11月16日中午,上海东体育会路的一家储蓄所有一男一女两位营业员正在做早上的营业收尾工作,因为马上就要下班吃午饭了。

在收拾完后,男营业员见还有一个小青年坐在储蓄所等候处,既不问询,也不存钱,很是疑惑。于是他走过去客气地对小青年说:“先生,不好意思,现在是中午吃饭时间,我们现在要关铁门了,如果有事请您下午上班时间再过来!”

而被下了逐客令的小青年诡异一笑后,随后“很听话”地走出了储蓄所。但他并没有走远,而是骑着自行车在储蓄所周边转了很久,一直观察着这四周的一切,不久后他便发现有一条弄堂可以直接通往储蓄所的后门。

顺着走到后门之时,他朝着气窗向储蓄所里面大致查看了一下,发现此时储蓄所里面之前对他说话的那个男的已经去吃饭了,如今只有一个女营业员还在那里打电话。

他大喜过望,觉得机会来了,于是跑去敲后门。女营业员听到有人敲门,也警惕地问了一声:“谁呀?”而小青年则捏紧喉咙假装女声应答道:“是我,你们的邻居!”

女营业员听到答复后,也没多想,她放下手中的电话去把门打开了,结果在开门后她才发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一个手拿枪支的男人。

她的本能反应告诉她:有人要抢劫了!于是她赶紧去把门关上,但门已经开了,她的力气也没有小青年大,自然是抵挡不住的。

当时小青年在顶开门后,用枪直指女营业员的脑袋说:“不准叫,不然打死你,赶紧把保险柜打开!”但女营业员并没有听从,反而大声喊道:“来人啊,抢劫啦!”

话音未落,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她随即倒在了血泊中......

自建国以来,上海一直都没有发生这类恶性案件,如今这个记录却在今日被打破,因此这也是上海第一起持枪抢劫银行案,而犯这个案的小青年叫作于双戈。

一、枪支被盗

这个于双戈本来是有一份不错工作的,即:在海运公安分局担任乘警,也算是一个铁饭碗。在那个年代,这虽说不上是大富大贵,但也算是在保证生活安定的前提下,还能有些富余。

只是他这个人很好面子,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充大佬”,但充大佬是需要钱的,要是没有足够的钱,请个客抠抠索索,一包好烟也拿不出,自然是极其丢人的。

他想挣快钱,于是在利益熏心下借职务之便做起了贩卖走私香烟的小生意。不过后来由于东窗事发,他被单位处分被调离到公交公司当售票员。

而售票员的待遇显然是不能与乘警相提并论的,他自然不愿接受。但刚刚被处罚,他又不能再行走私之事,于是他把目光放在了“赌”上面,在他看来这是自己当时唯一能够继续挣到快钱的方法。

可谁能料到他的手气特差,不仅没挣到钱,还亏损得十分严重。

这里赌博需要成本,而其他地方维持他的“高质量生活”同样也需要钱,无奈之下他只好向别人借,久而久之他的借贷金额已经有上万块了。在上世纪万元户都极其稀少的时候,他这笔借款也算是天文数字了。

更加要命的是,于双戈还有个女朋友叫蒋佩玲,他一直想娶蒋佩玲为妻,也总会在她面前吹牛说:“你看好,我们的婚礼不会比别人差!”

但当时在上海一场体面的婚礼至少要1000块以上,于双戈现在工资低不说,还背负着欠款,眼见婚期将近,大话又已经说出口了,钱从哪里来呢?他有些疑惑了。

后来感到“压力山大”的于双戈逐渐萌生邪恶念头,最后他竟然决定去抢劫银行。但要提高抢银行的成功率,自然是需要配备一些武器的,于是他开始着手策划一起“盗窃军火案”。

在1987年11月13日,也就是抢劫银行的三天前,于双戈带着自己提前准备好的旋凿、羊角锤和老虎钳等盗窃工具来到黄浦江外滩的防洪堤前,这里也是他曾经当乘警时工作过的地方。

由于此时正是午饭期间,所以江堤上的人很少,一开始于双戈站在那还有些犹豫要不要下定决心,但他突然想起自己是被开除的,如今还落魄到筹备婚礼的钱都没有了,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便乘坐交通艇上了江面上一艘叫“荣新轮”的船。

自己曾在这上班,所以对于船上的路线,于双戈自然是轻车熟路,他没过多久便来到了乘警值班室。但就在他准备用工具撬开武器库的门之时,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人的脚步声,做贼心虚的他吓得赶紧躲藏了起来。

而当脚步声的正主走进来时,他发现此人原来是自己曾经的领导于队长。

于队长平时对他很照顾,一直把他当兄弟看待,于双戈心想在于队长地盘上犯事,这是恩将仇报的做法,所以他没有继续实施盗窃,而是迅速原路返回撤回了外滩。

在失手后于双戈很沮丧,但他下定了决心,这次一定不能空手回去,所以他一直在外滩漫无目的地徘徊着,打算寻找新的目标,很快他又将目光锁定在了不远处的“茂新轮”上面。

他找准时机,很快又上了“茂新轮”。

和之前一样,由于很熟悉上面的环境,他没肺啥功夫就顺利到达乘警值班室,这次他没有任何顾虑了,肆无忌惮地撬开了武器库的门,接着又撬开了保管枪支弹药的箱子,从里面盗走了两支五四式手枪、一支六四式手枪,弹夹六个,子弹共计268发,同时还有一副手铐。

于双戈很狡猾,当时在得手后也并没有并没有立即走。为了不被发现,他在值班室里躲了一个多小时,在确认安全后才撤离。

在傍晚,有一个乘务员忽然看到值班室的门被撬开了,大家才得知里面的枪已经被盗了。

二、银行被劫

枪支被盗是一件极其严重的社会事情,更别说这次被盗的数量还如此之多。如果不彻查清楚的话,势必会对整个上海的社会治安形成极其严重的隐患,因此乘务员在第一时间选择了报警。

而公安机关在接到上报后,迅速召开了案情分析会,对凶手的身份进行排查,有人认为乘客没有作案时间,也不可能会知道值班室内有枪支弹药,所以极有可能是熟悉船内的工作人员下手的。

于是警方立即对船上的工作人员进行了全面排查,但查完后却发现所有人都没有作案嫌疑,这在当时科技落后,监控摄像头缺乏的年代无疑是十分致命,因为这代表原有的侦查路线是错的,侦查陷入了死胡同。

警方知道继续往这方面调查是没有出路的,于是他们换个思路想:“既然不是船上的人作的案,那会不会是非常熟悉乘警值班室,接触过乘警值班室的人干的呢?

这个想法一提出来之后,有一个人突然站出来说:“对了,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了一个人,会不会是他?”办案民警们听说后连忙询问:“是谁?”

这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是于双戈,他曾经当过乘警,对船里面的情况十分熟悉,只是因为后来贩卖走私烟被调走了。”

警方认为于双戈有前科,而且还有充分的作案动机,的确有可能是嫌疑人,因此便将新的目标放在了他身上,开始对他展开了相应的调查。

那于双戈在抢了武器之后又去干了什么呢?其实他当时在成功盗取枪支后,第一时间便来到了自己的挚友徐根宝家,然后神秘兮兮地对徐根宝说:“根宝哥,我干了一件惊人的大事!”话音还未落,便得意地把自己挎包中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

徐根宝看到一堆武器弹药后,被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虽说见过一些世面,但也从没有见过这些“真家伙”,于是颤抖着对于双戈说:“你怎么做这么大的事情,要知道这在中国是行不通的啊!”

听到徐根宝的劝说后,于双戈抱怨道:“枪已经偷出来了,你如今这样说已经没办法了。”徐根宝以为他这是松口后悔了,便接着劝说:“办法不是没有,你要不去自首,要不把这些东西赶紧扔掉。”

听到这些后,于双戈当时一直没有说话,但不说话却并不代表他放弃了抢劫的念头,其实他早就下定了决心要抢,谁来劝都是行不通的。

但他考虑到如今自己的好友已经知道了这事,就必须把他给骗过去,要不然便有被揭发的风险。因此他厚着脸皮对徐根宝说:“能不能借我几百块钱,我打算去南通做生意,等回来后再把枪扔了。”

徐根宝以为好友已经被自己的苦口婆心给劝服了,以为他真的是“痛改前非”了,也就带你给了他。但谁能想到于双戈前脚刚答应,后脚就立即按照“原计划”借了一辆自行车,于16日上午前去各大银行踩点。

他当时看了不少银行,但在观察到周边都很热闹、人太多选择了放弃,最终在经过一番分析后他最终选在了我们文章开头说的那家储蓄所,因为他于双戈觉得这个储蓄所附近很冷清,行人少,逃跑起来容易一些。

但当他走进储蓄所,看到里面除了有一个女营业员,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营业员后,他心里犯起了嘀咕,因为他追求的是万无一失,若是有男性在的话,自己可能要与其搏斗,即便自己成功将其拿下,但耗的时间也会变长,这会给自己添加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他一直在等待时机,等找到了后门,男的又出去吃饭之时才选择动手。而在他开枪把女营业员打死后,自己也十分慌乱,因为枪声惊扰到了附近很多人,所以钱还没拿到手,就迅速跑路了。

银行劫案发生后,警方迅速封锁现场,然后对现场遗留的弹壳进行勘测,经过对比现场痕迹分析,这枚弹壳就是船上被盗的五四式子弹,而现场留下的指纹也与之前盗武器的人是完全一致的。

目前可以确定,两起案件都是一人所为,但事实是不是于双戈仍旧需要作出下一步调查。

之后又经过对周围地带的详细勘查,民警发现储蓄所门口停了一辆自行车,它是自昨天案发后就一直停到现在也没人骑走,大家觉得这车很可疑,于是便通过对牌照对其进行核查,最终找到了自行车车的车主。

但是让大家感到意外的是,居然连车主也不知道为何他的车会在储蓄所门口,不过当民警询问他车给过谁的时候,车主还是提供了一个极其关键的线索,他说:“昨天于双戈把我的车给借走了。”

此时警方也正式确认于双戈就是此次盗枪、持枪抢劫银行的头号凶犯,后来警方火速赶到他的家里,并在他的家中起获了被盗“五四”式手枪一支,子弹248发。

只是没能顺利找到于双戈,因为他早已经逃走了。

而且根据被盗枪支弹药的统计可以得知,于双戈此次逃跑身上还携带了“五四”式,“六四”式手枪各一支,同时还带有18发子弹,他仍旧是个大隐患。

三、凶手被捕

那于双戈到底逃去哪里了呢?

原来当时在银行抢劫杀人后,他一路狂奔回家,然后拿了衣服来到女朋友蒋佩玲家中。在惊慌失措之际,他将自己所做的事全部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女朋友,并问她愿不愿意与自己一起去“浪迹天涯”。

蒋佩玲秉承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心理,当即表示愿意与他一起逃离上海,两人还计划了一个周密的逃跑逃亡,即:让蒋佩玲借口买烟,然后叫一辆出租车一起逃跑。

只是计划并没有落实下来......

说来也好笑,当时被吓破胆的于双戈见家中弄堂来了一些人,还以为是警方找到这来了,于是还没等到女朋友回来便自己逃跑了,完全忘了原来与蒋佩玲的“海誓山盟”。

在把女朋友抛弃后,他开启了自己的逃跑路线。

当时他先是坐了一辆出租车到上海老西门,之后又换乘坐上另一辆出租车到曹家渡。而到了曹家渡他还不放心,于是再度叫了一辆车到华亭宾馆,为了确定没人跟踪,他又从华亭宾馆步行了四个小时走到莘庄。

在莘庄进行了一个短暂休整后,他又马不停蹄地乘坐长途汽车前往闵行,然后再度转车到南汇的北桥,到了之后换了一辆去金山的长途大巴车,等到了金山,他才算真正松了一口气。

只是在金山刚缓过神来后,他又想起警方或许会发布自己的体貌特征来通缉他,因此他又从地摊买了蓝色制服和军裤坐车,简单的打扮了一下自己,赶去了嘉兴。如此迂回逃跑,让警方完全摸不着头脑,不得不承认于双戈的反侦查能力还是很强的。

不过虽然暂时是安全了,但长期在街上走也很容易暴露,他需要找一个落脚点。只是如果是住旅馆的话,难免要登记自己的信息,那不是更加自投罗网吗?

后来于双戈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他把自己工作证上的名字“于双戈”添加了几笔改成了“王双划”,然后安全入住了私人旅店。

安稳下来后,于双戈开始筹划自己的未来。

当时心神不宁的他,忽然想到自己在海宁还有一个朋友,于是他又从嘉兴赶到了海宁,由于当年信息不发达,所以于双戈的这个朋友并不知道他已经杀了人,还十分热情地接待了他。

之后他编谎话对朋友说:“自己要去宁波出差,走的时候匆忙,把单位开好的介绍信忘在家里了,想要他帮忙弄到了一张空白介绍信。”

他的朋友也没有细究,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也就随口答应了,之后于双戈便在空白介绍信上面胡乱杜撰改名为“杜卫国”,辗转来到了宁波。

原本于双戈以为自己逃到了新地方,还有了新身份,已经可以隐姓埋名度日了。但他却疏漏了一个细节,这个细节出在他女友身上,他的女友蒋佩玲对他实在太过于了解了,基本上他可能会去的落脚点,蒋佩玲都知道。

而警方自然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很早就追问了蒋佩玲关于于双戈的一切,她在口供中则交代:自己曾带着于双戈去过宁波的姑姑家。也就是说,这也会是于双戈可能的一个落脚点,因此上海警方迅速联系了宁波警方在蒋佩玲姑妈家附近埋伏了警力。

果然其然,于双戈在到了宁波后还真去了蒋佩玲的姑妈家一次,当时他谎称自己是出差路过前来看望,蒋佩玲姑妈很高兴,还留他在家里吃了一顿午饭。但等他吃完午饭,他出门准备去邮局打长途电话之时,民警们出其不意地将他逮捕了。

其实当民警们突然站在他面前,并给他带上手铐的时候,他有些懵了,一直低着头,神情十分的沮丧,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末日来了。

1987年12月4日,法庭公开审理了于双戈盗窃枪支和抢劫银行一案,最终判处了他死刑。12月12日,他被押赴刑场正式执行枪决。

其实于双戈本来是可以有一个美好未来的,毕竟他的起点已经比常人高了很多。比如他有一个稳定的工作,有一个为自己好的兄弟,还有一个能陪自己吃苦的爱人。

但他都没有珍惜,反而被金钱所迷惑,导致离正道越来越远,最终落得个枪毙被杀的下场,不得不说让人感到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