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因为城市化的发展,很多住在城郊农民的房子拆迁,由此也发生了很多故事。这天,杨老汉从大儿子海娃的家门前经过,大儿媳桂英端一盆脏水故意向杨老汉泼去,杨老汉躲开了,见大儿媳怒眼瞪着他,没有吭声,默默地走了过去,他怕桂英再和他吵架!

海娃的女儿小芹今年考上了一所知名大学,海娃和妻子桂英专门办了一场隆重的升学宴,家里来了很多客人,纷纷上礼,桂英都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自己的公公、女儿的爷爷杨老汉,她相信在这场升学宴上,公公最少也得给十万块钱吧,因为在桂英看来,公公给得起,也该给!杨老汉的两个儿子结婚以后,各自分家另过,杨老汉和老伴单独生活。今年春,杨老汉住的房子在城市改造拆迁范围,获得了一百多万元的拆迁款。杨老汉对两个儿子说:这笔拆迁款你们兄弟两个都别想分,我留在自己手里用方便,也不让你们兄弟养活!兄弟两个表示同意。杨老汉刚拿到拆迁款没有多久,二儿子的儿子小军、也就是杨老汉的孙子回家了,他对杨老汉说:爷爷,我租房子的地方离打工的厂房太远了,来去不便,我想买辆车又没有钱!杨老汉当即给了孙子十万块钱。当桂英得知杨老汉给了老二的儿子十万块钱以后,找到杨老汉说:给你孙子十万块钱,也该给你孙女十万块钱,应该一碗水端平!杨老汉说:孙女在上学,坐在教室里又没啥事,要十万块钱干嘛?以后需要钱了再说!桂英就记在心里了。如今,女儿考上了大学,秋季女儿上大学正需要钱,海娃和桂英给女儿办了升学宴,更希望杨老汉像给二儿子的孩子那样,能给自己的女儿十万块钱,哪知,升学宴结束以后,杨老汉也没有给钱,桂英十分气愤的找到了杨老汉。

杨老汉说:你只有一个女儿,把女儿培养得再优秀也是人家的人,我的钱不能便宜外人!老二的孩子虽然没有出息,但是,是个男孩,也是我杨家的后人,我当然要给他买车!桂英愤怒地说:这是你说的,你的孙女是外人,你记住,从此以后,你的生老病死与我们无关,你没有大儿子,没有孙女!杨老汉说:我手里有钱,不需要你们!桂英气极了,将杨老汉家里的东西砸了一番。桂英年轻力壮,杨老汉和老伴年老体弱,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桂英砸,桂英的气撒够了才走。桂英对老公海娃说:你老爹嫌我们生的女孩,仗着自己手里有钱还扬言不依靠我们,我要天天找他的茬,让他生气生病,老早把手里的钱花光!海娃说:你想怎么样我不管!果然,桂英经常找杨老汉的茬,这天,杨老汉从桂英家门前经过,桂英故意往他身上泼脏水!不久,杨老汉果然病倒了,住院需要人伺候,二儿子说:你孙子在外打工,我们还要操心挣钱给他娶媳妇,如果你把剩下的拆迁款都给我们,我让你二儿媳妇不打工了,回来伺候你!杨老汉流着泪说:你大哥大嫂不管我们了,我把钱都给你们了,以后我和你妈病了再需要钱怎么办?二儿子说:反正我们要打工挣钱给儿子娶媳妇,你不愿意把拆迁款给我们算了,我们没有时间伺候你!杨老汉流着泪对老伴说:二儿子的心太深了,你去找大儿子,我们也给他十万块钱,如果大儿子也不愿意,那就花钱请保姆吧!

老伴抹着眼泪,去找大儿子……杨老汉有一百多万拆迁款,有两个儿子,有孙子有孙女,晚年本来应该幸福的,却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怪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