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岁台湾老头血洗美国教会,被逮捕时只说了一句话,我买了十二套房,美国却不给我养老!从美国包租公沦落到流浪汉,这个男人究竟遭遇了什么?

2022年5月15号,一名满头白发的老人手持着两柄手枪走进了洛杉矶橙县的一所华人教会,然后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开始了无差别射击,只一瞬间方才还圣洁不已的教堂就被鲜血玷污,祈祷词也变成了痛苦的尖叫和呻吟,现场的局面混乱不堪,受到惊吓的人们尖叫着想要逃走,却发现门早就被人锁死,就这样他们像瓮中之鳖一样待人宰割,直到警察来了才结束这可怕的一幕。

这起无差别的枪杀案最终造成了五伤一死的后果,老人也被逮捕归案,在这一过程中老人没有丝毫的反抗,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他只说了一句话,美国把我害的好苦啊。

这位68的老人名叫周文伟,出生在台湾一个小县城里,受当时的文化影响,他从小的时候就对美国充满了渴望,想要长大后去美国定居,为了实现自己的美国梦,他自小就努力学习,考上了台湾著名的大学,逢田大学,在大学毕业后他服了两年的兵役,随即就退伍担任了大学讲师,除了讲师这一身份外,他还担任台湾很多著名酒吧的调酒师。

当时他的家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大学讲师,不应该再把时间浪费在酒吧调酒上,觉得周文伟不务正业,但周文伟本人却十分的爱好这一职业,不仅是因为自己的兴趣所在,还在于这份职业十分的挣钱,

而他为了尽早的实现自己的美国梦,就必须攒够钱。

就这样他白天担任大学的讲师,晚上就去酒吧调酒,因为调酒的时间长了,他也探索出其中的门道,在这方面颇有造诣,还出了三本关于如何调酒的书,就这样,周文伟慢慢的靠这份职业挣了很多人一辈子都挣不了的钱。

2008年,周文伟终于攒够了钱,他带着全家一起搬到了美国定居,起初他在佛罗里达州担任业余讲师,但为了能够尽快融入美国文化,他很快就辞去了这份职业,重新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在此期间,他还去应聘过保安,清洁工这类的服务行业,就为了能够尽快了融入这个国家,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在一年的体验期过去后,周文伟认为自己已经算是一个地道的美国人了,恰逢当时的美国正在遭遇金融危机,很多房地产都开始大抛价,周文伟看中了时机,将自己全部的积蓄都拿出来在拉斯维加斯购买了一套公寓,这一套公寓足足有十二套房子。

周文伟骨子里还是中国人的传统,认为人到了晚年就要好好的享受,他买了这套有十二个房子的公寓就是为了能当上天天收租养活自己的包租公,但他没想到的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不止差了一点。

因为当时的金融危机,美国的经济陷入了低迷期,有钱的自己不用租房子,而来租房子住的大都是一些手头上拮据的人,再加上周文伟的公寓又不是特别高档的公寓,因此来他这里的租客,大部分都是一些穷人,租房子签合同时说的好好的每月按期交房租,可到了交租的日子,这些人却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很少有租客会直接付清。

面对这样的局面,一向善良宽厚的周文伟也并没有说什么,都会给租客几天时间让他们缓过来,但这只是一般的租客,有的租客可就不是这样了。

拉斯维加斯可以说是美国治安最差的城市之一,这里混迹了很多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而周文伟的租客里,也不乏有这些人,他们不但理直气壮的拖欠房租,而且但凡周文伟多说一句,他们就开始威胁这个瘦小的老人,简直把不要脸这三个字写在了脑门上,面对这样的威胁周文伟忍了一段时间后就忍无可忍,将这些人告发给了警察,但当地的警察大都是玩忽职守的人,再加上他们也不想惹麻烦,总是对周文伟的告发十分的敷衍,只是嘴上说说,并不付出实际行动,

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周文伟也就选择了认命,只是心里想着下一次租房的时候要好好看清租客,就这样,周文伟只能靠着那些老实交房租的客人过日子,但时间一久还是出了问题,因为在美国房屋的主人每年要缴纳一笔大额的税费,还有物业费,也就是说周文伟自己不仅收不到房租,还要替一些拖欠房租甚至不交房租的人交这一笔费用,就是拿自己的钱去养那些无耻的人,刚开始周文伟还能用自己的积蓄持续一段时间,但后来他不得不出去工作,用自己的工资来填补这个窟窿。

这个时候的周文伟虽然十分苦恼,但他本性是一个十分乐观的人,再加上妻子的安慰劝导,他也没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彻底击毁了他的心理防线。

明明有十二套房子却天天倒贴钱,从美国包租公沦落到流浪汉,68岁老头血洗美国教会的背后究竟隐藏了怎样一段心酸又绝望的真相?

这天周文伟的公寓里来了一个新租客,有了之前的教训,这次周文伟租房特别的谨慎,租客是一个来自墨西哥的小姑娘,看起来十分的斯文秀气,周文伟上下打量一番,很愉悦的把房子租给了她,他觉得这样一个好看的小姑娘是不会拖欠房租的,即使拖欠也是好脾气的那一种。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这个小姑娘就把一个纹着大片纹身,身高快有两米的肌肉猛男带回了公寓,她对周文伟说,男人是她的男朋友,暂时来和她住一段时间。就这样周文伟的噩梦就开始了,这对来自墨西哥的情侣不仅屡次的拖欠房租,还对着前来要钱的周文伟大呼小叫,一直说自己没有钱,要是周文伟还不走的话,那名高壮男子就做出要打人的动作来,这可把周文伟给吓够呛,就这样,这对强盗一样的小情侣在周文伟这里免费住了两年。

在这两年里周文伟没有一次成功的从他们手里要到半分钱,眼看着这对小情侣直接把租的房子当成自己家了,周文伟决心一定要把拖欠的房租要过来,并且把这对情侣赶出他的公寓。

当周文伟再次来要房租时候,那对情侣还是一如既往的敷衍说着下次再给,但周文伟态度十分的强硬,说如果他们不给房租现在他就会叫警察来将他们驱逐出境,但他没想到的是,面对自己如此威胁的话,那对情侣不仅没有感到害怕,而是直接破罐子破摔起来。

那名男子用力的将自己的拳头挥向周文伟,直接将他捶倒在地,而那名看起来十分斯文的小姑娘不仅没有阻止男友这一行为,反而助纣为虐,本来只是被捶了一拳,没什么大事,但那名女子直接拿出一个钝器朝着周文伟头上砸去,在这样的剧痛中,周文伟很快就昏了过去,在他闭眼的前一秒看到那对狼心狗肺的情侣将他的钱包也抢了去。

再次醒来的周文伟发现自己在医院,头部被缝了三十针,整个人看起来都惨不忍睹,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警察终于发挥作用了,他们用了三天的时间将那对小情侣抓了回来,但没到一天的时间当地的警方就把他们放了。

对于这个结果,周文伟自然是愤怒不已,他气愤的质问警察为什么要将凶手放走,而警方的回答更是更人窒息,他说是因为那个女孩怀孕了,他们不能让一个无辜的婴儿出生在监狱里,也不能让孩子缺少父亲的陪伴,对于这个荒诞又可笑的理由,周文伟已经彻底无望了,他不再期待自己能够讨回公道,只求那对情侣将自己的钱包还给自己,那里是他收租的钱,也是他最后的积蓄,但警察给他的只有一个空钱包,里面的五千美元不翼而飞。

起初警方称钱包里面并没有钱,但后面他们又改变说辞,说是那里面的钱作为了呈堂证据予以没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周文伟自然明白自己的钱到哪里去了,是被这些尸位素餐的警察们中饱私囊了。

面对这样无耻的行为,周文伟对美国的法律已经彻底绝望了,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厄运专挑苦命人,就在周文伟一无所有的时候,他的妻子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当时美国的医疗费用大的吓人,且没有任何补助措施,周文伟无奈之下只能把妻子送回台湾,让她在台湾接受治疗,为了凑够治疗费,周文伟将自己的公寓以一个极低的价格快速出售了。

卖掉公寓的周文伟以租客的身份住进了自己曾经的房子,一开始他很不习惯,但后面为了给妻子治病他也就顾不上了,他一天要打好几份工作,薪水还十分的微薄,为此周文伟还申请了当地的贫困补助,但机构以他曾经购买过大量房产为理由拒绝了,周文伟没办法只好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连轴转,但遗憾的是,因为他的年事已高,很多单位根本不会用他,他只能去做保安之类的工作,但就算只是保安,周文伟也无法胜任这个工作强度,迫于生计的无奈,他只能干一些零散工。

周文伟本来以为生活对他的打击也就到此为止了,毕竟再坏还能坏哪去,但他没想到的是,有一天他会沦落到无家可归的地步。

68岁台湾老头血洗美国教会,被逮捕时只说了一句话,我买了十二套房,美国却不给我养老!从美国包租公沦落到流浪汉,他又为何将枪口对向了自己的同胞?

一天夜里周文伟和往常一样回家,却发现自己的家具和行李都被人扔在了门外,他生气的找到房东质问,却被告知他租的房子涨价了,他没有付够足够的钱,此时的周文伟面对两个选择,要么把剩下的房租补上,要么就是拿着行李走人,面对这样难堪的局面,周文伟气的浑身发抖,但他为了治妻子的病,身上已经没有一分钱了,就这样,周文伟以一个极为狼狈的模样被赶出了自己曾经的家。

曾经的自己拥有十二套房产,而如今却落得个无家可归的境地,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超出了周文伟的心理极限,自此之后他消失了将近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里他杳无音讯,家人联系不到,就连警方都找不到他的踪迹。

两个月后周文伟再次出现,但此时的他已经变了一副模样,起初刚到美国时的意气风发早已消失不见,有的只是死气沉沉,他痛恨这个国家和这个社会,他的心理已经产生了报复社会的想法,但是让他遭遇这一切的是美国,为什么他的枪口却对准了自己的同胞呢?

这一点在后来对周文伟的审问中找到了答案,虽然周文伟向往美国的生活,渴望成为一个美国人。但面对国家统一这样的大是大非前,他还是有自己坚定地立场,他认为台湾迟早要回归祖国,而只有祖国强大了,他们这些在外面飘零的华人才不会遭遇那么多不公,因此周文伟十分讨厌那些台独分子,讨厌那些说要台湾独立的华人。

而被他血洗的那个教会,表面上看是传教,但实则上他们经常发表一些台独发言,给当地的华人洗脑,就是这个原因,这个华人教会让当时已经没有多少理智只想着报复社会的周文伟选中了。

纵观周文伟的作案过程以及他的不幸遭遇,我们不难看出正是他所处的环境逼着他一步步变成了这样,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当时的周文伟没有想着去美国做自己的美国梦,而是留在台湾发展,事情会不会变成另外一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