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1年1月25日、26日,美军骑兵第1师第8团连续向志愿军金良场里、泰华山一线阵地进行侦察和搜索,在零星的小战斗中美军骑兵第8团吃了大亏。

1月27日,美军甩了一个花招,以骑兵第1师的骑兵第5团,突然越过在第一线的骑兵第8团,向京安里攻击前进,试图打志愿军一个措手不及。

27日黄昏,美军骑兵第5团1营进至泰华山前311.6高地(即草下里南山,下文统一为草下里南山)。草下里南山是泰华山主阵地的前沿屏障,在此驻守的是志愿军38军112师336团5连,连长徐恒禄。

徐恒禄

美军骑兵第5团1营得到的加强有团重迫击炮连一个排,坦克两个排,第61野战炮兵营提供直接火力支援。

而336团5连只有1门60毫米迫击炮。

但是让美国人没想到的是,先下手的是志愿军。美军骑兵第5团1营进抵草下里南山时,天色已近黄昏,美军不打夜战。于是该营以坦克形成钢铁防御圈后驻营休息。28日凌晨,5连派出多路小分队以袭扰战法从多个方向对美军发起袭击。美军骑兵第5团1营营部,B连、C连,第70坦克营的坦克阵地都遭到了志愿军各种打击。规模虽然不大,但美军吃足了苦头。仅C连方向,美军就发射了500发迫击炮弹。清晨5时30分,美军“击退”了志愿军“大规模”的夜间进攻,不幸的是,在夜暗中有两名负伤的志愿军战士被美军俘虏。他们向美军“供出”了草下里南山的防御情况:有500人,20门大炮,7挺重机枪。但是美国人并不蠢,听完两名战士的“招供”后,美军认为:完全是胡说八道。因为有些原因,我们对被俘的将士太过苛刻了,但是这个例子充分说明,即使被俘了,他们一样在继续斗争。

虽然美军遭到夜袭,但5连的兵力和火力均不足,未能起到打乱美军进攻部署的目的。

而美军也趁势而为,利用清晨的晨雾,直接以C连加强B连1排向草下里南山发起进攻,试图趁志愿军夜袭部队刚刚返回,打一个时间差。

美军拍摄到的志愿军掩体

果然,此时5连的主力都已进入后山隐蔽休息,阵地上只有6班3名战士担任观察哨。连长徐恒禄没有马虎大意,也来到了阵地前沿。随着浓雾散去,突然空中传来炮弹的呼啸声。可能是两名被俘的战士误导了美军,美军这次炮兵火力准备出现了方向性的错误,5连阵地没有受到打击。不过炮声给徐恒禄提了个醒,他马上发现美军步兵正在搜索前进。

现在就是比反应比抢时间了,连队主力还在后山,必须马上布置防御。但是大白天的,美军火力太猛,徐恒禄不准备动用太大兵力,他命令以4班阵地为依托,仅用一个班正面抗击,同时命令机枪4个组进入4班阵地前斜交阵地,形成了交叉火力网。

当徐恒禄布置完毕后,两个排的美军已接近4班阵地,这是C连的3排和2排。当美军先头3排进入交叉火网后,遭到突然打击,美军第一次进攻直接宣告失败。

徐恒禄随即命令部队转移,果然只一会,美军炮兵就对刚才的设伏区域进行了报复性射击。但是美军步兵并没有再上,而是开始呼叫空中支援。中午时分4架F80战机在侦察机引导下对草下里南山投掷了凝固汽油弹,并用火箭弹和机枪进行来回扫射。但是这不是全部,很快澳大利亚空军的4架野马式再次飞临草下里南山狂轰滥炸。

野马战斗机

随着美军炮兵的又一次轰鸣,C连和B连1排再次蠕动而上。不过在美军空袭和炮击之后,徐恒禄没有让部队返回刚才的4班阵地,而是命令部队后撤,让2排展开兵力,以左中右三面火力全部指向刚才的4班阵地,他的计划是将美军放进来,再集火打击。

但美军的表现让徐恒禄很失望,在志愿军的火力面前美军步兵畏缩不前,各个排都纷纷喊叫自己被强大机枪火力压制,无法行动。

看到正面进攻的1排被志愿军完全压制,C连连长雷扎克上尉命令1排向左翼2排靠拢,从山脊向志愿军阵地迂回。1排排长艾斯曼中尉坚决地执行了命令,可是当他爬出很远后发现自己士兵全部埋头趴在地上,没有一个人跟上来。这是美军步兵的常态了,一直到现在美国陆军的步兵们还是这么打仗的,无论是在阿富汗还是伊拉克。

这时连长雷扎克再次问艾斯曼到底能不能完成任务?艾斯曼只好回答尽量试试。可是他的士兵再次拒绝了他的命令。艾斯曼只能自己一个人攻击前进,扔完了4枚手榴弹后他退了回来,但是没有回到自己的排而是退下了山。艾斯曼事后是这么说的:“我认为我应该去找一些真正的男人来。”

和C连1排的情况一样,加强给C连的B连1排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

B连1排的士兵也认为自己遭到了志愿军机枪的猛烈打击,全部趴在那一动不动。于是排长梅奥中尉决定自己一个人去摧毁志愿军的机枪火力点。这个勇敢的中尉投出了自己的手榴弹,但是未能给志愿军造成伤害,自己却被志愿军击毙了。

后来梅奥中尉获得了美国陆军第二高等级的杰出服役十字勋章。

获得勋章的理由是:他没有牺牲自己的部下,而是独自一人去攻击机枪阵地。因此,C连和B连1排得以够在志愿军打击下撤退。

经常有各种各样的美军热爱者拿美军中获得勋章者说事,来证明美军的勇敢。诚然,我们承认美军中也有勇士。但是梅奥中尉的事迹放在志愿军最多就是个三等功。我无法理解他的死和美军一个连另一个排能够撤退有多大的关联。这次进攻中美军有5个排的兵力和火力(4个步兵排和1个火器排),另外还有坦克和迫击炮一直在射击志愿军的火力点。志愿军仅仅只有一个排,就这么一个排就把美军这么多机枪组全部压制住了?以至于梅奥要单兵前进去摧毁志愿军的机枪火力点?

所以,不要拿美军的勋章说事,这和志愿军的立功受奖完全不在一个等量级。

进攻中的美军

黄昏前,雷扎克又组织了一次进攻,但是步兵们依然畏畏缩缩无功而返。

事后,雷扎克上尉说:“在我看来,那天全连只有25个到30个人在进行战斗。”

28日的白天对5连来说非常的轻松,但28日的夜晚却是史无前例。29日凌晨,美军飞行对草下里南山进行了夜间空袭,这次空袭居然从0时一直持续到3时30分。美军称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志愿军的夜袭。很显然,美军成功地达到了目的。对此,我只能表示,美国人实在是财大气粗。

经过美军白天和夜晚的多次空袭后,5连还有60余人,伤亡已近半。在这一战中,美国步兵做不到的事情,美国空军完成了。

29日8时,美军炮兵和航空兵进行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火力准备。9时,美军骑兵第5团1营A连和B连再次奉命出击。美军的计划是B连从正面强攻,A连在2个排的坦克掩护下向北机动,然后突然向东从侧翼进攻草下里南山。

经过美军猛烈的空炮火力打击后,5连阵地的工事已经全毁,很多人直接被埋了进去,是一个个从土里扒拉出来的,很多人就永远长眠在土里。但是在5连的奋勇抗击下,美军B连用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向前蠕动了90米。看起来美军步兵还是和28日一样,但是这时候美军中出现了两个英雄,一个是B连3排排长邦迪中尉。当B连再次像28日那样趴在地上动弹不得时,邦迪中尉站起来大喊:“我们需要的只是冲上去。”有些美军士兵试图蒙混过关,趴在地上大喊:“我受伤了。”邦迪怒吼:“我也受伤了。”于是,所有的美军都上了刺刀,跟着邦迪中尉呐喊着冲向志愿军阵地。事实确实如此,5连孱弱的火力是阻止不了美军的人海战术的。

不仅仅是B连,美军的A连是从侧翼的悬崖上攀登而上的。但是在最后数十米,A连也遭到了志愿军从天而降的机枪、手榴弹压制。于是已负重伤的A连2排排长麦戈文中尉一个人冲了上去,7名志愿军战士在他枪口下牺牲,而麦戈文也被志愿军击毙。这时美军A连出现了志愿军常见的一幕,A连士兵大喊着:“给麦戈文中尉报仇。”也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向5连阵地冲去。

美军档案中的草下里南山进攻示意图,骑兵5团1营詹姆斯·M·吉布森少校绘制

于是草下里南山迎来了最残酷的一幕,在20米范围内,漫天都是飞舞的手榴弹和洒向空中的中美士兵的鲜血,从山下望去,整个天空都蒙上了一层血雾。中美士兵们嘶吼着向对手冲去,阵地上到处可见残酷的白刃格斗,山下的美军看着一个个浑身是血的美军士兵跌跌撞撞滚下山来。在这场残酷的肉搏战中,人数占据绝对优势的美军终于占据了上风,他们冲进了交通壕,一个一个寻找着剩下的志愿军战士。

在邦迪中尉和麦戈文中尉的率领下,5连的阵地被美军两个连攻克了。美军获胜,美军战史的记载也到此为止。

看到这,一些另类的中国人肯定饱含热泪,双膝已经不由自主地发软,直接跪倒在地,发出含混不清的呓语:美军战士是多么英勇啊,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就是美利坚的象征。

是的,我们并不否认美军中也有勇士。

但是这并不是这场战斗的结束,美军战史虽然没有继续写,但美军最新的解密档案《骑兵第1师指挥报告》却陈述了接下来的战斗。报告中援引B连的贝利中尉的回忆,记下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30分钟后,中国人发起了反击,成功地阻止了1营的前进。

那么志愿军反击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呢?美国人没有继续说,那么我来帮助美国人说完这个故事。

29日中午12时,美军A连、B连冲上了5连阵地。5连连长徐恒禄在阵地后侧后收拢了剩下的20多个志愿军战士,但是这些满身血污、几乎个个带伤的战士没有撤退,而是在徐恒禄的率领下,向阵地上的100多个美军发起了决死的反击。

12时30分,徐恒禄率部从侧翼向美军冲了上去。此时,麦戈文已战死,邦迪重伤,没有了这两个勇士,剩下的100多个美军突然失去了刚才的悍勇和气势,恢复了他们的常态。100多个美军在20多个志愿军的冲锋面前落荒而逃。5连夺回了阵地。

苗景春

5连虽然夺回了阵地,但弹药已经快要告竭,通信员苗景春一次一次从后方运回手榴弹,可是越来越少,到最后一次只能带回7、8枚。而美军还在继续组织进攻,看着所剩无几的弟兄们和越来越少的弹药,徐恒禄也开始紧张起来。这时已经负伤的6班班长王文兴带着伤员偷偷溜回了前沿继续参战,好一会徐恒禄才看到了王文兴,于是厉声呵斥:“你们干什么?”然后命令王文兴等人立即撤下去。让徐恒禄没想到的是,王文兴不是往后爬,而是往前,当徐恒禄再次看到王文兴时,只看到王文兴已经抱着手榴弹滚出了堑壕,顺着山坡滚进了美军步兵群中,随之传来的是一声巨响……

5连的战士越打越少,剩下的人已经流露出与美军同归于尽的情绪。但徐恒禄没乱,他注意到山坡坡度有缓有急,美军不可能从各个方向同时冲上来。于是他让三名伤员负责监视,自己率领其他人集中先打一路。这个办法取得了奇效,其实正说明美军步兵再也没有像麦戈文还活着时那样勇猛的冲锋,其实这个时候美军步兵只要敢冲,5连剩下的战士是拦不住的。

协同步兵作战的美军M4谢尔曼坦克

美军的飞机、大炮和坦克还在轰鸣,两天一夜的轰炸把草下里南山削掉了0.6米,311.6高地被打成了311高地。但美军步兵的攻击锐势已失,虽然12时30分后美军又组织了7次进攻,但其步兵再也没能踏上5连的阵地。

29日晚,徐恒禄率剩下10多名战士(含4连在29日下午增援的一个班剩余的战士)奉命撤出草下里南山。

徐恒禄,山东莒县人,志愿军38军112师336团5连连长,特等功臣,二级战斗英雄。1951年1月在汉江南岸守备战中,率连固守草下里南山311.6高地,激战两昼夜打退美军骑兵第5团1营13次进攻。

美军最新解密档案《骑兵第1师指挥报告》虽然没有记载最后的战斗,但给出了对志愿军的评价。评价还是援引自贝利中尉的叙述。

First Lieutenant Bailey, executive officer of Company B:

“Had the enemy had mortars and artillery in great numbers, he could have held his positions,We can't beat them,and the lack of this material by the enemy was an important element in the success of the attack. ”

“如果中国人有大量的迫击炮和大炮,他们可以坚守阵地,我们是打不过他们的,而中国人缺乏这种物资是攻击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美军骑兵5团B连中尉贝利。

这就是中国军队中王牌部队的战斗力。

是的,我们不可否认,美军中也有勇士,这些人也有勇敢、坚韧、勇于牺牲的品质。但是在美军中,这些人毕竟是少数。而志愿军战士中,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这种可贵的品质,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勇士。

这就是中美军队在这场战争中最大的差距。

美军装备好,战术素养也高,将领水平亦不错,但为什么与志愿军的较量败多胜少?这就是原因。

如果本文让您满意,请在下方的百大创作者评选中为我投票,谢谢。

作者简介:王正兴,新华社瞭望智库特约军事观察员,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出。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