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历程中,无论是在革命时期的峥嵘历史,还是在建国之后的建设工程,亦或是在改革开放之后的发展时代里,加入中国共产党都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但是想要入党是需要严格的条件的,只有通过党组织的层层考察与考验才能光荣入党。而在入党的时候会有一项内容叫做“政审”,是对个人及其身边的人进行相关的必要的政治审核,而这一项也是最为严格的。

1965年的一天,大学生魏玲激动地向学院的党组织提交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这位从小就认真学习的孩子陆续读完了小学和中学,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当时的北京工业学院攻读无线电专业。而在进入大学之后,魏玲依然刻苦努力,她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心里的印象一直都不错。为了能更好地学习党的思想,为社会主义继续努力学习和工作,她便向学院的党组织郑重地提交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希望能在日后成为一名光荣的党员。

但在不久之后,学院的指导员找到了她,和她说在政审中发现她的亲属一栏填写有误,而这个通知也揭开了魏玲的真正身世。

在学院给出的审查结果是“该生在父亲一栏里所填姓名并非生父”,魏玲只得回家询问自己的母亲。得知女儿的政审没有通过后,母亲觉得再瞒着女儿也不现实了,只得将其生父的生涯告诉了魏玲。母亲告诉魏玲,她的父亲其实就是我国抗战时期的著名地下情报工作人员——徐楚光。

出生于湖北省的徐楚光,他的童年时期是相当不幸的。在徐楚光小时候母亲便不幸病逝,而自己的父亲也因为参加革命运动的缘故早早离开了他。孤苦无依的徐楚光只得投奔自己的叔叔,所幸的是徐楚光的叔叔是个善良的人,不仅收留了徐楚光,还资助他接受系统化的教育。聪慧而努力的徐楚光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进入黄埔军校深造,在这个将领的摇篮里,徐楚光展现出过人的才能与不懈的努力,还深入地接受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熏陶。

1927年4月12日,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开始大肆抓捕革命志士与国民党左派,许多爱国志士遭到抓捕和关押。在如此危急的形势之下,徐楚光并没有选择看起来能走向阳关大道的国民党,而是毅然选择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共产党,因为在这个一心为建设一个站起来的新中国的政党里,他看到了这个民族的希望。在找到组织并了解基本形势之后,徐楚光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最为凶险的地下潜伏工作,做一位隐姓埋名的幕后英雄。

在长期的潜伏中,徐楚光被许多不知真相的群众与同志们打上了“汉奸”的标签,在面对这些对他的评价的时候,徐楚光并不沮丧,因为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注定了自己要接受这样的言语。而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远在他乡的妻子与自己的女儿。

徐楚光的妻子,也就是魏玲的母亲,名叫朱建平。两人本是在医院相识相爱,那时的徐楚光还没有开始潜伏工作,二人恩爱有加,不久便喜结连理,还生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但在“四一二事变”之后,徐楚光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妻儿,为了革命斗争而转入地下工作,在离开时他便叮嘱自己的妻子,自己此去凶多吉少,希望妻子能找一个好的男人改嫁。在徐楚光不在身边的日子里,朱建平含辛茹苦地拉扯大了女儿,还嫁给了一个名叫魏景昌的男人,女儿也改名叫魏玲,两人共同抚养这个革命的后代健康长大。

地下潜伏工作异常凶险,稍有不慎就会被狡猾的军统发现端倪。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与徐楚光一同工作的战友不幸被俘,而这位战友在被俘之后便迅速地叛变了,而徐楚光不幸也被供出。在徐楚光被南京军统人员审讯的时候,他表现出了极强的斗争经验与伪装技巧,一度干扰了敌人的审讯调查工作。

可随着被俘的同志一个个撑不住酷刑而将他供出,徐楚光自己也感觉无力回天了,最终在1948年被反动派杀害。但因为潜伏工作的保密性,徐楚光的身份一直没有曝光,就连他的家人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汉奸还是烈士。

在后来,中央关于徐楚光等一些人员的档案被逐步解密,人们才真正认识了这位红色特工。而魏玲作为革命的后代,也领到了那份父亲沉甸甸的烈士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