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进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就被老板给叫到了办公室,此时,刚好有一个妙龄妹子张慧云从他办公桌后面的隔间掀开窗帘走出来,看到我,略显惊讶,不过很快恢复平静,“小紫姐,你好。” 我点头,其实,我很瞧不起她的,年纪轻轻,又是名校毕业,完全可以靠实力一步步走上去,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儿,鬼鬼祟祟的,实在是倒胃口。

何况,她人长得也美,鲜灵的跟把雨后的小葱一样,水嫩嫩的,大好的年纪,难道看着比自己大一二十岁的老男人不觉得恶心的慌,这是我一直都想不明白的。 我把目光从她身上收回,问,“陈总,你找我有事儿。” “对,小紫啊,你知道咱们集团总部刚罢免了一批高层干部,组里有意思想让你担任新一届的财务部总监,不知你意下如何。

陈总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抬眼去看我,一直注视着面前电脑里的几张火辣女郎,切,这个老色鬼。一边暗暗狠啐几口,一边有点郁闷他心里的真实想法到底是怎样的。不过,我还是起身,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陈总说,“你先回去吧,然后叫张巧巧过来。” 提到张巧巧,我这心里蓦地被抓了一把,猫痒痒的。

她那张漏风的嘴,早上在楼梯看到我和似吙那一幕,不知道又该传成什么样子了,唉,不过,她那种人也好对付,如果她传,我死活不承认,何况大家都知道她的为人,从她嘴里跑出来的信息,十有八九就是自娱自乐的,没有多少可信度,自然估计也没人会相信的。

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小心为妙。 张巧巧看到我,明显很得意,当与我擦肩而过时,她说,“看不出来啊,还包养了小白脸。”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另外,麻烦你不该说的不要说,要不,小心有麻烦。” “吆呵,你以为我会怕你不成,咱们走着瞧。”

张巧巧就这样,我们两个一前一后进入财务部,很显然,我业务能力比她强,而她频出差错,差点因此丢了工作。我先是成为她的统计小组长,继而变身财务副主管,?现在更要升职到总监级别,被她小心眼儿的嫉妒也是情理之中的。

我坚决不能让她把我和似吙在楼梯那一幕给散扬出去,要不,我此次升职就泡汤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巧巧找到我,“想让我闭嘴,很容易,告诉我,那男的是谁?” 我忙的没空理她,冷冷的说,“是谁,和你有关系吗?” “哦,我知道了,她是你勾搭的小情人,奸夫淫妇,是吧?我现在就去说,我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我要搞臭你,这样你就不能升职,自然也不能耀武扬威了。”

这话惹怒了我,我端起一杯刚沏好的咖啡,泼到她的裙子上,没想到她随意抽出纸巾擦了擦,继续云淡风轻对我说,“怎么,你紧张什么,戳痛你心底了吧?没想到你外表看着跟个贞操烈妇似得,私下里却如此淫荡不堪,净干些男盗女娼的事儿。”

“没有,哈哈,我压根儿就没把你当成我的对手,因为你还不够资格。”说完,我就扬长而去。“神经病。” 一下午的工作,让我显得很没精神,而张巧巧像是吃了亢奋药一般,活跃得要死。

晚上8点,邢科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再等会儿,你先陪妈妈吃饭吧。邢科说好,然后就挂了。 离开公司,招手来了一辆出租,快到家附近的百货公司的??时候,从后视镜里一闪而过,我好像突然看到了张巧巧,她在干什么,怎么她周围有一大帮男的,看样子,她是肯定遇到抢劫的了。

我对的哥师傅说,”停下,快停下。“ 猛刹车,身体大幅度向前仰,没系安全带简直要把我给甩出去,这师傅在夜里开车该是有多凶悍。好不容易稳定,冲下车,扔下一张100元,“不用找了,谢谢。” 当我跳过马路上横竖的栅栏,离张巧巧越来越近时

我才明白,这群人果然不怀好意,其中一个为首的男人,手里拿着个橡胶棒,一边在手心里敲打,一边威胁着说,“跑,跑啊,当初借钱时是怎么说的,现在还不起来,也没关系,我们老大让你去陪睡一晚,咋样?” 张巧巧看到我,没有了白日里那种嚣张跋扈的气概,“姐姐,快救我。” 我一边握住她的手,一边对这群来路不明的恶霸说,“有我在,你们别想动她一指头,要不,我报警了。”

“报啊,我们巴不得报警呢?让警察来断断案,欠债不还该怎么办?”为首那个小混混露出了痞痞的笑。 “她借你们多少钱?”我声音有些发抖,说实话,张得这么大,还从未遇见过这阵势。

“不多,五十万。”另外一个穿黑夹克的少年开了口,“她是为了救那个流浪画家的,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可以让你为他付出这么多。” 画家?张巧巧的老公不是律师吗?公司早就传出,她是个富婆,她怎么会沦陷到去给人借钱的地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大家觉得今天的故事怎么样,喜欢或者不喜欢都请留下你们的跟帖,也可以看看有没有触动到你们的地方呢?要是有意见或者投稿也可以在下方留言的。小编会认真看的。祝你们天天开心~~!本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