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的时候,刘汉方花15万买下了一个废弃的仓库,因为他是从事废品回收行业的,所以这个仓库一直作为他存放货物的地方。

后来由于刘汉方的生意越来越好,他就把自己的弟弟以及妹妹请来帮自己的忙。后续为了解决住宿问题,弟弟和妹妹便在仓库后面建了两个房间,平时他们的吃住都在回收站里面,只有在放假的时候他们才会返回自己的家中。

2022年1月份的时候,这个仓库被通知要拆迁,作为仓库的主人以及回收站的老板,刘汉方也在这个时候与拆迁方讨论起了拆迁纠纷事宜。

本来刘汉方是打算拿到赔偿款以后分一些给弟弟妹妹的,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弟弟和妹妹主动找上了刘汉方,他们以自己帮刘汉方做了这么多年工作,刘汉方只有一个女儿为由,竟要求与刘汉方平分拆迁款。

当刘汉方表示拒绝以后,弟弟和妹妹直接带着家人住进了这个的仓库中,他们表示拿不到自己想要的拆迁款,就不会考虑从里面搬出来!

‬哥哥刘汉方买下的仓库!

刘汉方今年56,他是在1989年接触废品回收行业的,靠着自己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回收废品,他攒下了一笔不小的积蓄。

因为自己一直处于租房子的状态,很多房东不愿意让刘汉方把回收的废品带回来,所以那几年刘汉方经常要搬家。后来在1995年的时候刘汉方买下了一个废弃的仓库,他才得以解决了这个问题。由于仓库比较破旧,他花了15万买下了仓库后,又向亲朋好友借了4万元修缮仓库。

靠着自己积攒的人脉和资源,刘汉方买下了仓库后生意越做越大,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和决定聘请几个员工。

知道哥哥这里需要帮忙后,弟弟以及妹妹便这样子陆续来到了刘汉方身边帮忙,他们都曾离开过,但是后来又回到了刘汉方这边工作。

其实这些年里刘汉方并不喜欢弟弟和妹妹帮自己做事,顾及到亲人之间的关系,刘汉方才没有让他们离开。

据刘汉方透露,弟弟和妹妹过来上班,做事情很拖延,并经常念叨工资太少的事情,有时候家里有事,弟弟和妹妹甚至不打招呼就直接离开了。如果刘汉方根据制度扣除工资的话,弟弟和妹妹一定会反对以外,还会在亲戚面前批评刘汉方过于计较。

弟弟妹妹的表现让刘汉方感到非常伤心,但他却从没有提过让弟弟妹妹离开,哪怕自己和妻子因为这件事情吵了一次又一次,他还是没有提过这回事。

仓库拆迁的消息是在2022年1月份传到刘汉方这里的,他并没有想过拿走全部拆迁款,他想过分一部分给弟弟妹妹的。

本以为弟弟妹妹会感激自己,没想到刘汉方还没有想好分多少钱给他们,弟弟和妹妹就先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他们想要和刘汉方平分拆迁款。

弟弟和妹妹给出的理由是,他们在这个仓库工作了许多年,并且刘汉方只有一个女儿!

面对弟弟和妹妹提出的要求,刘汉方毫不犹豫的就表示了反对,他不认为弟弟妹妹有和自己平分拆迁补偿款的资格,因为仓库是刘汉方买的。

当刘汉方表示自己不可能和弟弟妹妹平分拆迁款以后,弟弟妹妹立刻带着自己的家人搬进了刘汉方的这个仓库中,他们表示刘汉方不同意这个方案的话,他们就不会从里面搬出来。

为了解决这个纠纷,刘汉方找来了老家的长辈出面劝说他们,但弟弟和妹妹始终坚持要平分拆迁款。

2022年6月份的时候,刘汉方在亲戚的见证下曾和弟弟妹妹又讨论起了拆迁款的分配方案,虽然弟弟和妹妹都作出了让步,但刘汉方还是接受不了他们的方案。

见自己已经做出了让步,哥哥还是不愿同意后,弟弟和妹妹又展开了相应的行动,他们买来了新的锁,然后锁住了仓库的两个大门。

明白事情再拖下去会变

得更加严重,刘汉方用自己户主的身份中断了房屋的水电以后,就一直没有再接听过弟弟妹妹的电话。2022年9月份的时候,弟弟和妹妹曾托亲戚给刘汉方带了话,可刘汉方却没有任何回应。

有亲戚询问过刘汉方以后的打算,刘汉方表示既然废品回收站已经关了,自己将会和妻子搬到女儿生活的城市养老,至于弟弟和妹妹不肯搬走的事情,刘汉方告诉亲戚,拆迁补偿自己已经拿到了,他一分钱都不会给弟弟妹妹的,房子的水电已经断了,只要拆迁方同意,弟弟和妹妹愿意在里面住多久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