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浏阳的最新楼市政策一经推出,政策中的“鼓励房企自行制定让利政策”就让全国楼市为之侧目——限跌令要松动了!

很多人将“鼓励房企自行制定让利政策”理解为“房企可以不受限制地随意降价促销了”。

换句话说——“鼓励房企自行制定让利政策”=变相取消“限跌令”=放宽涨跌幅度。

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限跌令?

限跌令,顾名思义就是限制价格下跌的相关文件。

为什么要发布限跌令呢?

2021年1月份,全国范围内多个城市各大房企为了快速回款频频推出8折、7折、甚至是5折的房源。在房企此起彼伏的降价促销声音中,老业主因为买亏本了而频频维权,开发商为了争抢有限的客户来源内卷不断,购房乱象频出。

既然过大幅度的降价是楼市乱象频出的根源,那么就通过限制房价下跌幅度来停止促销大战吧。

2021年8月份,湖南省岳阳市成为全国第一个发布房价“限跌令”的城市,自限跌令公布起,房企降价不得超过备案价的15%。

后续,很多城市陆续发布限跌令。

发布限跌令的主要目的有三:

1、部分开发商大幅度降价扰乱了市场,涉嫌不公平竞争。

2、稳房价。

3、稳地价。

限跌令从短期政策效果上看主要是起到稳房价的作用遏制楼市乱象,从长期政策效果上来看,是为了通过将房价控制在高位给土地价格扛旗。

限跌令出台1年有余,房价是稳了,但楼市的成交量却没有了。

尤其是三四五线小城市,没有成交量对于房企来说就等于没有销售回款、失去了现金流、无法生存。

房企连生存都成为了问题,还怎么可能再拿地开发呢?

所以,彼时为了稳定房价的限跌令,现在已经成为将房企“活下去”的。

怎么让房企?

以首个颁布“鼓励房企自行制定让利政策”的浏阳楼市为例。

浏阳城市基本面

湖南省辖县级市,由长沙市代管,市域面积5007.75平方千米,2021年全市常住人口143.01万人。

2021年,浏阳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1616.6亿元,2020年GDP为1493亿元,人均GDP为10.52万元,高于全国人均GDP8.1万元20000元有余。

人均GDP侧面反映房价的健康水平

城市房价与人均GDP有着高度相关性,人均GDP的增加会通常会伴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提升购买力,对住房消费需求具有正向的促进作用,间接推动房价的上涨。

浏阳作为一个千亿级县级市,人均10.52万元GDP的“不差钱儿”城市,其房价却比很多小县城的房价还要亲民。

浏阳商品房成交均价为6366元/平米,套均总价约70万元。

坐拥百万人口、离长沙近之又近的浏阳楼市却有着典型县域楼市的特征,在售项目有13个,且功能非常单一——多为刚需盘、刚改盘,客群70%来自周边乡镇,客户群体的置业目的多为刚需、刚改、换购、地缘需求。

同区域、同属性、同量级的红海市场竞争格局导致购房者可选性非常多,各在售楼盘促销力度越来越多,直接导致购房者观望氛围愈发浓烈,浏阳楼市的成交量日趋变小。

9月9日浏阳曾经通过全额补贴契税来刺激成交量,然而收效甚微。

当一切利好政策都没有办法刺激成交量放大、去库存时,只剩下降价这一条路可走了。

怎么降价?

先把限跌令变相放松,再让房企自行制定让利政策。

综述:浏阳作为一个楼市泡沫并不大,销售速度差强人意的四、五线楼市,之所以带头推出“鼓励房企自行制定让利政策”变相放松限跌令,其本质是为了全国范围很多楼市“起个头”而已。随着限跌令的松动一波儿房价下跌潮将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