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朋友独居,是一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女孩子,有天大中午突然接到陌生电话,是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你快点来挪一下车。”

我朋友:“我车子停在停车位里的,没有挡到任何人啊?”

对面说:“我知道,我停在你后面的,侧后方有一辆车挡住我了,我出不来。但是那辆车又没有留挪车电话,所以我就让你来帮忙挪一下。”

她一脸问号,30多度的中午,就因为我留了挪车电话,所以就应该冒着太阳跑过来给你挪车?

还没开口对面就已经出言不逊了:“你快点来,不然我就直接开出来,到时候刮到蹭到了别怪我!”

这时候朋友已经有点生气了,本来她就没有义务去挪车,如果打电话来是求人的态度,她是会帮这个忙的,但是几句话下来就开始威胁人,朋友也不管了:“不好意思,帮你是情分,不帮你也合情合理,你这个态度让我更不想出门了,请随意。”

对面开始骂骂咧咧,朋友直接把电话挂了。

到了晚上下去一看,好家伙还真是言出必践,果然车上刮了一大道口子,也不知道为啥能刮到前脸的,也通过行车记录仪确认了,就是那个中年男人刮的。

朋友气死,一个电话打过去:“我有行车记录仪,视频我已经导出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都这时了朋友还和他讲道理呢,说人都有急事,但是基本的态度和礼仪不能少,如果电话打过来礼貌客气,大家都会互相体谅,行个方便,如果上来就是大爷语气,她不帮也在情理之中。

对面嚣张得很,破口大骂:“刮你车怎么了?电话也给你打了,你自己不来我有什么办法。”

我朋友彻底无语,不和他废话了,给了两个方案,一个是私了,赔修车和折损费3w,一个是报交通逃逸,该赔偿就赔偿,该拘留就拘留

中年男人声音更大了:“赔三万?不可能,顶多赔你1000,500修车费,还有500给你留着当嫁妆。”

我朋友也干脆:“那没事了,公事公办吧,我直接报警。”

中年男人理直气壮地把她骂了一顿,说她做人没底线,讹钱,一个破划痕讹他三万。

我朋友很是鄙视,这会嫌三万贵了?撒泼打滚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损害别人东西要赔呢,这三万给你买一个做人的道理一点都不贵。

中年男人:“那报呗,快报,你以为警察局交警队是你家啊?”——请记住这句话。

第二天一大早,朋友去交警队提交了材料,填完表有警察过来询问情况,朋友就一五一十的说了,然后问这样的情况,大概会怎么处罚。

交警说正常肇事逃逸没有人员伤亡是200-2000罚款,根据肇事严重程度决定是否拘留。

这时候朋友的心有点凉了,因为觉得中年男人只是刮了一下车,估计就罚个几千块,可能都不用拘留。

警察也劝:“建议还是沟通后私了,如果他态度好的话,就适当的让一步,因为这种事处理起来比较麻烦。”

我朋友说沟通过了,对方骂人,我这还有录音呢。

警察就说,要不然你现在给他打个电话,我来帮你调解一下。

朋友确实也觉得,这种处理结果不满意,于是就给男人打电话了。

警察接电话就问:“我这里是交警队,你知不知道你把别人车刮了?”

对面的话逗死了,直接矢口否认,说不知道,警察也无语,人家行车记录仪的录像都提交了,电话录音里骂人的那一段也可以作证,还在这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警察还没开始调解呢,对面就破防了,这一破防,直接就送上人头。

中年男人暴怒了,骂警察收了朋友的钱,和朋友是一伙的,处处向着朋友说话。

警察说人家没有错啊,我肯定向着小姑娘,你这人还有理了。

对面就开始骂人,骂我朋友,语句措辞之难听,警察都怒了,直接不管了,说:“你听好啊,这里是xxx交警队,现在根据车主提交的材料基本可以认定你肇事逃逸,你那边有没有证明车主也有责任的证据?”

对面说没有。

“那就正常立案处理了,等处罚结果吧。”

对面有点焉了,问怎么处罚,警察说如果认定逃逸,那就是罚款,修车,拘留15天。

我朋友回家之后还在啧啧称奇,说可能一辈子遇不上几个这种傻子,刚还在难过处罚太轻了,他就活生生把自己折腾死了。

然后大哥的道歉电话就来了,上来一改以前的嚣张气焰,说自己蠢,自己不懂法,不知道后果这么严重,对不起。

问能不能别告他了,说自己老实了一辈子,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只是脾气暴躁了一点。

我朋友这时候气已经消了一大半了,只是觉得悲哀,大半辈子都过去了,活的那么浑浑噩噩,让人厌恶。

对方请求私了,给朋友一万块赔偿,我朋友问他赔一万块多不多。

对方一连声不多不多,和拘留比起来一点都不多,请求朋友高抬贵手放过他。

我朋友也不想再教育他了,只说了一句,不是和拘留比起来不多,是和你买一个教训和做人的道理比起来不多。

在这大哥的请求下,朋友和他去了交警队,问交警能不能别立案了,已经商量好了私了。

结果最绝的来了,还记得上面这大哥说:“你以为交警队是你家啊?”

人家警察也来了一句:“你以为这是你家吗?想立立想撤撤?”意思是,已经立案处理了,现在想私了都不可能。

事情到此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你说这大哥可不可恶?可恶,从头到尾都是横行霸道,估计一辈子没讲过道理,认为人人都要让着他。

你说这大哥悲不悲哀?悲哀,不懂道理也不懂法,还一直觉得自己是脾气大的老实人,甚至最后低头也是迫于代价过大,出来以后也是恶性难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