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多地拍到天空中巨大发光飞行物:速度快,尾巴扇形面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新疆多地拍到天空中巨大发光飞行物:速度快,尾巴扇形面大

多个社交媒体上都出现了9月21日夜间的猛图,一个巨大的光斑出现在了新疆上空,尖端还在不停移动,看着实在是太震撼了!

有熟悉反导作业的朋友惊呼,中国再次进行了反导试验,大家都眼巴巴的等着官宣!不过到了9月22日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往常就算试验了多少会有个通告,但这次啥都没有,究竟是反导绝密试验还是其他原因?

新疆多地夜空出现巨型UFO:绝美景象震撼民众

9月21日22点左右,新疆多地群众在空中看到了一个极其震撼的景象,西北天空中出现了一个不断扩散的巨大光斑,仔细看尖端似乎还在不断移动,尽管新疆的朋友看这现象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但眼前出现的美景仍然把大家给惊到了。

就像黑天鹅绒的天空被挖开了一角,宇宙外面的光漏了进来,实在是太美了!并且还不止一个地区,新疆很多地区都目击到了这个忍不住掏出手机录下来的场景。

要不是这个光斑在动,估计很多朋友的第一反应是大彗星!似乎看起来和彗星的特征是比较像的,但我们知道,彗星是太阳系外围进入到太阳附近后上面的物质挥发后被电离与反射阳光后看到的,如此巨大的彗星,估计只有哈雷彗星可以媲美了。

但彗星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动的,而且彗发方向也不对(彗发远离太阳方向),这个会动的只能是火箭或者导弹发射后二级或者三级火箭在近太空或者太空中扩散的尾迹所致,那么问题来了,真的是民众们猜想的那样,绝密的反导试验?

中段反导:尾迹可能不是这样的

有这个猜测可能已经相当专业了,因为我国多次反导试验的拦截弹都在新疆某地发射的,因此新疆的朋友每次都能大饱眼福,而中段反导的尾迹也确实与这个状况非常相似,那么过程真的是这样吗?

中段反导是在弹道导弹在飞行的中段时用导弹对其进行拦截,一枚弹道导弹从发射到击中目标,大部分时间是在大气层外飞行的,这里有个经验公式可以计算下弹道导弹中段飞行的最高高度:

基本上射程 x 0.25大概就是弹道最高高度,比如2500千米的弹道导弹抛物线最高就是625千米左右,从100千米外就是太空,因此这个弹道的2/3时间是在中段,此时的弹道导弹弹头已经与助推段分离,弹头在外太空飞行,时间比较久,对其探测拦截准备时间比较充裕。

拦截的陆基雷达发现弹道导弹后会测算其轨迹,然后计算拦截位置,再发射导弹。拦截弹的助推段是比较疯狂的,它的加速之快连弹道导弹也自叹不如,它的目的最快将导弹加速到与目标弹的轨迹交叉。

从高层大气层开始,拦截弹的火箭带着KKV(动能撞击弹头)会开始搜索目标弹头,基本会在红外、雷达等多个手段探测目标,由于弹头角度有限,拦截弹可能会以螺旋方式摆动以增加搜索角度,因此此时的尾迹可能会出现螺旋上升的奇怪轨迹(一些拦截弹也有可能在初段以能量管理方式螺旋机动)。

确定目标后弹载计算机会计算拦截点,然后KKV弹头与火箭分离、调整轨迹准备与弹头相撞,如果成功的话双方直接被撞毁,在光电红外波段看应该会产生一个明显的光斑,但在地面目视很有可能是看不到的。

反导拦截的轨迹基本是螺旋形的,和这次完全不一样,因此这次的轨迹大概率不是反导,并且官方没有通告,大概率与反导无关。

到底是何方神圣?俄罗斯的载人飞船发射应是正解!

笔者在众多网友的照片中翻到了一张带了时间和星空的照片,这可是相当难得的,因为这将给判定这个目标出现的方位有相当大的帮助!

如上图所示,拍摄时间是9月21日22点左右,方向嘛不知道,不过有几颗相当明显的亮星,这就可以用来判定出现的真正方位,笔者看到这几颗恒星,很像一个星座,但由于看不完全部,无法判定,只能翻出了星图软件对着看,如下图:

这个拍摄不全的比较有可能是北斗七星,方向是北偏西一点,大致是北方,而地点则不好判断,不过刚好有车牌号码新D,属于奎屯市,也就是在北疆地区,那么基本就有个判断了,在北疆地区大约22点左右时看到了一个在高空的三级火箭(这种现象大概率是三级火箭)正带着一个物体高速飞行。

我国的中段拦截的位置不会在这里的西北看到,因此这个三级火箭一定是另有它物,刚好俄罗斯于9月21日在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向国际空间站发射了一艘宇宙飞船,有三名宇航员被送往了国际空间站:

而发射时间则是UTC 2022年9月21日13:54,UTC你也可以理解为格林尼治时间(当然定义有些差别,但算时区没啥大问题),这个时间与东八区北京时间相差8小时,也就是新疆本地时间(北京时间)21:54,大约在发射6分钟(240秒)后,一二级火箭应该已经脱落,只剩下3级火箭继续将飞船送入预定轨道。

此时的三级火箭已经在真空中运行,尾喷管膨胀比也和大气层内的火箭差异不小,另外这些燃烧后的产物从尾喷管中排出后会在真空中快速扩散,与地面凝结久久不会散去完全不一样,这个扩散的尾迹会在短时间内扩大的范围。

SPACEX的火箭发射时场景

另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重点是,拜科努尔发射场起飞的火箭到达高空时仍然能被阳光照到,这些喷出物在阳光的照射下能被位于它星下点的大范围民众看到,这个也被称为暮光效应,其实就是喷出的颗粒物反射阳光而已,没什么特殊的形成原因。

与人造卫星过境的亮光以及铱闪或国际空间站等形成条件是一样的,都是反射了阳光,只不过一个是实体,另一个是气体颗粒物而已!尽管我们已经明白了形成原理,但现场看到这样的场景无疑是相当震撼的。

延伸阅读:为什么拜科努尔发射会在新疆看到?

拜科努尔的纬度为45°,要发射卫星,假如不做任何变轨转向操作的话那么发射的物体倾角就是45°,因为绕地时必须绕地球中心公转,这次拜科努尔向国际空间站(ISS)发射,ISS的轨道高度是413 x 422千米,倾角是51.64°。

45度发射直接经过新疆上空

向空间站发射飞船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发射时变轨,另一个是入轨后慢慢变轨,一般都是发射时变轨,前苏联早期在拜科努尔发射卫星时都不喜欢在入轨前通过中国上空,因为一旦发生事故,将会进入中国境内搜救,因此轨道会调整到51.6°左右发射。

真正的发射角度可能是这样的

假设此时三级火箭的飞行高度为200千米的高度,那么在奎屯市以20度左右看到的范围大约是550千米,笔者测量了下从奎屯市到边境最远还真的在540千米左右,所以说目前拜科努尔发射载人飞船很有可能还是以51.6度的倾角发射的。

从这个角度判断,这次发射是俄罗斯的MS-22宇宙飞船发射无疑,只是时间上比较凑巧,让大家看到了这场美景,下次各位就候着吧,如果拜科努尔在傍晚向空间站发射飞船,那么新疆大概率是能看到这个轨迹的。(完)